马上嗨小说网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刘备的事迹

发布时间:2019-09-11 14:00:44 来源:脑洞历史观关键词 : 刘备的事迹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本文关键词刘备的事迹,获取更多刘备事迹性格、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原文发布时间:2018-06-22 00:00:00
原文作者:脑洞历史观。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这是小说刘备,一件件讲透刘备从摊贩成为帝王的故事。

第一章:刘备新丧其父,叔父夜半敲门

……

第十四章:刘备初识人心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第十五章

耳边全是嗡嗡的声音,好像世间的一切都在脑子边飞速的旋转。

刘备猛的摇晃头,想把那些声音甩掉。又想用手敲一下脑袋,却发现自己的手抽不出来,这才发现,手死死的被绑在身后。

刘备吓了一跳,连忙四下张望,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茅草屋里。阳光从草顶的缝隙透进来,四下全是鲜草的味道。

“有人吗?”刘备喊道,声音不但没出来,反而喘不过气。原来嘴里被塞了一块破布。

刘备这才记起来,他被一个人敲晕然后搬上了一辆马车。

自己现在在哪里?

刘备回过神来,想起今天是蹴鞠的日子。

刘备慌了,要是自己没能到场,肯定要输给东高犁的书舍,学师李定的书舍就保不住了。

一定是毛潞!刘备想到,对方早就说要让自己组不成一队。刘备以为温礼的事情解决后,毛潞就不会再打歪主意。现在想来,还是低估了一个人的无耻程度。说不定,他早就想好了这一招。

刘备这样想着。事实上也并不全对,把刘备绑走的并不是毛潞,而是东高犁。

看到毛潞每天在鞠场破口大骂,不但高离董召等人天天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就连东高犁也心急如焚。他甚至还偷偷跑到乱葬岗观看刘备们蹴鞠。那次还被刘备发现,不得不仓促逃走。

不过,他已经看出来了,再比一次,自己书舍输的概率远大于胜的概率。

无奈之下,东高犁才想了这个办法,暗中叫人守在刘备家门口,将刘备绑了。

想到自己要错过蹴鞠比赛,刘备急得拼命挣扎,可绳子绑得很紧,刘备一动,手被勒得生疼。不过一会,刘备就把自己折磨的精疲力尽。就当刘备无计可施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马车的声音。

自己是在官道边。刘备想到,努力站起来,想冲出茅屋。

“阿父,能不能停一下。”一个声音传来,声音有点熟悉。

“又干什么?”这个声音浑厚,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一个名字卡在刘备的喉间。

“肯定又要放水。”另一个声音调笑道。

“就你事多!吁……”中年男子似乎在让马停下来。

“昨天晚上,他一夜都没睡着,起了无数次夜。”

“好像你不是。有本事,你别撒尿!”

刘备听出了他们的声音,激动得要跳起来,蹦着腿朝门撞了过去。

嘣的一声,刘备连门一起砸在了地上。

“备哥!”刘德正的圆脸写满惊讶。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你怎么在这里,还被绑成这样?”刘德然跟刘德正两兄弟围着刘备问个不停,族叔刘元起则给刘备拔掉嘴里的破布,解开身上的绳索。

“这是在哪里?”嘴上一松,刘备急忙问道。

“官道啊。我们今天搬到县上!”刘德正兴奋说道。想到今天搬家,刘德正兴奋了一个晚上,这其中,能够再跟刘备一起玩,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搬家?刘备看了一眼,官道上停了三四辆马车,上面摆满了东西,后面还有十来匹马,都是刘元起贩卖的良马。而刘婶就坐在一辆马车上,奇怪的看着刘备。

刘备没时间跟刘婶解释自己为什么现在这个样子,他抓住族叔刘元起的手,“叔父,这里离县上还有多远?”

“还得个把时辰吧。”刘元起说道,“你是遭了盗贼?”

刘备来不及回答,他望了望天,太阳已经爬过了半边天空,刘备心里算了一下,不由得焦虑万分。比赛定在未时三刻开始,现在的样子,只怕已经到了未时,哪里还有一个时辰?

刘备急得脸都红了。

“备哥,出什么事了?”刘德然拍打着刘备身上的草灰。

“我要赶到县上蹴鞠!”刘备挑紧要的事情说了一遍。

“蹴鞠!”刘德正眼睛都亮了,他跟哥哥刘德然都特别喜爱蹴鞠,“那你快骑赤兔去。”

“赤兔?”刘备这才注意到,那一群马,赫然就有王家堡的那匹红马。

“我爹跟王家堡买的,他们不会喂马,赤兔差点被他们喂死,我爹低价把它买来后,又救过来了。”刘德正涛涛不绝的说道。

“小子,别吹牛皮了。”刘元起呵呵笑道。

“那我可以骑吗?”刘备问道,心里忐忑不安,那可是价值十万的宝马,怎么可能交给一个小孩。

“当然可以……”刘德正刚说出口,刘婶猛的咳嗽起来。

“阿母,给备哥骑一下嘛,他骑术不差!”刘德然乞求道。

“阿婶好。”刘备赶紧上前给刘婶问好,“我保证不会出事。”

“你拿什么保证?”刘婶轻哼了一声,“这可是我们半个家当。”

刘备接不上话。

“你这婆娘,刘备又不是外人,自家的侄儿还要什么保证?”刘元起说道,径直朝后面招呼,一个苍头仆人将赤兔牵了过来。

“快去!回去我们到了县上,去拜访你阿母。”

刘元起将缰绳交到刘备手上。

刘婶的脸色铁青,可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刘备红着脸朝族叔刘元起道谢,又朝刘婶行了一个礼。

刘婶只是轻哼一声,倒没有说什么。

刘备骑上马,朝着县上的方向狂奔而去。

“真想看备哥蹴鞠啊。”刘德然看着刘备的背影叹道。

“阿父,我们也想骑马去看!”刘德正说道。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这是刘备第一次全力策马奔驰,骑的还是一匹宝马,风呼啦啦在耳边响,两边的树木麦田飞一般从眼边退走。道路两边,耕种的农人纷纷直起了腰,望着策马奔驰的刘备,还有人禁不住叫起好来。

还有时间的。刘备安慰自己道,一定还有时间的。

刘备有心想再快一点,却也不舍得大力挥鞭,好在良马知人心,赤兔似乎明白刘备此刻心中的焦虑,又或者自从离开草原,它也没有这般驰骋过,四蹄飞奔起来,犹如不着地一般。

驰过一片麦田,两边变成了树林,道路也窄了许多,路亦变得不平,时不时有些碎石。刘备怕伤了赤兔,不由得放慢了些许。时间还够的,刘备望着天上的太阳。赤兔的速度出乎刘备的意料,照这个速度,只消一刻,就能到达县上,完全有希望赶上蹴鞠。

将他绑在郊外的人,大概也没有想到刘备会骑上一匹宝马。

正当刘备暗自高兴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了大喝声,刘备吓了一跳,连忙把赤兔往路边引。不消一会,路对面跑过来一匹马,马上骑着两个人。马身子剧烈晃动着,快到刘备面前时,马嘶鸣一声,扑通栽掉在地,马上的两人径直飞了出去。

刘备赶紧把赤兔马勒停,定眼一看,大吃了一惊,赶紧从马上下来,跑到路边,扶起一人。

那人竟然是张俭。

在刘备的搀扶下,张俭摇摇晃晃站起来,身上血迹斑斑.

“叔父!”刘备猛然想到,马上有两人,此人是张俭,另一个……

刘备赶紧回头,另一个人摔在远处,他摇晃着站起来,却不是刘子敬,而是简雍家中的那位黑脸大汉。

“我叔父呢?”刘备抓住张俭的胳膊,大声问道。

张俭认出了刘备,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你叔父吸引官差,从另一条路走了。”

黑脸大汉走到自己的马前,马吐着白沫,身子微微颤抖,显是活不了了。

黑脸大汉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沫,猛的拔出腰间的长剑:“张君,你且先走,我在这里断后。”

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张俭露出惨笑:“王君,我还跑什么?我就在这里见识一下王氏剑法的精妙吧。”

张俭轻轻推开刘备:“阿备,你快走,莫要在这里。”说完,张俭拔出环首刀,跟黑脸大汉站到了一起,径直面对着道路的一头,似乎那边将有千军万马袭来,而他们,不愿退去。

刘备望着两人的背影,心中如敲起了战鼓一般,第一次体会到了视死如归的气魄。他们面对的是死亡的终点,但此刻,他们要让那死亡来得更壮烈一些。而方法,是全力以赴的博斗。

刘备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他望着旁边低头等待的赤兔,心中不由得纠结起来。要是把赤兔马送给张俭,他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就没法赶去蹴鞠,李定的书舍就保不住了。

自己该怎么做?刘备急得满头大汗,或者阿父阿母在,他们会告诉自己正确的选择,就是叔父,也会帮他做出选择,而现在,只有自己。

救人,还是救书舍。

刘备跑了起来,他抓起赤兔的缰绳,将赤兔马牵到张俭面前。

“骑它快走!”

两人回过头,望着刘备牵来的赤兔,不由得露出了喜色,他们当然认得出这是一匹不可多得的良马。

“这马……”张俭犹豫道。

“快,骑上它走。”刘备把缰绳交到张俭手里。张俭似乎还想说什么,黑脸壮汉拿过了缰绳,“谢谢小兄弟!”

黑脸壮汉不由张俭再说,将张俭扶上赤兔,自己亦骑了上去。黑脸壮汉回过头来,朝着刘备说道:“你不愧是刘子敬的侄子。”

没等刘备回答,壮汉一夹马腹,赤免嘶鸣一声,扬蹄而去。

赤免跑得越来越远,不一会,就消失在路的转角。紧接着,另一头的马蹄声越来越响。刘备赶紧跑到树林里,躲到了一棵大树边。

不一会,十余匹马奔了过来,他们在倒下的马前停下。一个人从马上跳了下来,走到那匹吐白沫的大马前看了一眼,回到人群中,向其中一人汇报着。刘备认出了他,正是楼桑里出来的王清。

王清阴沉着脸,不知道说些什么。

马上的人纷纷下来,抽出了手中的刀,朝着路边的树林围了过来。

刘备顿时明白了过来。王清看到倒在地上的马,很容易会猜到两人下了马,跑到了附近的树林中。

搜索的人越来越近,刘备的手心冒出了汗,他不知道,要是这些人发现了他,会说些什么?尤其是王清,会不会认出自己就是刘子敬的侄子。他会不会像砍倒自家门前的大桑树一样砍倒自己?

明晃晃的刀折射着阳光,刘备心里扑通的跳,犹豫着要不要向树林里跑。最终,刘备悄悄地往树上爬去,把身子藏到树枝上。

不过一会,一个拿刀的人走到了树下,那人警惕的四下张望,而只要一抬头,他就可以发现趴在树上的刘备。

刘备大气也不敢出,不经意间,额头的汗水凝结成滴往下掉落,径直落在了对方的刀上。好在那人并没有察觉。可额头又聚集了一滴汗水。刘备不敢伸手去擦,生怕发出声音,引起下面那人的注意。

又一滴汗掉了下来,这一次,直接落向了对方的脸。

也就在这一刻,外面突然有人大喊起来,那人一回头,汗从他的脸边擦过,掉在了地上。

官道上似乎有人在吆喝,搜索的人纷纷离开树林,回到了路上。

刘备悄悄从树上溜来,轻手轻脚走到路边,趴在土坎边偷看。

只见王清指着路上的足迹,那是赤兔载着两人离开的痕迹。

官差纷纷上马,朝着赤兔的方向追了过去。

刘备从树林中走出来,全身都湿透了。此刻,他的心中乱成一麻,一会担心叔父有没有逃走,一会担心张俭会不会被追上。

突然想到赤兔马是族叔的,刘备头都大了,自己怎么赔偿这马?十万钱,这是刘备不敢想像的数目。一会又想到蹴鞠比赛。刘备抬头看看太阳。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吧,也许已经开始了。

刘备极为沮丧,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朝着坏的一面发展,而自己无能为力。

“备哥!”一个声音喊道。

刘备回过头,只见官道的一头,刘德然跟刘德正骑着马飞奔而来。

在刘备面前停下,刘德然看到地上的马,吓了一跳:“赤兔死了!”

“不是赤兔!”刘德正说道。刘德然松了一口气。

刘备更尴尬了,现在的情况,跟死了没有区别。

“你怎么在这?赤兔呢?”刘德正从马上跳下来。

“马……”刘备脸通红,话也说不出来。

“被抢了?”刘德正猜道,“是不是刚才那伙人,他们好凶的,差点撞上我们。”

刘备摇了摇头。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刘德然突然说道,他跳下马来,把缰绳交到刘备手上:“你骑这匹,赶紧去县上的鞠城!”

“我……赤兔……”刘备犹豫着,没有去接缰绳。

“快去,赤兔回来再说。”刘德然说道。

“对,先把比赛赢了,马我们还能找回来。”刘德正说道。他们兄弟并不知道赤兔马去了哪里,但他们相信,刘备一定能找回来。

刘备有心跟他们解释,他也想好好告诉他们,关于叔父,关于张俭,关于废祠,还有简雄跟黑脸的汉子,还有王清的事情,但说起来,这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故事。而眼下,还不是讲故事的时候。

“先把比赛赢下!”刘德然说道。

“嗯。”刘备点点头,接过缰绳,没有多说什么,策马朝县上奔去。

如果骑在赤兔上,他已经焦急万分的话。此刻,他更为着急了。因为这是所有坏事中,他唯一还有希望扭转的事情。

马奔得飞快,刘备恨不得它能长出翅膀来。总算,县上的城门终于出现在眼前。

守门的门吏将刘备拦了下来,怎么也不让刘备骑马进去。刘备只好把缰绳往门吏手中一塞,撒路朝鞠球跑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也许还能赶得上。

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这位玩命奔跑的少年,谁也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

鞠城就在眼前,刘备似乎听得到欢呼声,鞠城上站满了人。

比赛已经开始了吗?还在继续吗?也许还能赶上。刘备拼命迈开双腿,突然脚下踩到一块碎石,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吃了一脸的灰,嘴里却甜甜的,不知道是摔碎了牙,还是咬破了嘴唇。

刘备正要爬起来,前面的鞠城突然涌出一大堆的人。他们交头结耳,兴奋莫名,全是观看蹴鞠的县民。

“太精彩了,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蹴鞠。”一个县民大声说道。

“可惜啊,只输了一个球。”一个县民摇摇头。

比赛结束了?刘备从地上爬起来,呆站在原地,顾不得拍身上的灰尘。

“技不如人也没办法,输一个也是输。”

“我看今天的鞠令太偏心。”

“没错,可有什么办法,知道他们是谁家的孩子吗?那是县令家的公子。”

县民从刘备的身边走过,还在议论刚才的比赛。

“结束了吗?”刘备抓住一位大叔的袖子。

大叔瞟了他一眼:“结束了。怎么现在才来,要看蹴鞠就早点起床啊,懒成这样,还想看蹴鞠。”

刘备呆在了原地,还是没有赶上,比赛输了,书舍保不住了,数个月的努力付之东流。所有的事情都朝着它们最坏的可能落下……

过了一会,观看蹴鞠的县人走开了,原地只剩下刘备,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或者去里面看看书舍的同窗?他不敢看,他怕面对大家失望的表情,他怕大家追问自己去了哪里,他甚至开始想,要是自己当时没有让出赤兔马,是不是可以赶上比赛?

“刘备!是刘备!刘备在这里!”

是简雍的声音,刘备抬起头,看到同窗们从鞠城里走出来,只是他们为什么兴高采烈的样子?

简雍跑了过来,脸上带着微笑,还有温礼,赵黑,杜忠,还有阿华。小张飞也迈着小腿跟在后面。每个人脸上都汗迹斑斑,但每张脸上都充满了笑意。

“我们赢了!”简雍大喊道。

什么?赢了?刘备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赢了!十二比十一。”小张飞喊着,蹦跳着跑来。

所有人都涌向了刘备。

“你去哪了?”

“你没事吧。”

“我们赢了。”

“十二比十一!要不是鞠令,我们赢的更多。”

大家七嘴八舌把刘备围在中央,刘备用手敲了敲头,这不是做梦吧。我们赢了?

“可是,我没上……”刘备喃喃说道。

“他替你上场了,这小子还踢的不赖!”简雍说着,指着站在旁边叉着双手,嘴角带着不屑的王魏。

“随便踢踢,他们水平太低。”王魏说道。

“装什么!”简雍猛推了王魏一把,咧开嘴笑了。

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好事情来得太快,刘备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还在消化同窗们的兴奋,以及毛潞们垂头丧气从鞠城出来的样子,更不用提东高犁气极败坏的样子。

到了晚上的时候,刘备正想怎么跟阿母说叔父的事情,还有那匹赤兔马的事情。

卢氏还不知道儿子今天遇见的事情。她原本准备早早卖了草鞋,就去鞠城看刘备蹴鞠。可午时被一户人家叫去商议织席的事情。也幸亏她没去,不然知道儿子失踪了,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

刘备正准备开口。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简雍的叫声。

“刘备,你快出来。”

刘备开了门,发现门外停了一辆马车。

“伯母,我请刘备到我家玩玩。”简雍朝站在院中的卢氏打招呼。

“这么晚了……”卢氏有些担心。

“伯母放心,我有令牌。”简雍摇了摇手中的令牌,没有令牌在夜间行走是犯禁的。想来,这令牌是简雄提供的。

“有个好消息。”简雍把刘备拉上了车。

等刘备进了简雍的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好消息。

赤兔马正在简雍家的马厩吃食草料,那个黑脸的汉子替它梳着毛发。

“真是一匹好马。”看到刘备,黑脸汉子赞道。

“我叔父……”刘备问道。

“你叔父没事。”简雄从里面的院子走出来,将刘备带到了一个房间,拿出一个鞠球交到刘备的手上。

“这是你叔父让我交给你的。”

刘备来不及看这个球。

“今天送你叔父跟张俭出城,半路出了点意外,好在有惊无险,也多亏了你那匹宝马。”简雄说道。

“现在他们在哪?”

“现在应该到上谷郡了,那里有我们的人,估计过两天就能出塞。”

刘备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简雍在一边断断续续说道,但显然,他也是听来的,说的事情前后并不关联,但叔父跟张俭确实安全了。

赤兔还回去的时候,刘婶前前后后把马看了三四遍,确认马没有一点问题后,阴沉的脸这才缓和了一些。还有进城时被门吏截住的马,简雄出面也拿了回来。

而当刘备悄悄把县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刘德然兄弟时,两兄弟一惊一乍。在听到王魏替刘备出场,赢了蹴鞠比赛时,连连表示不相信。

但事实确是如此,刘备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简雍告诉他,为了说服王魏上场,他答应对方一千钱的报酬。

没过两天,刘德然兄弟也去了李定书舍。其实不止两人,蹴鞠比赛后,好多县人把孩子转送到李定的书舍,包括一些原本东高犁书舍的童生。对于这些转舍的,李定一概劝说对方不必如此,还把东高犁的经学水平大大称赞一番。

就算这样,书舍的同窗也多了数倍,李定连连叹息失策,从今往后,悠闲的日子再也没有了,好像吃了莫大的亏,只是在收下丰厚的束脩时,李定倒是喜开颜笑。

半个月后的一天,阿迎要离开涿郡到雒阳了。

卢氏带了刘备去相送,刘氏跟卢氏牵着手说了好一通话,阿迎的眼睛是红的。

也许,她也知道,自己这一去,再回到涿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王魏则兴奋异常,大概心中充满了对繁华雒阳的期待。

“刘备,你这一辈子大概就只能呆在涿郡了吧。你知道天下有多大吗?雒阳有多繁华吗?一条街可以并行十辆马车,路上全是王公贵族。”王魏说道,好像自己就是王公贵族中的一员了。

阿迎泪眼汪汪,“备哥,你要是到了雒阳,一定要来看我。”

刘备抓抓耳垂,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他连自己会不会去雒阳都不肯定,也许像王魏所说,自己一辈子就只能呆在涿郡了吧。天下那么大,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当的父亲王当不耐烦的摧了数次,最后,连王清也派人催促,刘氏只好带着儿女登上马车。

车队婉延着消失在远处,刘备站在路边,望着车队消失的方向,心中好像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但那是什么,刘备一点也说不上来。


原文标题:英器刘备(十五):少年时的刘备有什么传奇经历?
原文发布时间:2018-06-22 00:00:00
原文作者:脑洞历史观。

刘备 本文关键词刘备的事迹,获取更多刘备事迹性格、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