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

宁波大学图书馆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发布时间:2019-07-10 18:03:36 来源:望潮关键词 : 宁波大学图书馆
宁波大学图书馆
原文标题: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原文发布时间:2018-09-30 10:51:30
原文作者:望潮。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望潮】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宁波大学图书馆

一份关于图书馆的温情记忆。

视频加载中...

在大学里,图书馆几乎是每个人必到的地方。查找资料、课外阅读、借书还书、期末冲刺、考研复习……我们关于校园的记忆,很多都散落在图书馆里。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这里是否也曾有你的身影?

宁波大学图书馆亦是这样的存在。今天,我想和你们分享四个与宁大图书馆相关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有着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甚至不同国籍,他们的故事中,或许也有你曾经的回忆。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那些为梦想努力的日子,你还记得吗?

“宁大图书馆成就了我”

三层楼的老房子、一排排木质书柜、墙壁上的蜥蜴,这是俞信芳老人对图书馆最初的记忆。早在1984年,宁大建校之前,他就在宁波师范学院(现在的宁大西校区)图书馆工作了。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现年78岁的俞信芳是宁波大学图书馆古籍室首任馆员。

对于80年代的学生来说,上大学并非易事,加之获取信息的渠道匮乏,图书馆是他们获取知识、进行深入研究的唯一地点。当时俞老先生的主要工作是对图书馆的古籍资料进行编目、整理,方便师生借阅。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从人工检索、书卡检索到电子检索,图书馆随着时代不断变化。

“那时候图书馆的书都是随意堆放的,打扫时经常有蜥蜴跑出来。”俞老先生回忆,直到西区邵逸夫图书馆、本部包玉刚图书馆相继建成,条件才有所改善。这之后,他也有了自己的办公地点——包玉刚图书馆顶楼古籍室。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1986年11月,闻儒根、张炳昌、翁伟年、包起昌等人为祝贺宁波大学开学,向学校捐赠了一套《景印文渊阁

从1984年到2000年退休,十几年的古籍整理工作,俞老先生在宁波古代政史研究方面颇有建树。他曾与人合撰《黄宗羲年谱》《宁波海关志》等书,撰写《张寿镛先生传》,发表论文《略论王应麟的学术成就》《妈祖的早期文献及与鄞县之关系》等。

截至目前,他已经出版书籍十多本,发表的论文100多篇,解决了许多跟宁波有关的“疑难杂症”。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多年古籍整理、研究工作,俞老先生对宁波古代政史颇有研究。

“我今天的荣誉都是宁波师范学院、宁波大学给的,如果没有图书馆的浸润和培养,我写不出这么多文章。”谈及这些成就,俞老先生心中满是感激,他也对宁大图书馆的未来充满信心,“图书馆虽然属于学校的附属机构,但它承担着整个宁波市所需要的文献检索与服务,它的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宁大真诚图书馆的古籍书库装修豪华,藏书也更多。

“我在图书馆养成阅读的习惯”

“老师,这里还招学生兼职吗?”2004年学期末的一天,刚上大一的刘善文鼓起勇气走进包玉刚图书馆二楼,从此便与图书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2004年底至2007年,刘善文在图书馆做了三年多助理。

当周围的同学沉浸在网吧和网络游戏中时,刘善文选择在书中寻找寄托。除了每周两次兼职,其他时间他也喜欢泡在图书馆里。《林肯传》《毛泽东传》……从传记文学开始看起,大学四年,刘善文一次次在图书馆二楼的书架流连,从A类书到K类书,他几乎读了个遍。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包玉刚图书馆的大钟,是宁大的地标。

“阅读的习惯就是在本科这四年养成的。”研究生毕业后,刘善文成为了宁大科院的一名老师,身份变了,可对于阅读的热爱一点都没变,并逐渐养成了自己的阅读习惯。

“我现在保持着两种读书方式。一种是读闲书,在睡前或者闲暇时,看专业之外的书籍;另一种则是啃专业书,我每天会花一两个小时静下心来细读,一边做笔记一边翻阅其他书互相佐证。”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刘善文说,如今每到一个地方,自己都会不自觉得去关注那里的书店、图书馆。

出于对阅读的喜爱,刘善文想把更多志同道合的人聚集起来,于是在2016年,他发起创办了“大树书架”。如今,他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两个大书架,里面有三四百本书可供学生随时翻看借阅。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很熟悉?

“图书馆是我的第二个家”

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裤、精致的发型,初见魏权汉,我首先被他英俊的外表所吸引。当他开口做自我介绍时,一口标准流利的中文更是让人惊艳。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宁大图书馆有不少英文、日文书籍,留学生也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书。

“我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留学生,从本科到研究生,我在宁波大学已经6年了。”魏权汉如今已是校园里的网红,他说,刚来宁大时,因为语言不通又人生地不熟,没来过图书馆。直到大二他第一次在阅览室自习了一下午,之后,进出图书馆成了生活日常,这里也变成了寝室外的第二个家。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魏权汉说,除了教室和寝室,图书馆是他的第二个家。

“图书馆不仅有大量英文书籍,更重要的是这里氛围超级好,同学们都在安静看书、学习,你也会不自觉地投入其中。”去年,魏权汉还和朋友在图书馆举办了小型英语角,帮助中国同学练习口语。

说到自己今后的打算,魏权汉说,在宁大留学的这几年,他已经彻底爱上了这所学校、爱上了宁波,毕业后他希望能够继续留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图书馆在变,但传承一直都在

2017年9月,真诚图书馆投入使用,见证过无数宁大学子拼搏奋斗的包玉刚图书馆正式闭馆。如同一名长者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将身上的重担交卸给了下一代年轻人。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2017年9月,全新的真诚图书馆投入使用。

而同为2015级的学生罗培佳、邹赜韬,正是新老图书馆交替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约4万平方米的超大空间、藏书220万册、近3000个阅览座位,真诚图书馆不仅外观更加阔气,里面富有科技感的设计更让两人惊喜不已。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面积约4万平方米的图书馆,空间宽大,设计感和科技感堪称爆棚。

图书馆新增读者沙龙区、视听区、研修区等多个功能区块,在这里,学生不仅可以看书学习,还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带领社团开小型研讨、聆听大师的报告……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图书馆的朗读区,同学们可以进行朗读、跟读。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图书馆还新购买了一批Kindle供学生使用。

“对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我们的学弟学妹而言,图书馆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看书学习的地方,更是大学校园里的一个文化综合体。”邹赜韬这样定位真诚图书馆。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一边看书一边运动,一举两得!

有人说,“图书馆是大学的心脏”,图书馆的质量决定了一所大学的内涵和深度。随着电子阅览的迅速发展,我们一度认为“大学图书馆已死”,但在宁大,我们看到大学图书馆未来更多的可能。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图书馆在变,但传承一直都在。

当然我们也相信,不论图书馆如何改变,学子们留下的记忆和他们渴求知识的心,从未消失,传承一直都在。

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每个学校都有图书馆,每个图书馆都有它的独特动人之处,你和图书馆之间有哪些故事?我在留言区等你~


正文完,原文标题:我在宁大图书馆留下故事!是否也有一座图书馆,有你的专属回忆?
原文发布时间:2018-09-30 10:51:30
原文作者:望潮。

宁波大学图书馆 宁波大学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