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

小说桃花 小说:男神为挡桃花让我跟他假结婚,婚后1月他举动让我发觉被骗

发布时间:2019-08-13 22:02:20 来源:深夜有情关键词 : 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
原文标题:小说:男神为挡桃花让我跟他假结婚,婚后1月他举动让我发觉被骗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8 18:06:43
原文作者:深夜有情。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深夜有情】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小说桃花

小说:男神为挡桃花让我跟他假结婚,婚后1月他举动让我发觉被骗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齿轮柚子

小巧古朴的砂锅端上桌,锅盖轻轻被掀开,一股浓香热气扑面而来。里面半斤大的小乳鸽炖到骨酥肉烂,泛起微微的嫩黄色,点缀着鲜红的枸杞大枣和晶莹剔透的桂圆,汤色清亮不见半点油星,看了让人食指大动。

穿着月白旗袍的女店员笑得温婉,“这是本月新出的菜品,沙参炖乳鸽,我们老板吩咐送给几位VIP客人尝尝。”

桌上几位女客看上去都不年轻了,打扮雍容,闻到乳鸽的清甜香气不禁流露欣喜的神情,纷纷一边道谢一边拿起羹匙。

这家名叫“鹿柴”的店面不算太大,装修风格古朴雅致,随处可见的精致绿植,竟都是活的。来往的女服务员皆一身长款旗袍,步态轻盈,声音柔美,笑容恰到好处,显然是专门训练的结果。角落里有女琴师轻抚一把扬琴,叮咚流淌的乐曲让人瞬间忘忧。

走廊尽头最大的包间里,一群年轻人嘻嘻哈哈地围坐在一张大圆桌前。服务员静立一旁。

一个短发女孩一边翻菜谱,一边对服务员说:“哎你们这儿规矩怎么那么奇怪?凭什么客人中有男人就得坐包间啊?大厅明明还那么多座位,是不是变相强制消费啊?”

服务员笑笑,“这是我们老板定的规矩,为了给大厅里的女顾客更放松舒适的用餐环境。”

鹿柴是家女士养生餐厅,主打的都是温补养颜的药膳。食客大多是物质条件优越的女性。鹿寨从环境到菜品,全都是为女客量身设计的。

女孩撇撇嘴,哗啦哗啦地翻菜谱,“你们老板谱儿够大的啊,顾客是上帝不知道吗?你们老板敢给上帝定规矩!”

服务员又笑笑,垂眼不再回话。

“张雅倩你有完没啊?你拿着菜谱就快点菜啊!人顾老板都没说什么,你又不请客,操哪门子心。”一个年轻人笑嘻嘻地嚷。

张雅倩看一眼坐在主位的顾景行,“那怎么了,顾大夫的钱就不是钱呐?我跟你说啊李小宁,你别跟吃大户似的吃顾大夫,不然我跟你急啊。”说完自己咯咯咯地笑起来。

“呦,我们雅倩急性子,这就管起顾大夫钱包来了。”在座的人买账,明里暗里地打趣起两人。

顾景行垂着眼,眉目丝毫不动,嘴角似挑非挑的带半分笑意,拿着笔在纸上唰唰写着什么。

他一句话没讲,玩笑的几人自觉地安静下来,转了话题。

顾景行就是有这个本事,看上去明明是白衬衫,银框眼镜,嘴角总带笑的温润书生,周身却总是散发莫名其妙的清冷气场,让人轻易不敢造次。

顾景行将便签撕下来,递给服务员,“做这几道吧。”

服务员丝毫不见怪,应一声拿着便签出去。

菜品很快上来,精致,量小。不知用了什么烹饪方法,食材本身的味道被完整保留,尝起来极其鲜甜。

李小宁握着勺子摇头晃脑地感叹,“怪不得这家店网上一片好评,这竹荪汤,真不是盖的。”

张雅倩哼一声,“那是,这菜价也不是盖的,这一桌,不得花去顾大夫大几千块……”

“景行,带同事来吃饭?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嘛。”

一个悦耳的女声自走廊上传来,清亮带笑,还有一丝恰到好处的娇嗔。

众人抬起头,一个年轻女子走进来,经典款的纯白T恤,浅色亚麻长裤。头发干干净净盘起来,笑眼弯弯,梨涡隐现。

“各位,菜吃着怎么样?想吃什么尽管点。”她殷勤地问,又转头对服务员,“小美,加一道沙参炖乳鸽,再给大家每人上一例海参。”

众人不明所以,讪笑着看她,再看看顾景行。

顾景行好整以暇靠在椅子上,镜片后的一双桃花眼带着饶有兴趣的笑意。直到女子丢来一记薄怒的眼刀,他才施施然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揽住她的腰微微一笑,“介绍下,这位热情的女士叫鹿呦,是这里的老板,也是……我太太。”

在座一片哗然。有人起哄,有人伤心。

鹿呦巧笑倩兮地依在顾景行身边,和众人寒暄,听众人打趣,好半天才得以脱身,笑着走出包房。

小美悄悄走过来,“老板,顾先生的单……”

鹿呦笑眯眯,“结账时加两千。”

“啊?”小美蒙了,“这……顾先生要是问起来……”

“他不会问的,万一问了,你就说是我的……”鹿呦狡黠一笑,梨涡闪现,“出场费。”

鹿呦和顾景行,是一对互利互惠的契约婚姻合伙人。

他们是通过婚恋网站认识的。鹿呦的交友要求一大串,本地人,家世清白,学历要高,长相要帅,工作稳定,最好是公务员、医生或者大学教师……总之就是一定要百分之百地符合父母辈的择婿标准。

对于她自己的介绍,概括起来就一句话,年轻貌美又有钱。

顾景行是她见的第十二个男人,各方面都出人意料地符合条件。

唯一不符合条件的,是他对她的年轻貌美有钱,半点不感冒。

做了二十七年资深美女,鹿呦一眼就看得出男人对她起的什么心思。这个顾景行,虽然彬彬有礼双眸带笑,丝毫不掩饰对鹿呦的欣赏,但是,他那双银丝眼镜后面的桃花眼里,也只有“欣赏”那么多了。

鹿呦觉得那眼神有点像她在小区里看到好看的狗,可爱归可爱,但是跟我回家?还是算了。

眼看着相亲又要不咸不淡地结束,鹿呦隐隐地心急,她将滑下的一缕头发顺到耳后,望着顾景行嫣然一笑,“听说市中医院的待遇一般,顾大夫在那儿真是屈就了。”

顾景行挑眉一笑,“还好。”

鹿呦笑眯眯,“人生苦短,光阴似箭,每一天都要利益最大化才对。顾先生既然来见我,应该也有找婚姻伴侣的想法。我有个计划,能让我们俩既解决婚姻大事,又获得经济利益,不知道顾先生有没有兴趣入伙?”

顾景行向后靠在椅子背上,镜片后的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鹿呦转了转眼睛,抿起嘴角,朝他若隐若现地露出梨涡。她有点不自在,总觉得他的表情像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好在顾景行随即直起身子,手臂支在桌子上,摸摸下巴,兴味地一笑,“唔……说来听听。”

就这样,鹿呦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成功说服顾景行成为她的契婚合伙人。两人的合作是全方位多角度的,生活上他帮她应付家里催婚的老父,她帮他屏退中医院前赴后继的莺莺燕燕。生意上他帮她每月出一张“鹿柴”的药膳方子,她每月给他按三成比例记账分红。

鹿呦有点惆怅,自五岁开始在小区跳蚤市场卖东西,这是她人生中做过最亏的买卖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咬着牙想。

周末鹿呦照例带着顾景行回鹿家吃饭。

“我们呦呦啊,小时候跟着她妈妈居无定所,她妈妈生意忙,没时间管教。后来她妈妈不在了,到了我这边,我这当后妈的,只能宠着惯着,哪敢管哦。

“结果现在,上学嘛上得马马虎虎,正经工作也没有,倒是有本事找个好对象。”赵亚玲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顾景行,笑容大有深意。

鹿呦拖着长声,“爸,你瞧赵姨,把我说得一文不值,意思是我配不上你女婿呢!”她朝顾景行怀里一倒,笑得得意,“哎,没办法呀,人家有狗屎运嘛。”

顾景行伸臂揽住她,低下头满眼爱宠地冲她笑。

赵亚玲伸长了手指去戳鹿呦额头,笑骂:“看这死丫头,德行。”

鹿友和垂着眼皮吹茶叶,慢悠悠地问:“鹿呦,你那小馆子,开得怎么样了?”

鹿呦坐起身,一边喝水一边轻描淡写地答:“还不错,年底就能把本金还给你。”

“这么快?”赵亚玲自知失言,掩饰地笑笑,“呦呦,要是有困难别逞强,可不能和你爸爸说谎。”

鹿呦瞪圆了眼睛一派无辜,“真的!不信你问他。”她指指顾景行。

顾景行微微笑,“平均日流水二十万。”

鹿友和撩起眼皮看他一秒,点点头没再说话。

吃了饭,鹿呦挽着顾景行刚走出门,轰隆轰隆的发动机巨响由远及近,一台重型摩托猛地停到两人面前。骑手拿下头盔,笑嘻嘻地喊:“姐,姐夫!”

二十出头的男孩子,短发染成奶奶灰,耳朵上一排小小的钻石耳钉,眉目倒是和鹿呦如出一辙地秀气灵动。

“鹿鸣,这么晚才回来。”鹿呦嗔怪地看着同父异母的弟弟。

“下个月草地音乐节,和乐队排练来着。”

鹿呦看他穿的还是上次见面的夹克,了然一笑,“爸又把你卡冻了?”

鹿鸣烦恼地一皱眉,“别提了,跟他说不通。”

鹿呦打开包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他,“玩乐队烧钱得很,不够再和我说。”

鹿鸣喜笑颜开地接过去,“谢谢姐!谢谢姐夫!”

顾景行微笑,鹿呦也笑,“谢什么,我等着当国际巨星的姐姐呢。”

两人上了车,顾景行边打方向盘边漫不经心地说:“你对你弟不错啊。”

鹿呦转头认真看他一眼,笑笑,“那是,亲弟弟嘛。”

第二天一早,鹿呦打着哈欠从自己卧室里出来,看见顾景行已经穿戴整齐准备上班。鹿呦打量他一下,点点头,“不赖嘛,人模狗……人样的。”

顾景行挑眉看着她,指指额头,“你脑门儿。”

鹿呦扭头照照镜子,额头被赵亚玲戳过的地方一个鲜红的指甲印。

她转回身,顾景行已经拿着中医院自制的小药膏走过来,挖出一点,拿拇指在她额头轻轻推开,语气微凉,“这大妈下手够狠的啊。”

鹿呦下意识闭着眼,哼笑一声,“原配女儿和第三者上位小妈不得不说的故事。比起我从小到大在她手上吃过的亏,这简直就不算……”她睁开眼,看见顾景行近在咫尺的双眼里,有一抹隐隐的温柔。

顾景行见她一双弯弯笑目定定看着自己,声音不由低下来,“怎么了?”

鹿呦凑近一点,佯装观察他眼镜,“你这……好像不是近视镜啊?平光镜吧?你一大男人没事戴平光镜干吗啊?”

掩饰得还挺快。顾景行似笑非笑地看看她,放下手,转身去拿外套,“挡桃花。”

直到他出门鹿呦还在笑,“顾大夫你太逗了,你不知道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最撩人吗……”

顾景行拉开门,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这样啊……”他抬头对她一笑,“那撩到你了么?”

门关上,鹿呦心如鹿撞地坐在沙发上,骂自己没出息。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她鹿呦,遇到高手了。

草地音乐节那天,鹿呦去给鹿鸣捧场。鹿鸣唱功一般,但长得讨喜,颇受台下歌迷欢迎。

乐队的最后一首歌,鹿鸣要献给姐姐。熟悉的旋律响起,是鹿呦小时候经常唱给鹿鸣的,也是鹿呦妈妈在世时经常唱给她的。

鹿鸣改编得很动听,鹿呦微笑着听完。一首歌的时间,足够她怀念,然后把眼泪晾干,笑容满面地拥抱弟弟。

晚上鹿呦在鹿柴犒劳鹿鸣的乐队。年轻人不喜欢吃清淡的,鹿呦叫了足量的小龙虾和烧烤,男男女女几个人吃吃喝喝好不痛快。

鹿鸣没和同伴们喝酒笑闹,坐在姐姐身边回忆小时候。两个人比赛似的揭发对方过去的糗事,嘻嘻哈哈笑得眼泪都出来。

终于闹够了安静下来,鹿鸣喝一口酒,幽幽地问:“姐,你能教教我怎么做生意赚钱吗?”

鹿呦扭头,不动声色地望着他。

鹿鸣苦笑,“爸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让我明年进公司实习呢。”

鹿友和的公司,经营一个高端餐饮连锁品牌,在寸土寸金的B市,门店十几家,年利润几千万,平均消费让工薪阶层望而却步。

这种家族性企业,创始人隐退后惯例由子女接手。成年子女谁先进公司,谁的胜算就大一些。

鹿呦一时情绪难平,望着落地窗外的夜色,很久没说话。

这几年,她一直都在为争取得到这个机会而殚精竭虑。

为让父亲认为自己成熟明智,她不惜契约结婚嫁给最符合父亲择婿标准的男人。

为让父亲认可自己的经营头脑,她使出浑身解数,两年收回鹿柴三百万的本金。

为让父亲觉得自己识大体知进退,她和插足上位的继母表演母女情深,假装自己忘了母亲积怨成疾的死和死前成宿成宿的眼泪。

甚至为了扫清障碍,她支持鹿鸣玩乐队,一再违心地鼓励他……

她为了能够让父亲高看一眼,处心积虑费尽心思。

最后他选择只想唱歌跳舞做偶像的小儿子,进公司历练,做接班人选。

鹿呦觉得自己活像跳梁小丑,一通空忙活,只落笑柄。

算了,算了。

她打开一瓶小白酒,仰头喝一口,转头看着弟弟,眼波潋滟,笑意盈盈,“赚钱很容易啊,只要你能把别人最想要的,最需要的,卖给他。”

她带着醉意环视一圈自己的店,“比如这鹿柴,赚的就是女人的钱,特别是有钱女人。鹿鸣你记得,女人的钱,最好赚。”

“我店里菜很贵,你说一只乳鸽,几片松茸,真的值几百块吗?当然不值。但这钱我收得问心无愧。我店里的大厨,原来是做私房菜的御膳传人,经营不善要倒闭,我把他一钱不值的店盘了,又出高薪才把他聘过来。

“我店里这些服务员,身材长相气质都精挑细选,培训之后拉出去可以直接做礼仪。店里的绿植,每三个月更换一次,花市每周都专门派人来打理。这些古代家具,是我从古玩店软磨硬泡收来的,每样都大有来头。”

鹿呦醉了,微仰起头,流转的双目流露隐隐野心,“我能保证顾客花了钱,就得到最用心的服务和最优质的消费体验。鹿鸣,如果你能做到不可替代,赚不赚钱已经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情。”

夜深了,门外窸窸窣窣地响。顾景行走过去拉开门,鹿鸣架着酩酊的鹿呦正在掏钥匙,见到他松一口气,“姐夫你在家,太好了。”把人推给他,“交给你了哈,喝大了。”说完咚咚咚跑下楼去。

顾景行扶住鹿呦,关上门,见她垂着头,他拿食指抬起她下巴,“鹿呦?鹿呦?”

鹿呦迷蒙着眼笑嘻嘻,“爸爸。”

“……”

顾景行把她抱到卧室里,让她坐在床上,自己弯腰给她脱鞋子。直起身来刚要把她放躺下,腰被紧紧搂住,鹿呦脸贴在他身前,“爸爸……回家……跟我回家吧……我和妈一直在等你……你跟我回家好吗……”

她颤巍巍地恳求,声音里全是小心。

那是顾景行从未见过的鹿呦。恐怕也是鹿友和从未见过的,他想。

顾景行摸摸她的头,“好,呦呦,回家。你先躺下。”

鹿呦听了,顺从地躺下去,随即飞快坐起来,哇的一声吐了。床上地上一片狼藉。

顾景行认命地捏捏眉心,把她拉起来,利落地扒掉外衣,将人抱到自己房间床上。又把吐过的现场简单收拾了,倒杯热水拿了热毛巾走进去。

鹿呦就着他的手喝了水,顾景行拿热毛巾给她抹一把脸,她拿脸蹭蹭他的手,“妈妈……”

“……”

“妈妈,你不要死……妈妈……”

就这样,顾景行一会儿当爹一会儿当妈,一会儿擦泪一会儿擦汗,好不容易熬过了前半夜。

后半夜鹿呦抱着他的手,总算睡踏实了。她横占了大半个床,顾景行个子高,勉强在她身侧躺下,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脆弱苍白的睡脸,一时竟毫无睡意。

鹿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发现自己躺在顾景行的床上,枕边有张字条,“餐桌上的解酒茶喝掉。我去外地出差一周,照顾好自己,不许再碰酒。”

“啧啧啧。”鹿呦撇撇嘴,“当你是谁,我爸?”

话虽这么说,还是慢吞吞走到餐厅,把保温壶里的茶喝光。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鹿呦确实感觉好多了。她笑眯眯地把手机插上充电器开机,找个中医做老公实在赚大了。

手机一开,丁零当啷一通乱响。鹿呦漫不经心地点开信息,是“鹿柴”的领班,“老板!有没有看新闻?咱们店出事了!”


正文完,原文标题:小说:男神为挡桃花让我跟他假结婚,婚后1月他举动让我发觉被骗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28 18:06:43
原文作者:深夜有情。

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