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刘备传

发布时间:2019-09-11 18:01:05 来源:脑洞历史观关键词 : 刘备 学生 quot
原文标题: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原文发布时间:2018-07-07 21:27:21
原文作者:脑洞历史观。

这是小说刘备,一件件讲透刘备从摊贩成为帝王的故事。

第一章:刘备新丧其父,叔父夜半敲门

……

第十五章:刘备错失蹴鞠,书舍意外得保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第十六章

“喂,快来看啊,汉室宗亲的席子,坐上去冬暖夏凉。大婶,你过来看一看嘛。喂……不看不用翻白眼……这位大叔,看你气质儒雅,一定是饱学之士,往来皆是大儒名士,家里待客当然要用这种高档席子。你看这席角,我们特地用蜀锦包边,绝对不会翘起来……不贵不贵,只需要一百钱……你别走啊,价钱可以商量……唉!”

简雍一屁股坐在席上,大声嚷嚷:“刘备,这席子卖不出去了!”

“不着急,总会有人买的。还有,席角用的是普通丝锦,不是蜀锦。”

简雍的后面,坐着正在织席子的刘备,四年过去了,刘备长高了许多,脸上的稚气退去不少,露出少年的英气。

“我知道,我知道。”简雍不耐烦的把两条腿盘踞起来,“可是,咱们县的人都认蜀锦,只要说蜀锦,大家才会围上来看。”

简雍看着旁边高高堆起的草席发愁。

刘备家的这个小店越来越大了,除了做草鞋,还有丝履、坐席。坐席用竹片编成,四周用黄绢包缝。在四个角落,刘备还特地用了丝锦,不但显得美观,还不容易翘起来。

刘备原以为这席会不愁买家,谁知道,县上的人都不买帐,卖了十来天,也就“卖”出了一张:送给了李定书舍。

从去年开始,刘备就没再去李定书舍,毕竟那里只是启蒙书舍,读完了诗经,也没有新的东西学了。刘备只是隔数天去一下,教书舍的小同窗们蹴鞠。刘德正跟张飞的蹴鞠都不错。

隔壁的东高犁倒是教授五经,但刘备可不想去,干脆在家里帮着阿母织草席。其实,他心里有一个想法,外面游学一番,就像当年叔父一样。刘备想到雒阳去看一看,看一看都城到底有多繁华,他偶尔也会想起阿迎,自四年前走后,阿迎再也没有回来过,王清也没有回过涿郡,大概他也厌倦了跟楼桑里刘氏相斗。楼桑里的人大大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回来,但阿迎给刘备捎回了两件东西。一个香囊,一把扇子。

“阿迎一定长成大姑娘了。”卢氏常常叹道,好像看到阿迎长成窈窕淑女的样子。

刘备也想去雒阳看看阿迎,看看她变了没有,在雒阳过得好不好。

刘备也想见见传说中的汉帝。

除了雒阳,刘备还想去塞外找找叔父。自从叔父刘子敬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声讯,刘备只好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刘备想去塞外,除了打听叔父的消息,也想看一看那里的马,听说塞外良马成群,其中不乏千里马。

族父刘元起倒经常到塞外去贩马,每次回来,都把刘备叫过去,让他对马点评一番。刘备还能帮上不少忙。有一回,刘备帮着族叔刘元起买下集市上的一匹老马,买回去经过一番调养,又焕发了活力。

可是,刘备还没见过真正的千里马,他只听刘德然说过,刘德然曾经陪父亲到塞外买马,见过鲜卑酋长骑的千里马,在刘德然的嘴中,比从王家堡买来的那匹赤兔还要好。而那匹马早就被来自中山的一个客商给买走了。

刘备还想看看黄河。可想到要是自己走了,阿母就会孤苦一人,刘备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跟去外面游历那些虚无缥缈的想法比起来,怎么把新做出来的坐席卖掉才是大问题。以前的席卷容易翻卷,席角往往需要用席镇压住。刘备想了一个办法,在四角包上丝锦,这样不但不会翻起来,席子也更美观了。只是所费丝锦不少,坐席的价格自然就上去了,而且大家以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坐席,导致新做的十余张坐席,现在还没卖出去。

看来,得想个好办法才行。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抓……抓住他!抢东西啦!”正当刘备琢磨的时候,集市上响起一声大喊。紧接着,一个人从集市的一头冲出来,一手抱着一个包袱,一手拿着短刀对集市上的人胡乱比划。

涿郡是大汉边郡,民风彪悍,杀人越货的事情常有,但也正因为民风彪悍,那些恶事多是背着人,像这样大白天抢东西的,往往并不常见。集市人的看到此人这副凶像,猜到多是抢掠财物,都围了过来,只是畏于此人手中的短刀,一时不敢靠近。

不过一会,那人就冲到了刘备的店前,刘备不声不响,拿着一根竹子向凶徒脚下一送。凶徒措不及防,脚下一绊摔了一个狗吃屎。

“你找死!”凶徒恼羞成怒,猛的跑起来,挥着刀就朝刘备冲过来,刚走两脚,简雍把他脚下的席子一抽,凶徒又是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还想再起来,手腕已经吃了刘备一脚,手中的刀脱手弹开。

“竖子!”凶徒大骂道,从席上站起来,挥起拳头就要打人。

“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刘备说道,双手叉在胸前。那人愣了一下,终于发现不对了。

集市上的人都围了过来。

杜忠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屠狗尖刀。从书舍毕业后,现在帮着父亲在集市上屠狗。其屠狗的手艺倒得了他爹的真传。

赵黑拿着一块大铁锤气喘吁吁跑过来,他们家的铁铺在另一头。

“外地来的吧,敢在我们县上抢东西?”简雍手中拿着一根压席用的木棒,“我爹不当贼曹,你们这些贼子就这么嚣张了。”

刘备他们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个头都跟大人相差无几,听到贼曹两个字时,凶徒更加害怕了,挥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竟然不敢砸下。

“是你自己来,还是我们动手?”刘备朝那人扔了一根绳子。

“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织屡小儿。”随着一声冷笑,高离推开杜忠,从后面趾高气扬的走出来,后面跟着两个衙役。数年过去了,高离更胖了,走起路来,像是一头巨象在抖动身体。

年初的时候,不知道走了什么门路,高离当上了市令,管理县上的集市,平时带着衙役在集市耀武扬威。

“给我抓起来!在我的地盘还敢撒野!”高离一声令下,两个衙役冲上去,把凶徒绑了起来。

“乡亲们可以散了,有我在,这等凶徒还不是束手就擒。”高离说道,又走到凶徒的面前,扬起了巴掌,“我让你跑!”

手刚举起,凶徒猛的一瞪眼,眼神里射出一道吓人的光芒。高离一哆嗦,手没敢打下去,悻悻然放下来。

“刚才可不是这样的。”杜忠凑到刘备面前小声说道,“刚才高离被吓得屁滚尿流。还不是看我们抓住了,过来抢功。 ”

“人而无仪,不死何为?”简雍叹道。

“你说什么!”高离一瞪眼。

杜忠鼻子冷哼一声:“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市令大人刚才摔的那一跤要不要紧,需不需拿点药敷一下。”

简雍摇摇头,“现在都是什么世道啊,青天白白都有人抢劫。我爹当贼曹的时候,可没人敢这样!”

那年张俭从涿郡出塞,王清回京告了一状,县令被罚了万钱,简雍的父亲简雄则被罢了官职,现在闲居在家。

高离脸色铁青,刚要回嘴,一个白脸男人从外面挤进来,戴着一个夸张的帻帽。一看地上的包袱,白脸男人松了一口气,一把将包袱抓在手里。

“谢谢谢谢!”男人朝刘备等人连连鞠躬,高离一阵咳嗽。

“对,谢谢市令大人!”男子明白过来,连忙朝高离行礼。

高离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他抢的是你的东西?”

“是,回大人,小人刚在集市买东西,这人冲出来就抢我的东西。”

“那好,跟我们回去备个案吧。”高离说道。

那人脸上露出了难色,“大人,小的还有要事要办,能不能就不去了。肯定是他抢了我的东西,大家都可以作证。”

“没错,是抢他的,我们亲眼看到的。”

围观的人纷纷说道。

“这怎么行!”高离说道,“没有事主,怎么判案!”

白脸男人迟疑了一下,将高离拉到一边,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手上又往高离的袖子里塞了什么。

“又在收受贿赂了。”简雍冷笑一声,连刘备也摇摇头,虽然两人站到了一旁,但众目睽睽之下,大家还是看得很清楚。

不知道收了什么好处,高离咳嗽一声,“既然你有要事,那先走也不是不可以……”

“他是鲜卑野人!”被反绑住的凶徒突然喊道。

“鲜卑野人……”

“野人怎么敢跑到我们涿县了?”

众人哗然起来。这些年,鲜卑人屡屡犯边,已经取代匈奴成为了大汉最大的边患,从并州到辽东,到处都有鲜卑骑兵劫掠的事情。

去年的十二月,鲜卑人侵入北地,北地太守夏育招抚了一批匈奴兵,带着这支匈奴兵将鲜卑击退,一直追到了塞外,这是数年来的第一次大胜,夏育还因此封为了护乌桓校尉,年初的时候就到幽州来巡视,进入过涿县,当时夏育率领的匈奴屠各骑兵让刘备们好好开了眼界。

幽州也是鲜卑人经常劫掠的地方,不过涿县离边境还有一段距离,鲜卑人也不至胆大到敢打幽州的治所涿县的主意。

“你是鲜卑人?”高离打量着白脸男子。

“怎么可能!”白脸男子提高了嗓门,“小的是代郡人,真正的汉家子。”

“什么汉家子?”凶徒冷笑着,“你敢把帽子取下来吗?大家不要被他骗了,他就是一个黄头鲜卑奴!”

“你……你抢人东西还血口喷人!”白脸男子急了,说着,又朝高离堆上笑脸,“大人,你别听他的。”说道,白脸男子指了指袖子。

高离咳嗽一声,“你这奸贼,明明是你抢人家的东西,还胡编什么鬼话,鲜卑人敢到我们涿县来?他们活腻味了?”

“就是,我们涿县可比不得其它地方。”

“他们要敢来,管教一个都回不去。”

大家纷纷说道。

“是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嘛。”简雍说着,突然一伸手把白脸男人头上的帻帽摘了下来,顿时愣住了。

白脸男人的头上一根毛发也没有。

“原来是个秃头啊。哈哈哈……”高离哈哈大笑起来,连围观的县人也跟着一起哄笑。

“你干什么?”白脸男人愠怒道,一把抢过简雍手中的帽子戴到头上。

“抱歉抱歉……我没想到……”简雍脸都红了。

“秃子也看过了,大家都散了。”高离喝道,又禁不住笑了起来,直到发现大家都没有随他一起笑,这才示意衙役押走凶徒。

“他真是鲜卑野奴,我听他说过鲜卑话。”被带走时,凶徒大声喊道,被衙役敲了一棍,终于老实了。

白脸汉子拍拍包袱上的灰,又狠狠瞪了简雍一眼,看样子,要不是因为简雍替他抢回了包,他还要跟简雍算算让他出丑的事情。

看着白脸汉子走远,刘备突然大喊一声。

那白脸汉子愣了一下,但随即夹着包袱匆匆离开。

“你刚才喊什么?”简雍大为不解。

“他真的是鲜卑人。”刘备喃喃说道,再一抬头,那人已经转过街角不见了影子。

“鲜卑人?你怎么知道?”简雍问道。

“你刚才说的是鲜卑话吧。”赵黑说道,“有一年,鲜卑人到我家的铁匠铺买铁,我听过他们说话,跟你说的一样。”

“我刚才说的是一个名字。”刘备示意大家到席上坐下,“你们听说过檀石槐这个人吗?我刚才喊的就是他的名字。”

“这个名字好耳熟。”杜忠说道。

简雍说:“是鲜卑大酋长吧。”

“没错,就是他。”刘备说道。

“是他啊,原来他的名字用鲜卑话是这样念的。”简雍说道,随即一笑:“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出生的吗?”

“怎么出生的?”赵黑问,又回头张望了一下,大概是担心父亲叫他去打铁。

“我跟你们说,他爹叫投鹿侯,曾经给匈奴人当兵,抢过我们大汉的东西,有一年出征,一去就是三年,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气之下,他就要杀掉儿子。”

“为什么啊?”赵黑问道。

杜忠拍拍赵黑的头,“丈夫三年没回来,老婆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你说为什么?”

赵黑恍然大悟,挠挠头:“哦。原来是个野种。”

大家伙儿一齐笑起来。

杜忠说:“后来呢?”

简雍继续讲道:“他老婆说,自己曾经在大白天走路,听到打雷响,她好奇往上天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赵黑迫不及待问道。

“天下掉下一个鸡子大的冰雹,正好砸到她嘴里。”

“砸得这么准?”杜忠张大了嘴。

“可不,就是这么准,他老婆就此怀了孕。这老婆就跟自己的丈夫说,这孩子一定有过人之处,不如留在家里养大。”

“这种骗人的话谁肯信。”杜忠说道。

“就是,他丈夫就不信,要老婆把孩子扔掉。最后,这女的只好把孩子送到娘家养大。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刘备问:“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事情?”

“上回我爹跟一群人吃酒说笑,我在旁边听的。”

刘备说道:“那你知道他后来怎么当上鲜卑人的酋长吗?”

简雍摇了摇。

“怎么当上的?”大家都盯着刘备看。

“你们在说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德正的脑袋凑了过来,眼下还是初春,天气颇凉,刘德正的额头却冒着汗,想是一路跑过来的。

刘德正还在李定书舍读书,为人机灵又仗义,大家都很喜欢他。

“过来坐!”简雍赶紧屁股让了让,让刘德正坐了过来。

赵黑嘿嘿笑了一下,“我们在说檀石槐。”

“是他啊。”

“你也听过他?”

“听说过!”刘德正说道,“我听我爹说过,他是鲜卑人的头,这些年老是跟我们大汉朝作对,不让鲜卑人卖马给我们,我爹说,再这样下去,这马的生意就越来越难做了。备哥,你刚才要说什么?”

“哦,我听我叔父说过有关他的一件事。”刘备压低了嗓子,刘子敬虽然到了塞外,但身份依然是个在逃犯。“檀石槐的娘不是把檀石槐送到娘家了嘛,所以檀石槐是由他外祖父带大的。有一年,有一个部落的人来抢他外祖家的牛羊,檀石槐骑着一匹马把牛羊抢了回来,这一下,大家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都愿意推举他当头。”

刘备停了一下,“那一年,他才十五岁。”

大家一阵惊呼,“那不是跟我们差不多。”

杜忠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这样闯出名堂啊。”

赵黑笑道:“怎么,你不想屠狗了?”

“难道你想天天打铁?”杜忠回了一句。

简雍身子躺在席上,“你们身在福中不吃福,你以为闯荡天下跟我们现在吹牛皮一样,那是要死人的。”

刘德正眼睛发亮,“备哥以后带我们闯荡天下去,我们也去弄个酋长当当。”

“那是鲜卑野人才会有的东西。”简雍说道。

“反正就是当大官。”

刘备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十五六岁是该做梦的年纪,都想着出去闯荡天下,其实,有多少人会成功呢?这门外挑着担子的农夫,拿着算册的商人,扯着嗓子叫卖的小贩,年轻的时候,谁不是认为自己将来与众不同,到头了,不一样皆为凡夫俗子,日复一日过着跟别人并无两样的生活。

“对了,你刚才叫檀石槐的名字干什么?”

刘备拍拍自己的额头,“差点把正事忘了。我刚才不是喊了一声檀石槐吗?还是用鲜卑话喊的,哦,这是我叔父教我的。你们注意到没有,他停了一下,他一定听得懂!”

简雍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好说,也有可能下意识。”

刘备说:“不仅仅是这样,你们还记得他的头吗?”

简雍呵呵笑了笑,“我没想到他是个秃头。”

“他的头不是秃的!”刘备肯定的说道。

“不是?”赵黑抓了抓头发,“可他头上真的一根头发也没有啊。”

“有的,我仔细看了,他的头不是秃的,而是剃光的。秃子的头全都是光的,不会有绒毛。可他的头上,还有很细微的绒毛。是剃掉后新长出来的,只是不仔细看看不出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谁会把自己的头发剃掉?他一定是想掩饰什么,如果我猜得没错,他的头发可能真的黄的。”

大家愣住了,这个人如果是鲜卑人,还伪装成汉人潜入到涿郡来,肯定不会打什么好主意。

“我爹说,这些鲜卑野人特别凶残,到处抢人抢东西。我爹的马就被抢过。”刘德正说道。

“他们不会想攻打我们涿县吧。”赵黑忧心仲仲,“刘备,那人是不是鲜卑的探子。”

“不清楚,但很可疑。”刘备皱起了眉头,涿郡是幽州郡守所在,要是鲜卑人打到这里来,那他们连个逃难的地方都没有。

“我去找他!”杜忠霍然站了起来。

简雍一把将他拉下来:“上哪找?找到了又怎么样?”

大家都不出声了,就算那人真是鲜卑人,此刻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反正大家留点意,这人说不定还会回来。”刘备说道。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大家齐齐点头,杜忠跟赵黑起身回家,只有刘德正还坐着不动,刘备想起来,今天还没到放学的时间,刘德正怎么跑来了。

“你不知道?”刘德正有些兴奋的说道。

刘备摇摇头。

“卢先生回来了!”

“卢先生?你是说卢子干!”刘备猛然想起来,阿母今天早早就出了门,脸上带着喜色,说要去迎一个人。原来是本县大儒卢植回来了。

四年前,刘备就要去跟随卢植读书,只是搬到县上才知道卢植被征为博士,到雒阳赴任去了。

此后,卢植就一直没回涿郡。不久前,刘备还听说卢植被派到扬州平叛,怎么就突然回来了。

“听说卢先生病了,这次是回来养病的。听说卢先生还要开书舍。”刘德正说道。

简雍哀号一声,身体摊倒在席上:“这么说,我又要上学了?”

刘德正去拉简雍:“走,卢先生的车队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到城门看看去。”

刘备索性也把店关了,跟着一起去看热闹。

城门早就挤满了人,大概都听说县中最负盛名的大儒回来了。刘备刚到,就看到上百辆的车子鱼贯而来。刘备虽然没见过卢植,但还是第一眼认出了卢植,卢植长得极为高大,端坐车中,目不斜视。

“后面的车里坐的都是闻名而来的人。”刘德正说道,“听说不但我们幽州,还有冀州并州的大人物。”

“都是大人物?他们都会到卢先生的家里?”刘备想到一个问题。

“当然。”

“我想到一个办法卖掉席子了。”刘备有些兴奋。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第二天,刘备跟阿母告假,带着一张席子出了门。这张席子,刘备又特地用帛丝包了边,看起来更为高档。

在街头跟简雍碰头之后,两人朝卢植在县上的家里走去。

“你的办法管用吗?”简雍看着他手上的席子,有些担心的说道。刘备说要把这张席子送给卢植。

“试一试,说不定能行。你想,要是卢先生收下我的席子,那所有来卢先生家拜访的人都有可能见到这面席子。那时,我们的席子就会出名,出了名自然就会有人来买。”

简雍对这个办法有些怀疑,但他也想到卢植的家里看看。卢植返乡,可是眼下县中最热闹的事情。

可到了的时候,刘备才发现自己想简单了,卢植的门前停满了车子,车子由街头一直排到街尾,全是慕名前来拜访卢植的。而要轮到他们不知道猴年马月。

刘备站在街尾,望着被堵塞的街道,颇有些无奈。

“看我的。”简雍从刘备手里拿过一张席子,分开人流朝里面走去。刚走两步就引起了注意。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你们……?”看到两人不过是少年,管家犹豫了一下,还是客气的说道:“两位可是来见我家主人的。如果是的话,能否留下名刺。”

刘备脸一下通红,他哪里有什么名刺。现在想起来,还是太想当然,只想着卢植坐了自己编的席子,自家的席子就出了名,可是以什么名义,怎么送进去,刘备还没想清楚。

“管家,你认错人了,我们是来送东西的。你们家主人订了草席,我们给送过来。”简雍举了举手中的席子。

“有吗?”管家有些疑惑,“我怎么不记得……”

“你们主人现在是不是忙着接见访客?”简雍问道。

“是。”

“那就对了,客人多了,能不多买张坐席?”简雍挺起胸。“快让我们过去吧,不然,客人来了就得坐地上了。”

管家想了想,似乎还是不太相信,但后面来了更多的人,管家就再也顾不上了,朝他们摆摆手,放他们过去了。

“真有你的!”刘备说道。

“我现在感觉你这个办法说不定真能行,这么多人,要是人人都来买席子,我们就发达了。”

靠着手里的席子,两人径直走到了大门口,再一次被家丁拦了下来。

“有约吗?”家丁的语气不太耐烦,大概这一天忙坏了,又看到对方不过两个少年。

“没有。”

“那就不能进去。”家丁把身体一挡。

“怎么就不能进去!”简雍急道。

“我们不进去。”刘备连忙说道,他也没接望卢植能真的见他,只要把坐席送进去就好了。

“我们不进去,我们是给卢先生送席子的。”

“送席子的?”

“对,这是送给卢先生的,是我们店里最好的席子。”

家丁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接过了刘备手中的席子,“你可有名刺?”

“没有没有。你就说是汉室亲宗、中山靖王之后、涿人刘备送来的,集市东边的履席店就是他们家的。”简雍抢先说道。

家丁翻了一下白眼,“我记不得这么多字。”

“你就说刘备送的。”刘备连忙说道。

家丁抱着席子走了进去,刘备跟简雍两人着急的等在外面,想像着卢植收到席子的表情。

“你说卢先生会不会见我们?”简雍说道。

“不会吧……只要卢先生肯用就好了。”

“你能不能往好处想,咱们的坐席这么好,他见了肯定喜欢。”

“嗯。”

虽然不太相信卢植会见他们,但刘备跟简雍也不愿意离去。心中多少还有一些期待。

没过多久,大门里传出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是家丁的叫声:“刘备,刘备在不在?”

“叫你呢!”简雍惊喜的说道。刘备也露出兴奋之色。

两人赶紧走上台阶。

“我在!我在!”刘备喊道。

“在就好!”

一个身影从门里挤出来,刘备愣住了,家丁抱着席子,席子完全遮住了他的脸。

家丁把席子往地上一扔:“快拿走!拿走!”

“你!”简雍大怒。

刘备呆住了,有些不知所措,半响才回过神来,连忙拉住要进去的家丁。

“请问这是为何?”

“还问我?我家卢先生说了,君如竹,坐席以安君,弄这些花里花哨的东西干什么?咱们家不宴豪客。”家丁没有好气将刘备甩开:“害我被一顿好骂,快走快走!”

刘备仿佛被人猛敲了一记,本来满怀欢喜,却不想被人喝斥一顿。更委屈的是,还无法理论。

“什么卢先生!”简雍气道。

“算了。”刘备说道去捡地上的坐席。昨天夜里下过雪,地上的小坑还积着水,坐席脏兮兮的。

“哎,这不是刘大耳朵嘛。”本来已经沮丧到极点,听到毛潞尖锐的声音,心情更是如同坠入冰窖一般。

未完待续,皇叔明天见!

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正文完,原文标题:刘备传(十六):为什么卢植愿意收刘备这样的穷学生
原文发布时间:2018-07-07 21:27:21
原文作者:脑洞历史观。

刘备传 马超
三国杀顾雍


马超
三国杀顾雍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