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

山里汉的小娇妻 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

发布时间:2019-04-15 09:11:37 来源:我啸我心点击 :
山里汉的小娇妻?
原文标题: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
原文发布时间:2017-01-09 21:31
原文作者:我啸我心。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我啸我心】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今日所讲故事正是那五台山文殊院的佛法旧经中的事。

却说那天寒地冻的时月,在五台山腰中正蹒跚行着一长袍的书生,再看这书生打扮的行者,年不过而立,身上衣除了件补丁摞补丁的长袍外,其他衣服鼓鼓囊囊显得甚是臃肿,仔细看,不过是些腌臜的破布棉絮凑出来的家当御寒。身后却还跟着条年一岁不过的黄狗,山中雪地行走艰难,这一人一狗只是没头脑的乱走,却不知为何。

这穷书生打扮的行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五台山中人氏,姓张名怀仁。这张怀仁家贫潦倒,堂上还有着一个老娘。说起这老娘也是贫苦出身,还没出月子的时点,自家汉子便又失足与山中。这小脚的妇人竟硬是在这年月里,受尽人间磨难的拉扯起亲儿成人,便是那个张怀仁。

山中人大多贫寒,家中能有个壮汉养家还好,可这张怀仁堂上老母却偏偏要张怀仁自小读书。结果,现在弄得张怀仁在这山中虽识得几个字,却是肩不能扛重物,盘山的小路走不得的无用之人。那时节便是读书为做官,如若读书人做不得官,便等同于废人一般,这张怀仁在这山中却偏偏就是这种人。

说这话张怀仁堂上老母见自家儿已快而立之年,早到了成家年岁,只因自家贫苦过甚,便是请了那媒人家中坐上一坐,十个便是十个的摇头离去,更别说哪家女子嫁给这穷酸的书生。这张怀仁哪里不知,只把那山中捡来的一只小狗往怀里一抱,整日里便是埋着头的读书。堂上老母甚是执拗,非但不后悔自己当初让亲儿读书,今日落到如此境地,反倒时常的安慰起那无用的张怀仁来,说道“怀仁只管读书,他日定能中个状元郎回来!”说这话连张怀仁都不信,看看自家贫寒如此,便是有那几本破书也早已翻烂,凭着那几本破书就能中状元,自是天方夜谭。

这日里,张怀仁老母竟是从门外拉进一女子,蓬头垢面,浑身的恶臭,进了门也只是傻愣愣的乱看。老母笑道“这便是我家怀仁儿的媳妇,我张家后继有人哩!”原来竟是那堂上的老母卖了自家最值钱的一头老骡,不知何人手里买了这个疯丫头回来。这傻痴女子买来给张怀仁做媳妇,好把张怀仁恶心的躲也躲不开。那张怀仁自知二十四孝的故事,今日里见到自己的疯媳妇,虽心中老大的不乐意,却不敢与自己的老母争执,自是孝字当头,违心的与那买来的傻女子入了洞房。

张家老夫人哪里不知张怀仁的心思,便是自己也觉得甚是委屈了亲儿;虽表面上高高兴兴“媳妇媳妇”的叫,可暗地里自在房中蒙被痛哭,只哭得老泪满面,喉中啼血,虽如此,见着张怀仁还是要笑容满面。张怀仁心知老母此为深意,自是看着自己无用,却又不肯断了张家香火。张怀仁已是快到而立之人,哪里不懂得老母的用意,虽暗地里哭的撕心裂肺,却也如老母般,表面里直笑的欢天喜地。这张家里却只有那只小黄狗与这买来的傻媳妇亲近,整日里围着她脚边乱转。

说这张怀仁与那傻媳妇虽没举办甚子婚礼,却也算是入洞房了一年,再看这媳妇的肚子却仍无动静。张怀仁日日虽与那傻媳妇同床共枕,看着她床上如肉猪般鼾声如雷的睡,恨不得躲出门外,哪还有行夫妻之礼的兴致,正因此便再过个三五年也是难怀身孕。这张母日久自知因由,虽心中焦急,日日背地里以泪洗面,却是难以启齿,无可奈何。

日久,张母郁郁寡欢,加之身上年久积攒下的劳疾,不多日便一病不起,只是昏昏沉沉的口中念叨着。那床边伺候的张怀仁虽听不清病榻上的老母口中所言,但心中早已明白了七分。这一日张怀仁又在病母床边伺候,天寒夜深,恍惚间竟然伏与老母脚边昏昏睡去。正睡间,就见张母笑盈盈拉着一面如桃花般的女子来到张怀仁身边,张母笑道“怀仁儿,怎地如此冷落我那好儿媳?”说罢便把那面如桃花一脸绯红的女子轻轻向前一推,又言道“还不快给为娘添一胖孙子,想要急死为娘么?”说完便笑盈盈看着张怀仁。张怀仁见了那貌美的娇妻自是心中高兴,忙与张母行了一礼,牵着那女子便回房去了。

天光大亮,张怀仁心中还残留着昨夜那番甜蜜,睁眼左右环视,却还是自家那破烂的卧房,这才知原是自己昨夜的南柯一梦。正欲起身,却见自己竟赤身裸体,身旁正鼾声震天的躺着自己那傻子媳妇,竟也是一丝不挂。这张怀仁一见那傻女子便心生厌恶,忙穿衣起床下地,去看自家老母。

再说张怀仁一脚踏进老母房门,就感房中冷飕飕的刺人肌肤,心中猛地一惊,心中道“难不成昨夜忘记了与老母房中生火?”想到此忙不迭的走近母亲床边查看。这一看不打紧,就见床上的张母依然魂游西去,只是那面目微笑祥和,好似了却心事般安然睡去。张怀仁见老母已然去世,扶着母亲尸身放声大哭,只是跺足捶胸的恨自己害了老母。却看门角,站着那刚起床还衣衫不整的傻媳妇,只是傻傻的痴笑。

张怀仁死了老母,说不得一阵的忙碌准备后事,只是家中太过贫寒,不得已拉下面皮去请左邻右舍的乡亲帮忙。说起那张怀仁平日里只是不动活计,自被人瞧不起;可又想起张母生前的艰辛,便也都帮着里里外外的料理。如此,张怀仁自把家中能典当的都典当了,换了一副薄皮棺材,乡人帮着下葬了张母。那张怀仁见老母下葬,想起平日里老母的殷勤,又想至此便要自力更生还有养一傻女子,不由得心中更是悲切,抱着张母坟头抢天喊地的大哭不止。再看那随着来的傻媳妇,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看什么,笑盈盈的只是摸着哪坟头,嘴里叨念着傻笑。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

至此,张怀仁便学着山中乡人做起了养家的活计,却不肯脱下自己那一身书生长袍,每日里只把他累的腰也要断了;有人笑他不知那长袍碍事,张怀仁也不理,心中只是念着往日里张母督促他读书的样子。说不得那傻媳妇,也不会帮着做什么活计,便是连生火做饭也不知,整日里牵着那条黄狗左右的乱转。

说起这傻媳妇也是奇了,自打张母去世后便显得无精打采,整日里哈欠连天只知道倒身便睡,身边必有那条黄狗守护。张怀仁见状恼怒,也不去理会那傻媳妇,只是拿着棍棒打哪黄狗泄愤,莫要说平日里再给什么吃食。日久,那黄狗被张怀仁打得走路也是歪歪扭扭,却不肯离了那傻媳妇身旁半步。

便是如此又过了半年光景,那傻媳妇肚腹竟然慢慢隆起,像是怀了身孕一般。张怀仁见状也是心中疑虑,央求着山里郎中给把了脉,果是有孕。这下张怀仁再不敢怠慢傻媳妇,心中道“不管如何说,这痴傻女子今日怀了我张家骨肉,便是天大的不乐意也要保全了那腹中的婴孩!”想到此,便想起家中的黄狗,计划着杀了也好给这傻婆姨补补身子。只是这黄狗时时守在那傻媳妇身侧,便是张怀仁找机会想拉出那黄狗,傻媳妇却好似知晓张怀仁心中之念一般,只是怀里搂抱着黄狗不放。张怀仁见状怕硬抢伤了那傻媳妇身子,日久也便不再理会那黄狗。

说起这年冬月,也是老天爷要害死这无能的张怀仁,大雪整整下了五日,只把这山中路径剪断。那张怀仁平日里只是在这山中刨些野菜树皮的过活,这大雪一封山,便等同砸了家中炉灶,自是断了吃食。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日里张怀仁的傻媳妇在床上只疼的哇哇乱叫,可吓坏了那张怀仁,傻在那里不知所措。

就见平日里守着傻女子的那条黄狗,此时却一溜烟的窜出门,转眼便不见了踪迹。说话间不多时,张怀仁就听门外狗吠不止。一阵的恼怒涌上心头,张怀仁便随手拎起条棒子出门。张怀仁出门正欲打狗,却见门外不远雪路上正有一老妇人吓得小跑,后面狗吠震天,赶着老妇人的正是自己那黄狗,却好似疯了一般冲老妇人乱吼。

张怀仁见状,忙赶开了黄狗,定睛看那老妇人,正是本地一接生的产婆。就见那产婆见着张怀仁开门便一溜烟的进门来躲,嘴里还咒骂着“这哪里来的恶狗,赶得我雪地里一路跑到此!”正说间回头看屋内床上正嗷嗷怪叫着一娘们,确是那张怀仁的傻媳妇。那产婆接生无数,见床上女子此状便知要生产。那老妇人也是心善,也不问张怀仁因由,只是厉声吩咐一旁呆站着的张怀仁烧水准备接生。再说那无用的书生张怀仁,这才恍然明白,忙不迭的出门准备。

只过了半个时辰,就听房内传出婴儿啼哭之声,声音甚大。那产婆叫进门外的张怀仁,见着面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言道“你这蠢笨的书生,读了好些子书竟还不知自家媳妇临盆,若不是那狗赶得我紧,再过半刻你家媳妇并这婴孩都得被你害死!无用的书呆子,还不如那条追咬着我赶到此处的黄狗!”说着话把婴孩往张怀仁怀里一塞,摔门而去。

张怀仁只被那产婆骂的羞愧难当,手托着那刚出世的婴孩不知怎办。就此时,那条黄狗进门,见张怀仁手托着哭闹不止的婴孩又是傻站着,便呲着牙露出一脸的凶相。那张怀仁见自家黄狗凶相狰狞,只被逼的连连倒退至床边,把那孩子放于傻媳妇身边。就见那黄狗这才收起了凶相,用嘴拱了拱床上的傻媳,就见那傻媳妇见了自己亲子,便一脸慈爱的揽入怀中,黄狗这才又蹲与傻媳妇床边自顾自的舔爪子,对张怀仁看也不看一眼。

张怀仁见一条黄狗竟如此,只羞得面目赤红,想赶开那狗看看孩子,但又想起刚才黄狗一脸凶相却又是不敢,只得悻悻出门。便是又过了几日,山中大雪虽停,可这寒意却是更浓,山中处处直被冻住,便是那山中的飞鸟也不见一只。再转回头说那张怀仁,山路自被大雪阻断,家中已是断炊的好几日;张怀仁还是裹着那书生大褂,已是冻饿的缩作一团,心中老大的委屈。只有那刚生育的傻媳妇,怀里揽着那婴孩,虽饥寒不以却不曾忘了哺乳;床边那黄狗仍旧蹲守着寸步不离。

这张怀仁心中懊恼,直怨老母当初怎地给自己买来了这傻媳妇,今日里却又添了这刚出生的累赘。就见张怀仁蜷缩着正想如何生活,就见那黄狗又是走到自己身前,吠叫又赶张怀仁。原来这一不是第一次,不是黄狗衔着那尿裤污衣赶着张怀仁去山中河边,就是吠叫着赶张怀仁去炉边。这张怀仁也知黄狗用意,这次又被黄狗赶,想必是要逼着自己出门去找吃食。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


张怀仁见黄狗如此,也懒得再动,只道“我知你赶我用意,只是这天寒地冻,你让我哪里去寻吃食?”黄狗听了,转身回到床边,用嘴拱了拱那床上的傻媳妇并那怀里的婴孩,便又回身朝张怀仁狂吠不止。张怀仁见状,知这黄狗意思,是要张怀仁为了这床上的母子,便是冻死在外也要去寻些吃食。

张怀仁被黄狗赶得急了,只得懒懒散散起身,裹紧了那书生长袍,自出门去。说不得这张怀仁回忆起斑斑往事,只觉得又羞又恼,羞得是人人都骂无用的书生;恼的是人人皆言己不如狗。这张怀仁冒着风雪,越走越是气,也不论方向,只是恼怒着乱走。

也不知何时,竟走到山中深处,抬眼看眼前便是座大庙,破旧的匾额上写着“五台山文殊院”几个大字,漆皮斑斑,在这雪中自显得一片的苍凉。

再说那穷酸的张怀仁,见这庙宇心中便是一动,心道“往日里母亲便时常对我言道读书必能中状元!我平日里也在书中时看到古时多有大才穷困借寺庙读书,多有日后成名立业者,今我何不效仿古人,借读这五台山文殊院中?”想到此张怀仁便抬脚进了庙门,见了寺中主持老僧,苦苦哀求;言道自己无父丧母,誓要读书报国等,只说的头头有理,句句感人,却只字不提那家中还有一傻媳妇和那刚降世的婴孩。

那寺庙老僧本是佛法高深,心存善念之人,见张怀仁这一身书生打扮,又听言他句句道理,一时的心软,便应了张怀仁借寺读书。这张怀仁面上一脸的感恩戴德,实则心中窃喜不已,到了寺中只把头往暖房里一扎,自顾自的读书。

初时寺中僧众对张怀仁敬重有加,敬他是读书人,日后或成了大才大德之人,如此一日三餐,暖房厚被的供应;日久,这张怀仁只是在那房中读书,便是见着寺中僧侣也只是一点头算是行礼。这张怀仁日日寺中白吃白住,哪怕帮着打扫下寺中庭院也是好的,可张怀仁自打进了这文殊院便连扫把也是没拿得一下。

天长日久,自有那僧人看不惯张怀仁如此形状,报于寺中主持。那主持本是大德高僧,念着张怀仁能专心读书便好,对他人告状直言也不理会;但日久众人不满渐多,主持也对那张怀仁心怀不满,几次言语暗示张怀仁离去,那张怀仁却只作不知。这寺庙本是四方布施,布施四方之地,哪里容得下这般白吃白住的张怀仁。这一日寺中主持又与张怀仁言,甚是直白“施主在寺中已有一年有余,读书之人,自晓古今圣贤书中那番处事道理;施主德行与当日言语多有出入,今不便再留施主与寺中,便请离去!”

那张怀仁见老住持生气,竟如此赶自己离去;又想想自己家中那傻媳妇与那幼子,恐早已不在人世,今实无去处;踌躇再三,便故作痛哭,跪地叩拜老住持,言道“佛祖尚有怜世救苦之心,今主持怎得如此无情?”老僧双手合十,言道“我佛慈悲,入世即为修行。我等僧众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苦修心智,为的是修心悟道感化众生;试问施主,在这寺中一年,每日里受了何等苦难?”只问的那张怀仁哑口无言,便见主持老僧又道“既无苦难,佛祖自有差遣,小寺便不敢挽留,施主请自便!”

这张怀仁虽十分记恨那主持老僧,却再说不出半分道理。就见这张怀仁痛哭流涕,只把那头连连叩地,苦苦言语,嘴里说着知错,便是劈柴担水也是愿得,只求寺中读书,将来能考取功名,只抓住了老僧袍袖不放。那老僧双手合十也不言语,直看着哭闹不起的张怀仁,竟厚着面皮闹腾了足有一个时辰。老僧心中烦躁,甚是不屑这张怀仁如此厚颜黏贴,只得道“施主读不读书,将来是否能考取功名等,老衲自不管那凡尘俗事;寺中菜园中自有两件小房,失主好自为之。”说罢甩衣袖离去。

那张怀仁听主持肯留自己,真是好一阵的窃喜。不日搬入菜园内,哪里比得了暖房中舒服?这菜园本是寺中财产,平日里多有寺中僧侣收拾,活计也就是浇水施肥的一些轻活与张怀仁做。就是如此,张怀仁还做的不情不愿,无人催促也是不理,心中还抱着状元梦痴痴的读书。

寒来暑往,这张怀仁在寺中做那菜园的杂役已有十多年,平日里便在那屋中一呆,摇头晃脑的啃书做梦;便是寺中主持不忍,给了银钱与他上京赶考过数次,连个榜中名次也没见得,久之主持也不再理会,只念叨“这无用的书呆子。”

这一日,就听山中鞭炮震天,铜锣开道之声。这已然老迈的张怀仁正啃书做状元梦,也被这山中的喧闹惊扰,一阵的好奇便出门观看。就见这山腰处自有一队锦衣人众,头前一匹高头大马,上面端坐着一位帽插宫花,十字披红的年少人物。就见这马上人满面的红光,身边道旁簇拥着多少伺候的人等,道左边有人扛着“状元及第”四个大字的红牌,右边有人举着“万岁钦点”四个大字的题木。

张怀仁见状知是哪家出了状元郎,不禁摸摸额下那丛花白的胡须,又看看自己的手中书,不免心中幽怨。这状元郎好不威风,所到之处定是人潮涌动,犹如众星捧月一般。那张怀仁随着人群也是看热闹,想着必定到哪出大宅院中一阵的喜宴庆祝,说不定还能混上一顿吃喝,几分银钱。

却是出乎那张怀仁意料,便是那大多的乡民也是大感意外。就见这队着锦衣的官人侍者拥着那马上的状元郎并未进甚子宅门府第,而是径往哪山中行去。张怀仁自觉奇怪,随着人群也自跟去,这路径却是越走越熟悉,定睛细看,此路径却是早已忘于脑后,那当年自己的亲母坟葬的所在。

那张怀仁此时已是认出自己母亲坟头,不禁心中一酸,竟是这多年未到的所在。正在张怀仁心中疑虑之时,就见那马上的状元郎正是率队来到这张母坟头前停下,忙滚鞍下马。就见这状元郎在张母坟边的两间窝棚中手扶出一蓬头垢面,一脸痴笑的妇人,后还跟一条老黄狗。

那人群中的张怀仁不看这妇人与老狗便罢,看了多时,那不正是自己当年狠心丢与风雪中不管的那傻媳妇,老狗却正是当年赶着自己出门找吃食的自家黄狗!就见那状元郎请出的老妇人依旧是痴痴傻傻,见着自家亲儿身穿锦衣归家,门外从者侍卫簇拥,大概也心中知晓自家儿郎得了功名,也是跟着“呵呵”的不住痴笑。此时,就见那老黄狗跛着脚颤颤巍巍撞出人群,扑与张母坟前,似人般前腿跪地,对着坟头“嗷嗷”的哀啼,眼中竟也是老泪纵横。众人见那老狗大惑不解,有侍者从人想要赶了去那坟头哭啼的老狗,却被那少年状元郎厉声喝退。老母买来傻媳妇 黄狗守护 懒书生抛妻弃子

就见这年少状元郎恭恭敬敬把那痴傻的老妇人请与坟旁,又跪着把那坟头哭啼的老狗请到坟的另一边,自己却“咕咚”一声哭拜与地,重重的往哪一人一狗并那坟头拜了八拜。

此时忽见那人群中撞出一人,扔了那手中的破书烂本,脚下踉踉跄跄,满脸的泪水。就见那人不是张怀仁又是谁?就见他又哭又笑,仰天大笑三声,又掩面大哭三声,痴傻着径往哪山中悬崖处走去;众人见此人疯癫,正不知所以,就见此人脚下一滑,已然坠入深渊。

(故事完)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