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

小说免费阅读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6 23:00:33 来源:游客来
小说免费阅读?
原文标题:「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原文发布时间:2017-08-12 00:06
原文作者:游客来。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游客来】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没什么事就不能打啦?”任兰有点生气地反问,接着缓和了语气轻笑着说:“得三,今天过年,来姐家里,咱们和婷婷一起包饺子吃,反正你一个人在家里吃饭也不方便。”

她这么一说他还真觉得饿的饥肠辘辘的了,肚子好像也听见了她的话一样借机咕咕叫了起来,于是揉了揉眼睛说:“那好吧,我一会就去了。”

“快一点哦,姐和婷婷在家等你过来一起包饺子哦。”任兰叮咛他说。

挂了电话,他又窝了一会,肚子实在有点饿,才懒懒地起来穿上衣服,洗漱了一番出门了。

到任兰家时都快十二点了,婷婷的橘黄色兰博基尼跑车在别墅院子里停着,忍不住看了一眼,才走上前去敲了敲客厅门,里面传来婷婷甜美地声音:“是欧巴哥哥吗?”

“是欧巴哥哥。”赵德三笑道。现在的小丫头,那种粗劣的韩剧,有什么好看的。

丫头“噔噔噔”地小跑过来,打开门,兴冲冲地看着他,笑嘻嘻说:“欧巴哥哥你来啦。”

赵德三冲她浅浅笑笑,问:“你妈呢?”

“就知道关心我妈!”小丫头翻着白眼嘟囔道,小嘴撅的老高,能栓一头牛。

见状他笑呵呵地在她头上莫了莫,小声说:“哥也关心你啊。”

任兰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听见门口有声音传来,知道有人来了,一双沾满面粉的手来不及擦就走出来看。

见是赵得三,便温柔地笑着说:“得三来了啊,怎么不进来啊,和婷婷站在那偷偷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赵德三说着走上前去,看着她一双面手和脸上沾的一片面粉,忍不住笑了起来。

任兰有点不明所以地问:“三儿,你笑什么呢?”

小丫头笑道:“妈,你看你和个面弄的一脸面粉,还好意思出来啊,嘻嘻。”

任兰转过身子看了一眼墙角的一块试衣镜,才发觉自己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沾满了面粉,看起来像个唱戏的小丑,顿时感觉很失态,微微红润了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注意到,三儿你别见笑啊。”

赵得三笑毕,一本正经说:“没事,不见外的。”

丫头在一旁看见他和自己妈妈聊得热火朝天的,冷落了她,就插上话直奔主题说:“欧巴哥哥,你今天来了就得和我们一起包饺子。”

“行,一起吧。”赵德三笑着边说边将袖子挽起来,做好了下厨的准备。

三人又说又笑的进了厨房,任兰擀饺子皮儿,他和婷婷在一旁包。

三人边说边笑,让他重新感觉到了一种触动心灵最深处那根心弦的感觉,一时间有一种很温馨的家庭感从他心头油然而起,不知道多少年他都没吃过家人亲手包的饺子了。

看着身边这一对漂亮的母女花,妈妈高贵典雅气质不凡,身材保持的如女人般迷人,女儿初长成人,是个刁蛮任性的迷人小妖精。

此时此刻,他多么想能融入这个家庭,和她们成为一家人,而之前他又和她们这对母女花都做了些什么。

想到这些他的心情便有些复杂了,包饺子包的也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婷婷好像看出来他有心事,趁着任兰不注意,突然用屁股撞了一下赵得三,这才让他回过了神,挑着剑眉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正好这时任兰擀玩一团面了,洗了洗手说:“我去趟卫生间,婷婷你先和你欧巴哥哥包着。”

“噢,你去吧。”小丫头点头应道,目送着任兰一走出厨房,就踮起脚小声对赵得三耳语:“欧巴哥哥,你刚才走神呢,想哪个美女呢?”

“你这丫头,尽瞎说,想什么呢!”他轻笑着用面手在她尖巧的鼻子上一抹,给她弄了一个白鼻头,跟唱戏时的小丑像极了,惹得他哈哈大笑起来了。

婷婷气的翻着白眼说:“欧巴哥哥你坏。”说完嘟起嘴佯装生气不理他了。

见她绷着脸不语了,他弯腰凑过脸去笑呵呵问:“婷婷,生气了?”

她斜睨了他一眼,突然张嘴就在他嘴上咬了一口,冲他得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冷不防被她亲了一口,咬的嘴唇有点疼,哭笑不得地舔了舔有点发疼的嘴唇说:“你不怕你妈妈看见啊?”

婷婷一点也不担心地扬起下巴说:“我才不怕呢。”

“你不怕可是我怕啊。”赵德三有点哀求地看着婷婷说,“别在你妈妈面前这样,知道吗?”

婷婷神气地冲他一笑,又踮起脚给他耳语说:“欧巴哥哥,吃完中午饭我想你去家里和你单独在一起。”

“婷婷,又欺负你得三哥啊?”背后传来了任兰轻盈的声音。

赵得三心里一惊慌,表情就有点紧张,连忙捡了一只饺子皮包起饺子来掩饰自己的恐慌,倒是婷婷一点也不紧张,扭头如平常一样不冷不热的态度说:“没有啊。”

说话间任兰已经走了过来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又欺负欧巴哥哥呢。”拿起了擀面杖继续擀起了饺子皮儿。

“都是他欺负我呢,我哪里还能欺负他呢。”说话时小丫头斜睨了一眼赵得三,那眼神看上去有些诡异,只有他明白那样的眼神传达着什么意思。

看自己的女儿娇惯的样子,任兰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说:“哎,你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妈,我都二十岁了,都长大成人了,不信你问我欧巴哥哥。”说着扭过头来笑嘻嘻地问他:“欧巴哥哥,你说我是不是长大了呀?”

“长大了,长大了。”他一脸沉着地笑着说,现在真是怕了这个小妖精了,也怪自己意志不坚定,总是食言,他真怕后一天,兰姐会永远不再理自己。

任兰无奈地浅笑着摇摇头,手握着擀面杖熟练地擀起了饺子皮儿。

赵得三是第一次见任兰真正意义上在厨房里操作这些很不常用的厨具,没想到她将一根擀面杖用的那么熟练,擀出来的饺子皮又圆又薄,一点也不比饭店里的人做的差,尤其是她这样的富豪竟然会做这些小女人才会做的事,真是不由得让他对她刮目相看了。

婷婷包好一个饺子放进盘子里,看看盘子已经摆满了,又心急着陪她吃完大年初一这顿团圆饺去赵得三家,就说:“妈,够多了,够咱们三个吃了,别擀了。”

任婷看了一眼盘子,说:“这哪够呀,要是咱母女两肯定够吃,你欧巴哥可是个大小伙子,那点肯定不够的。”

赵得三好像明白婷婷的意图似地,说:“兰姐,够多了,我也吃不了几个的,再说时间也差不多快中午了,可以了吧。”

任兰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摆钟,马上就十二点了,为了赶上饭点,才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转身打开一旁的天然气,往锅里添了水烧起来,说:“那我就下饺子了,你和婷婷洗洗手去客厅先坐会,出锅了我端饭厅去叫你们。”

出于礼貌,赵德三笑着说:“兰姐,要我帮忙么?”

不等任兰说话,婷婷就推着他往出走:“哎呀,帮什么忙呀,我妈又不是不会煮饺子,得三哥陪我去客厅坐。”硬生生将他推出了厨房。

和小丫头一起来到沙发前坐下来,婷婷几乎是紧贴着他坐下,沙发又宽又大,靠背很高,这么一坐下去从后面一点也看不见这边。

回头看了一眼,任兰正在背对着客厅煮饺子,婷婷便将头靠在了赵得三的身上,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泛起了妩媚的神色,有点飘忽地仰头看着他,小声说:“欧巴哥哥,一会吃饭完去你家里玩好不好?”

“玩什么啊?”赵德三鬼笑着在她鼻子上捏了一下。

她半眯着眼神秘兮兮地说:“哥哥想玩什么都可以,妹妹陪你玩。”

看见她略带稚气却生装成熟的脸蛋,他不仅又想起了莹莹,便旁敲侧击地问:“今天大过年的为什么非要哥陪你玩啊,你那几个好姐妹呢?怎么不去找她们玩啊?”

“她们都是西京市的,过年都在家里呆着呢,谁还跑到榆阳这破地方来玩啊。”

“哥问你个事啊。”

“什么呀?”她仰着脸天真烂漫地看着他,一只胳膊未经他同意就挽住了他,搞的他一时有点心慌意乱,回头看了一眼,好在兰姐依旧背对着这边,才稍微放心了一些问:“婷婷,你们五个女孩谁家最有钱啊?”

这个奇怪的问题让婷婷觉得有点疑惑,微微挑着眉头问:“干吗问这个问题啊?”

“随便问一下,看你们几个都开着好车,有点好奇而已。”

婷婷歪着脑袋若有所思地说:“嗯……谁家最有钱我不太清楚,她们几个家都是西京市的,莹莹家是做房地产的,玲玲家里好像是搞建材生意的,小丹家里是做家纺的,若曦她家也是做房地产的,不过没有莹莹家做的大,至于谁家有钱,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莹莹家里吧,他爸爸好像是什么人什么表,和当官的有关系。”

赵得三脱口而出,心想这个莹莹的家庭背景真是不一般啊,人长的若天仙下凡,魔鬼一般的身材,倾国倾城的容貌,家里又有钱,人家是怎么投胎的呢。

“对。”婷婷恍然大悟道。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婷婷,和你欧巴哥哥来餐厅吃饺子啦。”任兰煮好饺子捞出来已经端到了餐厅,一边碟筷一边喊他们。

“来啦。”婷婷应了一声,叫上赵得三一起去餐厅陪着她妈妈吃了一顿团圆饺子。

饭刚一吃饭,饺子还在肚子里没开始消化,婷婷好像很急不可耐一样,就给任兰说:“妈,我和我欧巴哥出去逛街啊。”

“怎么刚吃完就出去啊?”任兰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

“去市中心逛嘛,大年初一市中心肯定很热闹嘛。”婷婷撒着娇说,“我想让欧巴哥哥陪我一起去,我怕我一个人遇到坏人了。”说着给他使了一个眼色。

赵得三领会着她的意图,不敢得罪她,顺水推舟说:“兰姐,你看婷婷要去逛街的话就让去吧,我陪着也没关系。”

任兰为难地想了片刻,同意说:“那你们去吧,你看好婷婷,别让她乱跑。”

“我知道,兰姐,放心吧,有我看着呢。”

母亲一同意,婷婷便兴高采烈地跑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换了漂亮的衣服,化了淡妆,将自己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下楼来了。

现在的九零后,大冬天一点也不冷似地,一双长腿上穿着单薄的丝袜,棉质短裙只垂及到膝盖上,一双黑色长筒靴高及膝盖,上身一件深蓝色修身大衣,这一身打扮将原本就漂亮的婷婷衬托的更加美丽迷人了。

“好啦,欧巴哥哥,我们走吧。”婷婷说着甩着手包跳跳蹦蹦地走出了别墅,按了一下钥匙,橘黄色兰博基尼滴滴一响,电子锁便打开了。

特意给赵得三打开一旁车门,自己才坐上车去招呼他:“快上来吧。”

他回头给脸上挂着不舍的任兰道别说:“兰姐,那我陪婷婷去逛街了,有事电话联系。”

“嗯。”任兰点点头,目送着他坐上车,看着车驶出了别墅院子才缓缓转身进了房子。

车出了别墅大门,赵得三才恢复到本来面目,转过脸不怀好意地笑着问:“婷婷,你干嘛非要去我家啊?在你家和你妈呆着不是很好吗?大过年的,陪陪你妈吧。”

“人家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嘛。”婷婷娇滴滴地说。

他轻笑了一声,突然从后视镜里看见座位后的狭小空间里放着纸袋子,上面印着‘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字样,一下子来兴趣盎然的回头将袋子拿过来说:“婷婷,你买衣服了啊?”

婷婷斜睨了一眼浅笑说:“嗯。”

“什么衣服?”赵德三笑着问道。

婷婷水眸泛光地冲他略有羞涩地笑了笑说:“欧巴哥哥看看不就知道了嘛。”

于是将手伸进袋子里去立刻莫光滑的丝料质地东西,从里面拿出来一看,由于握在手里,只能看见是一团黑色的裙子,裙摆点缀着金丝线织成的图案。

一看到这样款式的衣服,不仅就让人有些浮想联翩,想入非非了,将它对照着婷婷比划了起来,幻想着她穿上这套裙子,肯定很漂亮。丫头眼光不错,不过大冬天,并不适合穿。

见他拿着裙子对着自己打量,婷婷斜睨了他一眼,浅笑说:“你在干吗呀?”

“我在想婷婷你要是穿上这套裙子一定很迷人的。”赵德三干脆直截了当地说。

“不要想了,等到你家了我就穿给得你看,好么?”妩媚地冲他一笑,装了起来。

车经过市区的时候,赵德三突然不经意间发现了赵雪在街上一个逛。

安全到家,进到暖烘烘的房间,婷婷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很随便的脱了大衣朝沙发一丢,就靠在沙发上,并且撒娇说:“欧巴哥哥,过来坐下嘛,人家想和你说说话嘛。”

“好。”小丫头便兴冲冲的爬起来将袋子拿过来。

又一次食言了,赵德三跳下去,钻进卫生间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狠狠抽了两个巴掌。

赵德三,你怎么能这样?你简直是王八蛋啊!

赵德三在卫生间里,连抽几个烟,平静着自己的心情,狠狠攥紧拳头,告诫自己,绝不能再和她有半点那种关系,否则太对不起兰姐。

一出来,赵德三猛然发现,小丫头竟然在抽烟。

榆阳市地处西北偏僻地域,抽烟的女人很少,他几乎没怎么见到过,更别说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这么熟练的吸烟了,还别说,女孩子抽烟的姿态别有一番风情。

窗外天色渐晚,窗外暮色已经爬上了树梢,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重新点上的一根烟吸得差不多完了,准备叫婷婷早点回去,还没开口,他的手机就在茶几上震动了起来,不等他伸手去接,婷婷看了他一眼,就一把夺了过去,好像在守株待兔的等什么人一样,一看屏幕上的来电名称显示着兰姐,才失望地吐吐舌头将手机还给他:“我妈的。”

赵得三放心的笑了笑,接通了电话,和他猜测的一个样,任兰一上来就问:“三儿,你和婷婷在哪逛啊?天都黑了,还不回来。”

“马上就回去了,兰姐,你不用担心,婷婷正准备回去呢。”

“那好吧。”任兰简短地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还没转达任兰的意思,婷婷就嘟囔着说:“我妈是不是叫我回去?不给我打电话给你打,欧巴哥哥,你和我妈到底要把那种关系保持到什么时候啊?我不想你被别的女人占有,你是我一个人的。”

看看婷婷撅着嘴一脸霸道刁蛮的样子,赵德三内心深处很喜欢任兰,不愿意放弃和她的关系,而此时,身边又躺着她初长成人的宝贝女儿,两人和他都有那种关系,这让他一想起来又有些彷徨了。

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意味深长地说:“婷婷,说实话,我和兰姐之间更多的是一种友情的关系在里面,包括我帮你们家弄煤矿,把那个高虎虎送去坐牢,都是我自愿的。哥真希望和你能保持一个亲兄妹的关系,可是……可是每次还是忍不住会犯错误。”

“得三哥,我不怪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婷婷虽然二十多岁了,但有时候说的这些话好像还没长大一样,一点也没考虑到这复杂关系可能带来的后果。

他认真地看了她片刻,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家去吧,要不然你妈一会又得打电话来了。”

婷婷看了一眼窗外,果真天都黑了,和赵德三在一起一下午,她也得到了满足,就点点头说:“好吧。”

从他怀里坐起来,将身上着的裙子脱下来搭在沙发扶手上,从一旁拿过自己的衣服穿上,让他帮忙扣好铁钩,一件一件穿上衣服,跑到卫生间里去对着镜子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出来后就向他告辞了。

赵得三把她送到楼梯口,看着她走下了楼梯,才回到了房子。

坐在客厅上休息的时候不留意才发现婷婷将脱下来的裙子忘了带了,忙跑到阳台上去,婷婷刚好从楼里出来走到了院子里。

“丫头,等一下。”他在阳台上冲她喊道。

婷婷停下脚步回头仰着脸问:“得三哥哥,怎么啦?”

“东西忘了带了。”怕说得太明显会被小区其他人看见,便隐晦地提醒道。

婷婷笑嘻嘻地说:“哥,放在你家里吧,送给你啦,下次带再买另一种样式的来。”

“那……那好吧,路上开慢点。”他想了想叮咛说。

婷婷冲他甜甜笑着点点头,走出小区门口,钻进拉风的橘黄色兰博基尼里发动,车子轰鸣着一溜烟飞驰走了。

从阳台回来,弯腰从沙发上将这件漂亮的裙子拿起来捧着欣赏了起来,上面还残留着少女的清雅芳香,一缕一缕飘入鼻中,不仅让人又回味起了刚才的事情。

年后一上班,单位里有言传余副市长已经离开了榆阳市,榆阳市原来的一个副市长代替了余引良走后的位置,分管起了煤炭工作。

这对赵得三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这个副市长一直在榆阳市干了多年,与张淑芬和王纯清的关系都不错,这样以来他就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起来。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代替了余引良位置的副市长名叫于海平,在榆阳市政界混迹多年,人脉极广,同时又是一个保守派,对于余引良在榆阳市这三年的改革成就不仅一点也不表示认可,而且上任后的第一个礼拜就召开了一次榆阳市煤炭工作新年部署会议,在会上明确提出榆阳市新年煤炭行业的工作目标要以经济发展为前提,在经济发展前提下才能注重安全和环境,这个目标明显与之前三年的工作宗旨背道而驰。人走茶凉,余引良一离开榆阳政 坛,赵得三之前所有的工作成绩也都可以说“毁于一旦”了。

于海平上任接管煤炭工作后张淑芬开始得充了,有事没事在下班后或者周末就约他喝茶吃饭,在桌面上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煤资局安质科工作,隐晦地在于海平面前给赵得三造坏印象。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赵得三一直是余引良比较器重的一个年轻干部,他这一走,人走茶凉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原本于海平本来可以主抓煤炭工作,但苦于这两年一直被余引良压着出不了头,他这一被调走,自己一出头也肯定按照规矩办事——将余引良的嫡系想办法一一调离重要岗位。在张淑芬的煽风点火下,于海平已经开始谋划着找机会将赵得三这个之前被余引良非常器重的年轻科长想法弄掉,之所以商人一个月来迟迟没有动手是还没有找着合适的机会。

于海平的保守派做法已经让赵得三隐约察觉到自己将要面临麻烦了,所以在他接替余副市长主抓煤炭工作后就一直小心翼翼,在单位也收敛了很多,上下班按时,有时候单位人没走完时在院子里碰面碰上了女人白玲也装作不认识一样会擦肩而过。这样小心翼翼的呆到了三月上旬,直到这一天苏晴给他专门发了条信息提醒他在网上进行公务员考试报名。

按照上次和苏晴在电脑上视频时说好的,他不假思索就直截了当地选了河西省建设委员会规划处的科员职位,由于报名程序很简单,网上的资格认证很快通过。报完名,资格认证也通过了,好像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一样,身心也轻松了不少,报完名后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赵德三靠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点了一支烟春风得意地吸了起来。

“刘科长,傻笑什么呢?”突然,苏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位子上悄悄溜了过来,一边问他,一边兴冲冲地看起了他的电脑屏幕。

赵得三倒是被吓了一跳,报考省建委公务员这个秘密对谁都没说过,连忙慌乱之下点着鼠标关了网页。

不过已经迟了,苏静已经看见了网页上的东西,知道了他的秘密,瞪大眼睛惊讶道:“刘科长,你要考省建委的公务员?”

“嘘,别声张。”他小声吩咐道。

苏静一脸疑惑的站直腰杆,黑框眼睛下那双深邃的水眸更是扑朔迷里地看着他,说:“刘科长,在煤资局都干到科级干部了,怎么突然要考省建委的科员呢?人都朝上走呢,你怎么还走下坡路呢?”

“我……我是想不想跟煤炭打交道,我一直的理想是干和建筑工程有关的行业,所以现在看到省建委需要科员,所以就想试一下。”他哑语可片刻编了一个谎言。

苏静摇摇头一头雾水的看着他说:“搞不明白,都多大的人了,还谈理想,你以为干到科长这个职位容易啊,说真的,我不否认你的能力,但我觉得你能这么快就当上科长,也有运气成分在里面,要不是因为宋科长包庇高虎虎矿上出事的引的市委领导一怒之下撤掉他,恐怕你现在和我也一样着呢,所以我觉得既然都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就安安分分的老实一点吧。”

赵得三有时候真看不明白这个苏静,当时下乡考察的时候趁着她喝醉将她在酒店正法,原本以为她会因此怀恨在心的,而且在他被委任为科长时她也曾有过不满,还给苏晴打电话诉苦抱怨,如今却对他的未来如此关心了,真是有点以怨报德的意思。

既然这个混血儿般的美女对他没什么私人恩怨,在自己打算放弃在煤资局的前程时还说出这么一番发自内心的劝言,很让他感动。

既然她知道了这件事,那就也给她高兴一下吧,落个顺水人情,赵德三于是说:“苏静,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是我已经想好了,况且我现在在这个位子上单位有很多人看不顺眼,特别是王总和张总对我也有了很大的成见,你知道为什么吗?现在主抓煤炭工作的副市长换了,于海平是个保守派,你也明白我能当上这个科长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余副市长器重。俗话说人走茶凉,他一走,我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了。而且我一走,这个位置空下来,你也有机会上来的。”

苏静轻笑说:“我上来还不是和你一样啊,谁能看得顺眼呢。”

“那不一定,你和我不一样,起码你有个很坚实的后台,至少榆阳市没哪个领导愿意惹你的,我说的比较直接,别介意。”

“你是说我堂姐吗?就算她支持我,但你一走,安质科我还真觉得呆着没劲儿的,和你相处了三年,你这个人吧,虽说心眼多,油嘴滑舌,但我喜欢和你一起共事的,至少是同龄人,平时能聊得来。”苏静言下之意对他要执意离开这里感到惋惜。

“苏静,说真的,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感动,之前因为一时冲动对你做了那种事你就一点都不恨我吗?”他语重心长地问她,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也该问问他在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苏静靠在他桌子上浅浅笑了起来,提起两年前那个夜晚喝醉后被他那个的事情她还是有点害羞,脸上微微有些红润,低着头小声嘀咕:“提那件事干嘛。”

“说真的,那件事你心里还怨恨吗?”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她问。

苏静羞涩地低着头,脸色越来越红润,忸怩地抖动着腿,小声说:“早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

“那就是不恨我了?”

“早都不恨了。”苏静羞赧偷睨了他一眼小声说。

平时这个混血儿一样的丫头很少羞涩的,这会突然红着脸忸怩作态的样子还真可爱。和她真正的亲密接触也就只有那么一次,平时在一个办公室上班,也没怎么注意过她,这会仔细的一打量她,瘦弱小巧的身材上却有一对傲人的骄傲,屁股也丰 腴高翘,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赵德三灵机一动,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苏静,说不定我考上建委的公务员就走了,在走之前我想向你赎罪。”

苏静转过脸,小小的鹅蛋脸红扑扑的,一双外国人一样的深邃眼眸迷惑地看着他,问:“赎罪?怎么赎罪?”

“那次你喝醉了酒我一冲动占了你便宜,这次我想也让你占一下我的便宜,怎么样?”他诡笑着说道。

一听他这赎罪方式,苏静真是又气又笑,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斥责说:“赵得三,你好下流哦。”

赵得三却突然鬼笑着不动声色的走上前去将办公室门从里面反锁上了,一看他的意外举动,苏静便加快了心跳,在他狡诈般笑着向她走来时有点惊慌又有点悸动地问:“赵得三,你……你干嘛关门?你想干嘛?”

“我向你赎罪。”他坏坏地笑着走上前,近在咫尺地说。

苏静有点心慌意乱,两双眼睛近在咫尺的凝视着对方,“你……你别胡闹了,这可是在办公室啊。”

苏静惊慌失措地说着,将身子朝后靠了靠。赵德三一言不发,一脸坏笑朝前将身子探出去,一来一去,她几乎躺在了办公桌上。赵德三顺势压了上去,身躯太大,压在她娇小的身材上,不知是因为太沉还是因为太紧张了,让她不禁“呃”了一声,玉手推在他肩膀上小声哀求说:“不要了……这是办公室……不要了。”

“没事,我把门反锁了,谁敲门都不会开的。”赵德三笑着去亲吻她。

胡茬轻轻刮在下巴上让她感觉痒痒的,微微扭着脖子坐着微弱的挣扎,呼吸有点急促地说:“别……别了……被人知道了不好的……”

……

苏静小声抱怨说:“赵德三,你真是胆大包天,不怕我告你呀!”

“苏静,说实话,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我也喜欢你。”赵德三认真地看着她说。

苏静白了他一眼,没说话,整理好衣服和头发,走上前去打开反锁的办公室门,径直往出走。

“去哪儿?”赵得三以为她生气了,连忙问道。

“去一下卫生间。”她回头说,接着又妩媚地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你想让我怀孕呀!”

他鬼笑了下,目送她去出去,点了支烟回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吸着烟回味起刚才的事。

随着一阵噔噔噔高跟鞋踩地的脚步声传来,李菲菲面无表情地站在了门口,冷冰冰地说:“张总让你过去一趟。”那样子好像在对着一团空气说话一样。

还没等他调侃两句,李菲菲就转身走了。

赵德三不紧不慢,坐了一会,吸了两口烟,将烟疵灭才不紧不慢地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张淑芬办公室问,赵德三她什么事。

张淑芬正在思考什么,抬头头,一脸严肃,问他:“小赵,最近工作怎么样?有没有下去检查一下任兰的小沟煤矿,矿上的安全心里有数吗?”

这一问让他一时有点答不上来了,自从黑河煤矿关闭后,他还没去小沟煤矿检查过,因为是任兰的企业,他对新茂矿业所属的煤矿基本上没怎么认真检查过。

「YY小说」明争暗斗赵得三小说连载 赵德三任兰小说免费阅读

怔了片刻,笑呵呵说:“没什么问题,一切正常。”

张淑芬突然横眉竖眼勃然大怒道:“一切正常?没什么问题?你知不知道新上任的于海平副市长今天上午去小沟煤矿检查发生什么事了?”

于海平这家伙去矿上检查了?看见她突然发怒,赵得三一时半会有点愣神,“他怎么下去检查也不给我们单位说一声啊?”他对此疑惑不解。

小说《明争暗斗》已上线YY小说(yyxscn)连载,书号:365,作者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