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 《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小说全文 花火小说、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

马上嗨小说网

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 《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小说全文 花火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25 20:00 来源: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 关键词: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
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 《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小说全文

花火小说

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免费阅读。

《神噬星河》主角齐林、张朋良,是由【风作】撰写的一部很受读者欢迎的历史小说。

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神噬星河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第三章 :下黑手

途中,张朋良昂首挺胸,一会把辫子缠在脖子上,一会又摔开,对佝偻着腰快步走在旁边的管家道:“你觉得刚才席间种瓜即生法是不是真的?”

管家道:“这种有违世间万物成长的法术够悬的了,想起来不可能,却是眼见为实。卑下不及老爷聪明万分之一,哪敢在老爷面前说什么孰真孰假?”

“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罢了。”张朋良指着路坎下那片西瓜地,道:

“其间我见有许多人抱着大西瓜,一路路的走进门来,把瓜堆在墙壁下,然后一个个变成花花绿绿的纸人跳进了那骚娘们的衣兜里去了。”

他说“用鸡蛋种西瓜是假,做了偷窃之事是真。这方圆里问问那些瓜农,谁家地里莫名其妙被人摘了西瓜的,定是那骚娘们的干的好事儿。”

管家更加大惑不解,道:“可是我们都在酒席上睁着两只眼睛,分明没看见有人抱西瓜进来。不过,”他快步赶上来,道:“如果如老爷所说,她会剪纸张变活人的法术,却是邪门歪道了,老爷可是要报官?”

“报什么官呢?如今大清上下都崇拜道法,除非她利用道法造反。”张朋良把眉头皱起来,道:“我见那班主倒是一脸反相,不过眼下还早。只要与他们有了瓜葛,日后一旦有风吹草动,可以利用这些下三滥的头颅换顶珊瑚顶戴,好得个光宗耀祖的结果。”

管家拱手恭维:“老爷真的是心存大志之人啊,做官也要做正二品那样的大官!”其实他不知,这张朋良暗中已打听刚刚升任不久的汉阳布政使司是从二品,他发誓要做到正二品,一是为那贡献出去了的水晶出气,二是梦想在官位上压他的仇人一头。

管家若有所思道:“怪不得老爷那么嫉恨这些人,却要破费招待,花钱费米的,原来是早有打算,果然是个生意场上的高手,卑下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单单等着老爷当官的那一天了。”

张朋良笑道:“当然咯,谁还会嫌自己的钱多呢?没有目的,谁肯化那白花花的银子给那些下三滥戏子?”

他们走到演武场的时候,见戏班子已在台子上就绪,单等他这东家到场。而在看席位的中央,已端坐了本镇的许多头脸人物,乡、都、保、庄,各种各样的乡官,典史、土典史、关大使、检校、长官司吏目、盐茶大使、驿丞、土驿丞、河泊所所官、牐官、道县仓大使?、百长、土舍、土目,可谓是不约而同,加上周围远近的老百姓,简直是水泄不通的场景。

这是他张朋良意想不到的热闹,这回他面子大为光彩。

于是,他走到台子上,客气寒暄了一番,就听到幕后唢呐声响起,他退回台下时,见先出场的是一男一女。那男人头上的辫子拖到裤腿后,显得特别扎眼。

女的报节目,说是表演辫子功。

她不知从哪里抬出一板方方正正的豆腐,移着戏台走了一遭,说明这板豆腐没有切过,摆在台中央的桌子上,并对大家说,这是一板没有切过的豆腐,下面就表演辫子切豆腐的功夫。

随着唢呐声,那男人单腿慢慢旋转起来,辫子也随着身子转圈圈,然后越来越快,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人影儿,只见一根辫子如是一条皮鞭,舞得“呼呼”着响,舞得密不透风,若大一个舞台,只有一团黑影在台上滚动,一刹那嘎然而止,人还在那站立不动,辫子仍梭在脑袋瓜后。

台下掌声雷动多时,见桌子上的豆腐依然方方正正,正不知男子是何用意,这时候那女子才上前来,道,接下来,请大家仔细欣赏辫子切豆腐的功夫。

报声刚刚完,男人头一甩,见那辫子朝桌子上一闪,然后收回。女子去把豆腐端出来,移舞台又走了一遭,见那豆腐已被整整齐齐切成寸厚的小块,而且一丝不乱。

这时候,就听张朋良在台下大声道:“这节目有诈,豆腐分明在之前已切过了,他们骗人!”着为东家的张朋良居然口出此言,人们一片哗然。

幕后的班主听见他的叫声,对旁边的人道:“这张老爷花钱请咱们杂耍,原是不安好心的。大家仔细些,不要出纰漏了。”那一班人都点头称是。

这幕前,女子和男人并不理会张朋良的吼叫,却把一块一块砖头码起来,一个一个的数,那码起的砖头足足有十个。

台下的人见他如此,都知道他要表演辫子劈砖头了。

果然,他对大家拱了拱手,辫子就从头上扬起来,先是猛一低头,“拍”的一声将辫子往地上一摔,忽来了一阵隆隆的响声,就觉得那舞台也摇晃起来,一下子把观众都震住了。

又见他头猛然抬起,然后一低头,“啪!”一声碎响,那一个个码在一起的砖头已被辫子拦腰折断,台下立刻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之后是班主出场,他一下子表演了两套把戏。

一是墙上点灯,只见班主用毛笔在一壁木板上画了一盏灯,然后道:“你们说,这灯是画的,它会不会亮起来呢?”

台下的人都道:“不会!”

班主取了打火石,啄着火星,慢慢近了画灯的木壁,“嗖!”一下,那画着的灯奇迹一般亮了起来。

大家正在奇怪,班主道:“我原来是在木板壁上钻了一个绿豆大的孔,在孔里放了一块樟脑!”

他笑着说:“点火烧樟脑,哪有不燃的道理呢?这个人人都会啊!”

这种自己揭自己的底的事让大家都笑了起来,感觉班主是非常亲切的一个人。?

第二个表演是手指点灯。

他将一盏灯放在桌子上,打火点燃,然后将灯吹灭。

众人正在猜想他是如何表演的,只见他用手指一指,那灯奇迹一般就亮了起来。

他又吹灭,又一指,灯又亮了,如此重复数次。

他道:“我告诉大家手指灯亮的秘密吧?大家想不想知道秘密?”台下自然叫好。

他道:“我不过是用白磷和硫磺研成粉末,混合在一起,粘在手指上,当灯吹灭后,趁有一点火星,用手指一点,粉末飘过去,白磷和硫磺就会着火,灯就重新亮了。”

观众因为他表演而轻松,结果又揭穿自己的把戏而笑,同时也知道这些神秘莫测的法术不过如此而已,因此觉得那台子上表演的人,并不是什么陌生人,仿佛就是自己的兄长或者叔伯兄弟一般,因而都投去友好而亲切的目光。

那些土豪劣绅大开眼界,也觉得班主倍感亲切,纷纷解囊,一下子,从众人面前走过的端盘子的戏班女子就收到了好多银钱,脸上自然乐开了花。

只有张朋良大为光火,他一直寻思这些表演的漏洞,不想到这班主居然把答案公布了出来,不要说寻畔滋事了,就是让自己发挥一点点思考的余地也都没有。

一门心思想揭露他们的张朋良脸一会青一会白,就巴不得快一点到表演蹬缸。于是,他站起来呼道:“看这些魔术门子没有啥意思,我们要看那实打实的蹬缸表演!”

他是东家,他既然出口,戏班和观众哪有不依的?班主朝观众拱手回礼后,道:“接下来,我们应张老爷的要求,决定为大家表演蹬缸!”观众一听要表演蹬缸,又的欢呼起来。

?随着人们的欢呼声,只是八个女子出了幕来,带来的道具有纸伞、毯子、板凳、桌子,却没有见把大缸抬出来。既是蹬缸表演,怎会没有大缸?

张朋良心里有数,假着不动声色,而那些观众见到如此情况,难免失望,叽叽咕咕一片吵嚷声。

说是蹬缸表演,却没有蹬缸,只是蹬伞。这个表演大多数人都见过,不过用手或脚蹬着伞,让伞旋转罢了。

只见那蹬伞的并不像其他地方所见,不是躺在座椅上完成技巧的传统套路,而是在地面上做柔滚,反躬扭转等新鲜技法,一时间,幕布的多彩和纸伞的鲜艳,像画面一样在人们的眸子里流动。

人们渐渐的感觉到表演的轻松愉快,慢慢的到了奇妙无比的地步,立刻赢得了观众的喝彩。

那蹬伞女子在地上翻滚、头顶、腿顶,纸伞似黏在她身上一般,旋转着,滑动着,女人和纸伞,妖娆而鲜艳,成了人们眼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其间,有两人双脚对蹬转毯的,有翻跟头蹬转毯的,把蹬伞女子围在中间,仿佛是旁边被微风吹动的叶子,一波一波的荡漾,更加衬托出蹬伞女子动作的风采,顷刻之间,台下的观众已嘘唏有声。

这时候,张朋良再也忍耐不住,站起身来,大声道:“把大缸抬上台去!”

这是戏班意料不到的事,本来表演蹬缸是从幕后把大缸抬出来,而且蹬缸用的椅子为安全起见,必须由班主检查一番,觉得没有被压断的危险方能可用。

因为那大缸重达两百斤,又是瓷做的,如果表演不慎,或者椅子被压塌,就有缸碎人亡的危险。

这时候,班主见张朋良突然命令他的家丁把大缸从幕前抬来,原来的演出计划一下子被打乱,只好急匆匆到后台叫他的夫人做准备,而自己一边把蹬缸用的椅子抬到幕前,一边做仔细的检查。

当他检查好了椅子,再抬头看那些抬大缸上台来的人,一下子惊诧不已,两百斤重的大缸仿佛是千斤重似地,只见那些人用绳索捆绑着,架着大杠子,八个大汉才摇摇摆摆抬上台子上来。

他正疑惑不解,这时候他的夫人已似出水芙蓉、仙子临凡,婀婀娜娜的从后台走出,现场立刻爆发雷鸣一般的喝彩声,只好回身退走。

齐夫人朝观众行了礼,把披风脱掉,眼如秋水,碎步到了椅子上,那动作之妩媚,在那些男人们此时此刻看来,就似那天上的仙子脱了衣服,要睡到他们的床上一般,虽然没有忸怩作态,却是专门勾男人床上来一样,专等那八个大汉把抬着的大缸朝着她肚皮压下。

这样的想象力恐怕要丰富了一些,可是,当时张朋良未必不是这样想,因为他的眼睛里射出的火焰已引燃他脑袋瓜里阴谋的导火索。

张朋良口水已流到下巴上了,而他的手挥了起来,做着淫秽的下压动作,道:“压下去!压下去!”

当那八个大汉费力的把大缸抬到女子的肚皮上方,顿时,台下的喧闹声一下子平息下来,大家都担心如此重的大缸压下去,弱不禁风的女子如何受得了重压?而人们又相信,既然是表演,女子自然已经历了多次,自己的担心又是多余的。

因此,观众的担心和好奇心交织在一起,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戏班子的压轴戏,最精彩的表演,蹬缸节目马上开始了。

那八个身强力壮的家丁把大缸放在女子举起的双脚上,去了杠子和绳索时,大瓷缸猛然下沉,女子突然脸色大变,好在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只巨大的瓷缸上,观察不到她躺在椅子仰着头的脸色。

观众只是见她双脚死死的顶着大瓷缸,而张朋良仿佛看见她因受不住重压,脸色开始发青,渐渐的变成发红了。他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但沉重的大缸被女子的脚慢慢蹬着,缓缓地旋转起来,而且有小幅度的舞动时,台下的所有观众顿时欢呼起来!

突然,报幕的那女子说:“有谁愿意坐到这口大缸里?”

霎时,台下没有一个人肯出声,而一个小姑娘举起手来,道:“我愿意!”

报幕女子笑道:“小姑娘太轻了,找一个重一点的人来,最好是个胖子!”

此时,一个河泊所所官从位置上站起来,众人一看,见他是个大胖子,倒害怕那大瓷缸容他不下。

可是他到了台上,问报幕女子道:“我坐在大瓷缸里,那样旋转着,会不会摔出缸来?”

报幕姑娘笑道:“没事!没事!之前有比你还胖的。”

她拉着河泊所所官,到了蹬缸女子旁边,蹬缸女子把瓷缸蹬的慢了,几个戏班子的男人走过来,就要把河泊所所官弄到大缸里去。

待蹬缸女子把瓷缸蹬得慢慢停下,众人抓手抓脚,把河泊所所官举起,就要放到瓷缸内,这时候,猛一看瓷缸里,愣了一下,估计是吓了一跳,本以为是空瓷缸,却见那瓷缸里满满的灌着一缸河沙。

不得了了,一些人赶快把瓷缸扶稳,而蹬缸女子双脚死死的蹬着,稍微有一点松动就不妥,脸上已是豆大的汗珠纷纷滚落;一些人赶快去后台招呼人来帮忙。

班主急匆匆到了瓷缸边,一看满缸的河沙,感到非常奇怪,但他马上冷静下来,道:“扶好,慢慢放下来,把沙子倒了。”

众人七手八脚把瓷缸放到地上,想直接把沙子倒在舞台上,却沉甸甸的如胶水黏着一般,任是如何倾倒,那沙子就是黏在瓷缸不出来。

班主伸手去抓,却抓了一把带着糯米汤的河沙,黏黏的粘手。

班主此时方才想起,在张府酒席之后,张朋良一再坚持让自己的家丁用板车送大缸到演武场来,却是在暗地里做了手脚,悄悄在瓷缸灌了河沙,而且还倒进糯米汤搅拌,让河沙沉甸甸的与瓷缸黏在一起,想乘此机会把蹬缸女子压死。

可是,这戏班子初来乍到,而且还是他张朋良自己下了帖子到石庙请他们来的,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以下此毒手害人?

他朝台下看去,不知张朋良和他的家丁什么时候已走了,座位上已是空空如也。

回头见他的女人还躺在椅子上,问:“受伤了的?”

女子摸着腰道:“大缸太重,似泰山压顶,因此闪了腰,恐怕之后落下毛病了,这蹬缸的饭吃不成了!”眼泪滚落到腮边,滴下,如是下雨一样。

众人不敢扶她,害怕腰伤加重,把椅子抬起,去了幕后。

出了事,请戏班的东家张朋良又逃跑了,因此蹬技节目中的结束后,精彩的雪杉谢幕动作也匆匆了事。

班主最后决定,戏班子压轴戏因为夫人腰部受伤,再也无法继续下去,只好收拾好家俬,当场启程回湖北襄阳,待夫人的腰伤痊愈后再做打算,而班主自己要暂时留下来,找个机会面对张朋良,要讨个世理公道。

这时候,齐夫人才把在张府里,张朋良要娶她的事说了出来,并且说了张朋良挨了她两耳光的事。大家都认为张朋良是因为娶不到齐夫人,又挨了两个耳光才报的仇,素不知他张朋良有整蛊艺人的嗜好。

齐班主本来想讨个说法罢了,如今听说张朋良要强娶自己的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我一定杀了这狗东西才可以解恨,帖子是他下的,人也是他整的,走了那么多年江湖,从来没有这样受气过。”

他夫人道:“我知道你气愤难平,但是要以大局为重,若是杀了他,惊动了官府,湖北襄阳的那一大厂人,谁去招呼?我看还是回了襄阳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齐班主跺脚道:“你也莫再劝,我心思已定。官府都不值一提,何况这区区一个土豪?你们首先去了,我有飞云靴,完事即回。要是此事惊动官府,咱们一不做二不休,那时候就势反了他娘!”

众人见劝他不住,只是叫他保重,在附近买了一匹马,叫齐夫人骑着,纷纷上路。齐班主叫她们日夜兼程,务必在三日之内回到湖北襄阳,听候动静。戏班子的人果然急匆匆赶路,不敢在路途上逗留半刻。



更多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神噬星河



更多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免费阅读章节:

第八章:襄阳一战

再说那齐林的夫人,自河南栾川县陶湾被张朋良陷害,弄伤了腰,回襄阳静养。可是这里的县衙时时派兵骚扰,气恨不得,只好躲到山洞里。她又规...《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第十七章:彭泽已闻怪事

后来,张老头怏怏不乐,偶然听说老君山上有明朝皇帝的后裔,因为躲避官兵的追杀,隐藏在山里修炼。官兵多次围剿,因为那一厂人法术极高,官...《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第十三章:聂杰人逃脱

三天后,有谣言传来,说是紫禁城的前廷的御河上,有众多折叠好的纸船,飘飘荡荡,沿御用监南护城河,顺灵台宝钞司东下,抵西长安右门,穿过...《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第一章:朋良发家史

话说河南栾川城西三十多里,有一个不大的地方,叫陶湾。陶湾有两样东西最出名,百合和水晶。乾隆末年到嘉庆年初,清王朝政治已走向腐朽,那...《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第四章 :刺杀陶土目

张朋良心怀鬼胎,自演武场不辞而别,回府后,却也心虚,紧闭大门,吩咐家丁准备火铳、红缨枪,砍刀等器具,道:“那戏班虽然表面离去,到了...《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第五章 :反贼

从陶湾东行,经石庙到栾川,一路驿道三十多里。因为是夜晚急行,张朋良害怕齐班主用幻法逃走,叫了陶湾一名老君山庙宇做过门徒的贾道士,当...《神噬星河》作者:风作

《神噬星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第五章 :反贼】免费阅读,作者:风作。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主角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神噬星河

花火小说:齐林张朋良小说免费阅读 《神噬星河》齐林张朋良小说全文





微信看小说,海量精彩小说免费看

1、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或者搜索:i163wx关注163文学公众号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