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至尊神帝在都市、罗峰陆轩陈南秦雨涵小说

至尊神帝在都市

罗峰陆轩陈南秦雨涵小说

主角:罗峰,陆轩,陈南,秦雨涵, 标签:都市生活、神帝归来、修炼、热血

仙界神帝陆轩,轮回都市。面对故人的背叛,豪门的压迫,富二代的挑衅,他用铁拳夺回一切。铁骨铮铮,守护自己的亲人、朋友、爱人。杀伐果断,除尽心中不平事,杀尽一切敌对者。我要这世界,匍匐在我的脚下。

隐居秦楼 状态:连载中

罗峰陆轩陈南秦雨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想死吗?

    一身燕尾服的陆轩,遥望着皇庭酒店的方向,看着进出皇庭酒店的豪车,陷入了沉思。

    “五年前,罗峰入赘秦家,娶了秦家大小姐秦雨涵……”

    “四年前,罗峰做到秦氏集团项目部副经理……”

    “三年前,罗峰做到秦氏集团董事会秘书长……”

    “两年前,罗峰勾结外人,诬陷义父义母,逼得义父自尽,义母疯癫,随义父而去,飞宇被赶出秦家,被抓去煤矿挖煤,罗峰,吞并秦氏集团的产业,一跃成为青州商界的一股新势力……”

    “一年前,我从仙界归来!”

    陆轩回忆着这几年的情况,到最后,他眼神一冷,目光冷冽。

    几片黄叶落下。

    秋天快到了,秋后的蚂蚱,该停止蹦跶了。

    “姐,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很苦吧?”

    陆轩的情绪,变得有些沉闷。

    他的脑海里,闪现出那一道倩影。

    秦雨涵。

    曾经的秦家大小姐。

    义父秦山河和义母楚红月的宝贝女儿,秦飞宇的大姐。

    秦雨涵长得漂亮,智慧过人,心思单纯。

    秦山河有意撮合义子陆轩跟女儿秦雨涵,奈何义母持反对意见,义父义母经常为这事儿争吵,秦雨涵从中调解。

    秦雨涵对陆轩,一直很好,对陆轩关怀备至,比照顾亲弟弟秦飞宇还要好。

    陆轩,对秦雨涵情感复杂。

    六年前,陆轩一场意外,离开了青州,秦雨涵伤心欲绝。

    五年前,秦雨涵跟罗峰成亲,招罗峰为婿。

    而现在,秦家破败,秦雨涵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

    “姐,对不起……”

    想到这里,陆轩一声叹息。

    一个身材高挑火爆,容颜绝美,气质冰冷的女子走到陆轩的背后,说道:“主人,取罗峰的狗头,何必你亲自出手呢,属下去办就行了!”

    “不,秋池!”陆轩抬起手,神色坚毅,说道:“这事,我亲自去办!”

    “属下明白!”叶秋池道。

    叶秋池明白,义父义母含冤而死,兄弟神志不清,家破人亡,身败名裂,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罗峰,主人一定恨死了罗峰,会狠狠折磨罗峰!

    罗峰,这下倒霉了!

    惹怒了主人,没好下场!

    一切,都是罗峰咎由自取。

    陆轩问:“那件事,调查到眉目了吗?”

    叶秋池马上屈膝跪下,诚惶诚恐地说道:“主人,请恕属下无能,还没有找到小公主的下落!”

    “起来吧!”陆轩抬手,说道:“继续寻找,她,一定在这座城市!”

    “是!”叶秋池颔首。

    ……

    皇庭酒店,流光溢彩。

    今夜,峰华集团董事长罗峰,设宴于此,邀请青州五大家族和各大豪门代表人物,以及青州的达官贵人。

    陆轩径直走进皇庭酒店晚宴会场,值守的门岗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他就像是一股风一样进去了。

    “哇,这人是谁呀,好帅呀?”

    “帅个球啊,瘦得跟竹竿一样,一个大男人,白白净净的,面带阴柔之气,我欣赏不来!”

    “你不懂,这才是现在流行的美,你看他,瘦归瘦,腰杆打得挺直,他的脸,如刀削一般轮廓分明,他的手指细长,就像是钢琴家一样……”

    今晚出入皇庭酒店晚宴的,都是青州市的上层人物,一个个都穿着华贵,引人瞩目。

    但陆轩一出现,自然而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面对大家的指指点点,陆轩习以为常,不以为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孩子,急匆匆地走来。

    女子因为走得太急,又低着头,一个不小心,就撞入了陆轩的怀中。

    陆轩站定。

    女子抬头。

    好一张绝美的脸蛋,不过脸上的戾气也很重。

    邓婷因为和闺蜜闹了情绪,心情不太好,没看路,撞到了陆轩,她就拿陆轩撒气,指着陆轩喝骂道:“喂,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挡我路干嘛?”

    陆轩无语。

    就静静地看着邓婷。

    “都说好狗不挡道,还不快滚?”

    邓婷左手叉腰,右手指着陆轩,继续喝骂道。

    陆轩眼神一冷,还是没说话。

    “老娘让你滚啊,白痴,你耳朵聋了吗?”

    邓婷愤怒地说道。

    “哎,惹了邓家刁蛮公主,这小伙子完蛋了!”

    “这年轻人,太不懂规矩了,既然惹了邓家大小姐,姿态放低一点,赶紧道个歉就得了,还愣着干嘛?”

    “吓傻了吧?”

    周围,有人轻声嘀咕着,都替陆轩深深捏把汗,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陆轩。

    “你他吗的?挡了老娘的路还不滚?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不说话,就以为没事了……”

    “不怕告诉你,我是青州邓家的人,你惹了我,没有好下场!”

    邓婷继续嚣张跋扈地说道。

    “邓家?呵呵……”

    陆轩耸耸肩,轻笑一声。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范思哲休闲装的男子奔来。

    他叫杨波,是青州杨家的子弟。

    杨波,最近正在苦追邓婷。

    “小婷,怎么回事?”

    杨波问。

    邓婷指着陆轩,说道:“这条狗,挡住我的路了,我让他滚,他不滚,他还跟我顶嘴!”

    杨波不分青红皂白,指着陆轩,喝道:“小子,我杨波,命令你,立刻,马上,给小婷跪下,磕头道歉,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对,跪下,给老娘道歉,舔老娘的鞋,像一条狗一样,如果你敢违抗老娘,我邓家,分分钟弄死你!”

    邓婷叉腰,指着陆轩。

    喝骂道:“我邓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邓家,要捏死你一个小人物,轻轻松松!”

    陆轩轻笑,他抬起手来。

    “哟,怎么?你这条狗,难道要打我?我好怕呀!”

    邓婷带着蔑视的眼神说道。

    陆轩二话不说,众目睽睽之下,一耳光就狠狠地扇在邓婷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邓婷的身体,飞出去十多米远,掉落在地上,她整张脸肿得跟猪头一样。

    “卧槽……”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惊得合不拢嘴。

    这年轻人,一言不发就打人?

    感打邓家大小姐邓婷?

    他是不知道邓家的强大?

    还是有足够的底气?

    抑或,他是个不怕死的愣头青?

    “啊,你……你竟然打我?你死定了!”

    愣了几秒,邓婷反应过来,表情狰狞地瞪着陆轩痛骂。

    陆轩指着邓婷,咧嘴一笑,说道:“你,想死吗?”

    “嘶……”

    杨波,以及附近的围观之人,都惊呆了。

    你,想死吗?

    这句话,简短,有力,让人心生恐惧。

    陆轩的表情,很平淡,但,他说出这句话,却带着毋庸置疑的意味。

    他的眼神,冰冷,如同刀锋。

    邓婷,杨波,以及围观者,甚至感觉到一股寒气,让他们如同置身于冰窖之中。

    他们不知道,这叫杀气。

  • 第2章 宴会前夕

    邓婷,被陆轩这句话,吓得身躯颤抖,内心崩溃。

    她,从未见过陆轩这样的眼神。

    那是一种超脱生死,真正视人命如草芥的目光。

    在对方的眼里,她邓婷,不过是一具白骨骷髅。

    “你,你,想死吗?”

    这句话,本该她邓婷说的,却从对方的嘴里先说出来。

    杨波,也吓得傻眼。

    他为了讨好邓婷,给邓婷强出头,喝骂陆轩,没想过后果。

    哪想到,对方不按常理出牌。

    其他人,表情惊骇,内心翻江倒海。

    他们看向陆轩神色复杂,既崇拜陆轩的胆量,又替陆轩感到深深担忧。

    胆敢当着众人之面殴打邓家千金大小姐,这是不想活了吗?

    邓家,虽然不是青州市的五大家族,不算是青州的一流势力,在青州也算是排得上号的二流势力啊。

    邓家老爷子邓刚,一向很护短,而孙女邓婷,备受宠爱。

    这小伙子,太冲动了。

    杨波回过神来,他愤怒地指着陆轩,喝道:“你他妈的,找死吗?连小婷你都敢打?你知不知道,小婷是什么人?她是邓家的千金大小姐!”

    陆轩看着杨波,目光冷冽,抬起了手。

    “你……你什么意思?”

    杨波被陆轩的眼神吓得后退两步。

    陆轩瞪着杨波,身体朝着杨波挪动了一步。

    杨波再次被吓得后退。

    众人吃惊不已。

    陆轩才打了邓婷,竟然又要去修理杨波?

    这是要把杨家也一并要得罪的节奏啊,他真的不怕死,还是有底气?

    “啪!”

    陆轩一耳光,狠狠地甩在杨波的脸上,打得杨波晕头转向,张嘴吐出几颗门牙和一口鲜血。

    众人:“……”

    陆轩收起手,闲庭信步离去。

    看着陆轩的背影消失,所有人都如释重负,那种被寒气笼罩的压迫感消散。

    “这……”

    大家看不懂陆轩,现场沸腾了起来。

    杨波和邓婷爬起来,马上掏出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求助。

    陆轩进入晚宴会场,一个长得祸国殃民,穿着华贵的女孩,注意到了陆轩。

    “咦,好熟悉……”

    女孩使劲盯着陆轩。

    “是他?”

    女孩瞪大眼睛,她朝着陆轩走了过去。

    “陆轩!”

    女孩招呼道。

    “郭小唯!”

    陆轩也是眼前一亮,没想到碰到了老同学。

    高中时期的同学,郭小唯,其背后的家族在青州也算是小有名气。

    “真的是你呀,陆轩?”郭小唯很是兴奋,接着叽叽喳喳起来:“你不是失踪了吗?这几年,你都去哪儿了?”

    陆轩微笑,没有多说什么。

    郭小唯说道:“陆轩,我们坐一起吧!”

    “好!”

    陆轩点头。

    郭小唯发现陆轩长得越来越帅了,身上带着一股让人看不透的神秘气息,她被这股气息所深深吸引。

    其实,高中时期,郭小唯对陆轩,就有过一段芳心暗许,只是陆轩当时木讷,并不知情。

    郭小唯早就占了位置,陆轩挨着郭小唯坐下。

    陆轩刚坐下,对面一个穿着名贵的青年便死盯着陆轩,问道:“小唯,这谁呀?”

    郭小唯马上介绍:“他是陆轩啊!”

    “陆轩?”

    “他不是失踪了吗?”

    “几年不见,陆轩,你都长变了!”

    其他几个青年男女,都好奇地打量着陆轩,纷纷议论起来。

    陆轩还记得他们,都是高中的同学。

    刘飞、侯建波、于尧、龚书宇、李韬、谢淑芬。

    穿着华贵的青年,正是刘飞,他算是同学中混得比较好的,看着陆轩,神色不屑,说道:“原来是陆轩啊,读书的时候,你最废物,整天跟在秦飞宇的屁股后面寻求保护,有一次打架,你打输了,还被李韬弄到厕所去喝尿,哈哈!”

    “哈哈哈……”

    侯建波、于尧、李韬,以及谢淑芬,都哈哈大笑起来。

    尤其是李韬,笑得最欢,当年他整陆轩,最为过瘾,现在想起都有一种刺激感。

    郭小唯和龚书宇没有笑。

    龚书宇说道:“刘飞,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揭以前的短吧?”

    郭小唯道:“就是,揭同学的短,算什么能耐?都是同学,留点面子!”

    刘飞甩甩头,冷笑道:“呵呵,他陆轩,有个屁的面子啊!”

    “哈哈!”

    又是笑声响起。

    陆轩没有搭理刘飞,他抓起桌子上的一颗桂圆干,慢慢剥壳,吃了起来。

    “陆轩,这几年,你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外面混不下去了?你现在在哪儿上班啊?”

    侯建波看着陆轩,问道。

    陆轩头都没有抬一下,他细细地咀嚼着桂圆干,慢条斯理地回答道:“我没有上班!”

    “没上班?那就是失业状态了?飞哥家里是开工厂的,要不,你求求飞哥,让他收留你,给你介绍一份工作?”

    侯建波接着说道。

    “对对对,求飞哥,让飞哥介绍工作,跟着飞哥混,不会饿肚子!”

    于尧也说道。

    李韬、谢淑芬也帮腔,让陆轩求于尧。

    陆轩继续吃桂圆干,没说话。

    “喂,陆轩,你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人活着,是面子重要,还是生存重要?你难道不明白?”

    侯建波继续说。

    刘飞笑道:“就是啊,陆轩,只要你求我,我是可以给你安排工作的,我家的工厂,正缺一个垃圾工,我介绍你去当垃圾工,包吃包住,月薪两千五,你可别嫌工资低呀,有吃有住有工资,总比你一天耍着好啊!”

    刘飞很得意,这几个同学对比起来,他家的条件最好,除了郭小唯和龚书宇之外,其他同学都以他为中心,他很享受这种当大哥的感觉。

    “你们少说几句不行吗?”

    郭小唯怕陆轩难堪,瞪着刘飞他们,没好气地说道。

    刘飞道:“郭小唯,也不知道你这么维护这个废物做什么?以前,这个废物有秦飞宇罩着,现在,秦家败落,秦飞宇生死不明,这废物毫无依靠啊,我介绍工作给他,是对他好!”

    “哼……”

    郭小唯实在是懒得去搭理刘飞了。

    刘飞继续说道:“哎,这秦飞宇呀,也是活该倒霉啊,爸妈都死翘翘了,要我说啊,这秦山河和楚红月,也真是该死,谁叫他们赚取大量昧心钱呢,如果不是罗老板大义灭亲,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还要遭他们的三无产品毒害!”

    刘飞的话,激怒了陆轩。

    陆轩眼神喷火。

    刘飞不知道秦山河夫妇是陆轩的义父义母,他更不知道秦山河夫妇是被罗峰诬陷,逼迫致死的,他还喋喋不休地说着。

    “哗!”

    突然,陆轩端起面前的水杯,把滚烫的开水泼在刘飞的脸上。

    刘飞猝不及防,他被泼了一脸,愤怒地瞪着陆轩,说道:“陆轩,你他妈有病吧?泼我干嘛?”

    谢淑芬撇撇嘴,道:“陆轩,你神经病啊!”

    侯建波、于尧、李韬也纷纷指责陆轩的不是。

    陆轩目光冷冽地看着刘飞,说道:“妄议飞宇一家,你,想死吗?”

    “你他妈的,算个老几呀,老子就要说秦飞宇的家事,秦飞宇家道破败就是活该,他爸妈就是死得好……”

    刘飞的怒气,也腾腾而起,他站起身来,瞪着陆轩,跟陆轩针锋相对。

    “找死!”陆轩眼神阴冷,紧捏拳头。

    “好了,都别吵了,同学之间,这般争吵,像什么话?”郭小唯马上打圆场。

    “哼!”

    刘飞冷哼一声,气鼓鼓地坐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人的声音传递出来:“各位来宾,今天的晚宴,马上开始,现在,有请我们峰华集团的罗总登场!”

    陆轩也坐下了。

    罗峰出场,正事来了。

    刘飞,就让他多活几分钟。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