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错爱总裁甜宠一生、江榕天程晓小沙思雨小说

错爱总裁甜宠一生

江榕天程晓小沙思雨小说

主角:江榕天,程晓小,沙思雨 标签:言情、小说、爱情

外婆去世,她奉命嫁给他。新婚之夜,他跑到国外和初恋幽会,半年后还带回个私生子。她心碎一地,“江榕天,求你放过我。”他邪魅一笑,“放过了你,我怎么办?”

怡然 状态:完结

江榕天程晓小沙思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你的幸福,还得等等

    冬日的早晨。

    阴雨绵绵,寒意逼人。

    B市民政局门口,程晓小撑着伞,目光盯着来往的车辆,手脚冰凉。

    一辆黑色奥迪停下,高挑修长的女子走到她面前。

    “晓小,都是我的错,害你们走到这一步。”

    程晓小看着那张精致的脸,恨不能一巴掌抽上去。

    “夏语,江榕天不在,何必假惺惺!”

    一语道破,夏语懒得掩饰,得意的挑挑眉。

    “程晓小,小天从来就没爱过你,你又何必霸占着他不放。早该这样做了。”

    程晓小挺了挺脊梁:“放心,会如你所愿的。”

    夏语笑容更盛:“晓小,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们一家三口一定会生活的很幸福。”

    程晓小强忍心中痛楚,神色不卑不亢:“但愿如此!”

    手机忽然响起。

    她看了看来显示,狐疑的朝夏语看了一眼。

    “喂,江榕天。”

    “晓小,念念生病了。我恐怕赶不过来,离婚的事,以后再说吧……嘟……嘟……”

    私生子生病了,江榕天居然连跟她离婚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不得不佩服他的父爱如山啊。

    程晓小自嘲一笑:“对不住夏语,又让你失望了。你儿子生病了,他赶不过来。看来,你的幸福生活,还得等等!”

    夏语一怔,脸色顿时煞白。

    程晓小无心去看那张虚伪的脸,拢了拢领口的围巾,大步走进细雨中,伸手拦了辆的士。

    “师傅,去太平南路上的翠玉轩。”

    ……

    树影迅速往后移,程晓小透过车窗,看着雨中的街道,眼睛浮上雾汽。

    她三岁那年,生母车祸去世。半年后,父亲再娶,就把程晓小送到了S市,与外婆一道生活。

    外婆出身江南大户,祖上以珠宝起家,财富惊人。年轻时曾与江榕天的外公相恋,却因为政治原因,劳燕分离,各有婚娶。

    后来外婆生下母亲。母亲嫁到程家,车祸身亡。外公受此打击,早早病逝。外婆与她相依为命。

    两年前外婆病重,怕留下她一人,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程家寸步难行,所以弥留前把她嫁给江榕天为妻,以求江家的庇护。

    当时江榕天已有心上人夏语,老爷子棒打鸳鸯,执意把她娶进门。只可惜长辈之命,到底换不来举案齐眉。

    她和江榕天苦撑两年,终于走到了离婚这一步。泪水从眼底慢慢划落,程晓小嘴角扬起苦笑。

    ……

    翠玉轩的招牌,已有百年的历史,全国共有十二间分行,这是外婆留给她和叶风启最大的遗产。B市的店面位于寸土寸金的繁华商业街。

    熟悉的营业员迎上来:“程小姐来了,叶总已等候多时,请跟我来。”

    程晓小摇摇头:“你去忙吧,我自己上楼。”

    顺着楼梯拾级而上,推门而入,办公桌后的男子穿着剪裁合宜的西装抬头。

    “怎么才来,等你很久了,事情办得怎么样?”

    程晓小把包一扔,将自己窝在沙发里,有气无力道:“阿启,替我倒杯热茶。”

    叶风启转身泡茶,递到她手里,顺势摸了摸她的手:“怎么这么冰凉?”

    程晓小喝了两口烫心的茶,这才感觉身上有了热度。

    “他没来,说是念念生病了,抽不出空,我傻等了三个小时,骨头都冻僵了。”程晓小隐去夏语的事,语气平静。

    “混蛋!”

    叶风启眼中闪过怒意:“他这算什么?”

    “谁知道?”

    叶风启眯着狭长的眸子看了她一会:“晓小,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趁着学校放寒假,想回S市住几天。”

    “我陪你。正好奶奶的忌日快到了,我想到她坟上磕几个头。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叶风启回办公桌前,看了看日历。

    程晓小抿了抿嘴唇:“越快越好!”

    “那就明天一早的飞机。”

    程晓小把杯子放下,起身,“行,我先回去收拾收拾东西。”

    “晚上一起吃饭。”

    程晓小拎起包,摇摇头,“不必了,吹了半天的冷风,没什么胃口,明天早点来。”

    “要不要……跟程家说一声。”叶风启有些犹豫的看着她的脸色,

    程晓小冷笑:“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

  • 第二章 离婚是早晚的事

    程晓小的家位于河西新城,是一座花园洋房。当初结婚时,老爷子执意送给小夫妻俩的。

    房子很大,两人住显得有些空旷。程晓小看着这一尘不染而空落落的家,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可笑。

    她甩甩头,似要将心头的郁结甩去,径直去了浴室。

    一个人在家很安静,也很孤独,两年来,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孤独。

    程晓小泡在浴缸里,眼睛又有些酸涩。也许是外婆忌日快到了,这几天,这样的酸涩,浮上的有些多。

    手机忽然响起。

    “晓小,机票已经订好,明天早上九点的,我七点过来接你,你准备下。”风启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嗯!”晓小应了一声。

    “我替你叫了外卖,是你爱吃的杭帮菜。晚上早点睡。别想太多,船到轿头自然直。”

    程晓小眼眶一热,低低道:“放心,阿启。”

    ……

    挂了电话,眼泪终是止不住流了下来,手机却又响起。

    程晓小看了看来显示,忙擦了擦眼泪。

    “什么事?”

    “你在哪?”

    “在家。”

    “今晚……我不回来了。”

    “好。”

    “不关心一下你丈夫做什么去吗?”

    程晓小冷笑:“如果你今天守约的话,应该是前夫。”

    电话那头有短暂的沉默。

    程晓小也无话可说,只等着他说再见。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

    “爸爸,我要吃必胜客!”

    “念念,别吵爸爸,爸爸在给阿姨打电话!”

    阿姨?

    程晓小咬了咬牙,迅速的挂了电话,扔在一旁,把头沉在了浴缸里。

    数秒钟后,她猛的坐了起来,拿过手机迅速的拨了个号码。

    “阿启,我不要明天早上的飞机,我现在就要走。”

    被浓浓孤寂包围的滋味,挥之不去,她一分钟也不想呆在家里。

    “这……”

    叶风启的声音停顿片刻:“好,我马上来接你!”

    ……

    江榕天听到嘟嘟声,幽深的双眸闪过一丝痛色,她如今也学会挂他电话了。

    “小天,幸好你今天来得及时,我只是想到楼下喝杯咖啡,没想到孩子就发病了。”

    “以后小些!”

    “嗯!你去忙吧,不用陪着了。”夏语把白晳的手往江榕天肩上一落,满脸的欠意。

    眼前的男子身材高大结实,蓄着板寸,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微厚,浑身上下有股沉稳的气质。

    “爸爸,别走,陪我玩。”

    夏语转身。

    “念念,爸爸还有工作要忙,妈妈陪你玩。”

    “不要,我要爸爸。”

    江榕天对夏语摇摇头,忙上前搂住孩子:“来,爸爸给你讲故事。”

    “小天,真不好意思,孩子……”

    “孩子还小,我确实应该多陪陪。替我和念念点个大份的披萨,意大利面要肉酱的。”

    “爸爸万岁!”念念手舞足蹈。

    夏语走出病房,忍不住回头,嘴角下意识的翘起来。

    不管小天对她如何,这个孩子终归是他爱的。能用孩子牵绊住他,这就够了。

    至于那个程晓小……

    哼,离婚是早晚的事!

    ……

    江榕天从医院出来,已华灯初上。

    他站在大门口,两指间夹着烟蒂,深深的吸了一口。

    私人助手赵虎悄无声息的上前:“江总,老爷子打电话来,让江总和夫人回去一趟。”

    “什么事?”

    “老爷子不肯说。”

    江榕天凝眉想了想:“先回家接夫人。”

    车子开到院门口,江榕天下意识抬头去瞧,整个房子沉寂在夜色中,没有一丝光亮。

    这么早就睡了?

    江榕天淡淡一笑,掏出钥匙开了门。开灯,眼前一片明亮。

    “晓小,晓小……”

    无人应答。

    江榕天感觉不对,上上下下找了一通,却始终没有那抹清秀的身形。

    拨电话,已关机。她居然不在家?

    江榕天脸色阴得很难看,眉宇间的锐气有一些外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