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狐妃销魂:暴君,快来侍寝、姬语梦尹冰川秦之恋小说

狐妃销魂:暴君,快来侍寝

姬语梦尹冰川秦之恋小说

主角:姬语梦,尹冰川,秦之恋 标签:腹黑、宫斗

她腹黑坚强,痴情妖孽;他帅气多金,坚韧有材。有虐有宠,有囧有萌;皇族复仇,深情纠葛。

诀别留园 状态:连载中

姬语梦尹冰川秦之恋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老娘我穿越了?

    西雪帝国第428年冬天,大雪。姬家相爷府里在这个冬天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中——因为相爷的千金大小姐,最近已经不太进食,奄奄一息了。

    秦之恋在昏昏沉沉中,意识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哎哟头疼,哎哟胸口也疼,天呐这不是要失忆了吧。她悲催地想,老娘不是正在向那帅哥导师表白吗?而且我还有一单任务没有完成,若这一单真有漏网之鱼,不但自己在杀手界的一世英名毁了,说不定连小命都不保。她拼命回想着那两个漏网男人的外型:一个身材修长,穿着黑色西服,另一个……黄头发……

    “黄头发的,穿什么衣服来着……”

    “老爷,小姐刚才好像开口说话了!”跪在地上哭泣的丫鬟惊道。

    泪眼婆娑的中年男人儿一声肉一声地叫着走过来,摇着自己女儿的身体,发现刚才人还滚烫的身体此刻竟然已经完全退下来了,而嘴中确实像是在喃喃自言。

    “梦儿,你在说什么?”老爷凑上去,心疼得无以复加。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以为自己的女儿断了气。

    秦之恋睫毛微微一颤,眼睛缓缓地张开了一个缝。印入眼帘的便是一套全黑色衣服的人。

    “黑衣人,别跑!”秦之恋立刻联想到了在自己枪下逃跑的那个黑西服男人,想都不想便直接一拳挥上去。可怜的姬老爷刚刚把脸凑上去,就被自己的女儿一拳打得飞了出去。

    “哎哟喂!”我的眼睛,我的屁股……姬老爷摔在地上,哼哼唧唧。

    秦之恋这才大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古香古色的房里,此刻挤满了人。个个哭得跟个花脸儿猫一样,甚至有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还哭晕了过去。

    怎么……化妆舞会?

    但是,化妆舞会上,用得着嚎啕大哭?甚至还哭晕过去这么夸张入戏?

    但是,这些人怎么我一个都不认识?

    既然一个人都不认识,难道自己真的失忆了?“HI,大家好,我失忆了,请问这里是哪里?”秦之恋认定这是在某个化妆舞会上,而自己却不记得前面发生了何事……可是不对啊……我记得那个没被我杀死的漏网之鱼……我还记得自己是从小就潜伏在校园里的女杀手代号5号,秦之恋啊!

    我没有失忆啊?

    房间里的一众丫鬟小厮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鼻涕还流在嘴唇上,吃惊地盯着秦之恋。

    听不懂中文吗?那么:“空妮积哇?”

    众人用更为吃惊不解的表情看着她。

    日语也听不懂?那么只好:“安呢哈塞哟?”

    现在就连姬老爷也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她了,甚至已经忘记了屁股上的疼痛。

    竟然连韩国语也听不懂?特妈难道是泰国人?

    秦之恋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再次赔着笑脸道:“萨哇滴咔?”

    姬老爷从地上爬起来,眯着另一只没被打的眼睛,摸了摸秦之恋的额头,担忧道:“梦儿,你没事吧?”

    梦儿?这么脑残的名字,是在叫我?

    秦之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眼泪几乎都要蹭在自己脸上,支支吾吾地问:“这……这到底是哪里?whereishere?哦滴也哟?多……”

    “梦儿,你怎么了?太医,太医呢?”姬老爷慌了手脚,高声叫来太医,接着便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冲了进来,像看马戏团的小猴子一样盯着秦之恋看了半晌。眼神从震惊到惊悚:“小姐你……又活过来了?”

    活过来了?

    我刚才已经死了吗?

    还是我又复生了?

    秦之恋目瞪口呆地说:“你们不是日本人……不是韩国人,更不是泰国人,你们……中国古代人?”

    “小姐,您在说什么?”太医不解地看着她,又摸了摸额头,嘟囔道,“脑子坏了?”

    秦之恋呆若木鸡,好吧……她……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倒退了几百万年,穿越到了中国古代?

    天呐,老娘我还有没结到帐的单,还有没把到的大学导师啊!

    与此同时,刚刚从醉春苑里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的男子,望着姬府房顶竟然笼罩在一层暗红色的光芒下,不由得瞪大了那双乌黑深邃的眼。

    “冰川,快点儿,磨蹭什么?”前面一位中年男子,用力拉了一把尹冰川。

    “刚才,那里红光一闪……你看到没有?”尹冰川指着姬府大院说。

    房暮风仔细看了一眼,摇头说:“没有啊,你看花眼了啊?”

    君冰川再次定睛一看,坚定道:“可不就是红光吗?你眼睛有毛病?”

    “好吧,传说月老给凡人牵线,在两个人落在这凡间时,会在府中房顶上出现一片红光。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看见,既然你可以看到……那么,那里面应该住着你未来的妻子,”房暮风笑着说。

    尹冰川很快黑了脸色,“你的意思是说,本大爷未来的妻子,此刻才刚刚出生?”

    房暮风笑得整个人微微颤抖,拉了他的衣袖,说:“走吧,寨里的兄弟都等着呢,明天白天还得派粥,赶紧回去睡!”

    尹冰川摇摇晃晃,被房暮云拖着,离开了姬府。

    而命运的齿轮,却从这个时刻开始“吱吱呀呀”地转了起来。

    三天过后。

    “同志们,今天,姑奶奶要将姬府整个再分配一遍,丫鬟们自不必说,红花青叶两个是我的贴身丫鬟这不变,其余的必须给我重新再面试!”秦之恋高高地坐在偏厅的主位之上,翘着二郎腿,一手端着糕点,一手抓着它们一点点往那张樱桃小嘴里塞。

    偏厅之下黑压压地跪了一地的丫鬟,小厮,洗衣大婶,做饭大妈,此时正全体低着头,战战兢兢地听着他们小姐讲话。自从大病不死,他们家的小姐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之前的知书达理,文静矜持全然不见,变成了现在这样大大咧咧,粗俗没规矩。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姬老爷把这小姐看得跟命一样重要,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求神拜佛了,哪里还管她要怎么闹?

    那天刚醒过来,就揍了老爷一拳,接着便如发了羊癫疯一样,忽然从床上坐起来,要来一面镜子,最后一连尖叫了三声,便两眼翻白,又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先是叫人把房里的所有摆设都撤了出去,将以前最爱的书画直接烧掉,又将刺绣用品扔了出去,放在桌上的琴赏给了青叶。整整忙了两天以后,姬家大小姐的房间里,从原本的粉嫩色系,变成了冰蓝体系。墙上挂满了刀,枪,剑,斧头,弓箭,还有另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就连姬老爷第一次进房看到这样的场景,都显些吓晕过去。

    而那个时候姬语梦大小姐,正抡着袖子,蹲在房中央磨刀。

    这不,今天又将府里的所有人都聚集起来,说是要重新分配工作,下人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要做的工作,但必须要经过她亲自面试!

    虽然没人明白,“面试”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也必须丢下手头上的活儿,在这里接受调遣。

    “好了!”秦之恋吃完糕点,站起来,玉手一挥,道:“现在姑奶奶来宣布规则,首先,要跟在我身边的丫鬟,要求如下!”

    青叶忙走出来,举着一张纸,念道:“首先,容貌秀丽,皮肤必须要光滑,锁骨要性感……呃,胸要大,腰要细,大腿要长,腿部线条美丽。”

    底下的小丫鬟们闻言,个个面红耳赤,青叶也略显尴尬,咳了一声,便又退了下去。

    “很好,跟着姑奶奶的小厮,要求如下!红花——”

    红花慌忙站了出来,颤抖着举着手念道:“身高7尺以上,十五至二十八岁,体格健壮,必须有腹肌。眉毛必须浓,眼睛必须大,鼻梁必须高,嘴唇可大可小,可薄可厚,不作要求。另外,没有腿毛,大腿必须有力……呃,不可太过……好色!”

    底下立刻嘘声一片。连好色这方面也有要求?

    秦之恋满意地坐下,笑着道:“好,现在开始报名,女同志,在青叶那里报上自己的大名,男同志,在红花那里报名。凡是能通过面试的,跟姑奶奶办事的,月钱全部翻两倍!面试时间定在午饭过后,有什么问题,现在提出来!”

    底下顿时安静下来,不一会儿,便有一只白玉一般的手,颤巍巍地举了起来。秦之恋扬起她尖尖的下巴,道:“你有什么问题?”

    “奴婢……奴婢不明白,何为……性感?”黑压压的人群中,抬起来一张清秀的小脸。秦之恋目测,这个丫头片子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见她皮肤白皙,大眼睛一闪一闪,倒是个美人胚子。

    “性感……”秦之恋摸了摸下巴,从高位上站了起来,走至众人正对面,威严地命令道,“全都抬起头来,看着姑奶奶。”

    秦之恋原本穿着一件白色貂皮大袄。外罩一件青纱长袍,此刻便她将那貂皮长袄脱下,露出里面的杏色小夹袄,又将那小夹袄也解开,露出那一抹酥胸。在众人面前摆了个S型,解释道:“所谓性感,就是指让男人看了血脉膨胀,女人看了羡慕嫉妒的惹火的身材,以及勾人的眼神。”

    说完,秦之恋又形象的抛了一个媚眼,以实际行动告诉众人,什么才是性感!

  • 第三章 土匪太恶心

    “疯女人,你住手!臭婆娘!丑八怪!来人……来人啊!”

    房暮云刚从房里出来,准备要去忙,转头就听到尹冰川房间里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传出来,她心下一惊,便一把冲过去,霸气地一脚将门踹开了。

    “怎么了怎么了?”一大清早,寨里的兄弟正要摆阵进行晨练,听到动静便一齐来到了门口。

    房暮云目瞪口呆地道:“哇——”

    寨里兄弟甲张大了嘴:“啊——”

    兄弟乙挑起眉:“这……”

    兄弟丙直接跳了起来道:“哎哟妈呀!”

    尹冰川像一条麻绳一样,整个人被按在地上,手被扳在身后,身穿杏花大袄的年轻女子,正一只脚跪在他的腰上,一只手死死制住他的手,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看着门口的众人。

    房暮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快步走了过去,小手一扬,几枚小的银针便忽地从袖子里飞出来。

    秦之恋稍稍一惊,迅速放开尹冰川的手,偏过身体,躲开那几枚银针。

    一击不中,房暮云一个转身便飞出一脚,秦之恋为了不被踢到,只好放开尹冰川,躲开房暮云的一脚,一个空翻,便去了房间的另一头。

    身手不错嘛,房暮云斜眼看着眼前的女子,又看了一眼在地上正哼哼唧唧的尹冰川,叉起腰来。

    “冰川哥,这是怎么了?”

    尹冰川的手被扭到几乎没有知觉,抬起头来,一只眼睛也肿得老高,鼻青脸肿的样子完全颠覆了以前玉树临风的形象,看得一众人等直吸冷气。

    秦之恋却是得意洋洋地站在房间的另一头,抬着下巴,如同自己是西雪帝国的老佛爷一般。

    “你就是姬府大小姐?传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手刺绣名扬皇城第一美女?”房暮云轻轻掀起嘴角,果然传说就是传说。眼前这个女人哪里有半点大小姐的气质?

    秦之恋自豪地道:“不错,姑奶奶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最爱调戏漂亮男人。但是……不包括土匪。太恶心!“

    “土匪太恶心?”房暮云与门口的一众人等都稍稍地眯起了眼睛,房暮云道,“那便让你见识一下更恶心的!冰川哥不打女人,不代表我也不打。”

    说着,手上如变戏法般的多出一条细细的鞭子来,一鞭子朝秦之恋挥过去。秦之恋见她年纪小,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身体又单薄,就没有放在心上,鞭子一过来,便被她紧紧抓在了手里。

    房暮云拉了两下没拉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忽然出现一丝诡异的笑容,道:“快松手!”

    “哼!”秦之恋得意洋洋,你这小娃娃竟然想打老娘?门儿都没有!

    揉着肚子从地上站起来的尹冰川看见秦之恋将房暮云的鞭子握在手里,忽然变了脸色,如狼一般的“嗷”了一声,接着便一声爆呵:“快放手,那鞭子有毒!”

    秦之恋被那一声爆呵吓得一哆嗦,听到说有毒,便忙撒了手,刚退开两步,忽见房暮云伸手又向她撒了一把粉未,吓得一个空翻,去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

    “哼!”房暮云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退出去一步,向身边的人道:“我们出去!”

    秦之恋不明所以,这就走了?

    正在纳闷,尹冰川已经冲过来,拉起她的手就往门外冲,很可惜两人都直接撞在了门上。“喂,小云,开门!开门啊!”

    尹冰川一边拍着门,一边大呼小叫。秦之恋眉毛倒竖,骂道:“做什么要锁住我?识相地赶紧放我走!”

    “你没看到我也被锁起来了吗?”尹冰川无奈的话语中也带着十足的不耐。

    秦之恋转身,实实的与尹冰川面对面,出口就是咄咄逼人:“蠢货,你说,这寨子是不是你的?”

    尹冰川看着面前这个姿色上乘,品行却下乘的姬大小姐,十足的不想理会:“是又如何?”

    “你个不要脸的,还老大呢,被自己手下的小喽喽锁在这里,没点魅力!”秦之恋想想就觉得生气,现在这是要怎么样?

    尹冰川果然是无话可说了,嘴角努了努,强压着出了一点霸气:“像你这样就得体了?一个堂堂大小姐,比那市井的泼妇还不如!”

    秦之恋举起小巧白皙的拳头,‘腾’的一下食指弹出,坚定的左右摇了摇:“不不不,怎可把我这风流优雅的女流氓跟那市井黄脸婆比呢,那些人只是守着自己的男人,而我,发誓要把所有的美男都勾到我的石榴裙下!”

    面对秦之恋那样不合礼数的极尽挑逗之举动,尹冰川带着脸上的伤痛抽了抽嘴角:“真是不知廉耻之极!”

    秦之恋闻言也不恼,反而抬头给了一个相当魅惑灿烂的笑脸:“哟,以你说,你干的就是知廉耻的事情了?看着不像啊!”挑挑眉,一副‘看你怎么说’的表情。

    尹冰川突然语塞,竟然被一个女人逼到这样的地步?简直就是耻辱,既然已经坏了那么多女子的闺名,做掉这一个又如何,男子汉,忍无可忍毋须再忍,况且这个女人虽然品行有些惊世骇俗,但长相确实是不错的。

    这厢尹冰川还在沉思,那边秦之恋却已经隐隐有着体温快速上升的趋势,烦躁的挠了挠后脑勺,竟然越发的躁动起来,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的挠心窝子。

    尹冰川再次回头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吓着了,面前那个绝色的女子脸色有着深重的潮红,正不耐烦的满脖子抓挠着,那件杏花大袄也被她那白皙的小手给抓得领口几乎散落,好一个春光外泄。

    ‘光顾着斗嘴,这会儿药效也该发作了’尹冰川眸子里闪着复杂的光。

    “小云,你若再不开门,等我出去了,有你好看的!”

    秦之恋听着尹冰川那略带威胁的话语,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低低沉沉很好听,再转眼看着他本人,只觉得他果然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反正此时就是他最帅了,很想……亲近?当这个想法冒进脑袋的时候,秦之恋最后的理智判断突然出来潇洒了一把。

    狠狠逼近,秦之恋伸手抓住尹冰川的衣领,咬牙切齿道:“你他娘的给我下了什么药?竟然能让公猪赛潘安?”

    热热的气息喷薄在尹冰川的脸上,尹冰川忍不住心猿意马了一番,眼下却是认真的分析:“看你这个样子是春药发作了,你赶紧离我远一些,我不碰那发情的女子!”

    秦之恋也不想碰啊!可是突然间放手的时候碰到了他冰凉的脸颊有木有!果然很舒服的感觉有木有!药效很强烈有木有!必须粘上去有木有!勉强推了也不怪本人有木有……

    “你这个女人……”尹冰川面对八爪鱼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秦之恋很无奈。

    秦之恋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那个春药的世界,隐隐的聒噪让她不爽,抬头,找到那个声源,红红的薄薄的两片,哇,好像很好吃,于是乎秦之恋就这样开始强吻,哦不,是强啃尹冰川,左左右右,里里外外。

    这样被贴着很无人道,被强吻就更加没有人权可言了,对于一个正常男人,且在年轻气盛的时候,如果不来点生理反应,想必柳下惠都会反对了,于是乎,尹冰川‘腾’的一下有了很强烈的反应。

    秦之恋本来‘吃’的很开心,不料,竟然有人敢用暗器扎她,哼,活得不耐烦了?

    伸手狠狠抓住,秦之恋咬牙切齿说道:“大胆贼人,竟然暗算你姑奶奶!”

    尹冰川只是闷‘哼’一声,脸上渐渐有了可疑的潮红,是怒?不全然,是羞?也不全是。

    秦之恋像是突然间醒悟过来,这个暗器,好象有奇怪?她低下头,对手中握着的那个东西加以欣赏,这男人看起来高大挺拔,大腿应该很有力,不错,嗯嗯,应该好用,应该过瘾。

    尹冰川面对秦之恋这样赤裸裸的打量嘴角抽筋不已,这女人清醒的时候本就莫名其妙,此刻和她讲道理更加是对牛弹琴,于是运了内力想要弹开她,却不想秦之恋已经先他一步猛扑过来,使了蛮力的动作让他俩叠着躺到了地上。

    秦之恋虽然在现代也仍旧是处级,但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学着电视里亲热的样子猛亲尹冰川,嘴、脖子、胸膛,潇洒的一挥手,还狠力的扒开尹冰川的衣服,真真是豪气万丈的霸王硬上弓。

    尹冰川被骑着,心里很不爽,伸手想要点穴但又被秦之恋制住,只得使了内力开口:“女人,再不放手,大爷可就真的先奸后杀了!”

    双眼已经迷离得不再自我的秦之恋仍旧继续,双手一扒,杏花大袄敞开,白皙的内里,火红的肚兜,曼妙的身材,抬头,潮红的面色娇艳如桃花。尹冰川赶紧偏头,疯狂的呼叫自己的自制力。

    低头,秦之恋趴上尹冰川结实的胸膛,舌尖轻舔他胸前那两点殷红,尹冰川猛吸一口气,抬头,对上秦之恋那迷离魅惑的笑容和几乎发红的眸子,哪还有什么大户小姐的影子,分明就是妖精上身,比那风月场的女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