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情不可替、宫湛洛溪周妍小说

情不可替

宫湛洛溪周妍小说

主角:宫湛,洛溪,周妍, 标签:虐恋、宠文、总裁、麻雀变凤凰、

一场订婚酒会被她搞得鸡飞狗跳,眼看要狼狈收场,宫湛却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目光追随着那道娇小的背影“我要她。”,被宫湛盯上的某女,就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以瞬 状态:完结

宫湛洛溪周妍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大闹婚礼现场

    圣玛丽修道院的院墙旁,两道身影从树丛里钻出来。

    “洛溪,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修女知道肯定会罚你的。”周妍担心地看着洛溪。

    洛溪拍拍周妍的肩膀,安抚道:“放心啦,我晚课前肯定赶回来,我不说,你不说,修女不会知道的。”

    说完话,洛溪利落地攀上院墙,几下就爬到顶翻身出去。

    周妍只能扬声喊道:“你自己小心点。”

    “安啦!”洛溪拍拍运动服上粘着的草叶,潇洒地朝后挥挥手,大步往山下去。

    金碧辉煌的凯撒酒店外,璀璨灯光照耀下,一辆辆限量版豪车驶进酒店,共同赶赴宫白两家的婚宴。

    宫白两家在商界都占有一席之地,白家虽势力大不如前,但宫氏集团在新任总裁接手后,发展势头更加如日中天,俨然已经掌握全国过半的经济命脉。

    说句难听的,凭宫家如今的权势,跺跺脚都能让整个商界抖三抖,又有谁敢不给宫家面子。

    今晚还只是宫老爷子堂孙子的订婚酒会,都已经聚集了各方权势名流,层出不穷的当红明星、歌星、模特都来捧场,真可谓是星光熠熠。

    洛溪穿着一身侍应生服饰,手捧摆着红酒瓶的托盘,低眉掩目在自助酒会内穿梭。

    心里暗骂:什么破酒会,半天都不见主角,净是一群穿得人模狗样的无耻男人,到处揩女明星、嫩模的油。

    好不容易婚乐响起,一身昂贵白色西装的宫谦满面春风得意,勾着娇滴滴的白二小姐白静走出来,接受大家的祝福。

    洛溪不动声色靠近一对新人,将打开的红酒瓶握在手里,寻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冲上去将整瓶红酒泼在宫谦脸上。

    “啊!”白静尖叫着跳开,生怕红酒溅到她的礼服。

    洛溪一扔酒瓶,大声道:“宫谦这个渣男,搞大我朋友的肚子,还逼她打胎,居然有脸和其他女人订婚。”

    酒会一片哗然!

    宫谦满脸的红酒顺流而下,白西装上滴满斑驳的酒液,整个人狼狈不堪。

    恨恨把脸一抹,宫谦瞪着双逼红的眼,大声喊道:“保镖在哪,还不把这疯子扔出去。”

    几名保镖一拥而上,围向洛溪。

    洛溪丝毫不乱,一把脱掉身上碍事的马甲,白衬衫袖子一撸冲上去。

    但她不是冲向保镖,她的目标是宫谦。

    身材高大的宫谦一下就被撂倒,一只手被洛溪扭到身后,在他杀猪般的嚎叫声中,一脚踩上他的胯间。

    “别乱动,否则宫谦断子绝孙可别怪我!”

    保镖们不敢轻举妄动,全刹住脚步。

    白静整张脸已经被气得铁青,本以为凭着这门婚事,她攀上了宫家,往后在名媛圈那是仰着头走路,别人巴结都来不及。

    哪知道现在弄成这样,整张脸都丢尽,往后只能沦为大家的笑话了。

    “哼!”白静狠狠踩着高跟鞋扭头就走。

    酒会上骚动起来,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这场订婚酒会闹到如此地步,在场的人虽不敢得罪宫家,可全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看看宫家要如何收拾残局。

  • 第2章 宫湛

    保镖们也有些不知所措,一个个抬头往二楼望去。

    二楼的栏杆旁,宫湛一脸冷漠俯瞰着楼下,手里握着半杯红酒轻轻摇晃,仿佛周遭一切都不关他的事般。

    见底下的保镖正等着宫湛的指令,好收拾这个局面,助理张钧小心走上去,轻声开口道:“宫总,您看……”

    宫湛抿了口红酒,正打算摆摆手指,让保镖将这女人处理了,楼底下传来一身嘶吼。

    “洛溪,我不会放过你的。”

    宫湛的手指一下顿住,视线转向那道纤细的背影。

    洛溪手上一用劲,宫谦又是一阵杀猪般嚎叫,嘴里骂道:“再不老实我废了你。”

    她还真有点想废了这渣男,免得他又去祸害其他女孩,不过她还没那么傻,搞得渣男身败名裂就行,为他冒坐牢的风险没必要。

    宫湛突然手指一勾,指了指洛溪,张钧马上领会他的意思,走到栏杆旁,对着底下的保镖打手势。

    保镖们接到指令,全动了起来,一个个扑向洛溪,按照吩咐捉住她。

    哪知洛溪手脚麻利得很,又加上保镖有顾忌,不敢伤到她,洛溪将宫谦整个撞出去,趁着保镖们接住渣男的机会,快如闪电般窜出酒会。

    一场订婚酒会眼看要狼狈收场,所有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宫氏集团现任总裁宫湛。

    宫湛却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目光追随着那道娇小的背影消失,许久,眼里流露出一丝恍然若失的神情。

    “我要她。”宫湛只说了这三个字,就转身离开酒会,剩下的张钧自会处理。

    一场乱糟糟的订婚宴就此散场,谁也没注意二楼的贵宾室里,王若熙白着一张脸,焦虑的在房里走来走去,连宫湛离开都没发现。

    她怎么会出现?

    是碰巧?还是故意引宫湛注意?

    千百个念头在王若熙脑子里回旋,让她整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烦躁不堪。

    别慌!不要慌!

    王若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事情都已经过去七年,宫湛不一定会起疑。

    王若熙渐渐冷静下来,眼里闪过一丝狠厉,只要洛溪消失,那七年前的事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真相了。

    狠厉的眼神稍纵即逝,王若熙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翼哥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

    洛溪冲出酒店,愉悦地吹了声口哨,正打算溜去休息室换回自己的衣服,脑后突然被重击了一下,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洛溪长翘的睫毛抖动起来,双眼慢慢睁开。

    头好晕,脑后还隐隐作痛。

    洛溪揉着后脑勺坐起身,眼前所见,让她怀疑脑子是不是被敲傻了,让她出现幻觉。

    底下ai是欧式复古大床,一旁是精致床头柜,墙上古铜雕像壁灯散发出氤氲光线。

    眼前的房间极大,洛溪转着脑袋四处看。整扇的落地窗外有白色露台,及地的落地窗帘收拢在两边,靠墙是整组欧式沙发,地上铺着全羊绒的地毯。

    除了幻觉,她没法解释这一切。

    洛溪正纳闷不已,突然露台上人影晃动,宫湛从长椅上起身,走进房间。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