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狼性总裁别这样、易梦季少轩叶庭风小说

狼性总裁别这样

易梦季少轩叶庭风小说

主角:易梦,季少轩,叶庭风 标签:现言、总裁、霸宠

“求求你放我走吧,我受够了!”“我还没玩够,你就想走?哼!”“啊…你要干什么?不要啊……”

我就是静静 状态:完结

易梦季少轩叶庭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演戏

    视线被泪水糊住,易梦的眼底是一片死寂,宛如一具没有生命迹象的尸体。

    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易梦好恨:她恨那个跟她那个冷血的父亲,利用她来博取季家的好感!

    恨那个背信弃义的男人对季家做出那么狼心狗肺的事!

    她也恨自己,恨自己当初没有察觉到她父亲的贪欲,成了伤害季家的一颗棋子。

    更恨自己太傻太天真。以为通过她的努力,就能抹平季少轩心底的伤痕,然而她低估了。那件事对季少轩所构成的伤害。

    以至于,此时此刻,她那个丧尽天良的父亲正躲在某个地方逍遥快活,她呢。却要代替她父亲,受尽凌辱和践踏!

    小腹骤然疼痛起来,“嘶”。易梦倒吸一口凉气,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

    她气息微弱的哀求季少轩:“季少轩,求你停下来好吗。今天不行……”

    眼里淌出屈辱的泪水,易梦拼尽全力去推搡,却无法撼动季少轩分毫。

    “季少轩?”

    ……

    充耳不闻的季少轩,不知是真的沉浸在索取的美好里,还是极其享受这种报复的快感。

    总而言之,对于易梦的苦苦企求,他装作听不到一般置之不理。

    脸上写着哀莫大于心死的易梦,明白季少轩是故意拿她发泄,也完全不会怜惜她,索性放弃了求饶。

    眼睛干涩又胀痛,易梦第一次见识到,泪水也会有枯竭的时候。

    小腹的不适仍旧在持续,混合着季少轩剧烈的撞击,易梦难受到窒息,感觉体内的活力正被一丝丝抽离,易梦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直到晕厥前,易梦还紧咬着唇,嘴唇上猩红的血迹衬得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满足之后,季少轩才离开易梦的身体,混浊的双眼也慢慢恢复清澈。

    拧眉,季少轩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探手去摸易梦身下的床单,当他淡漠的视线触及到一片血红之后,双瞳一紧。

    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却在顷刻后又回归平静。

    凝视着易梦了无生气的脸蛋,季少轩面无表情的走出房间。

    找到正在厨房忙碌的佣人,季少轩眼皮都不抬:“帮易小姐炖一盅补气血的参汤,稍后给她送过去。”

    佣人做好汤,端到易梦的房间,见易梦正在熟睡,摸不准该不该叫醒对方。

    注意到一地的狼藉,和空气中男女欢好过的味道。

    佣人鄙夷的瞥了眼昏迷不醒的易梦,带上房门离开。

    第二天,易梦迟迟不醒。

    午饭的时候,以为易梦还在赖床的季少轩一脸不悦,吩咐佣人去叫易梦起床。

    发现易梦气若游丝,佣人大惊失色,飞快的跑下楼告诉季少轩:“少爷!易小姐好像生病了,我怎么喊她都没有反应!”

    季少轩眼里布满狐疑,他觉得易梦又在想办法逃走,故意装病。

    眉眼沉闷的来到易梦床边,季少轩口气不善的警告对方:“你觉得我很好糊弄吗?”

    床上的人没有回应。

    俯视着易梦近乎透明的脸颊,季少轩莫名心烦:

    “如果你继续演下去,我不能保证这次也可以既往不咎。”

    床上的人纹丝不动。

  • 第一章:可怜的女人

    “轰——”

    被一串噪杂的汽车引擎声惊醒,易梦猛的竖起身子,眼神恐惧。

    环抱着双臂坐在床上,易梦脸色防备的听着楼下的动静,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眼珠滴溜乱转。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易梦的神经紧绷,一颗心七上八下。

    “吱——”

    走廊里的光线射进漆黑的卧房,易梦下意识的抬手,遮住被刺痛的双目,后背紧贴着床头,不敢朝门口的方向看去。

    伫立在阴影处的季少轩,目光阴冷的睨视着躲在黑暗里的女人:“过来。”

    毫无温度的命令口吻,让易梦十分抗拒,她一个劲的摇头,瑟缩在床角不敢动弹。

    季少轩冷哼一声,面色不快,抬腿步步逼近。

    两人的距离逐渐拉拢,易梦屏住呼吸,一脸决绝的跳下床,光着脚就往外冲。

    季少轩震怒,疾步撵上,一把抓住易梦纤细的胳膊,用力往怀里一带:“还想跑?看来你仍然没有学乖!”

    害怕到极点的易梦,死命捶打着对方的胸膛,企图挣脱季少轩的挟制。

    她一定要逃出去,再呆下去她迟早会疯。

    歇斯底里的嚎叫,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凄厉:“季少轩!我能做的都做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放过我吧!呜呜……求求你……”

    被关在卧室,整整一个星期不见天日,易梦被折磨得不成人样。

    耗光了所有力气也挣不开季少轩的束缚,她四肢瘫软,只能靠在季少轩怀里无助的哭泣。

    面对我见犹怜的易梦,季少轩心里没有一丁点同情或怜悯。

    他单手扼住易梦的下巴,另一只手,依旧牢牢铐着怀里的人。

    易梦试图逃跑过一次,不仅没有成功,反而加剧了季少轩的警惕。

    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易梦不懂,那就由他来教。

    “你别忘了,当初是你自己假惺惺送上门,说要替你爸赎罪!怎么?不到半年的工夫,就想摆脱我?你们一家人都这么无情无义的话,我怎么可能放你走,纵容你再去祸害别人呢?”

    易梦眼眶发红,一双水雾朦胧的眼珠直勾勾定在季少轩脸上:“季少轩,背叛你季家的是我爸,不是我!我还要做到什么地步才算仁至义尽?你有拿我当人看过吗?是,开始确实是我自找的,现在我忍受不了了!行吗?”

    季少轩轻蔑的挑唇,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滑稽的笑话:“呵!撇得还挺干净!当初使苦肉计,骗我爸签了那份敲诈合同的人,难道不是你?”

    愈发用力的捏住易梦的脸颊,仿佛要把对方揉碎一般痛恨。

    一想到当年他的父亲被易梦父女俩耍地团团转,季少轩就原谅不了易梦的不知悔改:不承认就罢了,居然还狡辩。

    易梦哑口无言,脸上是追悔莫及的内疚。

    她多想理直气壮的否认,可她没有资格……

    不过在季少轩看来,易梦面上的内疚只是源于她后悔来季家赎罪。

    这让他恼火的情绪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不由分说的抱起易梦纤瘦的娇躯,重重砸到床上,欺身上前,双手扣住易梦的手肘,攻势强硬的进行着疯狂的掠夺。

    狂风骤雨般的猛烈的吻,狠狠袭击着易梦。

    季少轩不像在欢爱,更像在猎食。

    从易梦的唇舌,啃噬到易梦的耳根、脖颈、香肩……

    易梦这副软糯的身体,好比摆在季少轩面前的一盘甜点,快速被他攻占,吮吸和吞食。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