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染指成婚:先生,请放手、纪暖言叶轻扬陆恒宇小说

染指成婚:先生,请放手

纪暖言叶轻扬陆恒宇小说

主角:纪暖言,叶轻扬,陆恒宇, 标签:总裁豪门、契约情人

十年前,他是她的影子,一个随时都可以为她献出生命的影子。十年后,她是他的玩具,一个随时都可以在床上任他摆布的玩具。纪暖言,萧市最有名的千金小姐,传说之中的第一名媛。可惜,一夜之间高傲的千金小姐成了萧市最负盛名交际花,人人都想跟她来上一下。一场拍卖会,她的一个吻卖出一栋豪宅的钱。她的第一夜更是卖出一亿的天价。萧市最风度翩翩的林家少爷,有幸拍走了她的初吻。可是那个她恨透的男人却残忍的抢走了她的第一夜。

陈思思 状态:完结

纪暖言叶轻扬陆恒宇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先生的指教

    今夜,盛世豪庭酒店迎来开业以来最重大的一个买卖活动,连被邀请来的主持人都激动不已。

    只见主持人拿着话筒朗声宣布道:“接下来我们竞拍的是本场拍卖会的重头戏,纪小姐的第一夜!”

    台下一片哗然,各种声音不断充斥于耳。

    要知道这位纪家小姐前几天还是萧市的第一名媛,顶级的富家千金。今夜却沦为一个待价的拍品,要有多讽刺,就有多讽刺。要怪只能怪世事无常,这纪家小姐养虎为患了。

    纪暖言一脸淡然的坐在台上,目光无神的盯着前方,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

    一千万!

    两千万!

    ……

    林修昨天才刚刚从国外回来,今天就被朋友给拉到了这场所为萧市顶级的盛会来。

    活了二十八年,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花五百万的价格买下一个女人的初吻。

    想想着刚才那一亲芳泽的香气,林修就感觉体内一股躁动传递而过。

    他毅然的举起手上的牌子,无论如何,他一定不能让台上的这个女孩落入别人的手里。

    “五千万!”

    所有人在为林修叫好的同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再次将晚会推向高潮。

    “八千万!”

    众人朝着喊话的人投去目光,包括台上的纪暖言。坐在角落里面身上穿着名牌的西装,脖子上带着一条的大金链子。肥头大耳,满面油光,一看便是一个暴发户的模样。众人忍不住叹息,准是哪里来的暴发户。可怜这萧市第一名媛,竟然要落入如此之人的手里。

    林修看了一眼男,见他不断的用手捂着耳朵,便知道正主不在现场,心下越发的好奇。可是体内有一股冲动告诉他,今天的纪暖言他势必要拿下才好,虽然他才见到这个女孩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慵懒的抬起手,没有半点犹豫,“九千万!”

    坐在角落里面的男人,面露难色,压低了声音侧耳说道:“boss,对方开价九千万!”

    萧市最高的最繁华的大楼顶端,身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坐在电脑面前听着里头传来的话。眉头一皱,原本就冰冷的脸色此时阴沉了不少。

    在边上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的李特助见到自家总裁这副模样,暗暗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去走上前去。

    “总裁,需要我做什么吗?”

    修长白皙的手指,将屏幕一转,低沉的嗓音现在空旷的室内响起,“你去查下这个人是谁。”

    李特助盯着电脑屏幕皱紧了眉头,作为萧市著名企业的总裁特助,对于周边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所以在看到这个人第一眼的时候,他便认了出来。

    “总裁,这位是林氏企业的继承人,林家的大公子,林修!”

    慵懒在斜靠在座位上的男人,磨砂着傲挺的下巴,勾唇轻轻一笑,对着李特助摆了一个手势,后者立马跑了出去。

    可怜的李特助,饭都没吃,现在还需要去跑腿!

    他家总裁也不知道这事怎么了,明明不是恨得要命吗?现在居然还插手纪小姐的事情,真的有点搞不懂。

    盛世的会场里头,坐在角落的男人收到上头传来的信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拍卖牌!

    “一亿!”

    全场哗然,要知道这纪家小姐虽然美貌倾城,可这是一亿呀!

    随随便便都能改变一个家庭的金钱,这么多年换一个女人的一夜,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疯了。

    用这钱包一百个漂亮的女人走足够了,居然用来换一夜。

    林修看着角落那人轻轻勾唇一笑,对幕后的人越发的好奇了,看来他今天要大出血了。

    他抬手准备举出手中的牌子,恰好这时候电话铃声响了。他的电话不是一般人能打进来的,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林修脸色微变。

    匆匆忙忙起身,离开了会场。

    台上的纪暖言在看到林修离开的那一刻,眼睛才稍微有一些变化。

    她倒是真没想到,自己的一夜居然值这么多钱。刚才她分明看到林修准备举起手上的号码牌,怎么一下子就离开了。

    “一亿,第三次!”

    随着小锤子敲击桌面的声音落下,这场拍卖会也算是结束了。

    纪暖言被人带到了后台,所有认识她的人都感觉她变了,曾经那个美得如精灵一般的少女现在虽然依然美丽,却像个精致的瓷娃娃毫无生气。

    “纪小姐,这是一亿的支票,请你随我来,我们老板要见你,车子已经在楼下了。”

    纪暖言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跟着那个男人下楼,上了车!

    她的心已经冰冷的不能再冰冷的,想想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居然要给这样一个男人,她……

    可是,她没有办法。那个男人如此的恨她,若不这样做,他怎么会善罢甘休?

    坐在车子里,纪暖言小心翼翼的将支票收好,纪家已经落魄了,她已经没有任何傲娇的资本了。这笔钱是要用来还那个人的,他想要他身败名裂才放过她,那么她就如他所愿吧!

    车子行驶至一栋繁华的大楼下停了下来,纪暖言抬头一看便认出来了,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选了这里,萧市最有名的酒店。

    上了楼,站在总统套房门口,纪暖言全身发抖,她不知道接下来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带她来的人,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条丝巾,摊在了她面前。

    “你要干嘛?”纪暖言警惕的看着那人问道。

    那人一丝不苟的回答起来,“纪小姐,在那方面有特殊的喜好,委屈你了。”

    纪暖言一阵苦笑,没想到她也有这么一天,平静的站在原地,任由着那人用丝巾将她的眼睛给蒙上。

    那人似乎担心不够紧,下手有些重,勒的纪暖言脑袋一阵疼。

    她坚持不叫出声,任由着那人将他带到房间,推到床边坐下。

    “纪小姐,我们老板马上就来,请稍等!”

    关门声响起,纪暖言知道带她来的人离开了,周围安静的连她自己的心跳都听得清清楚楚。

    等了很久没有人来,纪暖言越发觉得不对劲,她没敢将眼睛上的东西解下来。既然带她来的人那么自信的离开,就一定有办法保证她没办法解下来,那么她何必去白费力气呢?

    突然,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虽然特别的淡,但是她自小鼻子比别人灵,所以她闻到了。

    随后她又摇摇头,内心暗自嘲讽自己,她到底在做什么可笑的梦。怎么可能是他,他恨不得杀了她,不可能为她做这种事情。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说话呢?”

    纪暖言大胆的开口,她猜测买下她初夜的人,现在就在房间内。

    “不愧是纪家大小姐,到底是心细如尘!”

    听到那人带着嘲讽的声音,纪暖言心头最后一丝希望破碎了。果然,声音完全不一样,她不该妄想的。

    一股强烈的气息朝着纪暖言不断逼近而来,这个男人身上强势的气息让人畏惧。也是,随随便便能拿出一个亿来,也不该是什么普通人。

    纪暖言咬着下唇没说话,站在她前面的男人,低头看着端坐在床边的纪暖言。

    到底是纪家的大小姐,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气魄。可是就是她身上这股子名贵气质,傲人的气魄让他看不过眼,恨不得撕碎她,毁掉她!

    将手中的烈酒一口饮尽,将被子重重的摔到了地面上。

    纪暖言在听到玻璃破碎声音的时候,内心一紧,还未来得及思考,一个重物便朝着她扑来。

    强烈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全身,宽大的手掌带着阵阵凉意附上她的脸。

    “纪小姐,害怕了吗?”男人盯着压着的纪暖言,眼睛里闪过一丝猜不透的思绪。

    “先生,钱货两讫!”

    男人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支票,勾起那性感的薄唇,轻笑着将支票冲纪暖言的胸口不断的往下深入,一步一步的顺着丝滑的肌肤不断的往下。

    就算是这样,男人还不满足对纪暖言的伤害。他压低了身子,附在纪暖言的耳边,语调轻蔑,带着嘲笑:“给,买的你的钱。”

    “好的,谢谢先生!”

    纪暖言伸手将支票手下,摸瞎着塞入一旁的包包之中,冲着那陌生的男子微微一笑。

    盯着这抹微笑男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火光,顿时怒火滔天,再也没忍住。野蛮的一把撕开纪暖言身上的衣服,毫不怜惜。

    她身上本来穿的就是薄纱的蕾丝裙,在男人的重力之下根本就不堪一击,瞬间裂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感觉到周身冰冷气息传来,纪暖言咬紧了牙关,她现在心如死灰,半点挣扎的欲望都没有。

    她还记得,当她跟慕臣昇说要拍卖自己的时候,那男人一脸冷淡的告诉她,“既然要卖,就好好卖。别做了婊子,还来立贞节牌坊!”

    瞬间,纪暖言觉得自己的身子如同沉浸在冰窖之中一般。

    她是多么想要站起来,抛下一切,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这个疯狂的男人脸上。

    可是,她不能够。脑海里面闪过父亲那痛苦的表情,纪暖言知道她已经没有办法了,也没有别的选择。

    她只能冷笑的回答这个她虽然看不见,却无比厌恶的男人。

    “感谢先生的指教。”

  • 第二章:疯狂的夜晚

    巨大的痛楚从身上传递至纪暖言的脑袋里面,她僵着身子没动,泪水自然的从眼眶之中汹涌而出。

    她真的是够犯贱的,居然出卖自己,随着疼痛的传来,纪暖言咬紧牙关闭上,逼着自己不要去想。就当时被狗给咬了一口,明天过去一切都会重新开始的。

    只是,那男人似乎不满意她的表现,变着花样的折磨着她。逼得她连都呼吸困难,不得不注意到他的动作。

    男人霸道的挑衅着她的身子,故意在她身上流连点火,逼着她陪着他。

    上一秒纪暖言还沉浸在无边的寒冷里,这男人将她扒的干净。下一秒,她就已经难受的不行。

    这个男人是个调情的高手,能让纪暖言的意识在顷刻之间涣散,沉醉在他修长的指尖。

    就在纪暖言即将要忘情的时候,一道清冷揶揄的声调打断了她涣散的思绪。

    “嘴上说着不要,脸上一副倔强,这身子倒是最为诚实的,你闻闻这是什么……”

    诡异的味道冲刺纪暖言的鼻腔,让她的脸顿时涨红了起来。

    后面的话纪暖言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下去了,扭了下身子躲开他,背对着他止不住的泪水。纪暖言拼命咬着下唇,不敢发出声音,为自己保留着最后一点的尊严。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要知道外面的那些女人收了钱可是要做全套戏码的,你这是表现给谁看?”男人的声音冰冷至极,别说不带一点温度了,根本就是无心之人。

    纪暖言紧咬着下唇,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这个男人是他派来的。否则怎么会如此折磨她,将她比喻做外面那些靠皮肉买卖生活的女人?不过她现在也没有差了,不是也是用皮肉换钱嘛,只是加码高了些而已。

    男生伸手掰过纪暖言的身体,强烈的男性气息充斥这纪暖言的整个鼻腔。这一刻纪暖言开始有些害怕了,她想往角落里缩一缩,男人却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拽过她的身体。不过瞬间,便将她彻底给占有。

    纪暖言只来得及尖叫出声,随后便沉溺在各种喘息的声调之中。

    那男人几乎不给纪暖言空隙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霸道占领着她……

    她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在过程之中昏睡了过去。

    时下,她已经再次清醒了过来,眼睛上的布帘已经被掀开。

    外头一片光明,看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的身子就真的如小说之中形容的一样,像是被大卡车给碾过似得,剧痛无比。两条腿的酸疼,就跟跑了马拉松第二天起床的感觉一模一样,连扯一下都疼。

    边上空余的大半边位置,已经冰凉到不能再冰凉了。看来那男人早就走了,否则也不会将她眼睛上的东西给解开。

    纪暖言撑着疲惫的身子坐起来,床的正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里面的画面瞬间就让她羞红了脸,镜子让她看见了房间的一片狼藉,可见昨晚的战况有多的激烈。还有她周身的斑斑点点,那男人没有半点怜惜的对待她。难怪昨晚需要她蒙上眼睛,原来这个男人有这样的癖好,真的是够野蛮的。

    纪暖言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在这这个室内待下去了,否则她一定要疯掉的。她爬起身拾起地上的衣服,准备往身上套,却发现那件昂贵的连衣裙已经破败不堪了。挫败的将衣服仍在地上,打算找到自己的包打电话求助,在这里只会更加的难堪。

    不过她的包已经被人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下面还压着一套衣服。

    纪暖言拿起来比划了一下,应该是按照她尺码来买的,正准备穿上却被衣服上掉下来的东西弄得好感全无。

    锡箔纸抱着的白色药片,上面还贴着一张便签纸,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各自安好!”

    纪暖言冷笑了一声,将便签纸狠狠撕了下来,塞进手里拧成一团扔掉。挖出锡箔纸里头的药片,忍着苦涩一口吞进。没有半点犹豫,剩下的只有果决。

    此刻她内心想的确实,与那男人唯一在这件事情上有了共通点,原本她打算出去自己买药的,没想到这男人帮他准备好了。也对,看起来也是有钱人,是怕她万一留下了种早上门闹去吧。

    掏出包里面的墨镜,纪暖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萧市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前往下一个战场。

    恒宇国际,萧市近几年风声鹊起的有名公司。

    打败了纪家,成为了目前萧市最炙手可热,最前途无量的国际公司。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恒宇国际的幕后老板居然是死对头纪家的样子,也就是她纪暖言爱了十年的男人,陆恒宇。

    纪暖言这辈子最后的事情,就是让她的爸爸将陆恒宇从孤儿院里带回来,若不是如此她的爸爸如今怎么会躺在医院里,等着陆恒宇放手苟延残喘。

    将跑远的思绪拉了回来,纪暖言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高达的楼宇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找谁?”前台小姐看到纪暖言礼貌的询问。

    纪暖言将脸上的墨镜摘了下来,果不其然前台小姐的脸色都变了,要知道她在这萧市已经是最大的笑柄了,恐怕连路边的娃娃都认识她吧。更何况跟她有莫大关系的恒宇国际的前台呢,纪暖言冷声开口:“我找陆恒宇,他在吗?”

    知道来人,前台小姐态度立马冷淡了许多,甚至还带着嘲讽的意味:“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陆总一向公务繁忙,若是没有预约是不能见得。”

    世态炎凉,是纪暖言这段时间体会最深的词汇,她的身体依旧酸疼,所以并不打算跟这前台纠缠,妥协道:“那你就帮我预约他吧!”

    “好的,小姐,我看看我们陆总的行程蛤!”

    前台小姐略带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埋头状似翻找。

    都十分钟过去了,这前台小姐还没有消息,纪暖言忍不住再次询问:“查好了吗?”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陆总的时间预约到了明年的十月份,你看?”

    纪暖言瞬间明白了过来,这前台小姐分明是在糊弄她嘛。她也是太急切了才会上当,就凭她一个小前台,怎么可能知道总裁的行程?

    恼怒之下便不愿再理睬这前台,转身准备自己上楼找陆恒宇。

    谁想这前台居然直接冲出来拦住她,一把挡在她身前,不让她走。

    纪暖言顿时恼火了起来,冷着脸,恼怒道:“让开!……”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