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凤啼清歌、木清歌苏禾疾影小说

凤啼清歌

木清歌苏禾疾影小说

主角:木清歌,苏禾,疾影 标签:

凤啼清歌

萍儿 状态:完结

木清歌苏禾疾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前因

    幽深的山林中,本是寂静漆黑,但是此时却嘈杂起来,一个个举着火把快速行进的黑衣人,冷冽的眼睛里闪着嗜杀的红光。他们不时地抬起手中的利刃,滚烫的鲜血从身体里喷散而出,迸溅到树干,草木,泥土上,腥甜的味道开始在林间弥散。

    一种锦蓝袍的人紧紧护卫着一男一女,男子俊朗的脸上有细小的伤口,他已经疲惫不堪了。女子头发散乱,姣好的面容上尽是焦虑与担忧。怀中紧紧的抱着个孩子,孩子眼角有未干的泪痕,她已经流不出眼泪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行人的体力开始不支,人数越来越少。女子紧紧环抱着孩子,背上插着一只飞镖,没入了皮肉之中,血将素白的锦衣染开了一朵殷红的花,女子的脸色愈加苍白。

    猛然间仅剩的几人停下了,前面只有断崖了,身后的黑衣人快速占据了有利位置,刀剑对准了断崖。风徐徐吹过,满是血腥和绝望,如今,看来真是要命陨于此了。

    衣袂微微摆动,为首的男子眸子里迸出是嗜血的决意。

    “不知羞耻的东西,竟如此卑鄙!”

    “木卿。”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走出来,周围的黑衣人都弯腰行礼,“你若交出那两块碎片――”

    “放肆!不过一介亲王,也胆敢肖想皇位!”

    男子剑锋直指面具人的咽喉,周围的黑衣人蜂拥而上,刀剑相撞的气息似乎要撕裂空气。

    女子周围为数不多的侍卫已经尽数倒在地上,血液润湿了地上的沙石,女子脸上的麻木让人心生悲悯。男子与黑衣人的缠斗中,身上的伤口散出的血液浸透了墨色的衣衫。

    他一手捂着左腹上血涌的伤口,一只手用剑撑着。他的身后,最后一个白袍侍卫也被刀锋划过脖颈,身体跌落在了地面上。

    面具人慢悠悠的走到男子面前,一脚飞起,将男子踢到树干上,猛烈的撞击,五脏六腑仿佛都涌到了喉头。男子口中的鲜血喷溅出来,气息微弱地躺在地上。

    面具人直直的朝向断崖那边的女子走去,女童感受到母亲的身体在颤抖。愤怒?不甘?仇恨?

    “你跟着他,有什么?”面具男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温柔语的得意,“交出那两块碎片,我不会伤害你的。”

    女子沉默着不说话,将孩子推到身后,低下头在面具男的面前。忽然女子手中出现一支小巧的匕首,向男子的面门刺去。男子慌忙躲避,匕首刺入右肩,向下滑去。

    面具男挥手打翻女子,伤口却已经入骨,血把衣服浸透一大片。。他手中突然出现了薄薄的刀片,冲着女童袭去,眸中满是冷意。

    女子扑身上前,女童被女子护住,刀片扎入女子的后背,女子半跪在地上,苍白的脸像纸张一样。面具人一把扯过女子,女子不得不将手松开。女童看着母亲,向后退着,忽然向后仰去。

    “清歌――”女子的声音随着风消散在惨淡的月光下。

    女童小小的身影快速坠落,断崖上死一般的寂静。面具人怀中的女子已经僵硬冰冷。之前受伤的男子已经被斩首,尸身在地上躺着,头颅被一个黑衣人提在手中,血液已经凝结成了黑红色。

    “回去复命吧!”面具人抱起女子,跨过地上横躺的尸体。

    几名黑衣人紧随其后,而地上的尸身则被抬起扔下山崖。很快,断崖边上就没有了太多痕迹,但浓重的令人做呕的血腥,仍然久久不散。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山林中多了数双鬼魅般的眼睛,诱人的血腥,让山里的野狼发出渗人的嚎叫声。

    风吹着,断崖下不知道有多深。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幽深寂静的断崖底部,一大片半人高的魅紫茸花上横七竖八地挂着些尸体。不少尸体已经呈现出干瘪状,而吸食了尸体养分的茸花竟然长得比其他茸花更加旺盛。

    本来已经半发的花朵竟已全然开放,有几朵花蕊处竟有了红玛瑙似的小圆珠,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一多半开的茸花上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山间的温度低,小脸青紫青紫的。

    一道白影一晃而过,更在后面的一个圆滚滚的白团子也跑过。不过几步,白团子又有折了回来,原来是只白滚滚的小狼,眼睛是莹蓝色的。看着那大片盛开的魅紫茸花,圆溜溜的眼睛满是疑惑。

    它奶声奶气地向一边叫了几声,一只大狼应声出现。通体雪白,皮毛光亮润泽。一双狼眼冷冷的看向那片茸花,然后发出一声嚎叫,悠长的叫声,惊起了山林中的飞鸟。

    大狼轻巧地挤入花丛中,避开藤刺,看着那个女童,叼住了女童的领口,走出花丛,放到了地上,大狼鼻子闷哼一声。两道身影向这边袭来,两名俊秀的男子,看见大片盛开的魅紫茸花,脸色皆是一变。

    今日动物的血还没有收集够,魅紫茸花竟有不少开放了。两人看清茸花上干瘪的尸体和地上的女童,脸色愈加凝重,一人抱起女童转身就走,足尖轻点,转眼间便已经没有了人影。

    小狼吊着舌头,摇着尾巴,快速的向前跑去,大狼则原地慵懒的躺下。看着另一个男子小心翼翼的取下茸花上的尸体。而女童被放在了一张竹床上,一名十三四岁的女孩小心的擦去女童脸上的血污,喂她服下了半碗褐色的汤药。

    白滚滚的小狼进进出出,看着床上那小脸,很是好奇,临近黄昏,女童睫毛微颤。睁开眼,看着头顶,良久,又转头。

    细小的响动,使在地上打滚的小狼立马翻起身来,扑向床边。小狼欢快的扑向女童儿,女童迅速坐起,小狼扑了个空,又想扑向女童,却被女童一巴掌扇到了地上,滚到了一边角落里,小狼发出惨烈的哀号。

    一道白影窜了进来,看着打滚的小狼,大狼冷冷的看向女童。但那双漆黑的眸子却让大狼一颤,随后一男一女又进来了,男子一身白衣是抱女童回来的那个,眉清目秀,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而那个少女,一身素绿罗衫,长得十分秀气清丽。

    两人看着地上的小狼,再看看大狼,都很是诧异。男子看向女童,心中一惊。相由心生,这个孩子年龄尚小,双眼之中蕴藏的却令人寒从背起。房子里的空气似乎凝结了起来,两人两狼感觉女童的眼神审视他们时,像是针扎在身上一样。

    “我,要变强!”

  • 第二章露面

    三月的阳光和着风轻轻的扫过人的脸颊,柔嫩纤长的柳枝垂在水面上。柳枝一颤一颤的,清澈的池水泛出层层涟漪,鸟雀清脆的叫声响着。

    池塘北侧,一棵高大的樟树底,一个墨衣“少年”靠在树身旁。上好的锦云锦,铺在身下,翠绒绒的草毯上,墨色的靴子上刺着精细的腾云纹。银丝勾勒的腰带箍出“少年”纤细的腰,精致的翻领中露出浅灰色的锦里衫,袖口边刺着精致华贵的纹路,腰间白洛青玉。

    “少年”眸子微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张脸似女儿般的清丽可人。不过眉间倒是英气了不少,眉宇间透着冷冽。黑色长发半挽,插了支白玉的横簪,像极了一只危险的黑狐。

    纤长白皙的手指上戴着一只纤着半只大的红宝石戒指,还有一只银灰色的指环,在右手食指的第二节。手缓缓抚过腿边一只白色的大狼,大郎柔顺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衬托的色彩更加以妍丽。

    大狼眯着眼不怒自威,就这样安静的沐在暖阳里。安静的像幅画般,突然一身紫衣的女子出现,紫色的薄纱遮住了半张脸。只剩黛眉和一双明眸,仅此便已十分吸引人了。

    女子手中持剑,单膝跪地,对着“少年”行礼,:“少尊,尊主请您去前殿点查新弟子。”“少年”睁开眼睛,眼睛仿佛是深不见底的寒潭。

    “他”抬手一挥,女子便已经起身离开,不见了踪影!这是木清歌在龙域的别院,龙域知道具体位置的不过二十人,距离龙域大殿只有四里地,隐在几座小山丘里,这可是尊主差人专门打造的。

    木清歌起身,从怀里拿出一只小玉瓶,拔开瓶塞,倒出一只小小的表面微蓝的药丸,扔进嘴里,揉了揉嗓子。扮男子,什么错都不能出,大狼也起身,升了个懒腰,甩了甩身上的毛,慢悠悠的往前走。

    一人一狼朝着外面走去,不过三百步,景象突然变化,抬头便是一望无垠的晴空,大块大块的墨蓝色厚石板紧密的铺在地面上。墙上雕着古朴的花纹,宽阔的通道上偶有几人。

    几个较高阶的龙域弟子见木清歌,以为又是哪家的子弟,一个眼尖机灵的看见那匹雪狼,跪在地上行礼:“弟子拜见少尊!”

    “嗯……”轻微的哼了一声。

    剩下的几个弟子马上跪地行礼,“弟子拜见少尊。”

    半晌,没有回答,抬,头连个衣角都没有了。木清歌不紧不慢的走着,到了前殿的左侧殿,庆云殿附近。前面传来吵闹声夹杂的嬉笑声,不禁让她眉头微皱,雪狼微微抿了抿耳朵,有人要遭殃了。

    “周公子天资聪颖,才十四岁便已经入了龙域,看来肯定是要成为三位长老的座下弟子的。”听声音不过十七八岁的光景,不过言语间的阿谀奉承倒真是让人恶心!

    “我成为长老的座下弟子,自然少不了关照你们。”变声期特有的公鸭嗓响起。

    一人一狼转过弯,抬脚跨过门槛,庆云殿下台阶的不远处。三四个龙域弟子围着三个少年,一个少年,宝蓝锦衣,身姿挺拔,并不言语,另一个一身墨绿长衫,手持一把银扇,眼角含笑,另一个长相一般褐黄色的云锦裹在身上,一张脸上满是洋洋得意。

    这个时候龙域正是三年一选弟子的时候,三位长老每三年只收一个,而其他弟子收二百人,列入龙域门下。尊主除了三位长老再也没有收过其他弟子,如今前殿视察还未开始,看来这三个已经内定好了!

    四个龙域弟子品阶不高,腰间还挂着绿牌,凤城,这几个少年。木清歌眉头一皱,哼!就算家世显赫,殿试我也给你刷下去!一人一狼继续走,而蓝衣与墨绿长衫的两位少年则细细的打量着她们。

    “那个小子,站住!”语气里满是骄纵。

    小子?木清歌眯了眯眼。

    “我要你的狼!”那位周家公子几步便到了跟前。其他几人也跟了上来,几人颇有疑惑——不成?今年还有其他的座下弟子?

    “这位小公子,您怕是走错了路,不然,我带您走?”一个绿牌弟子开口。

    “把狼给我,要什么你随便开!”

    另外两位少年也兴趣勃勃的盯着雪狼。木清歌抬抬眉,而雪狼则不耐烦的闷哼了一声。

    “这位公子,不妨将您的雪狼给周公——”

    “雪狼!”一个弟子惊叹出声。

    “弟子拜见少尊!”四人跪在地上,背上冷汗不断的往出涌,身体已经开始发抖。墨衣,雪狼,那是龙域尊主的师弟,龙域的少尊,身份何等尊贵!

    沐清歌微微地抬起头,看着比她高出多半个头的少年,嘴角微微扯起:“丑怂,你也配?”一张白净的小脸,雄雌莫辨,眼睛生若潭水,唇色像极了嫩桃花。

    三个少年看着他的脸不经怔住,不过恍惚间,便回过神来,墨绿长衫的少年脸别到一边憋着笑,宝蓝衫的少年依然盯着木清歌的脸。

    而黄衣少年,恼羞成怒,脸似有若无的红了起来。“丑怂?什么少尊我看不过是尊主养活的小倌!”

    话一出口,木清歌眼下一冷,脸上却笑着更开了,背对着太阳,冷意开始蔓延。那两位少年皆是后退一步,四个跪着的龙域弟子冷汗直流!

    “把他——给我一直咬到前殿!”雪狼慵懒的从木清歌身后走去。

    黄衣少年后退几步,聚着内力,雪狼猛的一下扑上去,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雪狼身姿轻盈的躲过攻击,一个爪子狠狠的拍在黄衣少年的腰间。腰带撕拉一声掉在了地上,白色的里衣若隐若现。

    “少尊,这是周家的嫡公子。”一个弟子颤着声音。

    木清歌看着被雪狼戏弄恐吓的少年,目露不屑,天资真是一般!

    “周家的公子,”木清歌释放威压,“我就要给脸吗?”声音不怒而威。

    跪着的四个弟子已经气血翻涌,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滴。木清歌转头,走向墨绿长衫的少年,少年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看起来实力不错。

    “笑的挺欢啊。”

    “少尊……果,果然实力不凡。”少年有些气力不足。

    木清歌看着雪狼把黄衣少年,追出了庆云殿,抬脚跟了上去。十来步威压没有了,地上弟子瘫倒在地上,大口喘气,衣领出汗涔涔的,面无血色。

    而两位少年则微微调息,街是看着木清歌的背影表情复杂。 雪狼像是戏弄着兔子般,黄衣少年发冠散乱,身上的外衣已经成了丐帮的样子,黄衣少年想要躲到其他的地方,不过雪狼可不饶他。

    黄衣少年灰头土脸地进了正殿的门。正殿只为三年一次的选拔大会而开,如今里面诸多氏家族子弟,江湖游者和龙域弟子。见黄衣少年如此狼狈,不少世家子弟幸灾乐祸,指指点点。

    雪狼一入正殿,云霄殿的前院,不少人便盯上了它。身姿矫健迅猛的灵物可是抢手货,几个龙域弟子围了上来,准备擒下雪狼,几个世家子弟也跃跃欲试。

    一粉衣少女手持长鞭,鞭子带着劲风就朝雪狼面门袭去。雪狼闪过,地上落下一小撮银白色的毛。

    “看我今天不拿了你!”少女的声音里满是娇俏,这是燕国殷氏的小姐,殷妍暖。自持天资聪颖,精通琴棋,武艺也不差。竟没有成为长老的座下弟子,在这熙攘的地方等着,心中自是不爽,这样表现机会可不能放过。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