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一见钟情、秦越简然凌飞语小说

一见钟情

秦越简然凌飞语小说

主角:秦越,简然,凌飞语 标签:总裁豪门、闪婚、神秘身份、日久生情

简然以为自己嫁了一个普通男人,谁料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公司的总裁大人。不仅如此,他还是亚洲首富帝国集团最神秘的继承者。人前,他是杀伐果断、冷血无情的商业帝国掌舵者。人后,他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把她啃得连骨头也不剩。

旧时绵绵 状态:连载中

秦越简然凌飞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4章:不要轻易提分手

    “我……”秦越薄唇动了动却没多说什么,只是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浮起几分看不懂的深邃,盯着简然的背影沉思了几秒钟才转身往书房走去。

    最近三年时间,简然一个人在外租房居住,几道家常小菜做的非常拿手,很快时间两菜一汤就上了桌。

    “秦越,可以吃饭了。”简然小心地敲响了书房的门,没听到应答便轻轻推开门。

    书房里秦越正在打电话,听他说:“这些事情你看着处理,不用事事向我汇报。”

    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抬头的瞬间与简然四目相对,冷淡地问道:“有事?”

    “可以吃饭了。”简然笑了笑,不太敢和他对视。

    “我就来。”他的语气淡漠如常。

    两个人坐在对方,认真吃着饭,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沉默,气氛一时显得沉闷。

    简然好几次动了动嘴唇想找点话题聊聊,在对上秦越淡漠的神色后又将话吞了回去。

    饭后,秦越主动提出由他洗碗,简然也没有拒绝。他愿意跟她一起分担家务,她何乐而不为呢。

    从秦越那笨拙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以前他一定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不过也是,那么大一家公司的总裁,怎么可能会做洗碗这些琐碎的事情。

    啪——

    听着厨房传来瓷碗碎裂的声音,简然立即起身走了过去。

    入眼的是秦越手上拿着一只碗呆愣地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片。

    “还是我来吧。”简然走过去想要拿过秦越手上的碗。

    “不用,我来就行。”秦越错开简然伸来的手,语气并没有变化。

    “秦越,其实……”简然对上秦越坚定的目光没法把话说下去,只好点点头退出厨房让他继续。

    虽然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但秦越对简然来说还只是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

    她想要了解他,了解他的一切,尽最大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只是,他是这样的身份,她真的还可以抱着当初和他她结婚时的想法接近他么?

    简然在客厅坐下,拿起遥控版打开电视机,随意选了一个新闻频道。

    看着电视时,偶尔侧头向厨房的方向望去,透过玻璃门看到秦越认真专注地在清洗着碗筷。

    她在心里又悄悄地感叹了一句,原来这个男人洗碗的时候也能这么有味道。

    许是简然的目光太过炙热,秦越冷不丁地回头望来。四目相对,简然看到秦越眼里的微微凉意,而后便是无可挑剔的礼貌微笑。

    窥伺被抓了个正着,简然脸蛋儿微微红了,随即也礼貌回了个浅笑。

    简然再将视线转移到电视屏幕上,脑子里想的却全是秦越。

    这个男人工作中那么有魄力,洗碗也能洗得这么有味道,究竟有什么时候能看到他出糗的一面呢?

    把厨房收拾妥当,秦越回到厅里,见到简然正愣愣发呆。他盯着她清秀的脸蛋儿看,过了几秒钟才出声:“简然。”

    “啊……”秦越好听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简然觉得异常好听,一时竟又觉得脸蛋儿发烫。

    秦越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有些事情,我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好。”简然应道。她也正想跟他好好谈谈,趁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秦越深邃的目光将简然上下扫过,才慢慢开口:“简然,今天在公司……”

    “公私分明,这个我明白的。其实我也不想因为我们私人关系让公司的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秦越还没有说完,简然便打断了他。

    她在这家公司努力工作了三年才有如今的成绩,还想靠自己的努力继续往上爬,不想因为秦越有所改变。

    秦越脸色平静,只是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关于创新科技总裁这个身份,我并不是有意跟你隐瞒。今天那样的场合见到你,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所以没有对外宣布,但并不是说我想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

    “我知道。”简然点点头,又说,“工作与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完全分开的,是我不想把私人生活带到工作中去。”

    她与秦越领证结婚,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简然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特地去跟公司里的人宣布。

    一来,她是不想让自己的工作受到影响。二来,她也不确定和秦越这桩婚姻能够走多远。

    看着简然坚定的神色,顿了顿,秦越又说:“我们结婚的事情你有没有跟家里人说?”

    简然摇摇头,不想多说家里人。

    “我刚刚接手创新科技,手上有些事情需要亲自处理。如果你不介意,忙完这段时间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访岳父岳母。”他说,神色语气淡定得就像早就料到简然还没有跟家里人提起这件事情。

    “不用。”简然直接拒绝,但又觉得这话不妥,忙解释,“我跟家里人发生了一些事情,很久没联系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家?

    每每想到这个字,简然的心脏就会隐隐发疼,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早在三年前,那个家便不再是她的家,她再也回不去了。

    “简然。”秦越沉沉叫着她的名字,又说,“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

    秦越的语气淡然,却又因为声音本身就好听,硬是多了分不同的感觉。

    这句明明不是情话的话,让简然的心里涌起一阵阵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虽然这些年她咬着牙走了过来,但是夜深人静时想到那件事情还是会免不了心酸难过,也默默流过泪。

    “简然。”沉默了好一会儿,秦越才再度开口,“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是诚心想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没想到秦越会突然这么说,简然又愣住了。抬头看他,对上他非常真诚的目光,她也说道:“我也是下定决心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秦越盯着她秀丽的脸蛋看,顿了几秒,说:“那么简然,你能否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提出分手?”

    “恩!”简然重重地点头,“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不要轻易提出分手也正是简然心中所想,此刻由秦越亲口说出来,让她感觉很安心。

    ……

    秦越和简然两个人四目相对,再一次因为找不到话题而让气氛尴尬。

    “要不你先忙,我也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简然平时的性格还算开朗,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旦对上秦越就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好。”秦越点点头,起身往书房走去。

    简然看了他一眼,也回到房间准备明天工作要用的资料。

    忙了大概两个小时才忙完,简然关机,抬手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她起身出门,拉开门便撞见从浴室出来的秦越。

    他穿的是白色的睡袍,乌黑的短发还滴着水珠,面部表情让人觉得很清冷。

    “时间不早了,快去洗洗睡吧。”他语气淡然,说完,并没多看她,转身进了房间。

    简然顿时有点不知所措,看他的样子是打算今晚和她同房了……

    可是、可是她觉得自己的心里还不大能接受他

    想到这里,简然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在浴室里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之久,简然才从从室出来。她找了一套长袖睡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回到房间,没有看到秦越的身影,她不由得悄悄松了口气。不过一口气还没完全吐出,就见秦越走了进来。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估计刚刚是到阳台去抽烟了。他没有隐瞒要抽烟的事情,只是体贴地不在她出现的范围吸烟。

    “睡吧。”秦越先上了床,躺在床的右侧,把左侧的位置留给简然。

    “哦、好……”简然紧张得舌头打结,手心也冒着冷汗。

    她从另一边爬上床,在秦越的左侧躺下。

    大床是两米宽的,两人之间明明还隔着一段距离,可简然就是觉得自己被秦越的男性气息紧紧包围着。

    “我先睡了。晚安!”她赶紧闭上眼,希望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间睡着。

    简然越是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脑海里想的东西反而越多,越睡越清醒。

    心里想着,秦越会不会趁她睡着的时候对她做一些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秦越真要对她做什么,那也再正常不过了,毕竟她和他已经是合法夫妻。

    简然心里这样想着,身体更加紧绷得厉害,几乎快成了僵硬状态。

    兴许是觉察到简然的紧张,秦越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简然,虽然我们已是合法夫妻,但我不会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他的声音还是跟平时一样好听,但是简然又隐约听出了一些笑意,一时间连耳根都红了。

    这个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敏锐?

    ……

    有了秦越的保证,简然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没多久便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天色已大亮,简然一把抓过手机看时间,不由得低呼一声:“完蛋了!”

    周一到周五早上七点,她的闹钟一定会准时响起,今天是罢工了还是她睡太沉没有听到?

    “醒了。”秦越低沉性感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我看时间还早,就关掉了你的闹钟,让你多睡一会儿。”

    听到秦越的声音,简然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她抬头望去,看到穿戴整齐的秦越坐在单人沙发里,修长的手指随意翻着手里的报纸,看样子已经等候她多时了。

    “那个,你等我一小会儿,我尽快去做早餐。”简然挠挠头跳下床,慌乱冲进洗手间。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等你一起用餐。”身后传来秦越低低沉沉的声音,简然一时都不知道该怎样反应了。

    看着简然如同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一样,秦越的薄唇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清冷的眸子里有了些许笑意。

    这个简然真的是三年前那个喝醉酒骂了他整整三个小时,还吐了他一身的泼辣女孩?

  • 第1章:闪婚

    “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

    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

    说实在的,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

    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关于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就连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

    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领证结了婚。

    十天前,在闺蜜凌飞语的热心帮助下,简然第N次踏上相亲道路时,遇到了这个名叫秦越的男人。

    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毕竟三年前被人设计陷害后,她就没有资格挑剔,只有别人挑剔她了。

    正因为她不能再挑剔别人了,因此相亲当日,她早到了十五分钟。

    自身条件上占不了优势,就只能在其它方面表现得好一些,希望能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

    如果能遇到合适的男人就把自己嫁出去,也能让父母安心。

    和她相亲的男人来得则是一分不早,一分不晚。

    男人西装革履着装非常正式,让人觉得他非常重视这次的相亲,给简然最直观的第一感觉很不错。

    他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平常:“简小姐,你好!我是秦越。”

    很平常的一句话,只因为他的声音非常富有磁性,让简然觉得异常好听,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又加了一分。

    两个人简单平常的交流后,礼貌地留下了电话号码,便各自离开。

    相亲的次数多了,简然也没把这次相亲当一回事儿。

    她以为,这次相亲也会和以前许多次一样不了了之,不料却在两天后接到了秦越的电话。

    他的声音仍是客气礼貌:“简小姐,你晚上有没有空?”

    那晚,秦越约她到一家川菜馆吃饭。

    简然不太喜欢相亲这样尴尬的场合,席间话非常少,一餐饭下来显得有些拘谨,也没怎么吃饱。

    原想找个理由先离开,踌躇中,秦越率先说话了:“简小姐,我下个礼拜三有空,在那天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如何?”

    “领、领什么证?”简然被秦越这句话惊得一愣一愣的。

    “结婚证。”他重复说道,语气非常严肃认真,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结婚证?”简然仍是不太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手放在大腿上用力捏了捏,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这才认真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秦越有一双很浓的剑眉,眼睛明亮有神,脸型更是如画似刻般好看,是属于那种丢在万人群中一眼就能找到的。

    他的神情态度都非常严肃,看起来不像做事冲动的人,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他就说要和她结婚?

    紧接着,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又传到她的耳里:“我以为简小姐和我一样,相亲就是想组成一个家庭,结婚生子,过别人认为‘正常’的人生。”

    “没错,我是这样想的,可是我们毕竟才第二次见面,你不觉得这样太快了?”简然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可是没想过这么草率。

    “是有些快。”秦越的神色平淡如常继续说着,“第一次见面后,我回去考虑了两天时间。简小姐给我的第一感觉不错,我个人觉得我们两个人的性格不冲突,因此我想试试。”

    简然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在我的观念里婚姻不是儿戏。试试?如果试得不好,你是不是想……”

    没等她说完,秦越打断了她的话:“简小姐,我们都是成年人,自然不会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爱情,很清楚自己的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简然没接话,定定地瞅着秦越的脸庞。

    从表面看这个男人,沉稳不张扬,似乎是结婚的好对象。

    可是,她真的能把自己后半生交到这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男人手中吗?

    真的可以吗?

    见她犹豫,秦越又说:“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如果简小姐觉得我这个人还可以,你回去考虑一下,我等你电话。”

    那天回家后,简然一个晚上都在想着这件事情。

    她承认,某些观点她和秦越有着相同的看法,比如说那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爱情。

    在被那样深深伤害之后,她就再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有爱情了。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简然拨通了秦越的电话,答应了他的“求婚。”

    当天上午简然拿上户口本,下午就和秦越一起到了婚姻登记处登记。

    当她和秦越一起拿着结婚证走出民政局的时候,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简单,九块九领张证就在她的生命里刻下了属于秦越的专属印记。

    昨天就是简然搬到秦越的公寓一起住的日子。

    昨晚秦越也表现得很绅士,主动把主卧室留给她一人休息,他则在另一间卧室休息。

    简然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出门上班前,秦越就将银行卡交给她。

    她与他相互间还不了解,他怎么就放心将所有家产交到她的手中?

    “简然,各大媒体的记者都在里面等着。董事局的人和新总裁马上就要到了,你这个时候发什么呆?”

    公关部经理徐友爱严厉的声音打断了简然的神游,她赶紧收回思绪,端正态度:“徐经理,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

    徐友爱瞅着简然,语气严厉:“简然,虽然你是业务部的职员,但是你们经理派你过来协助我们公关部,你就给我打起精神,别给我拖后腿。”

    简然抿唇点点头:“徐经理,刚刚是我走神了,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徐友爱再看了简然两眼才移开目光,拍拍手把几名负责接待的同部门工作人员都叫过来。

    “大家打起十万分精神来,今天的发布会我们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的,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徐友爱说话的同时,严肃认真的目光扫过手底下的每一名工作人员。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