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凤女重生 缘来是你、苏云裳上官若梦宇文辰逸小说

凤女重生 缘来是你

苏云裳上官若梦宇文辰逸小说

主角:苏云裳,上官若梦,宇文辰逸 标签:

"公孙煜凌厉的掌风袭来,慕容千帆顺势将苏云裳丢了出去,苏云裳柔弱的身子生生的接下那一记掌风,整个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栽到悬崖边上,嘴角的鲜血如喷涌的泉水洒落一地,依稀可见血红一片。看着慕容千帆邪恶的嘴里叼着一根草,肆意中说不出的悠闲自在。苏云裳绝望的泪水落下,酸涩感让心脏跟着抽痛,这就是自己一直深爱的慕容千帆?苏云裳强撑着站起身,脸上尽是凄楚的笑意,“慕容云帆,他日,我若活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一个转身,万劫不复!慕容千帆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空了…… "

宇恋阳 状态:连载中

苏云裳上官若梦宇文辰逸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小序

    一壶梨花酒,一把檀香木古琴,苏云裳身着浅蓝色的披风坐在树下,温暖的阳光在桃花的遮挡下投下了斑驳的影子,树下的主人举手投足间都是说不尽的风情。

    修长的手指轻抚着琴弦,苏云裳微微调试了一个音符之后,叮咚叮咚,流水的声音,倾泻而出。好似小溪就在眼前奔流着,时不时跃出了水花,真是应了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

    一阵风袭来,树上的桃花纷纷落下,更有调皮的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儿,洒在云裳的头上,身上,将云裳的整个人装点的更加灵动。

    苏云裳丝毫没有被落入指尖的花朵干扰,只是专心的盯着自己的琴,似乎想要将心中的情思通过这样的方式宣泄出来。

    上官若梦带着洒脱的笑意看着眼前的云裳,“一个月后,云裳可就要当新娘子了。慕容千帆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啊。”

    慕容千帆?苏云裳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心里也酸涩的厉害,若自己没有天玄剑作为陪嫁,慕容千帆还会娶自己吗?肯定看都懒得看自己一眼了。

    苏云裳至今都忘不了慕容千帆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满满的嫌恶,这种感觉就像是被蚊虫盯上了一般,又痒又痛。

    微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绪之后,苏云裳脸上的笑容恢复了以往的灿烂,“若梦,我为你舞一曲可好?”

    上官若梦惊喜的看着苏云裳说道,“云裳,你的舞姿可是让我都艳羡了好久好久的。今日能够欣赏到你的舞姿,真是三生有幸了。”

    苏云裳微微笑了笑,柔和的嗓音里带着暖暖的味道,“若梦,你能来看我,真好。”苏云裳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充满着真诚。

    说罢,苏云裳便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接了下来,放在上官若梦面前的石凳上,苏云裳里面的衣服是一身火红色,将整张脸衬托的愈加完美。

    火红色的衣服跟她的性子很搭配,外表冷淡,但是内心火热,就如同肆意的木棉花般,积蓄力量之后,一夜爆发。

    隐匿在暗处的宇文辰逸,玩味的看着桃花树下的云裳,来凑热闹还真是走对地方了,叫云裳的这个女人就是传说中要以天玄剑为聘礼嫁给慕容千帆的么?

    宇文辰逸心想:这个女人出手还真是大方,天玄剑可是武林中争相争夺的利器,据说拥有天玄剑就等于拥有了半个天下。只是一直没有人找到这把剑的秘密在哪里。

    看着在桃花树下旋转着身子的苏云裳,火红色的衣服在风的追逐下伸展开来,细碎的舞步,伴随着缤纷的花瓣,将苏云裳的周身围成了一个圈儿。

    宇文辰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个女人竟然可以在跳舞的时候,让花瓣围着自己转,蓦然间,宇文辰逸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动了一下。

    宇文辰逸迅速将手放在自己的心脏上拍了拍,然后心里怒骂一句:苏云裳这个女人,就是一只勾人的狐狸精!

  • 第二章 凤冠霞帔的风波

    宇文辰逸回过神的时候,便看到苏云裳用帕子擦拭自己的香汗,一阵风袭来,淡淡的体香飘到了宇文辰逸的鼻尖,宇文辰逸的心扑通跳了几下,一激动便将身边的花盆打碎了。清脆的声音将云裳和若梦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反应过来的宇文辰逸顷刻间一个闪身,就没了人影。

    “莫不是你家的花知道自家小姐要出嫁,都忍不住来个碎碎平安的祝福吗?”上官若梦见状,忙转移话题打趣道。

    “明日如何,都是一个未知数,且走一步看一步吧。”苏云裳的眉宇间起了一层褶皱,似乎在诉说着主人的无奈。

    看到如此温婉的女子露出如此失落的姿态,上官若梦无奈的叹了口气,换做其他的事情,或许自己可以伸出援手,可是让云裳嫁给八皇子是皇命,由不得说不。

    “云裳,你……”上官若梦在肚子里努力的搜索可以用的上的安慰人的话语,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看着云裳洞悉一切的眸子,有那么一瞬间,上官若梦都觉得自己在云裳的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再冠冕堂皇的话语,也温暖不了云裳的心了。

    外界传言,云裳是苦苦追求慕容千帆,甚至不惜拿自己的清白威胁,可是知情的人知道,这不过是讹传罢了,上官若梦都觉得自己要是一个男子的话,一定会将云裳这么温婉的女子娶回家好好的呵护着,绝对看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的。可是,自己终究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

    自己不是慕容千帆,慕容云帆才是云裳的夫君,八皇子的阴鸷连皇上有的时候都会倍感无奈,更何况是云裳呢,要是云裳嫁到了八王府不幸福怎么办?

    “云裳,你喜欢八皇子吗?”上官若梦认真的盯着苏云裳开口说道。同时,心里开始酝酿一个巨大的计划,如果云裳不喜欢八皇子的话,自己一定会帮助云裳逃婚的。

    “若梦,明日过后,八皇子就是我的夫君。切不可再说这等话了,被人听去,难免会传成什么样子。”云裳带着几分警告说道,云裳心里何尝不知道若梦是为自己好,可是有些事情,身在局中,身不由己。

    上官若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旁边冒出一个小脑袋,随后又缩了回去,好一会儿之后,来人才慢悠悠的朝这边走了过来。此人正是云裳的丫鬟兰儿。

    兰儿的一双手不自然的在脸上遮来遮去,生怕露出什么破绽,虽然经过胭脂水粉的修饰,但是若梦一眼就看出来了,兰儿的脸上全是点点的泪痕,在白白的一层粉下面,反而更加的明显了。

    在兰儿还没有行礼的时候,若梦就及时的抓住了兰儿的手,打抱不平的开口问道了,“兰儿,谁欺负你了?”

    听到终于有人肯关心自己了,兰儿不由的抽噎了一下,眼泪顺着眼角就留下来了。就连给若梦行礼的事情也忘记了。“是八王府的人,说是皇上赏赐的凤冠霞帔小姐不配穿。奴婢没有阻挡住,凤冠霞帔被八王府的人带走了。这可怎么办才好,现在找人现做,哪儿还来得及?可是小姐明日就要出嫁了,明日穿什么?”

    听到这里,上官若梦气的脸色发青,一脸坚定地牵着云裳的手说道,“云裳,我去找我爹帮忙。这件事情,务必要八王府给你一个交代。”

    苏云裳莞尔一笑,带着微不可见的调皮说道,“若梦,现在要出嫁的是我,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凤冠霞帔被拿走了,我这儿还有一份儿,是我娘亲手给我缝制的。你放心吧,明日的大婚必定会很顺利的。”

    “可是这口气怎么咽的下?”上官若梦一脸愤怒的说道,潜意识里,上官若梦已经将自己看做了当事人。

    “无碍,说白了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好了,若梦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明日想必不得闲了。”云裳带着款款的笑意看着若梦说道。

    若梦不由的哀叹一句,脸部的肌肉都垮了下来,颓废的样子顷刻呈现,“我娘说了,要是我学不会刺绣的话,以后就不准我出门了。”

    “那就好好学。”云裳的眼睛都染上了暖暖的笑意。

    “那好吧。”上官若梦不由的撅嘴无奈的看向云裳,摆出一副可爱的状态,云裳好笑的看着若梦说道,“你也该找个良人嫁了。”

    “我才不要像你一样嫁人呢,嫁人了就没有自由了。”上官若梦不由的咋咋呼呼的说道,在看到云裳的脸色不太自然的时候,上官若梦便知道自己的话肯定是刺激到了云裳,上官若梦一脸愧疚的拉扯着云裳的袖子说道,“云裳姐姐,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只是一时的无心之过。”

    苏云裳颇为无奈的看着上官若梦说道,“瞧你,姐姐都叫上了,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好了,赶紧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晚了,该不安全了。”

    上官若梦点了点头便不舍的离开了。上官若梦自认为有一点武功底子,撂下四五个大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况且这又是京城脚下,自己是当朝宰相之女,料贼人也是有贼心没有贼胆的。所以上官若梦这次是只身一人出来的。

    在上官若梦出来不久,一阵儿风袭来,随后淡淡的香味入鼻,上官若梦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心里猛地跟着一惊,还没有来得及转身,整个身子便无力的倒在地上,眼皮也重重的合上了。

    一身黑衣蒙面男子,从上官若梦的身后走来,没有丝毫的犹豫,便扛着上官若梦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院里,“主子,人带来了。”那人小声的跪在地上说道,顺势将上官若梦毫不客气的扔在了地上。身中迷魂香的上官若梦没有任何的知觉。

    “将人绑在床边的柱子上,把眼睛蒙上,嘴巴堵上,看守个三五日,一日三餐,只要保证饿不死就可以了。”面前的男人一身锦衣,白色的束发带将头发很好的束起来,本是飘飘然的气质,却因为这人话语中的冰冷变得毫无违和感。

    就这样,上官若梦在昏迷中被黑衣人拎起来之后,拖到了床上,将其摁在柱子上之后,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快速的将人绑在柱子上,没有丝毫的怜惜,整个过程就如同机械般的执行者命令。末了,还不忘找两块黑色的布条,将上官若梦的眼睛蒙上,嘴巴堵上。

    自称是主子的那人在看到黑衣人的行动中之后,便一个转身离开了。

    在上官若梦离开之后,云裳便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丫鬟,“兰儿,我平时怎么教你的?这种话也可以在若梦面前说吗?你这样的性子怎么跟我进王府?在王府,你家小姐没有办法庇佑你,即便是我爹娘还在,也不过是寒门家的女儿,况且,我爹娘早逝,到了王府之后,日子肯定没有现在这般轻松。”

    云裳说完之后,便安静的坐在了树下的石凳上,兰儿听到这里,扑通一声跪在了云裳的面前,眼泪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上,“小姐,兰儿是替你觉得委屈,所以才会口不择言的,兰儿向小姐保证,兰儿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小姐绕过兰儿这次。”

    云裳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兰儿的跟前,亲自将兰儿扶了起来,这个丫头从小就跟着自己,只是性子太单纯了,这样跟自己进王府的话,少不了要吃亏的。思索片刻之后,云裳一本正经的凝视着兰儿的眼睛说道,“兰儿,不如我嫁到王府之前,给你找户好人家嫁了吧。你随我去王府,日子必定是苦的紧。”

    兰儿一听到云裳的这句话,浑身忍不住颤抖了下,一脸委屈的流着泪说道,“小姐,你不可以不要兰儿,兰儿知错了。兰儿不要嫁人,兰儿要一直守在小姐的身边。”兰儿一边说,一边动情的哭着,看得云裳的心被咯的生疼。

    末了,云裳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只是以后在王府一定要记得谨言慎行。”

    云裳说完之后,便一脸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古琴,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带着几分疲惫冲着兰儿说道,“兰儿,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坐一坐。”

    兰儿乖巧的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

    云裳将手指轻轻的放在了琴弦上,这是娘亲留给自己的琴,名曰无双琴,顾名思义,就是经由此琴弹出的曲子天下无双,无论是调子,还是琴本身的音质,都是无可挑剔的。

    云裳一直好奇这样的绝世好琴,怎么会在娘亲的手上,要知道,自己的家不过是个小小的院落罢了,记得儿时问起的时候,娘亲只是笑了笑,解释说,“这是娘亲的好友送给娘亲的。说是以后孩子是女儿,就把这把琴交给你。”当时,自己不过是懵懂的点了点头。

    当云裳轻轻的拨弄了一下琴弦之后,心忽然痛了,对亲人的渴求,云裳一直都未曾表露在人前,可是自己即将要出嫁了,身边没有一个亲人。若是自己娘亲在世的话,一定会将自己打扮成最漂亮的新娘子,可是……娘亲早就去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