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李菲小说

我的1990

陈文泽方子涵李菲小说

主角:陈文泽,方子涵,李菲 标签:都市、成长、校园、重生、发家致富

他从历史长河中脱颖而出,等待着他的依旧是前世的轮回。父亲入狱,未婚妻退婚,而这一切的改变,皆由一场高考而起…

洗礼先生 状态:完结

陈文泽方子涵李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历史重演

    昨晚喝了太多的酒,陈文泽的头到现在都隐隐作痛。要不是窗外初升的骄阳耀眼的打在他的脸上,陈文泽也不会醒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第一幕是老旧的白炽灯和斑驳的灰色墙皮,一切都显得犹如被岁月沉浸过一般,与陈文泽之前的记忆格格不入。

    “这是…”

    随着视线的不断环绕,打磨平整的水泥地,老旧的苹果绿衣柜,尤其是身下这张铁管焊接起来的木板床和挂在床头上的奖状——

    陈文泽的瞳孔一阵收缩,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场景。

    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是陈文泽无比确定这就是自己三十年前的家!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狠狠的掐了一把胳膊,一股钻心的疼痛猛然间袭上心头。

    疼,那就不是梦。

    可如果说不是梦,那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陈文泽茫然的站起身,失神的看着眼前在梦里无数次出现的场景,当他的目光落在写字台上的日历时,瞳孔陡然间放大了无数倍!

    1990年,7月6日……

    从今早睁开眼的那一刻起,无数的场景都在告诉陈文泽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二十一世纪的狗血重生剧,竟然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陈文泽深深的吸了口气,心中的激荡久久都无法平复。

    他面色复杂的看向门外,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今天确实是1990年7月6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又能见到他们了?

    等等,7月6号,1990年的7月6号…

    陈文泽脸色骤然大变,对于上一世的他来说,1990年的7月6日,高考的前一天,是他这一生中最为黑暗的时刻,更是这一辈子都泯灭不了的噩梦!

    在这一天,陈文泽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先是父亲陈建国被人陷害入狱,紧接着,和自己有婚约的李家,马上来登门悔婚。

    当天下午,到校领取准考证的陈文泽受不了老师的异样目光和同学们的冷嘲热讽,在校园里大打出手。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治安拘留,失去了参加高考的机会!

    心灰意冷的陈文泽最终选择打起包囊南下打工,这么一走,就是整整小三十年!

    这一连串的打击非但害惨了陈文泽本人,连母亲薛彩萍也是因此换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不久后便撒手西去,与世长辞…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彻底支离破碎。每当想起这一桩桩往事,陈文泽都是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可现在,上天竟真的给了他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

    陈文泽咬了咬牙,他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让这个家度过难关,绝对不让上一世的悲剧重演!

    “叮铃铃……”

    就在此时,客厅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

    这是老旧的座机才会发出的声音,在1990年之初,家里能装得起座机的,也能从一定程度上证明这家主人的能力。

    那个时候安装座机可是要收取初装费的,以承山市为例,初装费就足足高达五千元,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家庭可以承受得起的。

    “喂…”

    紧接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客厅处远远传来。陈文泽重重的咽了口唾沫,没错,这就是母亲薛彩萍的声音!

    即使已经过去了快三十年,可陈文泽还是能够马上分辨出来!

    老旧的房门随着“咯吱”声敞开,陈文泽光着脚,踏着冰冷的水泥地飞奔着跑出了房间。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母亲一面。

    他害怕,这扇门推开以后,一切都是一场梦。

    好在,上天和他开的玩笑似乎已经结束。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名戴着围裙的齐耳短发女子,她一手拿着锅铲,另一只手正握着座机的通话筒…

    “妈。”看着面前的薛彩萍,陈文泽双眸通红的轻喊了一声儿。

    似乎生怕,这么一出声儿,眼前的“梦境”就会被打破,然后一切都烟消云散。

    在这一刻,陈文泽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很多。虽然憋着一肚子的话想说,可真正面对薛彩萍的时候,陈文泽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何处诉说自己的思念!

    “文泽,我先接个电话。”薛彩萍抬起头朝陈文泽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给你铲子,锅里还煎着蛋呢,你去帮妈看着。”

    陈文泽心中一颤,他想起来了…

    前世的时候,也就是这一个电话带来的噩耗!

    虽然已经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但陈文泽可以肯定,1990年7月6日的早晨,父亲陈建国离家没多久,噩耗就是传来。

    如今,电话已经再一次打了进来,难道这场注定要发生的悲剧,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避免么?

    陈文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薛彩萍,整个人愣在原地,更没有心情去接薛彩萍手中的锅铲。

    视线所及之处,接起电话没多久的薛彩萍右手忽然猛地一松,通话筒就从她手中滑落,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在这刻,陈文泽已经可以肯定,该发生的,终归还是发生了!

    薛彩萍双眸通红,整个人的身子都是在微微颤抖着。陈文泽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通话筒,轻轻扣到了自己耳边。

    “嫂子,嫂子,你还在听吗?”

    这道声音陈文泽并不陌生,正属于承山市第三建筑公司办公室的副主任龚大海,平日里和父亲陈建国的关系非常好。

    “龚叔叔,我是文泽。”

    “文泽啊?”电话那边儿的龚大海明显愣了一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在犹豫到底该不该和陈文泽讲。

    “龚叔叔,是不是我爸出了什么事情?”

    陈文泽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历史真的重演,那么现在的他就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

    在这个时候,他不能逃避,也没法逃避!

    “文泽,你爸因为涉嫌私分国有资产,刚刚被警察带走了…”龚大海压低声音,在电话里快速的低声重复了一遍。

    陈文泽脑子轰的一下,尽管他早有准备,可当噩耗传来时,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也是骤然间袭上心头!

    历史,最终还是惊人的重演了…

  • 第2章:不速之客

    “文泽,以后我们娘儿俩可怎么活啊。”

    见陈文泽放下电话,薛彩萍嚎啕痛哭!

    这个年代还没有女人顶起半边天的说法,每一个男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陈建国倒了,那就意味这个家可能随时垮掉…

    薛彩萍一介女流,虽说在承山市第一小学有一份稳定的正式工作,可陈文泽记得很清楚,上一世陈建国出事儿没多久,薛彩萍就被单位调到了龙康县某个偏远乡镇支教。

    对于薛彩萍以后的事情,陈文泽就不了解了。那个时候他刚到鹏城打工,通讯也不发达,不过还没到年底,她就听到了薛彩萍因抑郁症过世的消息…

    对母亲的记忆到此便戛然而止,这也是陈文泽毕生的悔恨。如今时光倒流,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重头再来。他发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绝对不能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妈。”

    陈文泽俯身弯腰,轻轻的拍着薛彩萍的后背,满脸坚定的说道:“您放心,还有我。”

    “再说了,爸只是配合调查,真要是定罪判刑也是法院说了算。”

    别看陈文泽说的轻松,可他很清楚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

    1978年到1992年是国企改革的初步探索阶段,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就,可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而陈建国,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教训的缩影!

    陈建国所任职的承山市第三建筑公司和后世各个地级市的建筑公司并不相同,目前的承山市三建是陆北重工重组以后的产物,直接隶属于从陆北重工分离出来的省三建,是没有独立法人资格的。

    这也造就了一种结果,现在的承山市三建水不是一般的深,股权结构更是非常混乱。做为承山市三建的副总经理,陈建国被人摆了一道,才会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想在这样的局面下帮陈建国平安出来难度可是非常的大,更不要说如今的法制建设并不完善,说的再直白一些,在1990年的承山市,想找个律师可真的不容易!

    所以,这件事情只能徐徐图之。对于陈文泽来说,明天的高考才是当务之急。重生了一次的他再清楚不过,未来的社会中没有什么能比知识更加的无价。

    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想提前救陈建国脱离苦海,那就必须让自己先强大起来!

    “彩萍,在不在?”

    就在此时,一道呼喊伴随着敲门声自街门外急促响起。

    “文泽,好像是你候姨。”

    薛彩萍止住哭声,连忙对陈文泽说道:“快去把街门打开请她进来。”

    陈文泽点点头,薛彩萍口中的这位候姨全名叫候红娟,是承山市大勇水泥厂厂长李文耀的妻子。

    李文耀和候红娟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李明,如今就在水泥厂工作。女儿李菲刚刚中专师范毕业,目前在承山市第一小学当老师,还算是薛彩萍的同事哩。

    而这个李菲,就是陈文泽的娃娃亲…

    大勇水泥厂是承山市第三建筑公司指定采购的水泥厂之一,陈建国在位的时候两家可不是一般的亲近。再加上李文耀下海之前就在市三建工作,薛彩萍和李菲还是同事,两家自然就亲近很多。

    可即使如此,陈建国刚刚落了难,李文耀就急匆匆的让候红娟出面儿单方面宣布解除婚事,也算是把落井下石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上一世的陈文泽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以年轻人的心性根本就承受不住,当场崩溃后跑到李菲单位门口又喊又叫,还险些被李菲报警送进局子。

    如今往事再起,可陈文泽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陈文泽了。虽然外表正值双华,但隐藏在内里的却早已是一颗剔透玲珑心!

    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薛彩萍最脆弱的时候前来打击她,既然是自己的事情,那就应该自己来抗…

    老旧的街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吱呀”声,陈文泽探出半个脑袋,一眼便看到了倚在街门口的候红娟。

    在候红娟身后不远处,一名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的男子骑在雅马哈摩托车上,这人身穿黑色印着字母的短袖,下身搭着一条阔腿儿的喇叭牛仔裤,放在1990年的承山,已经是绝对的潮男打扮了。

    陈文泽看向他的时候,男子也在瞪着陈文泽,双眼凶光乍现,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这人叫李明,是李菲的哥哥。陈文泽和李明并不熟,可上一世也没少在报纸和电视上见过他。21世纪房地产行业飞速发展之初,李明就已经是承山市最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之一了。

    不过好景不长,2014年的全国扫黑风暴来袭,李明也是承山市第一个倒台的房地产行业大佬…

    “候姨,明哥,你们有事儿么?”

    陈文泽压根儿就没有请候红娟和李明进门儿的打算,歪着半个脑袋、隔着厚重的铁门平淡的和二人打了个招呼。

    候红娟愣了愣,刚刚他接到李文耀的电话,说是陈家出事儿了,可这陈文泽怎么就和没事儿人似的?

    就算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哭天喊地,可也不会是这么一副轻松随意的样子吧…

    “赶紧把门儿打开,有事儿找你妈说。”

    李明可没心思关注陈文泽的神情,见候红娟不开口,李明把雅马哈摩托车的脚梯蹬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街门口,瞪着陈文泽就是嚷嚷了起来。

    别看陈文泽年纪小,可身高早就过了一米七五,足足有一米八。就算是隔着街门,李明也休想在气势上压住陈文泽。

    再说,如今陈文泽年轻的身躯里可是藏着一个饱经岁月洗礼的老灵魂,凭李明吼两嗓子就想唬住陈文泽,未免也太不现实了些…

    “你们是来找我的,还是找我妈?”

    陈文泽微微蹙眉,也不搭理李明,径直把目光放到了候红娟身上。

    侯红娟愣了片刻,真让她面对面的和薛彩萍谈解除婚约的事儿,侯红娟面上也过不去。毕竟这些年两家相处的不错,如今这么做确实显得落井下石。

    可面对陈文泽,就不存在抹不开面子这回事儿了…

    既然是这个傻小子自找的,那也别怪她侯红娟不讲情面。

    “文泽,我今天来就是通知你,你和菲菲的婚事还是算了吧,毕竟你还在读书,我们菲菲已经工作了,不合适…”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