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极品医仙混都市、陈放歌柳云儿吴馨雨小说

极品医仙混都市

陈放歌柳云儿吴馨雨小说

主角:陈放歌,柳云儿,吴馨雨 标签:都市生活、成长、神医、打脸

陈放歌一不小心就挣了一千万,然后带着这一千万,来到了前女友的结婚现场……

火红森林 状态:连载中

陈放歌柳云儿吴馨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被偷了

    陈放歌透过玻璃窗,看着饭店里的饭菜直流口水。

    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感觉自已都可以吞下一头牛了,特别是看到饭店里飘着热气的饭菜,更加的饿了。

    陈放歌很郁闷!

    堂堂鬼医的弟子,竟然被小偷光顾了,把自已身上的钱物都给摸了去,而他竟然一无所知,竟然没有察觉。

    身无分文分文的陈放歌只能看着别人吃,自顾自的吞咽口水。

    陈放歌摸了摸自已咕咕叫的肚子,再这样下去,自已不被饿死,也得被馋死!

    不行了!

    陈放歌鼓起勇气,走进饭店内,向站在柜台里的老板说道:“老板,你们这里招人吗?不要钱,只要管一顿饭!”

    饭店老板听到陈放歌的话,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陈放歌,不耐烦地摆着手,驱赶着陈放歌:“走,走,别在这里当误我做生意。”

    陈放歌脸色微红,转身向饭店外面走去。

    身为鬼医的弟子,陈放歌跑进来说这样的话,已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让他再继续纠缠,他还真拉不下脸。

    “吴家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吴家?那个吴家?我们南河市的第一家族的那个吴家?”

    “除了我们南河市的第一家族,还能是那个吴家!”

    “吴家怎么了?”

    “一看就知道你的消息不行啊!”

    “吴家的大小姐,吴馨雨病了,而且是一种怪病,吴家请了很多名医,都没办法找到吴馨雨的病因,现在吴家向外宣布,只要能治好吴大小姐,他们吴家将给予酬金一千万!”

    “我操,一千万!我要是有这一千万,后半辈子就不用工作。”

    “做梦呢吧!你要是能把吴大小姐给治好,有这样的医术,有多少个一千万挣不来。”

    旁边一桌人的对话,引起了陈放歌的注意。

    “哥几个,你们说的那个吴家在什么地方?”

    陈放歌上前,脸上露出友好的笑意,向这一桌的人问道。

    这一桌的人被突然一插话,全部停了下来,扭过头看着陈放歌。

    “怎么,你想去试试?”

    其中一个人笑着看着陈放歌。

    “嗯!”

    陈放歌点头。

    “哥们,你可不要被这一千万给冲昏了头啊,那可是吴家,你要是敢欺骗吴家,腿给你打断,这事可是真的发生过的。”

    这个人出于好心,对陈放歌说道。

    “没事,我医术很高的!”

    陈放歌一拍胸口说道。

    “你医术很高?”

    听到陈放歌的话,这一桌子的人上下打量了陈放歌一眼,看陈放歌还没有他们大,而且穿得也不怎么样,显然是不相信陈放歌会什么医术。

    “想知道吴家在哪啊!诺,你出了门,往右拐,沿着马路走了一千多米,看到最大的一处院子,就是吴家了!”

    另外一个脸上对陈放歌说道。

    “你这不是害人吗!”

    开始说话的那人,扭过头头说道。

    “这怎么叫害人呢,这叫成人之美,你没有看到这个小兄弟很有信心吗,就让他去试试呗,万一小兄弟是隐世不出的高人呢。”

    给陈放歌说出地址的人说道,扭头看向陈放歌,却发现陈放歌已经不见,不由一愣:“这家伙跑得倒是不慢,赶着去送死啊!”

    陈放歌从饭店出来,按照之前那一桌人说的,直奔吴家而去。

    在走了一千米左右,果然看到一个最大的院子,而且在门口,站了很多人,有些还穿了白大褂,显然这都是被吴家的一千万给吸引过来的。

    “现在还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跑过来啊!”

    这些人当中有人鄙夷地看了一眼陈放歌,很明显有针对性的说道:“连泥腿子都跑了过来,什么时候医生都这么不值钱了!”

    陈放歌知道是在说他,看了一眼说话那人,收回自已的目光。

    他懒得跟这种人计较,有这功夫,还不如想办法填饱的肚子呢。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

    “请问你们这里有吃的东西吗?”

    陈放歌叫住一个吴家的人,向他说道。

    吴家的佣人一脸诡异地看着陈放歌,但还是点点头:“有,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很快,吴家的佣人手里端了一些食物,送到陈放歌面前。

    “谢谢!”

    陈放歌说了一句谢谢,接了过来,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那样子,像是几天没吃饭,饿死鬼投胎一样。

    周围的医生看到陈放歌的吃像,一个个向旁边挪了一点,离陈放歌远一点。

    陈放歌一看就像是来骗吃骗喝的,他们可都是有真本事的,不屑与陈放歌为伍。

    陈放歌正吃的时候,吴家有人从屋子走了出来,对在场的医生说道:“大家跟我来吧!请记住一点,不要大声说话,一定要保持安静!”

    陈放歌手里拿着食物一边吃,一边跟着进去了。

    屋子很大,但是人更多,明显显得有点拥挤了。

    “现在大家一个个的进去!”

    刚刚出来的吴家人对这里的医生说道,然后领着站在最前面的医生走了进来。

    不一会儿,进去的医生一脸丧气的走了出来,整个过程不多于三分钟。

    后面进的医生,也很快的出来,跟第一个进去的差不多。

    排在陈放歌前面的人不多了,再有一个医生进去,没有多久,里面竟然传来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

    “敢来我们吴家行骗,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紧接着,之前进去的那名医生,被人架了出来,混身是血,看起来是晕了过去。

    看到这个人的惨样,还剩下的医生心里直打鼓,特别是心里有鬼的人。

    “那个什么,我觉得我的医术还不足以帮吴大小姐看病,我得回去再学习几年!”

    “我也是!”

    转眼前,留在屋子里的人更少了。

    吴家的人并不阻止这些人离开,吴家的人目光落在陈放歌身上,很是好奇陈放歌为什么不离开,难道他还真是医生?

    吴家的人不相信!

    不过,没有关系,如果陈放歌真是骗子,他镇定不了多久,进到里面,有人民医院的专家在呢,是不是骗子,马上就能知道了。

  • 第2章 控尸虫

    陈放歌走了进去。

    屋子里站着好几个人。

    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一个头发花白,剑眉,国字脸,不怒而威的老者,一脸愁容,不时看向床上的老者。

    看到陈放歌,屋子里的人一愣,然后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滚出去!”

    吴天宏一指门口,对陈放歌说道。

    他看到陈放歌第一眼,就不相信陈放歌会什么医术,认为陈放歌是一个骗子,当下不客气,要把陈放歌赶出去。

    陈放歌闻言愣了一下,知道吴天宏为什么突喊自已滚出去,这是根本不相信自已啊!

    陈放歌向床上看了一眼!

    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美女,体态修长,乌发如漆,肌肤如玉,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

    只可惜,美女脸庞上出现一道道恐怖的红痕,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陈放歌心中一惊,控尸虫?!

    这个地方竟然出现控尸虫,这怎么可能?

    陈放歌瞪大了眼睛,定晴再一次看去,确认自已是不是看错了。

    “滚出去!”

    吴天宏看到陈放歌还看,加上他孙女的病情不好,没有一个医生能确定他孙女到底怎么了,心里更加的愤怒,再一次向陈放歌大声喝斥。

    “来人啊,把他给我打出去!”

    吴天宏大喊,招吴家的保镖,好几个保镖从外面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向陈放歌冲了过来,下手绝决,毫不容情!

    陈放歌怒了!

    身体一扭,躲过这些保镖的攻击,双臂挥动,在这些保镖的身上划了过去,直接将这些保镖的关节给卸了去。

    保镖像是瘫痪了一样,四肢无法动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陈放歌也是有脾气的人,自已虽然钱包被人偷了,一天没有吃饭了,也不是可以任人侮辱的。

    “走就走!”陈放歌轻哼一声,掉头就走,走了几步,陈放歌停了下来,他不忍心看到一个这样漂亮的女孩就这么香消玉陨,回过头看着屋子里的吴天宏与几名医生:“这位姑娘中是控尸虫,是被人下了蛊,如果及时解救的话,不出三天,这个姑娘的性命堪忧啊!”

    “等一下!”

    就在陈放歌要走出去的时候,吴天宏忽然开口叫住了陈放歌!

    陈放歌停了一下,扭过头看着吴天宏,还以为吴天宏因为自已动手打了他们家的保镖,要找自已算帐的。

    “这位老先生,我已经够忍耐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如果不是你们家保镖下手阴狠,我也不会把他们的关节都给卸下来的。”

    陈放歌脸色拉了下来,对着吴天宏说道。

    “你误会了!”吴天宏对陈放歌说道,站了起来走到陈放歌的面前,抱拳为礼,深深的向陈放歌鞠了一躬:“还请先生救我孙女!”

    陈放歌眨巴了一下眼睛,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刚刚吴天宏还要把他赶出去,认为自已是一个骗子,瞬间态度大变,陈放歌完全想不通。

    其实这也容易理解!

    吴家的这些保镖,可都是专门经过训练,身手不比特种兵弱。

    陈放歌能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把吴家这些保镖全部放翻,让吴天宏对陈放歌的印像大变,认为陈放歌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一个有真本事的人是不屑于说谎的!

    “刚刚是我不对,还希望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我孙女一命!”

    吴天宏脸色悲切,打起了感情牌,老眼有泪花闪动。

    陈放歌确实看不得别人流泪,而且还是一个老人,点点头,答应下来。

    “多谢先生!”

    吴天宏大喜。

    陈放歌迈步正准备走向床上躺着的女子,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两个男人!

    一个年轻的男人,一个全身罩在黑袍,很是神秘,混身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你来干什么?”看到来人,吴天宏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毫不掩饰自已眼中的厌恶。

    “吴爷爷!”年轻男子一进到屋子里,直接无视其他人,向吴天宏说道:”我费了好大劲,终于请到可以治疗到心语妹妹的高人了!”

    “你在干什么,住手!”

    年轻男子看了一眼陈放歌,看到陈放歌正在轻轻理顺吴天宏孙女的头发,年轻人大变,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陈放歌的手,怒视着他。

    陈放歌一脸呆懵的看着年轻人,轻轻一抖,将年轻人的手抖开。

    “江文程,你干什么?”

    吴天宏一看年轻人打断陈放歌,顿时大怒,冲着江文程吼了起来:“不得对先生无礼,先生正在为心语看病,你冲上去打断,是何用意?”

    “吴爷爷!”

    江文程看了一眼陈放歌,眼神之中划过一丝阴毒,转过头对吴天宏说道:”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啊,就他?根本不可能治得好心语妹姝的!”

    “能治好心语妹妹的高人在这呢!”

    江文程后退一步,向混身罩在黑袍里的人一指。

    “吴爷爷,这位高人是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花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请过来的。”江文程看着吴天宏道:”还希望吴爷爷看在我对心语妹妹一片痴心的份上,将心语妹妹下嫁给我。”

    陈放歌看了一眼江文程,又看了一眼罩在黑袍里的神秘人。

    如果不是自已出现,确实只有这个黑袍人可以治疗好躺在床上的吴心语。

    吴心语身中控尸蛊,这是一种可以控制别人的蛊虫。

    吴心语身上的控尸蛊的子蛊,母蛊就在黑袍人的身上。

    “吴爷爷,心语妹妹是中了蛊,控尸蛊!”江文程看着陈放歌在震开自已的手之后,拿出一根银针,从吴心语脸上那些恐怖的红痕上挑出一个细若发丝的虫子,心中一惊,快速的吴天宏说道。

    吴天宏不说话,目光死死的盯着江文程。

    吴天宏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能打拼下这么大的家业,自然不是傻子。

    控尸蛊今天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是从陈放歌嘴里听到的。

    陈放歌是医生,知道无可厚非,但是江文程是从那里知道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