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妖孽儿子腹黑娘亲、苏影夜非白苏鸾小说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

苏影夜非白苏鸾小说

主角:苏影,夜非白,苏鸾, 标签:古代言情、穿越生活、权谋、腹黑、宫斗

她,面上是人人唾弃鄙夷的花痴草包,实则“吟姝”商号连锁开遍全国,美名传扬天下。他,面上是嗜血成性克妻暴毙的鬼王,实则刺客联盟掌握他手,势力滔天,让人闻风丧胆。一道圣旨,她被赐婚于他,而他却对一位面具姑娘情根深种,一再抗旨不尊,且派人追杀于她。大婚当日,她打包逃跑,他才蓦然发现,他心之所属的那位面具姑娘,竟然……

暖白 状态:完结

苏影夜非白苏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2章 路上救人

    “好美的裙子!设计这款裙子的人真是绝了!你们看,只在这两侧微微收腰,穿着就显得格外的玲珑有致,飘逸出尘。”雅间内传来一道年轻的声音。

    “确实很不错,还有这款式、绣工,府里那些绣娘哪里能做的出来?只是这价位,有些贵了。”有声音跟着应和。

    “哪里贵了?拿金卡打折后不过一百两而已!”第一个姑娘抢过话头,兴奋连连道,“就因为贵,穿的人才少,不然你以为谁都能穿的起吗?”

    第二个姑娘嗔笑地问第一位,“你行啊,一百两银子说拿出来就拿出来?我要没记错的话,苏三小姐,你的月银也不过才十两吧?你哪里来的银子?”

    第一个位姑娘得意洋洋道却不说话。第二位笑着推了她一把,神神秘秘地道,“莫不是你那二姐母亲留下的嫁妆……”

    “行了,不许乱说,这话要传出去,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第一位姑娘佯装发怒,但却没有矢口否认。

    苏影淡淡地伫立,眼底如冰霜凝聚,迸出一抹刺骨寒冰,忽的,她勾扬起红唇,淡淡地给赵管事留下一句话,这才带着绿痕转身离去。

    苏影放慢脚步,缓缓地从侧门而出,进了马车。

    马车没有象牙玛瑙等饰物,看起来简单朴素,寻常极了,只有懂行的人才清楚,这辆马车加了竹篾减震,还有一些机关设计,价值难以估量。

    马车缓缓朝苏府而去,车内的苏影却陷入沉思。

    自从听到那位苏三小姐的声音后,苏影的情绪就有些凝重,那些被刻意掩埋的记忆如开闸的水倾泻而出,怎么都止不住。

    记忆中,每晚睡前美妇人那温柔地能拧出水来的慈爱;樱花树下秋千架,回荡着欢快笑声。

    忽然有一天,美妇人倒在樱花树下,口中咳血,双眸紧闭,没多久就溘然长逝,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而且很快,她的尸体便被火化,化成一阵青烟……小女孩哭的晕厥过去却没人理会。

    她在现代做着特工的危险职业,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身亡,再醒来,小女孩就变成了她。

    苏影闭上眼,脑海中就浮现美妇人那张鲜血淋漓的脸。心口莫名的开始发疼揪痛。

    或许,这就是血缘的羁绊吧,即便换了灵魂,这具身体还是一如既往地记挂着她的母亲。

    忽然——

    “吁——”车夫紧张地拉紧绳子,马匹高高扬起前腿,不甘不愿地停住。

    苏影的回忆被打断,她微微拧眉。

    “怎么回事?”绿痕看到苏影面色不愉,掀起帘子朝外看去。

    “小姐,这里有一位昏迷不醒的男人!”车夫忠伯感觉自己很冤枉,明明马车没有撞到对方,可对方却脚下踉跄直接晕厥过去了。

    苏影顺着掀开的车帘朝外看去,看到地上那男人的背影。

    男子身着一袭玄色衣袍,腰系一条祖母绿为扣的玉带,背影修长,身材完美的恰到好处,此刻的他虽然昏迷不醒,却隐隐透出傲然绝世的锋芒,有一种生人勿进的凛冽杀气。

    苏影走到他正面细细打量。

    他脸上带着一张诡异的鬼脸面具,黑白分明的面具将他的半张脸遮住,轮廓五官隐约可见,让人有一种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的感觉。

    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极致美。

    忽然,苏影细长的柳眉微蹙。因为以她与身俱来的警惕,她能够清晰地听到由远而近骏马奔跑的声音。

    “将他扶上马车,快!”苏影的声音带了一丝急迫。

    在绿痕和忠伯的帮助下,三人终于将那奄奄一息的男人安置到马车内。

    “绿痕,你和忠伯坐车头去。”苏影想也不想便吩咐。

    “小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会不会不太合适?绿痕欲言又止。

    “事急从权,不用顾虑那么多了。”苏影吩咐忠伯:“立刻走,别耽搁时间了。”

    马蹄声越发近了,救人迫在眉睫。此刻如果被抓到,那她就是窝藏罪犯,罪加一等。虽然,这都只是猜测,但苏影对自己的猜测有八分把握。

    忠伯狠抽皮鞭,骏马奔驰的飞快。

    车里很稳,没有一丝颠簸,苏影坐在一旁的软垫上,单手支着下颚,食指一下一下敲着面颊,美眸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

    他的脸隐在光影流转的面具下,看的不甚清楚。

    那双眼虽然紧闭,但依然给人一种刺骨的冷寒,宛若黑夜中的鹰,散发着俯视天下的强势。

    唯一暴露在面具下的,是那张弧形完美抿成一线的薄唇,显得邪魅冷酷,倨傲尊贵。

    实在好奇隐藏在面具下的那张脸会是如何的绝色。

    然而,她的手刚解下面具,却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猛然袭至!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用力钳住她白皙手腕,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让苏影差点闷哼出声,她生气地去掰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适得其反的是,这个男人的手如铁箍般越收越紧。,

    忽然,这原本应该陷入昏迷的男人却一把将她猛的拉到怀里——

    苏影一时不查被撞的鼻翼生疼,还来不及反抗,却见铺天盖地的吻重重压至。

    “唔——”苏影瞪大眼,眼前是对方放大的脸孔,一个野性俊逸的男人正在忘情地吻着她……

    这个吻带着强势的攻击性,霸道强势,让人心生悸怕。

    彼此的舌尖交缠到一起的剎那,天旋地转……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一道充满威严的喝斥声:“前面的马车给老子停下!”

    忠伯和绿痕虽然心中有数,但还是不免有一丝担忧。

    怎么办?那个受伤的男人果真救不得!如果被搜出来……看着团团将马车围住的官兵,忠伯心中暗自叫苦。

    忠伯早早得了苏影的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许透露出任何一丝与丞相府有关的消息。

    此刻忠伯脸上露出一抹惊慌的表情,顿时跳下马车伏低做小,还趁势塞过去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几位军爷,发生何事了?我们可都是正正经经的良民啊。”

    熟稔地避过耳目收好钱袋,那领头的军官原本威严冷肃的脸色有一丝和缓:“皇宫里跑走一名刺客,过往的马车全部都要检查,谁都不能例外!听好了!车上的人统统出来!”

    忠伯和绿痕对视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忐忑之色,但两人也都是见过大风浪的,所以面色还算平静。

    “快些掀开!不然将你们全都关到衙门里去!”那军官冷声催促。

  • 第004章 车内惊魂

    听到车内发出巨响,绿痕急忙掀开门帘,她正好看到男子晕晕绕绕倒地而去的身子,不由惊呼:“小姐……”

    “放心吧,没死人。”苏影拍拍手中不存在的灰尘。

    她家小姐还真不是一般人……绿痕咬着下唇,心中极度佩服自家小姐。

    “那……这个人怎么处理?”绿痕有些犹豫不决。带回府里是肯定不行的,丢在路边又怕被追兵发现,毕竟救人总要救到底吧?

    “怎么处理?这个么……山人自有妙计。”苏影摸着下巴,眼底闪着智慧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狭促的笑意。

    敢轻薄她,就要有下地狱的思想准备!别以为她苏影是好惹的。

    苏影如何安置的那个神秘男人,绿痕是从头到尾一直跟着的,后来每次一想起这件事来她就脑门子上三条黑线,直为自家小姐的奇妙创意无语。

    不过送走那个男人后,苏影手中却多了一颗帝王绿玉扣,这是她自动取来了,算是救人的报酬吧。

    苏影一下一下抛着往这枚玉佩,美眸神采奕奕,似乎极为高兴。

    殊不知正是因为这枚玉扣,那个男人才找到她然后将她生吞活剥吃干抹尽。若是知道后续发展,只怕这枚玉扣早就被她扔火堆了。

    因为安置那个神秘男人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当苏影回到府里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了。

    马车停在西角侧门,挥手让忠伯自行离去后,苏影带着绿痕大摇大摆地走她家后花园的侧门。

    “哎呀,二小姐,您可算是回来了,老奴都急得不得了了。”守门的李嬷嬷看到苏影,满脸谄笑地迎上来,一边抱怨一边嗔怪道。

    李嬷嬷原本是做采购的,油水富足,但却被王氏身边的桂嬷嬷揭发贪污丑事,所以被打了板子后就被打发来西角门守花园这没油水的位置。

    身为“吟姝”的幕后大东家,苏影最不缺的是什么?当然是银子。能用银子办到的事,对于她来说那都不是难事。所以在银子的糖衣炮弹下,李嬷嬷很快成了苏影的眼线。

    李嬷嬷在苏府多年,府里盘根错节的关系她都一清二楚,所以还算能帮的上她的忙。

    “怎么?被夫人发现了?”苏影停住脚步,微微蹙眉。

    对这些奴才,她向来恩威并施,给银子但不给好脸色,免得她们看不清自己的身份。

    “夫人现在还没发现,但是下午大小姐去了您的芙蓉院……”李嬷嬷看着苏影的脸色,见她没做声,又加了一句,“大小姐可能发现了您不在,方才又去了一次,还闹出了一些动静。”

    苏影微微颔首,领着绿痕朝她的芙蓉院而去。

    苏府的情况有些复杂。

    苏林风也就是苏影的父亲,他的原配是柳氏,汝南柳家的偏旁,现已经没落了。说起柳氏,她的人生还挺杯具。

    她生了一儿一女,儿子苏容,人称大公子,可惜十岁的时候溺水死了。女儿苏影,人称二小姐,但现在已经被换了灵魂。

    至于大小姐苏岫,那不是原配柳氏所生,也不是扶正的苏夫人所生,她的生母是李姨娘。至于苏岫这个人的人品,苏影不做任何评价。

    一路行至芙蓉院,并无发现异样之处,院中静悄悄的,各自忙碌着,看起来井然有序。

    在绿痕的伺候下,苏影坐在梳妆台前,有些无奈地看着镜中之人。

    这张脸她看了十年,却还是有些不习惯。前世的她长的也算不错,五官大气,英姿飒爽,一如她的职业和身手。

    但现如今这张巴掌大的小脸却十分精致小巧,犹如天然美玉细细雕琢而成,一双如水的秋瞳水汪汪的,水灵动人,娇俏挺立的鼻,柔软细润的唇,肌肤水嫩如玉吹弹可破。

    偏偏她的身段又极纤细,骨架瘦小,整个人看起来如弱柳扶风,风姿楚楚,似乎易碎的瓷娃娃般需要保护。明明她略带薄怒,却依旧会给人一种柔弱需要怜惜的感觉。

    她曾故意对镜哭的梨花带雨,镜中的她可怜兮兮楚楚动人,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心生怜惜。虽然有时候看着这张脸苏影会有一种不适应感,但这张脸用起来,真的是很占便宜。

    芙蓉院地处偏院,原本是废弃的荒芜院子,但是苏影住了几年后,慢慢打理,这里倒显得古雅幽静又不失清秀雅致。

    苏影住正面的四间,东西两边的厢房则住着她的四个大丫鬟,后面还有几间矮厦,是些粗使婆子的住处。

    绿痕端着一碗燕窝莲子羹掀开帘子走进来,将托盘搁在桌上,一边帮苏影梳黑发,一边说:“三小姐方才差人过来,让小姐午后过去一趟夫人的秋思斋。”

    苏影眼波流动,似笑非笑地挑眉:“你猜猜,苏鸾这次又是为了何事?”

    “莫非……三小姐又要炫耀?”绿痕皱着眉头猜测。

    “果然不笨嘛。”苏影看着镜中绿痕往她发间插了一根翡翠碧玉蝴蝶簪,摇摇头,轻声道,“换了吧,不适合呢。”

    看着镜中配上通透蝴蝶簪后小姐那张如画般唯美的容颜,绿痕有些舍不得将簪子取下,最后还是苏影亲自动手,她浅浅而笑:“不是去听苏鸾炫耀么?带这么好的东西,岂不让她失了兴致?”

    “小姐总是如此低调,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绿痕有些无奈地叹气。明明有许多的银子,明明有很名贵的首饰,但是小姐却总穿戴朴素无华。

    “藏智而近拙,藏富而不奢,还是低调些好。”苏影不是没想过高调,与苏夫人相斗她也不是没把握,但是这几年她暗中察觉,竟发现了一丝端倪。

    自己这嫡女与扶正的苏夫人之间存在着必然矛盾,所以她看自己不顺眼,很可以理解。但是苏影却发现苏夫人的针对中竟隐隐还多了些别人的影子,这就不得不让她心生警惕了。

    只有隐藏在黑暗中,给别人呈现出一副愚笨无害的样子,她才能最大程度地保证自己的安全。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