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凤求凰、苏宸叶宋南枢小说

凤求凰

苏宸叶宋南枢小说

主角:苏宸,叶宋,南枢 标签:穿越、女强、腹黑、攻心计、红颜祸水、王爷

暂无简介

千苒君笑 状态:连载中

苏宸叶宋南枢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穿越,大婚

    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

    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

    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

    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

    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上,宁王一身大红喜服身姿绰约俊朗不凡,往日的冰山脸也被今日的喜庆所融化,溢满了柔情。那俊朗的眉眼之间,掩藏不住幸福的笑意,骨节分明的手勒着马绳,马蹄一步步优雅稳重地朝王府去。

    到了王府,他亲自走过来,撩起喜轿的帘子,温柔地把新娘子牵起,进了王府大门。鞭炮声,锣鼓声,热闹非凡。

    “吉时到!”

    新郎新娘站在大堂上,好一对儿天造地设的妙人儿!

    然,不等众人喝彩,一拜天地还没能拜下,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大堂瞬时安静了下来。内堂里,缓缓走出一个女子,女子一身红裳,绝美的小脸上了素淡的妆容,更显倾城之貌。只是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走起路来不甚稳当,幸得丫鬟搀扶着才能一路走来前堂。

    宁王妃,叶宋。

    宁王顺着宾客的眼光转身过来,瞧见了她,原本疏朗的笑意霎时消散,转瞬冰冷如寒冰。

    叶宋不卑不亢地走上主位,坐了下来。

    宁王抿着唇,冷冷道:“不是身子不舒服病着么,不好好在后院养着怎么到这里来了?”

    叶宋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眼中浸开淡淡的笑意,道:“王爷今日大喜,臣妾就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爬起来恭贺王爷。北夏有规矩,夫君纳妾,若是得不到正室的祝福,是不会幸福的。因而,臣妾为王爷主婚来了。”

    宾客哗然。来的宾客大多都是在朝为官的,但凡有点八卦的人都知道,宁王妃叶宋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且又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拿捏,对宁王用情至深百依百顺,没想到今日宁王大婚她居然主动出来了。

    宁王脸色沉了下来,定定地盯着主位上的叶宋,似乎想要透过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穿她的心,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既然如此,便有劳了。”只要叶宋敢耍什么花样,他保证她会死得很惨。

    叶宋笑了笑,支着下巴,努努嘴又道:“北夏还有个规矩,妾室进门,王爷也得坐在上头。”

    宁王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牵着新妾的手道:“不用了,本王陪南氏一起。开始拜堂吧。”

    新妾姓南,单名一个枢字。

    南枢。

    “也好。”叶宋道。

    在喜婆的吆喝下,那一双人幸福地拜了天地。除了彼此,其余的都是局外人。

    敬茶的时候,喜婆端来一盏热茶递给南枢,南枢向王妃敬上,柔柔道:“姐姐喝茶。”

    叶宋伸手来接,正好头晕脑胀久了她觉得口干舌燥,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妹妹一定要好好服侍王爷才是。”

    “妹妹记住了。”

    只是,两手相碰时,忽然一声低呼,那盏热茶也不知是谁没有接稳,往一边斜翻,滚热的茶水倾洒了出来,烫了叶宋的手背也湿了南枢的嫁裳。

    宁王赶紧握过南枢的手,紧张的问道:“怎样,有没有被烫到?”

    南枢摇头,泣声道:“是妾身不小心,惊扰了姐姐。”

    宁王用要吃人的冷眸逼视着叶宋,用只有两人才听得清的声音一字一顿道:“叶宋,不要以为本王不敢动你。”

    那样冷酷绝情的面容,那样冰冷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自己的仇人。

    叶宋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垂头的南枢,道:“不好意思,是姐姐手没有端稳,应是姐姐给妹妹赔罪。沛青,再上一杯茶来。”

    身旁丫鬟忙递上一杯茶,让南枢重新敬茶。沛青死死咬着嘴唇,垂着眼帘,把一切愤怒不甘的情绪都隐藏在了眼底。

    敬茶结束以后,南枢被送去了洞房。

    宁王立刻道:“来人,王妃身子不适,把王妃扶下去歇息。”

    叶宋领着沛青云淡风轻地转身,声音里有了一丝慵懒:“不必了,臣妾自己走回去就可,多谢王爷关怀。噢对了,”走了几步复又回头,对宁王含笑眨眨眼,“好歹是你结婚,别忘记让人送一桌酒菜来我院子里,我也好高兴高兴。”

    说罢扬长而去。

    那抹红色丽影,恍惚间竟比嫁衣的颜色还要艳烈几分。明明柔弱的身骨,却挺的笔直。

    宁王手握成拳,死女人竟敢在他大婚上来捣乱。

    回去的路上,沛青抚着叶宋手背上的红痕又是心疼又是义愤填膺:“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明明是那个南氏故意翻了茶杯!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叶宋睨她一眼,似笑非笑:“说出来有人信么?”

    “可恶!”

    叶宋捏了捏沛青头上的发髻,道:“我都不急你急个毛线,一想起苏宸那憋屈的脸我心里头就畅快,走,回去喝酒。”

    沛青被叶宋勾肩搭背地推搡着往前走,偷偷瞧了她一眼,嗫喏:“小姐……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

  • 第2章:遭陷害,被打脸

    叶宋眉头一挑,柔弱的脸蛋上立刻添了一抹潇洒的光彩,道:“哪里不一样了?”

    “从前的小姐不会看的这么开的。”

    叶宋勾起嘴角笑,“那你就当从前的那个叶宋已经死了。”

    回到冷清的院子里,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摆好了一桌酒菜,热气腾腾的。沛青张罗好了,道:“小姐,快来吃饭了。”

    叶宋一边喝酒,一边吃肉,拿着筷子指指点点:“沛青,过来一起吃。”

    “奴婢怎能和小姐同桌。”

    “今天大喜嘛,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个什么。”她把沛青拉过来,给沛青夹菜,若有所思道,“我听说,是我拆散了苏宸和南枢?”

    “你说得很对。”叶宋给她夹了一只鸡腿。

    沛青弱弱瞅她一眼:“小姐……你真的不难过啦?”

    “我生场病差点去了老命,醒来什么都忘了我还难过个屁?那苏宸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我都不记得了,也没兴趣。来,喝酒。”

    “奴婢、奴婢不会喝酒。”

    “不会可以学嘛。”

    酒过三巡,沛青浑然忘我。叶宋教她划拳,她划得有模有样,两人脚踩在凳子上玩得不亦乐乎。

    沛青脸颊红红,笑咧咧地问:“小姐,你一个大家闺秀,嗝,怎么会喝酒划拳啊?”

    “但就是不幸福!”沛青补充道,说罢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天不应地也不灵。叶宋愤怒地一脚踢翻长桌。

    酒劲儿冲脑,然后她四肢一瘫躺地上呼呼大睡了。

    叶宋一觉醒来天色大亮,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一旁的沛青正汲毛巾准备给她净脸呢。宿醉一夜,头痛欲裂。

    叶宋懒洋洋地爬在桌上喝粥,没什么精神道:“其实我没看上他。”

    叶宋一口粥呛着,瞪了眼珠子:“你怎么不早说!”

    沛青一脸高傲:“她不是很厉害么,再怎么厉害也得向小姐低头。”

    正是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声丫鬟惊慌的低呼:“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叶宋吩咐沛青道:“快去请大夫来。”

    沛青见不可耽搁,风风火火地跑了。

    大夫见王爷来,王妃又在房中,很上道的出去配药了。

    沛青瑟瑟地过来就曲腿跪下,还不及说半个字,苏宸低低冷凝道:“滚出去。”

    沛青被吓得一抖,坚持说道:“都是奴婢的错,跟小姐无关,求王爷……”她去抱苏宸腿的时候,被苏宸一脚踢开。

    叶宋皱了皱眉,看见沛青如此轻车熟路的抱他大腿,从前这种紧张时刻应该是家常便饭吧。她淡定道:“沛青,你先出去。”

    沛青敛起裙角,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咬咬嘴唇抹抹眼泪起身出去。

    苏宸这才缓缓抬眼看向叶宋,不带感情,眼里满满的冰冷和厌恶。

    叶宋自知理亏,垂头道:“这次是我不对,让妹妹在院子里站得久了,没能及早发现,下次我不会让她再在我这里受委屈……”

    “啪”一声脆响,叶宋突然顿住,整个人都傻了。浓密的发丝从肩后滑到了胸前,遮住了她的侧脸。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