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天姿国色、林武秦依小说

天姿国色

林武秦依小说

主角:林武,秦依 标签:装逼、扮猪吃虎、异术

喂,让我帮你看看你的病吧,上帝之手包治百病!汗,我真的不是坏人,我是一个医生呀!

仗剑天涯 状态:连载中

林武秦依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乡巴佬进城

    炎炎夏日,天热得似乎发了狂。火红的太阳下,整个城市都在微风吹拂下,好像深处一股热浪之中。

    一个土里土气的少年,东张西望的迈入“安华县”汽车站,他身穿浅蓝色背心,一条已经完全褪色裤子,还带着一个破烂草帽。

    “终于可以到大城市去见见世面!”林武跨入售票厅,随手就将草帽扔在一边,顿时惹来一阵阵白眼,他的这一身在当今繁华的都市里,实在是格格不入,影响市容。

    不过林武丝毫不在意,这大热天的,他攀山越岭,步行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县城车站,要往“安陵市”去投靠表姐。

    林武掏出唯一一张邹巴巴的百元大钞,迅速的买好一张去往“安陵市”的车票。看时间也不早了,迅速检票找到大巴车,按照座号坐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股子淡雅的香味,隐隐约约的送入林武的鼻端。

    然后,林武就看到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美女,身穿纹路多彩的V字T恤。黑色的裙子,紧绷绷的,裙内是一双白哲光滑的美腿,显得鲜艳夺目。

    “不好意思,我是里面的位置!”极品女人淡淡一笑,她脸上洋溢着一抹矜持而礼貌的笑容。给人一种接受过很高的教育并且见过世面,且生活质量不差的味道。

    “这女人竟然跟着我挨着座,她比我们村第一美女的表姐还漂亮十倍,美呀!”林武心中一紧,怦然心动,平身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美女,连忙站起身来。

    “谢谢!”

    女人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的从林武让出的空隙,往靠窗的位置挤了进去。

    “呃···!”

    林武暗骂自己一生,赶紧坐下翘起了二郎腿来掩饰,根本就不敢敢旁边的女人。

    女人坐下,稍微整理了一下,看了看林武,感觉他的表情并不是很猥琐那种。刚才那么一擦,似乎不像是故意揩油,也没有计较,把目光看向车窗外。

    过了不多时,满车的乘客都已经上了车。客车终于缓缓开出了客运总站,并很快就上了高速路。

    好不容易看到这么一个美女,林武当然也少不了偷偷观赏,不过女子似乎没发觉,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

    极品女人脸色一下变得通红,双腿不自禁的一夹,只觉得自己身上一股热流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糟糕!完了,完蛋了,大姨妈竟然这个时候来?”女人顿时是又尴尬又慌张,她平时因为自身的工作原因,酒也喝得比较多,导致内分泌是比较紊乱的,就有点经期不准。

    更可怕的是,她就一个钱包,连行礼都没有,更别提那个卫生巾了。

    豁然,林武看到女人脸色巨变,紧紧的夹住双腿一动也不敢动,并且味道淡淡的一股怪味。

    “美女,你没事吧?需不需要帮忙?”林武看了看她,还是忍不住出言询问。

    “没事,谢谢关心!”那女子简直尴尬得要死,对于女人来说,没有比遇到这种事情更尴尬的了,更可怕的是她没有准备,而且还在高速公路之上。

    她现在恨不得挖个地缝钻下去!

    尴尬归尴尬,遇到这种事情她也没有办法!可怕的是,她竟然想不到办法补救!

    立马下车?不可能!

    找人借卫生巾?众目睽睽换这个,打死她也做不到!

    “糟糕了!”

    女人的处境已经很艰难了,动也不敢动,她甚至已经感觉到,下面的座位上,都已经微微弄脏了……。

    而且,她似乎还开始痛经了!

    女人惊愕慌张的脸色,已经开始转化为苍白,她腹痛如绞,忍不住微微弓腰,用手死死的捂住小腹,额头都开设渗透出些许汗珠。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来了例假,怎么你没带那东西吗?”林武见她如此痛苦,如此惊慌,顿时恍然大悟。

    林武故乡有一位隐居的高人,这些年他也跟着学习不少本事。好歹也懂点卜筮相术、堪舆风水、行医破邪、除虫驱鬼的本事。若是在看不出来,他死去的师傅非从坟墓里跳出来不可。

    “不关你···不关你的事!”女子疼得只咬牙,脸色惨白,被林武戳穿更是恼羞成怒。

    “哎···!”

    “你现在这种情况,可真有点糟糕了!你这是长期的内分泌紊乱造成了很严重的月经不调,气血失调导致冲任经脉严重受损,如果再不及时治疗,对身体伤害极大,是病!呃……这种病,为什么不好好治治,一直就这么拖着?”林武叹息一声,对她的态度有些不满,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多言。

    因为她漂亮,非常漂亮!

    “嗯?”女子奇异的看了林武一眼,没有想到他居然一语道出了她的顽疾!顿时让她有种羞耻感,没脸见人。

    而且她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中,都非常的严谨。还从来没有跟年龄比她小这么多的男人,堂而皇之的在她面前谈月经方面的事。

    “美女,你不用多心,严格来说我还是一名中医!我想,我能帮助你!当然,前提是你愿意!”林武真诚的说道,自从三年前他的高人师傅过世,他开始在十里八乡救治村名,还从未失手过。

    三年来,他蜗居在大山村中,治病救人都是药到病除,附近的村民都称他为“小神医”。

    女子没有办法,知道不能再拖了,虽然羞得要死,但还是硬着头皮对林武低声道:“这个,你能不能在车上找个女同志,帮我借一包卫生巾?对了,请你动静小一点,别让其他人知道,谢谢了!”

    林武眉头一挑,脱口而出:“你,你想在车上换···?”

    女人唰的一下,脖子都红了,深深的垂下头,低声道:“对,麻烦你了!还有,等会,等会还麻烦你帮我挡了挡··!”

    “哎,没用的!”林武摇了摇头:“你现在不是一般的来例假,你是发病了,你知道么?而且你病得很严重,量比平时还大得多对吧?痛经的情况很严重,现在全身无力,小腹绞痛,精神眼中匮乏,而且还相当心悸,对吧?”

    女人连连点头,没有想到林武真的把她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看样子真是一名水平不低的中医似的。

    见女人点头,林武郑重其事的继续道:“你以为采取紧急措施垫上,就没有问题了,只怕是垫不住的!现在离到‘安陵市’最少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依照你现在腹痛的情况,等到站,你非疼死不可。”

    “那···,那现在这么办?”女人已经疼得脸色铁青,说话都不利索了,如今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林武身上:“这个,你刚才说你是中医?请问,这个,这个可以治疗吗?”

    “把手给我,相信我!”林武也顾不上什么她的意见,一把将美女的左手拉了过来:“现在没药,又不能给你针灸,所有我只能给你按摩穴位了。我的按摩手法应该能够缓解你的痛楚,并有效的止住大量朝外奔涌的血水。”

    女人眼珠子都瞪起来了,她可从来没有被其他的男人牵过手,更没被如此年轻男人按摩过啊!

    不过,两人的手一接触,美女顿时感觉到一阵温暖,心神一阵轻松,疼痛立减。

    美女疑惑的十分羞涩,又有些恼怒的仔细打量林武一番:“果然舒服一些,真看不出来。你··,你这个样子,还真是有一手!”

    “那是当然,我虽然土了些,但好歹也许正宗玄门传人,小意思而已!”林武淡淡一笑,也明白她的意思,土鳖嘛!但还是十分认真的按摩着她洁白的玉手。

    只是他心中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

    片刻后林武见她已经好些,再次郑重的道:“美女,手上的穴位只能这样了,想要彻底无痛,止血必须以特殊的手法,推拿按摩气海,关元,中极,归来,胃余等几个穴位。”

    “不行,这绝对不行!”极品美女一听差点崩溃了,她虽然不是学医的,但大概知道这些穴位的位置。

    林武说所的几处穴位,基本可是说是私密部位了,归来穴在下腹部,肚脐眼下方四寸处。这种位置,对于女人来说,是随便可以按摩的吗?

    “哎!”

    林武眉头一蹙,也有些无可奈何,郑重道:“美女,我真不是想占便宜,你现在的状况非常糟糕,我说句不好听的,你要挨到‘安陵市’,痛也痛晕你。而座位裙子都只会是一片狼藉,难免被人看见糗态啊!”

  • 第三章 大师,您真神!

    很快大巴车就到了“安陵市”了,林武只得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给秦依围着。幸好这是夏天,烈日高照,否则他打着赤膊还真没法走路。

    “林武弟弟,姐姐这次全亏你了,否则我真没法见人了!”一出站秦依顿时恢复了以往的神态,温柔而高贵,只是想起车上她都忍不住脸色发烫:“对了,你不是说你来‘安陵市’投靠你表姐吗?人呢,她没来接你?”

    虽然在大巴上两人非常尴尬。但经过一段时间交谈,又经此一事,两人的关系倒是迅速融洽起来,算得上朋友了吧。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她了!”林武四处看了看,笑道:“秦依姐,把你电话借我打下!”

    “好,打吧!”秦依立刻从钱包将手机递给林武。

    林武淡淡一笑,飞快的按了一串电话数字。但是,意外的是电话半天都就接不通了,只听见:“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你妹的,老姐你害我呀!关键时刻你怎么能关机呢?你这是要让我流落街头呀!!”林武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在安陵市可以说是举目无亲了,看来要流落街头了:“真是没心没肺的老姐!老子这下惨了!”

    “林武,怎么,电话没接通,还是没人接?”秦依在一旁看着看着林武脸色大变,知道不妙了,连忙问道。

    “呵···!我这风风火火的老姐指不定又干什么事去了,电话居然关机!完了,看来我得流落街头了!”林武无力的苦笑一声,连忙将电话还给秦依:“秦依姐,你先回去吧!你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不用管我了,我在想办法?”

    “咯咯,你这小子是个奇葩,看来你这姐姐也很极品!”秦依淡淡一笑,有些忧心的看着他:“林武,除了你姐,你还有其他亲人或者朋友在安陵市吗?”

    “没有了,就她一个!好了,秦依姐你先走吧,我没事!”林武无力坐在路边,心中不断思考该怎么办。

    如今来了这么一出,他有点不好意思让秦依看见他这副囧样,感觉太丢脸了。

    “你没事?你怎么会没事,你现在举目无亲,连件衣服都没有了,还没事呢?”秦依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沉思片刻道:“这样吧!你到姐家里去,姐跟一个姐妹合租了一套房子,刚好有一间空着,只是有点小。不过,可以将就住,也算有个落脚的地方吧!”

    “秦依姐,这不太好吧!我们才刚认识而已,你就这么相信我?”林武一愣,还是有些感动,想了想,摇头笑道:“算了吧,以我的本事,随便在天桥上一站,找点钱生活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天桥?哦,你的意思是去天桥当神棍,给别人看风水,算命?就你这样,别人敢相信你么?”秦依顿时无语了,立刻严肃的道:“好了,就这样决定,暂时住姐家去。你这次帮姐这么大的忙,还不收报酬,也该姐回报一下了!”

    “呃···!”林武一时间倒是有些为难了。

    秦依说得对,就他这造型,有真本事也会被别人当成骗子,甚至乞丐!如今社会,真正懂得玄门正宗秘术的屈指可数,而这种人要么是隐士,要么位高权重,怎么可能抛头露面呢!

    在外面摆摊,什么看风水,算命等等,全都是骗子,随便看了点书籍,就出来蒙混欺骗点善信人士的钱财而已。

    “好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真有本事,就这样决定了,走吧!”林武今天可算是帮她大忙了,她怎么也不允许自己的恩人流落街头了,立刻拉起林武的手腕朝出租车而去。

    一接触到林武手,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顿时又浮现出汽车上得一幕幕,浮现出林武给她按摩,顿时变得面红耳赤。

    “秦依姐,我说真的,我可不是一般的神棍!”林武只有跟着上车,但秦依不相信他的本事,不禁的反驳出来。

    “好了,你的医术姐相信,但算命,风水一说纯熟虚无缥缈,以后不许再提!”秦依无奈一笑,以她的学识真的很难相信:“师傅,麻烦你南湖区,荣华小区!”

    “哎,你这人怎么说不通呢?”林武无奈,非常不服气,继续反驳:“其实真正的相术也就是一门科学,是一门研究人体与天地之间那种复杂的相生相克科学。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一切自有因果。”

    “哟,小伙子小小年纪对算命之道好像颇有研究,要不你给我看个相试试,权当娱乐!”伺机闻言而笑,好像挺有意思似的。

    林武淡淡一笑,定眼看了看伺机,笑道:“如果我没算错的,半个小时内你要破点小财。如果你相信,就开慢点,否则非出血光之灾不可!”

    “哈哈,小伙子,看来你还真是神棍!我就不相信了,从这里道南湖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从未出错过。若果应验我不收你们车钱,若是不应验你们给双倍车钱如何?”伺机顿时大笑,他自然不会当回事。

    “好呀!”

    秦依想要说话,林武立刻抢先开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林武也不知道为什么,跟秦依有了车上的一幕,见她不相信自己,有一种非要证明自己的冲动。否则,他可不会随意给别人看相,权当一次证明。

    听着动人的音乐,伺机偏不信邪,车速还真不慢,二十来分钟就跑到了南湖区,眼看就要到“荣华小区”了,伺机嚣张的道:“小伙子,马上到你们小区了,准备双倍车····!”

    “砰,砰!”

    伺机话还没有说完,砰砰两声巨响立刻响起,整个出租车顿时一阵动荡。伺机大叔大惊,连忙稳住方向盘,全力减挡减速。

    “哇塞,林武你太神了吧!”秦依差点撞上去了,连忙稳住身形,惊讶的道:“不可思议,真破财了,竟然是连爆两胎!”

    片刻后,伺机终于稳住了车,后怕着擦了擦汗水:“小伙···!哦,不!大师,您还真神了!竟然真的如你所言,若不是此地地势平淡,我也提前减速了,否则肯定出车祸,非成血光之灾不可啊!”

    “好了,相信了吧!”林武无奈一笑,果然不出他所料,伸手打开车门:“哎,虽然可以免了车钱,但还是要步行一段路了!”

    “等等,大师,您等等!”伺机连忙下车,掏出兜里的所有钱,急切的道:“大师,这里是我所有的钱了,应该有五六百吧!大师,我相信了,您真神了,绝对不是神棍。大师,求你在给我算一次如何?如果钱不够,我立刻再去取!”

    “啊!”

    秦依简直不敢相信,这伺机居然这么大方,求着让林武给他算,这来钱也忒快了点吧!看他的样子,林武就算收一两千,他也会毫不犹豫的。

    跑出租车本来就是个危险职业,稍微不注意就会有血光之灾,秦依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

    “不,不··!”林武连忙摆手,他可不敢违背死去师傅的遗言,笑道:“我不靠这个吃饭,更不会收钱看相!看你这么诚心,若是下次你还能遇到我,我就给你免费算一卦。”

    “哇呀,林武你说真的呀!送上门的财路也不取?”见林武大步而走,秦依也连忙跟上去,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顿时有些献媚的道:“林武弟弟,姐真的相信你不普通,是高人,有真本事!要是普通人,怎么敢这副造型进城呢!林武弟弟,要不给姐算一卦呗!”

    “高人,真正的高人呀!”伺机愣了愣,感叹一声,急忙拨打救援电话去了。

    “秦依姐,不用算了!”林武回头一笑,淡淡道:“本来你是乌云盖顶,气运衰到极点了,算得上是流连不利!不过,你遇到了我,经此一事,气运已经发生转变,印堂洪亮,不用担心什么。若是我没有看错,你很快就要升职了,恭喜!”

    “什么?你竟然真的算出来了?我这半年的确事事不顺,出去散心连行礼都丢失了,钱包也差点不见。”秦依大惊,又想起大巴上的一幕,的确是衰到极点,永生不忘:“林武弟弟,你没有骗姐姐吧!姐姐三年都没升职了,这可能吗?”

    “嘿嘿,秦依姐姐何不拭目以待呢?”林武也不想解释,相信要不了几天就会有结果。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步入秦依的小区,上到12楼秦依连忙打开了房门:“到了,进去吧!”

    门一打开,林武也不客气,径直的走了进去,立刻找到洗手间,准备上一个厕所。

    “啊···!”

    一声尖叫,音波好像震动整个屋子,同时也将林武从呆滞从带了出来,惊慌着连忙转过身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