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夏以沫杜凌霄李澔晨小说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

夏以沫杜凌霄李澔晨小说

主角:夏以沫,杜凌霄,李澔晨 标签:婚恋、出轨、青梅竹马、禁忌之恋

相亲遇到极品男夏以沫拉起路人帅哥当挡箭牌却遭强吻坏事成双,夏以沫撞破男友和闺蜜好事一气之下她把路人帅哥睡了什么,男人要她负责,他是第一次?什么!他还是她未来的上司,公司的大老板?

雾飞花 状态:连载中

夏以沫杜凌霄李澔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屁股大生儿子

    A市,一家纯欧式的咖啡馆里,悦耳的钢琴曲在耳边围绕,推门进来甚至还能听到风铃清脆的声音。

    落地窗的一个位置上,夏以沫咖啡已经喝了三杯,她要等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很好,已经迟到了三十分钟了。

    最后一点儿耐性已经用光,夏以沫站起身准备离开。

    “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没有等很久吧,快坐下,快坐下。”一道尖锐的声音想起,随着夏以沫视线看去,那人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

    一身衣装革履没有问题;大饼脸,涂抹的油量后梳的发型也没有问题;身高……目测165,甚至包括那如十月怀胎的肚子,也都可以忽略不记!

    但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快要翘上天的莲花指,还有比女人还嗲的声音……这实在难以忽视。

    “那、那个,没、没关系。”夏以沫的尴尬癌都要犯了,她强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又坐了回去。

    天啊,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她干嘛发神经的答应老妈,来相亲啊,还碰到这么一个男不男,女不女和人妖差不多的家伙。

    “讨厌,这路上堵车了我也没办法,你看看,都快热死我了,人家最讨厌出汗了,这一身臭味的,真是臭死了。”

    扭捏的坐下,那娘娘腔闻了闻自己的身上,一边侨情的抱怨,一边从他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瓶粉色外包装的香水瓶,一连在身上喷了好几下,深吸了一大口气,闭上眼睛,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舒服多了呢。”

    睁开双眼后,他将夏以沫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屁股够大,肯定生儿子。”

    顿了顿,他不等夏以沫开口,又道:“我对你很满意,要不等会儿我就带你去见我妈吧,我妈说如果我满意了,就立刻带回去,至于聘礼嘛,不放心我家不会少的,要多少给多少,不过婚后,我妈、我爸、我奶奶和我爷爷,他们你都要照顾,虽然家里佣人,但是哪里有媳妇照顾的好,我……”

    “呵呵、呵呵……”在对面桌上,杜凌霄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从那家伙一出现,举手投足之间,就充满了喜感。

    而那女人越来越扭曲,却又不得不忍耐的脸色,更是好玩儿。他不想笑的,可是听到那么奇葩的话,他忍不住了。

    那个没长脸的家伙,竟然敢笑她,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夏以沫转头看去,准备下一秒就挥拳过去。

    好帅的男人,明亮深邃的丹凤眼,侧脸轮廓几乎完美,薄唇因为微笑形成好看的弧度,还有小麦色肌肤更为他增添了些男人的气息。

    那身上的西装,夏以沫身为服装设计师,一看就知道那是出自名人之手。

    但是即便这样,她却也没有想到就此放过他。

    突然,夏以沫脑中一道亮光闪过,她带着几分邪魅的勾起嘴角,在转头的一瞬间,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先是惊愕的嘴巴微张,之后迅速的跑到了杜凌霄的面前,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差点让他人带椅子,来一个人仰椅翻。

    杜凌霄被这女人突然的动作给弄懵了,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胸口处已经传来了慌张着急的声音。

    “亲爱的,你不要误会,那个人只是一个朋友,你不要想多了,我们只是好久没见,单纯的出来喝杯咖啡而已,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死死的杜凌霄的腰,夏以沫既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脸皮厚点儿,总比回去被老妈打死强。

    “这、这……”娘娘腔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站起身指着紧抱的两人,张开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看了眼怀里抱着他的女人,杜凌霄突然觉得事情变的似乎更有意思,既然人家都肯这样牺牲了,他配合一下,也没什么不行。

    眼中戏虐闪过,他捧起夏以沫的脸庞,神情无比“真挚”的说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

    将夏以沫的脸捧在手心的,杜林霄这才看清了她的样子,白嫩的圆脸,乌黑的眼睛不是很大,但黑白分明,神韵清晰,嘴唇不薄不厚刚刚好,不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

    至于鼻子,有些蒜头鼻,但是算挺直,这样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竟然有一种未成年的样子。

    要不是……杜凌霄的视线往下看去,要不是她发育的还算成熟,他还真的以为她未成年呢。

    想玩儿?他奉陪到底,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了。

    “喂,你给我收起你那猥琐的眼睛,不要乱看。”夏以沫将领口往上拉了下,小声的警告。

    这该死的男人,看着一表人才,怎么眼神却那么猥琐,如果不是为了拜托那个娘娘腔,她才不要在这里被他眼睛吃豆腐。

    一阵打量之后,杜凌霄突然低下头吻上了她好看的嘴唇。

    “嗯……”夏以沫惊愕的瞪大双眼,发生了什么?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吻了她。

    她开始挣扎,却被他一只大掌按住了后脑勺,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你们、你们太可恶了,竟然这么对我,我要回去找我妈,呜呜……”

    眼前突发的一幕,让娘娘腔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他们竟然在他的面前做出这么下流的事情来,他感觉自己纯真的感情被“侮辱”了。

    他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跺了两下脚,扭这屁股跑离了咖啡馆。

    “嗯、嗯……”挣扎开男人的束缚,夏以沫站起身,她抬起手臂,用袖子在衣服上蹭了两个,随后抬手,在杜凌霄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这就是你占老娘便宜的下场。”

    头歪到了一边,杜凌霄摸了下被打的一侧脸颊,再次看向眼前嚣张的女人,眼中冷光泛出:“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还真特别啊!”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被人打耳光。

    手好疼,看着男人脸上清晰的印记,夏以沫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想起是她吃亏,态度又强硬了起来。

    “我只是让你记住,女人的豆腐不是随便可以吃的。”一句谢谢都没有,夏以沫转身走人。

    望着夏以沫离开的背影,杜凌霄挑了挑眉,竟然笑了:“女人,我记住你了。”

  • 第二章 小三都可以这么嚣张

    “呸、呸呸……”走在路上,夏以沫不停的擦着嘴,不时吐几口唾沫,一脸嫌弃的样子。

    该死的,那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吻她,下次最好别让她见到,不然见一次,她打一次。

    手机在口袋里想了起来,夏以沫拿出电话,看到是谁打来的时候,心脏砰砰砰的一阵狂跳。

    “你给我说,什么时候勾搭了一个男人,竟然不告诉你老妈,你是不是皮痒痒了啊。”

    夏以沫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了老妈一阵狂吼。

    这声音,老妈的肺活量为什么永远都那么大,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以沫抱怨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不是,是个男人都往我身边贴啊,今天那个也算男人?我的天啊,比我还女人,还让我给他生儿子,嫁过去之后照顾他们一大家子,我又不是保姆简直生育机器,好不好。”

    想起那娘娘腔肥硕的样子,她就想吐。

    喘了口气,夏以沫继续抱怨:“妈,我就不懂了,我已经和李澔晨在交往了,你为什么不能放下偏见去接受他,为什么一次次的逼着我相亲,他的家事,还有他老妈的为人作风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看上的是李澔晨,不是他妈。”

    每次说道这些,夏以沫就充满了无力感,两个人交往了三年,可是就因为李澔晨老妈生活不检点,她老妈就死活不愿意。

    害的他们约会只能偷偷摸摸的。

    最后受不了她老妈的逼迫,今天才瞒着李澔晨,来见了这么一个货色,她只是想要敷衍老妈一下。

    对李澔晨的心,可没有动摇半分。

    “别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想要嫁给李澔晨,除非我死。”

    那边挂了电话,夏以沫头疼了起来,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她和老妈之间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以前,夏以沫家里没有搬家的时候,和李澔晨就隔了一条街,两人也算青梅竹马。

    他比她大两岁,她毕业后,两人才正式在一起。

    烦恼很快甩到脑后,夏以沫来到李澔晨的住处。

    像以往那样,她蹲下身,从地毯下面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大门,一双不属于她的红色高跟鞋显眼的摆放在门口的位置。

    来人了?带着好奇,夏以沫走了进去。

    “啊、好棒……”

    “要,人家还要……”

    正当夏以沫纳闷客厅为什么没人的时候,从李澔晨的卧室里,时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女人声音。

    这声音让夏以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成年人的那点儿破事儿,已经24岁的她,怎么可能会不懂。

    呼了一口气,夏以沫告诉自己要冷静,是她想多了,说不定那家伙趁她不在,在看儿童不宜的片子呢。

    抱着一丝希望,夏以沫打开了李澔晨的房门。

    床上,一对男女赤裸的交缠在一起。

    “啊……快点儿,澔晨,人家要……”

    站在门口,夏以沫屏住呼吸,身体中愤怒背叛的情绪在剧烈的翻滚。

    上一刻她还在电话里和老妈因为他吵架,这一刻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记耳光。

    夏以沫双手紧握成拳,身体不稳的往后退了两步,她强忍住内心想要冲上去的冲动,将身体倚靠在了房门上,表情极为讽刺的清了清嗓子。

    “李澔晨,野花香吗?那么让你留恋不舍啊,我一个大活人在这里半天了,你都没察觉,你到底还想让我当观众当多久!”

    话虽然说的轻挑,可是夏以沫的脸上早已几经变色,犹如暴风雨到来的前奏。

    这声音,让床上两人的动作突然僵直。

    李澔晨从女人的身上爬了下来,不慌不忙的将他身边女人从头盖到脚,似乎有意遮掩,不想让夏以沫看清楚她的脸。

    他的“好意”并没有换来身边女人的感激。

    “有什么好遮的,她都已经站在那里了。”女人不耐烦的将身上的被子掀开,大方的露出了自己的脸,看着门口的夏以沫笑了笑,说的不以为然。

    那笑容像是一种宣告的胜利。

    如果说声音可以听错的话,那脸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夏以沫双目圆瞪,一双透亮有神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床上的女人,她站直了身体,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床上的女人:“朱琳琳,怎么是你。”

    她最爱的男人,出轨她最好的朋友,这比电视剧还搞笑的戏码竟然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坚强”的内心瞬间瓦解,她强忍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被逼出了眼眶,笑中带泪的对着两人摇了摇头,这个“绿”帽子好大啊。

    朱琳琳送了夏以沫一个不屑的白眼,她掀开被子,光裸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丝毫羞耻感都没有的走到夏以沫的面前,对着她的胸口狠狠的戳了几下,样子十分嚣张。

    “夏以沫,你霸占澔晨够久了,你早就该把他还给我了,如果不是他拦着,我早就想要对你说清楚了,才不会等到今天。”

    李澔晨已经穿好了衣服,他走到朱琳琳的面前,将她往后拽了拽,像是做贼心虚了一样,先是不安的看了夏以沫一眼,才皱眉对朱琳琳低吼道:“够了,别说了,快去穿你的衣服,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他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巧,在他和朱琳琳滚床单的时候,正好被夏以沫抓了一个正着。

    “你给我靠边儿站着,我话还没说完呢。”朱琳琳根本不将李澔晨的话当一回事儿,她眼睛至始至终的没有离开过夏以沫。

    顿了顿她突然在夏以沫的面前像是走台步一样,转了一个圈之后又说道:“要样貌,我比你美,要身材一个32B和34D根本没得比,就连家庭背景你都和我失之千里,甚至就连对于澔晨的感情,我也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这样的两个女人,澔晨当然会选择我了。”

    前凸后翘的身材,168的个子,妖娆如明星的脸蛋,夏以沫和她站在一起,从来都是那个陪衬。

    从大一认识的那天开始,这些她就已经不在乎了。

    可是今天……

    夏以沫吸了吸鼻子,擦掉了滑落在脸上的泪水,尽量克制着,让出口的声音不去打颤:“可是为什么是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