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之凡人修仙、刘风玄天小说

都市之凡人修仙

刘风玄天小说

主角:刘风,玄天 标签:1

泱泱华夏,万载文明,掩埋了多少神异之事?一段来自荒古的传承记忆,能给一个普通少年怎样的改变?公元2000年,神州灵气复苏,观星斗,参大道,修神通,渡天劫,这是一个全民修仙的时代!

轻酌老酒 状态:连载中

刘风玄天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蛇妖碰瓷儿

    “咦……”

    蛇妖突然发出一声惊讶,身子一闪,落在一颗白杨树顶端,怔怔的向前方一座小楼看去。

    一个少年在楼顶上站着,空气中有许多月华落下,他手里的好像是个瓶子?

    “嘶……好多的月华之力啊,看来是个刚刚开始修炼的少年,竟然能用月华涤荡肉身,味道一定美极了。

    不像前几天吃的那几个,修炼时间太长了,灵气已经侵染到身体每一个角落,吃到嘴里没有一点肉味儿。”

    蛇妖惊讶了一下,紧接着口水就流了下来。

    但它不知道,后方有十几道淡淡的影子散开,正向这里围拢。

    “听我口令,缚妖索准备,倒数开始:“三……二……等等,那是什么?”

    首领的倒数突然中断,发出一声惊讶,前面房顶有个少年,头顶的天空里飘落着太阴月华,而且还是月华菁髓!

    “糟糕,刚才走神泄了气机,蛇妖必然感应到了。”

    首领忽然回过神,立刻发布命令:“阵盘启动,强行抓捕,前面楼顶有个人质,尽量保下来!”

    “嗯?”

    树梢上的蛇妖正准备飞扑过去,然后变化为完全体型一口将那少年吞下,却感觉到另一股气机,迅速扭过头。

    “糟糕,是丁酉堂的人追来了,还好这里有个人质。”蛇妖尾巴弯曲,猛的一弹,冲着楼顶的刘风扑了过去。

    半空中白光一闪,蛇妖化为人形,右手前伸,五指虚抓,准备扣住那少年脖子再说。

    百米距离转瞬即逝,蛇妖已经快扑到刘风面前,周围的十几个人,也一起跃向房顶,手里攥着一条赤金色绳子,扑了过去。

    刘风刚把瓶子又召回手中,正准备研究其他功能,就看到一道速度极快的白色身形朝着自己撞了过来。

    “嘭……”巨大的撞击声响起。

    “嗡……”一圈灰白色光芒扩散。

    刘风呆呆的站在原地。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那个穿着白色的人已经吧唧一声,面朝下趴在了地上,身体左扭右扭,两条腿还在抽搐。

    这……发生了啥?

    怎么有个人飞过来撞到了我身上?

    我怎么没被撞飞出去?

    他这是干什么?碰瓷儿的吗?

    刷刷刷………

    十几道金色绳子齐射而至,将地上的白衣人捆了个结实,接着一群人落在了屋顶。

    刘风抬头一看,十几个人穿着同样的银色衣服,看不到脸孔,手里攥着绳子的另一头。

    这群人都是飞过来的,这些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绳子,看起来也是法宝,水个帖子没这么神吧,真的有修真者过来?我才刚发现家里有法宝,我该怎么办?

    其中一人将目光对准地上趴着不动的人,厉喝一声:“白皮蛇,你已经被缚妖索捆住了,别给我耍花样,装什么死?”

    过了好一会儿,地上的白衣人还是只顾着原地蠕动,这人将手里的绳子一抖,地上的人瞬间翻了个身,面容曝露在月光下。

    刘风只是低头扫了一眼,头皮瞬间发麻,心脏砰砰开始狂跳,强撑着没露出害怕惊恐的神色。

    只见那人半边脸都塌了进去,鲜血顺着颅骨碎裂处流了出来。

    一只眼睛挂在眼眶,随时可能会掉出来,嘴巴里舌头伸出一尺多长,顶端还是分叉的,一只手折成诡异的角度,也不知断成了多少截,再加上那人刚才喊的,不止是修真者,连妖怪也送上门了?

    旁边有人蹲下检查一番,然后抬起头说:“堂主,它死了!”

    刘风眼神一缩,死了?妖怪撞我了一下,怎么自己却死了,难道是我的法宝?

    为首那人听了,慢慢走向前看了一眼,抬起脚。

    啪……

    剩下的半颗脑袋被他一脚踩碎,就像西瓜一样,血液和脑浆溅的到处都是,白衣人抖了两下,彻底不动了。

    他掀开头顶的兜帽,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孔,带着几分威严。

    这人对着刘风拱了拱手:“在下赵之敬,隶属禹息天虚殿,现任豫州丁酉堂堂主,今日捕杀蛇妖而来,敢问小兄弟高姓大名,师从何门何派?还要多谢你援手击杀蛇妖!”

    禹息?

    天虚殿?

    丁酉堂堂主?击杀蛇妖?何门何派?

    一连串信息进入刘风耳朵,他迅速分析着,听名字像是正派组织,他说多谢我击杀蛇妖,那就代表不会追究蛇妖死在我手里的事。

    虽说他是修真者,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又问我什么门派,估计是要看我有没有靠山?按照小说里的情节,这事儿如果处理不好,我会有大麻烦,杀人灭口加夺宝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刘风强自镇定,影帝入体,看过的万千小说化为经验,嘴上说道:“虽然我极少在世间走动,但认识我的道友都称一句风真人,门派就不方便说于你了,区区一条小蛇,何足挂齿。”

    赵之敬心底一颤,真人?不会吧,再想想蛇妖毫无反抗的死在他面前,难道我真的遇到铸念期的老怪了,他立刻拱手弯腰,“失敬失敬,想不到是位前辈隐居在此,是晚辈唐突了。”旁边的所有人也立刻行礼,深深的弯下腰。

    刘风手腕下垂挥了挥手指,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不知者无罪,你们清理一下就离开吧,别打扰我采集太阴月华。”

    赵之敬立刻躬身:“是是是,我们马上清理,前辈勿怪。”

    示意手下收回绳索,他走上前去,从手腕上褪下一个青色手镯扣在掌心。

    大片的青色光华闪耀,把地上的尸体笼罩,白衣人的身上飘出点点光芒,眨眼变成了一条白色大蛇,蜷缩着盘在地上,蛇身比刘风的腰还粗,只是没有脑袋。

    随后越来越小,被收进了那个手镯里,就连地上的血液,脑浆,都变的干干净净。

    趁着法宝气机涌动的瞬间,他又背对着刘风,迅速的调动一丝神念看过去。

    赵之敬的心脏陡然慢了一拍,瞬间睁开双眼,观测的结果,竟然是背后空无一物,神念中根本就没有人。

    他站起身,恭敬的笑容重新挂上脸庞,伸手在手镯上一摸,手里多了个银白色戒指:“豫州人杰地灵,的确是个隐居的好地方,既然前辈不想被打搅,我们马上就走。

    这枚储物戒指,是蛇妖身上的物品,既然是前辈击杀的,理应留下才是,还请前辈收下。”

    刘风看他如此表现,知道自己的表演暂时是成功的,只要他们赶紧混蛋就行,哪里还顾得上惦记储物戒指,眼神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看品相也不咋滴,也就价值仨瓜俩枣的,你留着吧。”

    “前辈说的是,那就多谢前辈了,我等告辞!”一行人纷纷躬身行礼,后退几步到楼顶边缘,双腿微微弯曲。

    刷……

    所有人失去了踪影,只有带起的风声,表明他们是朝着天空去了。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刘风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用左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太……太刺激了,这件事说出去,够我吹一辈子了,世界上真的有妖怪,真的有修真者啊!还被我给忽悠走了,看着手掌心布满裂纹的小破瓶子,刘风的世界观,彻底碎了。

    那些人应该都走飞远了,幸好我的表演极为成功,要不然今天可就完了,我就成了别人的大礼包。

    刚才那条蛇起码十几米长,一口就能把我吃掉,明明是它撞了我的,却把自己脑袋给撞碎了?

    还有蛇妖飞扑过来的时候,好像亮起了一圈灰白色的光芒?

    难道,真的是你救了我?

    刘风看着掌心的灰白色瓶子,就连那纵横交错的裂纹,缺了一块的瓶口都顺眼了许多,越看越喜欢。

    看你破成这个样子,一定是经历过什么大战或者劫难,既然你吞噬月华,那就是能帮你修复,趁着今晚天文奇观的月华,你多吃一些吧。

    心念一动,瓷瓶呼的一声又飞上几千米的天空,在月光下大口大口的吞吃着银色碎屑。

    天亮就得搬家,无论如何都要说服父母,跑的越远越好,保命要紧,有了这个法宝,房子和家具都可以不要,以后能千百倍的挣回来。

    可是刘风不知道,在他家几十里外的一棵树上,已经离开多时的赵之敬去而复返,他静静的站在树梢上,一张褐色灵符贴在胸口,暗灰色的光芒把他笼罩。

    他手中拿着一面漆黑的镜子对着夜空,镜子的另一面竟然无视了距离和障碍物,直接看到了刘风家的小楼。

    纵横豫州几十年,一步步修炼到元丹境界,谨小慎微的同时,心思缜密也是自己的优点之一,虽然那个叫风真人的毫无破绽,但自己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

    身上贴的是乾阶的隐灵符,只能使用一次,哪怕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也不能感知自己存在,手中的镜子是千里透光镜,不怕神识觉察,再没有发现疑点之前,他不会主动去找死。

    镜子里的刘风先是站在楼顶一动不动,然后自言自语,拿着一个瓶子来回打量,然后手一松,瓶子飞上了几千米的天空。

    嗯?赵之敬突然一愣,这次他看到了,当瓶子飞出那少年的手心,镜子里他的身体上冒出了白光,这是初入道门的气机反应?

  • 第3章 圣君卧伏牛

    这?他有些惊疑不定,思虑了一下,从戒指中摸出一个青色玉瓶,倒了一滴冰蓝色的液体出来,轻轻抹在眼睛上。

    再一次望过去,这次看的更清晰了,那少年的体内真的没有法力存在,只有一些未被吸收的月华,就连他身上的气机,也只是稍微纯净些的白色。

    赵之敬脸上神色来回转化,然后轻轻的飞了起来,向那边靠近,在距离差不多十公里的树上停留下来,牙齿一咬,一缕神念小心翼翼的探了过去。

    这次他看到了,神念里看的清清楚楚,那里有个人坐在地上,正抬着头打量天空。

    “差点被你骗了,想不到终年打雁,反被雁啄了眼,一个普通人都能把我耍的团团转,之所以看不透你的修为,神念也看不到你,都是因为那个法宝瓶子,那么,本堂主就不客气了!”

    他瞬间双眼通红,阴狠的笑容浮上脸庞,赵之敬脚下重重一踏。

    咔嚓,大杨树断了半截,树顶的人已经消失不见。

    砰……

    重重的落地声惊动了刘风,扭头一看,那个堂主正看着他,笑的有些让他毛骨悚然。

    “哈哈哈……我赵之敬纵横豫州六十年,想不到今日差点被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给骗了,很好,你真的很好!”

    赵之敬冷笑着,但是没有上前,蛇妖是怎么死的,他还历历在目,那法宝威力不小,所以也没有飞上天空强行抢夺。

    只需略施小计,这少年就会心甘情愿的跟自己走,然后再想办法解除法宝与他的联系。

    刘风心叫不好,后背有汗流下,这人去而复返,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心中召唤宝瓶落下来,缓缓的站起身:“你怎么又回来了?满嘴胡言乱语,活腻了吗?”

    赵之敬听到风声,身形瞬间消失,又出现在楼顶另一边,但是看到宝瓶只是垂直回到了他手中,却不发动攻击,难道你还不能自如的控制它?

    “别装了,你只是一个刚刚入道的小修士,不管你怎么得来的宝物,也不管你是谁的弟子,蛇妖是死在你的手上的,它手里有十几条人名,乖乖跟我回去接受调查吧。”赵之敬厉声叫道。

    完了,刘风心中一凉,这孙子离开这么久,难道一直都躲在远处偷看?他一开始没怀疑我,被我忽悠走了,应该是看不到我的修为,现在突然语气这么嚣张,肯定是因为刚才宝瓶离开了我,去天上吞食月华。

    我该怎么办?束手就擒吗?跟他回去接受调查,还能不能活下来?

    不对,这次他一个人回来的,没有带手下,那就是单独行动,怕被其他人知道,他是想独吞我的法宝,再顺便杀人灭口!

    刘风紧紧握住宝瓶,咬着牙:“信你的鬼话,想要我的法宝是吗?那就过来拿!”

    “哼,你以为我那么蠢,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层次的法宝,但是我可不想跟蛇妖一个下场,旁边是你爸妈的房子吧?乖乖束手就擒,我就饶了他们的性命,如何?”赵之敬阴阴一笑,眼神撇了那边院子一眼。

    刘风瞬间浑身冰凉,这反派怎么智商突然升高了?我该怎么办?宝瓶能护住我,却护不了爸妈,我又不会飞,他却能先我一步抓到他们。

    罢了,法宝没了还可以再找,父母比什么都重要,已经证明了这世间有修真者,只要今天能护住家人和自己,总有一天能寻仙修道,再报此仇。

    看着刘风的眼神变化,赵之敬心头越发舒爽,凡人啊,就是看不透这些,血脉双亲哪里比得上长生逍遥,那里比得上天地灵宝。

    啪嗒……

    一个黑色的木头盒子扔在了地上,赵之敬开口道:“我知道你有宝瓶护着,不能碰你,这里有一枚丹药,服下后会昏迷三个时辰,这样可以避免你纵宝伤人,只要调查结束,我就放你回来。”

    刘风看着地上的盒子,只觉得心沉谷底,若是吃下它,那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了,说不定还是毒药,当场一命呜呼。

    “别耍花样,小子,我这手里有一颗雷火珠,你若是不乖乖照办,我就捏碎它,把这整个村子上百十人家,全部烧成灰!”赵之敬看着他迟迟不动,又摸出一个火红色的珠子,周围空气的温度瞬间上升。

    一百多里外的某地,一个相貌威严,身材壮硕好大的汉子躺在山顶赏月,寂静的山林被他笑声打破。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如此有趣的一个小孩,竟然能把修炼一百多年的元丹修士耍的团团转,真是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啊,哈哈哈哈,有意思……”

    “那人没有离去,且看他如何应对……”

    他头顶上方的天空里,一轮洁白光盘悬浮着,里面正是刘风家小楼的场景。

    “完喽,被发现了,这下演不下去了,这姓赵的也真够谨慎,一步也不靠近,还拿出毒丹让他主动服用,看看他会如何选择吧?”

    “嗯,是个好小伙,竟然在家人与法宝之间,选择了放弃法宝,准备服下毒丹,这个找小狗也恁歹毒,还要用雷火珠毁掉村子,既然被我看到了,我老牛岂能不管?”

    只见他伸手一挥,那面光镜向旁边移动了几米,然后瞬间扩大,好像在天空里打开了一扇门,画面里的两人呼的一声飞起来,穿过光门。

    砰……

    砰……

    两个人掉落在地上,幸好离地不高,也就一两米的样子。

    赵之敬一下跃了起来,慌忙四处打量,他脸上一片惨白,刚才被一股浩大的气息笼罩,丝毫无法反抗的就被吸上了天空,掉落在了这里。

    “哎呦我的屁股,发生什么了?”刘风坐了起来,一手揉着后臀一边打量。

    看起来像是一座山,远处也有山,姓赵的也在,他怎么看着那边一动不动?这是哪?

    刘风顺着他的目光扭头看去,原来有个穿着青衫的威猛大汉,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好像是在赏月。

    只见他侧脸坚毅,看起来正气凛然,身高足有两米多,胳膊粗壮,一股浩瀚如渊的庞大的气势扑面而来,让刘风几乎以为前面是个猛兽。

    莫非,我是被这位高人救了?赵之敬脸色有点不对啊,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刘风眼睛咕噜噜一转,立刻走过去行礼,“晚辈刘风,敢问前辈高姓大名,是不是您救了我?”

    那人手撑石头坐了起来,扭过头看向刘风,笑道:“不错,是我顺手救了你,名字嘛,就称我一句圣君吧。

    好小子,你胆子不小啊,明明是个普通人,却把一个元丹期修士忽悠的成了傻子,我挺佩服你。”

    “额,那个,为了活命,只是临场发挥,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也谢谢圣君前辈救下一整个村子的人。”刘风噗通一声跪下,拜了一拜。

    “嗯,能为了家人放弃宝物,还甘愿服下毒丹,也懂礼貌,是个好小伙,起来吧。”

    圣君点点头,说完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赵之敬,“难得出关一次,欣赏一下优美得月光,又看了一场不错的表演,本来心情不错,却被你这家伙给破坏了,这么美丽宁静的夜晚,你却想用雷火珠屠杀一整个村子,真是大煞风景,心肠歹毒。”

    说着,他伸手一招,地上那颗火红色的珠子就飞到了手中,也不理会赵之敬瑟瑟发抖的样子,冲着刘风说道:“来,过来。”

    刘风挠挠头,应该没危险吧?反正命是他救的,于是就向前走了几步。“圣君前辈有什么指示?”

    “我问你,你心里愤怒吗?”圣君问。

    “当然,他要夺我宝物,杀我家人,杀掉一整个村子的人!”刘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像他这样心狠手辣的人,留着也是祸害,你想不想杀了他?”圣君又问,旁边的赵之敬抖的更厉害了。

    “圣君前辈,我这个法宝还没研究明白,不能自由操控,能砸死他吗?”刘风手托着小瓶子问。

    “不是用你那个破瓶子,来这珠子给你,他不是要焚烧村子吗?你把这个丢到他身上,这叫玩火者必自焚。”说完,圣君手中的珠子猛然一亮,四周红光闪烁,递给了刘风。

    “不,圣君饶命啊,我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差点做下恶事,我是禹息门下,豫州丁酉堂的堂主,看在八大神殿以及创建他们的老祖份上,饶我一命啊!”赵之敬噗通一声跪下,砰砰砰的开始磕头,力道十足。

    “哼,你不说还好,既然抬出了他们几个老家伙,那我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这就是他们建立的守护组织,还收了你这种恶徒,给我滚一边去,惹得我心烦。”圣君怒气冲冲的说着。

    他右手一挥,一股劲风从刘风旁边飞过,砰的一声,赵之敬还在不停磕头的身体轰然飞出去几十米,把山岩撞凹进去一大块,带着碎石掉落地上,他嘴角鲜血淋漓,还在喃喃说着:“饶命,饶命……”

    圣君不再看他一眼,把手中通红的珠子举到嘴边,对着它大吼一声:“你们三个老家伙,整天就知道闭关,禹息是怎么回事?有个恶徒都跑到我的地盘要屠村了,还管不管?”

    说完,他抬手一扔,那雷珠瞬间化作一道红色流光飞走,瞬间消失在了北方夜空。

    那个方向,正是华夏首都所在,雷珠以极其恐怖的速度,短短十几秒就跨越几千里,飞过首都的高楼大厦,径直飞向西边的天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