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爱你,不过一场囚途【完本】、秦泽楚晚东方皓沐小说

爱你,不过一场囚途【完本】

秦泽楚晚东方皓沐小说

主角:秦泽,楚晚,东方皓沐 标签:

当我的丈夫踩在我的肚子上亲眼看着我流产时当小三亲自把毒品注射到我身体里叫嚣着要我死时我觉得我真的快要死去可秦泽,你捡回我,对我说:“楚晚,我带你再活一次吧。”好,以后有你秦泽的地方,就是我楚晚的家!但你没告诉我,原来相遇,也可以是一场早已谋划好的囚局那么,秦泽我爱不起你……

糖醋里脊 状态:连载中

秦泽楚晚东方皓沐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救救我的孩子

    当东方皓沐把脚踩在我的肚子上,眼睁睁看着我的孩子流产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辈子,我都要和他纠缠不清了。

    我死,或者他死!

    “楚晚,你签,还是不签?嗯?”说着他又用脚在我肚子上狠狠碾了碾!

    我脑袋贴着地面,仰视着他手中那一沓厚厚的离婚协议书。

    而他身旁的女人,一脸惹人怜爱的模样。

    我自嘲般地大笑起来,伸出手狠狠指向那张脸:“陶冰茹,你可真是好样的!”

    她大概是被我狰狞的面孔吓到了,“啊”地叫了一声,就拽着东方皓沐的衣角,躲在他身后。

    东方皓沐眼神越加阴狠,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甩到我脸上,一脚把我踹得滚了整整一圈。

    他走近,蹲到我面前,冷冷看着我,问:“楚晚,痛吗?”

    我捂着肚子想要起身,可下身汩汩流出的血让我无比绝望。

    不行!

    我得救这孩子,得让这孩子活下来!

    可迎接我的是东方皓沐再次沉重的一脚。

    他的鞋踩在我的脸上,额上的汗顺着我的眼角、鼻梁滑落。

    东方皓沐的脚依旧踩在我的脸上,我像只渺小的蚂蚁,无力反抗。

    “楚晚,楚氏集团楚鸿谨护在掌上的千金,不还是被我东方皓沐睡了,大了肚子,又被我亲自踩死,你们楚家人,在我脚下连只蚂蚁都不如!”

    这个我用心去爱的男人,现在用那样的话侮辱着我,堪比凌迟!

    我的手扒在冰凉的地板缝之间,用力抠扒着,指甲都要流出血来。

    只有这样,才能宣泄我无可纾解的恨意。

    “皓沐,皓沐,我们走吧,她好像快死了。”

    躲在东方皓沐身后的陶冰茹忽地上前来,拉住他的手。

    东方皓沐这才把脚从我头上拿开,拍了拍自己的弄褶的西服,又嘲道:“楚晚,这只是开始,早晚有一天,你的父母都要和你一样,在我面前堪堪求饶。”

    “东方皓沐,你这样做,我爸爸会杀了你的!”

    我无力地笑着,用嘶哑的嗓子冲他嘶吼道。

    爸爸最疼我,他从小疼到大的女儿怎么能任由这么一个男人欺辱!

    可是我爱上东方皓沐的时候,爸爸已经变成了渐冻人,长期卧病在床,不再能同我说一句话!

    东方皓沐嘴角嘲讽地一扬,对着候在一边的助理萧厉招了招手,一部手机递上来。

    他素白的手指点了几下,不出几秒钟,手机里传出一个女人“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等他将屏幕转向我,我才看到视频里那个未着寸缕发出浪叫的女人,是我自己!

    一股羞愤涌上心头,我忍着痛想要起身抢走手机,将它摔得粉碎!

    可东方皓沐似乎预料到我的意图,迅速抽回手机,我重新跌坐在地上。

    “所以楚晚,你大可回楚家告状,到时候这视频最后会被谁看到?被你拖累垮掉的又是谁?你最好想清楚!”

    是楚家,是父亲一生的心血楚氏集团。

    卑鄙,无耻。

    我真是眼瞎!他只会毁掉我,不会救我!

    东方皓沐终于带着人离开了,他最后离开前,我羸弱的手一把抓住他的腿,“能不能救我的孩子,你救我的孩子,我们所有的帐就一笔清算。”

  • 第二章 注射毒品

    可他却用力将我踹开,声音厌恶十分:“楚晚,我亲手把他杀了,你以为我会救他?搞清楚!不放过你的是我,我们的账还得慢慢清!”

    我很想问问东方皓沐,楚家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他要这样?

    即使有血海深仇,可是能不能放过一个孩子?

    身体里的血好像流也流不完,我大睁着眼,手无力地抬起,想要抓住什么,却最终因失血过多,昏迷过去。

    门似乎被吱呀打开,一个冰凉尖利的东西扎进我的皮肤,接着,一股液体流进我的血液。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清了面前的人,是陶冰茹。

    她啊地一叫,针筒卡在我胳膊里,轻声折断,我痛得皱起眉头。

    “滚!”即使厌到极致,可我吼出来的滚却像绵羊叫。

    陶冰茹颤微着手,“楚晚,你......你必须得死!只要你在一天,我就不能和皓沐好好在一起,谁让你不答应离婚的,那你就去死吧!”

    她明明哭着,喊出的话却狠毒异常。

    我垂眸看了看肿起的胳膊,那里针孔青紫着,很恐怖。

    我颤声道:“你给我注射了什么?”

    陶冰茹把针筒藏起,擦了把眼泪,嘴唇抖了抖,只说了句:“你是医生,给你注射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说完,她又擦了把眼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是啊,我是医生。

    注射了什么,我不知道吗?

    是毒品,毁人于一旦的毒品!

    “啊!”我声嘶力竭地大吼,身体痉挛着在床上打滚。

    毒品发作起来的滋味不是很好受,又更何况陶冰茹是那么想我死,注射的毒品剂量特别大。

    我亲手把那个男人送到她面前,可她要的结果只有一个!

    想我死!

    在我万般痛苦之际,门被‘砰’地踹开,一声低沉又魅惑的男声似乎在向谁询问:“楚晚怎么回事?”

    接着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一个男人走到我面前,抽出我的胳膊看了看,又放下离开。

    “少爷,是毒品,不知道谁给少夫人注射的。”

    良久的沉默。

    接着男人的一声闷哼,那低沉的声音含着怒意:“少夫人?!你再叫一句试试!把她扔出去,真叫人恶心!”

    是,此刻的我的确很恶心!

    鼻涕眼泪流到一起,原本干净纯白的丝质长裙上满是血污。

    在结婚五个月,怀孕三个月后,我被我的丈夫扔出了大门。

    凌晨的C市,忽地下起豆大的雨,我心口,身体,都疼得厉害。

    这里是人烟稀少的富人区,是我亲自操刀设计选的婚宅住址。

    没有谁会来救我!

    谁敢违抗东方皓沐?

    雨水冲刷着我的裙子,我感觉我好像要死了。

    忽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把黑色的伞。

    伞下的男人伫立在我面前,一身黑衣和雨伞近乎一体,半截精瘦的小臂裸露在外面。

    “楚晚,一年不见,你活得真惨!”

    雨水打得我难以完全睁开眼,朦胧中只见他性感凉薄的唇一翕一合。

    “是,活得好惨。”

    他一把将伞丢掉,腾空抱起我,与我一同接受这场大雨的洗礼。

    他冷沉的声音附在我的耳边:“楚晚,我带你再活一次吧。”

    他健壮的胸膛被雨淋得冷冰冰的,又冷又硬,像东方皓沐踩在我脸上的皮鞋。

    我抬头望着他刚毅的侧脸,笑道:“秦泽,你一个乡下出来的穷军人,怎么带我再活一次?”

    秦泽把我抱得更紧,被雨浸湿的发像藤蔓缠绕着我,凉意一下子沁入我的肌肤。

    “活不了,我就带着你下地狱!”

    他剥开我脸上的乱发,锋利的唇角泛着清冷,深邃的眼直视着我,“楚晚,你愿意么?”

    我的心蓦地一惊,偏过头去,不去理会他的话。

    “我累了,你好好活吧。”

    我们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逃不开的宿命情局。

    ……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