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万神榜、鸿钧蒙拓小说

万神榜

鸿钧蒙拓小说

主角:鸿钧,蒙拓 标签:仙侠、上古战争、封神榜

惊心动魄神魔战,开天辟地万神榜。波澜壮阔的创世神话;气吞山河的英雄传奇;荡气回肠的史诗传说。斗计斗阵,斗武功斗法宝,诸神之战,万神上榜,精彩纷呈。【书友群:634073716】

白马亦马 状态:连载中

鸿钧蒙拓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 三圣议开图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天地万象之理,存亡兴废之端,贤凶善恶之报,神奇鬼怪之说,何从何来?

    ——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天道以五名记年号,曰:龙汉、赤明、上皇、延康、开皇,是为五祖劫。

    五祖劫中,劫劫相去五十万万载,因循相袭,循环往复,周行不殆。

    每至劫初,神圣便出,开劫行道,以无形化育有形。

    且说天道演化,历龙汉劫后,轮至赤明劫末,上皇劫始,在茫茫九天之界,一位至尊圣人正御气而行。

    适见其人,头罩九色炫彩神光,身耀万丈丽蔼光芒,鹤发童颜,玉相如天,宽袍大袖,亦儒亦道。

    此即为天界至尊——无极老祖也。

    老祖正行间,忽闻一声道:“老祖慢行!”

    老祖闻声驻步,循声而望,适见一人正御气而来。

    其人禀一气玄元之象,妙相尊容,紫光圆融,周身熠熠,金映流真,正是先天元始之阴圣,被尊为象道之母、先天道姥的斗姥元尊。

    二人汇于一处,见礼毕,老祖问道:“元尊何来?”

    斗姥元尊道:“老妪奉皇天大帝之诏,正欲前往御霄宝殿见驾。”

    老祖道:“老朽亦是奉诏前往见驾,天帝既然同召你我二人,或有大事发生,如此,刻不容缓,你我同行如何?”

    斗姥闻听颔首。二人遂御气再起,直向御霄宝殿行来。

    御霄宝殿前,早有皇天大帝长子大金乌乾曜恭候。

    此刻,其见无极老祖与斗姥元尊来至,忙近前施礼道:“父皇命小神在此恭候多时,二位圣尊且随小神殿内稍憩,我父皇随后便至。”

    无极老祖、斗姥元尊颔首,乾曜遂引二人迳入殿内。

    须臾,皇天大帝至,三人见礼毕,分主宾坐下。

    无极老祖道:“不知天帝急诏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皇天大帝道:“无事不敢叨扰二位圣尊静修,只因朕近日常感心神不定,悱恻难安,似感天界内将有巨变,因而不敢大意,是故,请二位圣尊前来,讨教一二。”

    无极老祖与斗姥元尊听闻,不由相觑了片刻。

    少许后,无极老祖道:“天帝莫忧,容本尊推演一番,自有明说。”

    皇天大帝颔首。

    老祖凝目聚神,左手虚拈开来。

    片刻之后,适见其默默点头,舒怀颜笑起来,喃喃道:“造化造化!真乃大造化也!”

    皇天大帝诧异道:“何造化之有,老祖请说来。”

    老祖道:“天帝可还记得赤明开劫之时,天界中孕育出的那一方偌大的火球否?”

    皇天大帝道:“那火球诞产之时,可谓惊天之举,朕如何能忘。老祖如此相问,莫非此造化与那火球有关?”

    无极老祖点头道:“正是!那火球诞产于赤明火劫之初,当时遍体皆为炙火,后经数万载演化,炙火覆灭,便化为一团混沌。又历数万万载,其妙感天元,陶育妙精,如今,清浊将辨,五行渐结,只需开图运化一番,其必能演化成圣灵倍出的灼灼乐土。”

    皇天大帝听闻,欣然道:“如此说来,真是莫大之造化了!”

    老祖点头,接着道:“天界以龙汉、赤明、上皇、延康、开皇五名记年号,是为五祖劫,每逢劫初,我等便要重立地水风火,开劫度人,今恰逢赤明劫末,上皇劫始,此番劫运正应在那团混沌上也!”

    皇天大帝听闻,不由大喜,却又虑道:“运化开图乃天界大事,只是此番这开图运化之人……”说到这里,抬首看了看无极老祖与斗姥元尊。

    却见斗姥元尊颔首微微,会意道:“天帝不必忧心,老祖秉性无极,料想这开辟之人,老祖早有筹谋!”

    皇天大帝闻斗姥之言,又将目光移向无极老祖。

    时见无极老祖轻抚着髯髯白须,颔首道:“元尊心若明镜,目如金炬,万事皆难相瞒也!只是,此番开劫度人,是为开辟大事,据本尊推演,将来所出之圣灵,其法力功德不输我等,故此开辟大事,非本尊一人可为!”

    斗姥元尊听闻,笑道:“如此观来,老祖是想攀老妪亦出一份力喽?”

    无极老祖笑道:“元尊乃象道之母,斗极之祖,膝下子孙众多,此等大事,焉有不贡献之理?”

    斗姥元尊道:“开辟之事乃造化大事,老祖请放心,若需贡献,老妪自当担负,即遣子孙临界下凡。”

    二人言笑间,又转目皇天大帝。

    皇天大帝见二人未雨绸缪,成竹在胸,欣喜万分,遂笑道:“二位圣尊为经天之尊,能得二圣尊不吝相助,何虑天不昭昭!”

    无极老祖、斗姥元尊闻听,谦道:“天帝过誉了,天帝乃天之共主,万天之尊,我等只是奉谕行道而已!”

    皇天大帝道:“哪里哪里,二位乃天之至尊,无极之圣,何誉皆不为过也!既如此,这开辟之事全权托付二位圣尊如何?”

    无极老祖与斗姥元尊闻听,不由目目相觑。

    少许,无极老祖道:“承天帝信赖,我等必遵旨而行,只是此开辟之事,全依本尊与斗姥尚还不妥。”

    皇天大帝道:“哦?老祖之意莫非亦要朕出一份力不成?”

    老祖颔首道:“正是!天帝乃为万天之主,开辟如此大事岂可袖手?”

    皇天大帝听闻道:“奈何朕愚钝至极,实思虑不出该当如何贡献!”

    无极老祖颔首道:“天帝莫有疑虑,待会自然明了。”

    三人正议论间,忽见皇天大帝次子二金乌赤帜兴奋的跑进殿来,其时见无极老祖、斗姥元尊皆在,便忙束了束衣袖,一一上前施礼。

    少毕,皇天大帝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赤帜难掩心中喜悦,欣然道:“方才母后分娩一子,是为十弟也,是故,特来向父皇报喜!”

    皇天大帝闻听,欣喜非常,正欲平复一下心绪,适又见其长女素娥入殿而来,欣然道:“禀父皇,方才母妃亦分娩一女,是为十二妹也!”

    皇天大帝大喜,一时手舞足蹈。

    原来,皇天大帝有后、妃各一,是为羲和、常羲。

    此前,羲和已诞下九位太子,名唤乾曜、赤帜、光朱、赪晞、白驹、焕章、丹景、玄晖、朱炎,皆有演化炙火之能,因其等原身皆为三足金乌,故通称为九大金乌。

    常羲已诞下十一位公主,名唤素娥、姮娥、碧宵、望舒、霁华、琼莹、宵莹、青彤、琼宵、皎姝、婵娟是也,亦皆有演化光华之能,故通称为十一碧华。

    如今,又各诞下一位太子、一位公主,合计十位太子,十二位公主。

    赤帜、素娥齐施礼道:“请父皇为弟、妹赐名。”

    皇天大帝听闻,思虑了片刻道:“就唤其等炳煜、纤阿吧。炳煜者,光明闪耀之意;纤阿者,俊俏姣好之意。”

    赤帜、素娥欣然。

    无极老祖、斗姥元尊见状,亦起身来,近前贺道:“恭喜天帝又添一双儿女!”

    皇天大帝喜不待言,向无极老祖、斗姥元尊还礼道:“赖托洪福,同喜同喜!”

    无极老祖颔首道:“天帝现有十位太子、十二位公主,已属周全之数了也!”

    皇天大帝闻听,恍然道:“莫非老祖方才所言,正应在朕这十位太子、十二位公主身上?”

    无极老祖颔首道:“十位太子、十二位公主,确为应此劫而生!”

    皇天大帝道:“既为应此劫而生,理应为开辟尽责!”

    斗姥元尊见状,欣然道:“至此,开辟万事俱备也!”

    无极老祖道:“不然。每至天地初开,乾坤辟立,必仙圣辈出,其中,亦不乏神魔争斗,人妖大战,我等正可藉此时机,依其等根行之深浅,道德之高低,封神授职,使其等或仙或神,各成其器,以充天庭实力,以定三界秩序。故而,我等当立信盟之约,将开辟之责,各尽之务,加以明晰。至于封神详细事宜,当托付开辟之人,经其等校验后,循序拔举。”

    皇天大帝、斗姥元尊听闻,颔首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于是,三圣合议,立下信盟之约,签订万神之榜。

    一应毕,三人相视而笑,又将辟立之事商议了一番,各辞而回。

    皇天大帝踱至内宫,探望羲和、常羲及十太子、十二公主。

    斗姥元尊则归至太微之宫,将众星斗子孙召集一起,言说开辟之意,令其等顺从天命,择机下界临凡。

    无极老祖亦不怠慢,归至无极圣宫,敕令其四位弟子奉行天道,辟立地道,孕育人道。

    由此,一场开辟鸿蒙,肈启乾坤的造化大事,正式拉开了帷幕。

  • 第002章 老祖试功法

    天圆地方。

    圆则杌棿,周而复始,如环无状,无极无端,故星转斗移。

    方为吝啬,四面八向,收敛静止,有始有终,故闲庭落花。

    芥子六合界,大道之界,太虚之境。祥云笼罩,仙雾缭绕,彩光紫气,虚无缥缈。其间,矗立着一座金光万道、瑞气千条、雕玉辉煌、瑞圣丛生的圣极之宫。

    此即为天界至尊,无极老祖传道布法之地——无极圣宫。

    老祖膝下有四位学艺迥异之弟子:大弟子曰鸿钧,以修仙为务;二弟子曰盘古,以化灵为务;三弟子曰蒙拓,以觉悟为务;四弟子是位女身,曰女娲,以礼圣为务。

    四位弟子已师从于无极老祖数世劫,无极老祖无不潜心教养,将仙术教义、圣道礼法悉数教授。四位弟子亦无不是勤学苦练,直至现今之臻艺等身。

    此刻,鸿钧、盘古、蒙拓、女娲正于无极宫前演练功法。但见:

    鸿钧使的是一根九节混元玉杖,忽隐忽现,忽上忽下,动如神龙排空,静若翔鹰御风。

    盘古舞的是一柄惊天神斧,时起时落,粗犷豪放,威武之至,劈若霹雳炸响,扫若彗星凌空。

    蒙拓使的是一把降魔金杵,威力无边,变幻莫测,平击如骇浪拍岸,上擎似轰雷惊天。

    女娲挥的是一支降妖宝剑,刚柔相济,吞吐自如,来如飞凤凌云御长空,去若星驰电掣荡千里。

    且说四人各展法力,演练正酣间,忽感足下震颤不止,间或又闻阵阵怪吼之声远远传来。

    此怪声,犹如天之崩裂,似若雷霆发怒,响彻寰宇,激荡晴空,若是常人听了,必头痛欲裂,精崩神溃。

    四人皆是修行万万载之得道至真之身,闻得此声,亦不由大惊失色。

    四人诧异,各停止演练,秉兵而立,循声望去,适见远处扑来一只张牙舞爪的巨形魔兽。

    这魔兽,庞大无比,身逾百丈,势若山斗,头若丘峰,其形其声,罕见至极。

    但见其,周身赤褐,人形而立,双腿略短,两臂奇长,掌有利爪,孔武有力,可碎石断金;面目狰狞,血口獠牙,可生吞万物;目迸绿光,獠牙参差,令人不寒而栗;叫嚣起来,犹如炸雷,穿云裂石,可怖至极。

    此时,怪兽正挺着硕大的身躯袭来,其每向前迈出一步,便引发寰宇震荡不止。

    四人见状,面面相觑,遂并立一起,秉兵相对。

    适有鸿钧上前,以杖相指,怒斥道:“此乃无极圣境,道高德尚之人的修行之所,是何妖孽,如此妄为,欲来此作祟?”

    魔兽闻听人言,俯首看了看鸿钧等人,顿时面目扭曲,似哭似笑,适见其双手上举,两足乱跺,浑身颤栗,嚣叫不已,稍顷后,一声大喝,便挥动长臂向鸿钧抄了过来。

    鸿钧见状,勃然大怒,适见其身形陡转,一跃而起,随后将身子在空中抖了几抖,增长了数倍,执起九节混元玉杖,便向怪兽的手臂打来。

    这玉杖有破天裂地之力,呼啸而下,正打在怪兽的小臂之上。杖之所触,仓啷作响,火星四溅。

    魔兽竟生有一双铜腕铁臂!

    鸿钧乃是无极老祖门下的得道之人,一击之下,亦觉双臂酸麻,虎口震痛,神魂颠倒,再看那怪兽,却犹若无事一般。

    众人见状,惊诧非常,不由暗喝道:“好厉害的妖兽!”

    此一击虽不曾伤及魔兽皮毛,然遭此一击后,魔兽暴戾之性顿起,适见其咆哮了数声,狂吼着张开长臂,欲双手合拢擒住鸿钧。

    鸿钧怎能让其得逞?但见其运定神力,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双手端杖,运足气力,执杖再向魔兽的头颅猛击去。

    魔兽没料到鸿钧如此迅速,猝不及防,结结实实的被砸个正着。

    适见杖首相交之处,再次仓啷作响,又是一阵火花四溅。

    魔兽的头颅竟也如铜似铁!

    两击之下,魔兽丝毫未损,却被激怒的暴虐异常,但见其手爪乱舞,狂吼着向鸿钧紧逼而来。

    盘古、蒙拓、女娲见魔兽如此凶虐,料鸿钧一人难降,遂各大喝一声,持了兵器杀来。

    一时间,四人上下翻飞,左右盘旋,各展法力,杖、斧、杵、剑四神兵齐下。此刻,适见魔兽周身火星乱溅,嗷嗷乱叫,却鲜见伤及其处。

    原来,魔兽生就的一副金刚不坏之躯!

    四人不舍,依旧杀来。

    魔兽虽不惧斧钺之害,一时却难以应对,不由被逼退了数步。

    鸿钧见状,从袖中掏出捆仙绳,向其祭去。适见捆仙绳宛若游龙一般,灵性自通,将魔兽瞬间束在了一起。

    魔兽双臂被束,不能动弹,便嗷嗷乱吼,左右挣扎起来。捆仙绳却越挣越紧,将其牢牢的束住。

    魔兽见状,勃然大怒,猛然间一声雷吼,将捆仙绳挣断成了数根。

    蒙拓看的真切,忙从怀中掏出一枚金箍,远远地向魔兽祭去。

    金箍呼啸而出,迎风展大,由魔兽头首而入,至胸腹方停,再番将魔兽的手臂牢牢套住。

    魔兽见状,又是一阵左右挣扎,见金箍牢固异常,挣脱不得,便又是一阵怒吼,登时亦将金箍竟挣裂开来。

    四人见两大法宝皆被破解,不由大惊。

    鸿钧道:“这魔兽乃是个金刚不坏之身,且蛮力异常,我等如此降它,恐非良法。”

    盘古听闻道:“但凡万物,皆有其软肋之处,待我与女娲师妹以利器取其双目,且看如何。”言毕,遂与女娲使一眼色,女娲会意。

    适见二人腾空而起,各持兵器,分左右向魔兽的双目刺去。

    魔兽见盘古、女娲直奔其面门杀来,忙收腹舒胸,猛然间一声大叱,顿时从獠牙大口中,喷射出万道赤红炙热的烈焰,向盘古、女娲袭来。

    盘古、女娲俱为至真罡体,虽不惧炎炎烈火,但在热浪的冲击之下,身躯却难前行。二人见状,只得身形陡转,撤身而回。

    鸿钧见状道:“此魔兽如此暴虐,又是个金刚不坏之身,看来,唯我四人合力的混元天罗阵,方可降它。”

    盘古、蒙拓、女娲道:“我等但听师兄吩咐。”言语间,四人分步错位,各立一极,作起法来。

    须臾,但闻半空中霹雳作响,红光咋现,顿时一面由万道金光织就的弥天大网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径直将魔兽罩于其内。

    魔兽被天罗罩住,左右挣脱不得,顿时咆哮如雷,适见其手爪乱撕,口牙并咬,奈何那天罗犹若铜墙铁壁,丝毫不为所动。

    过了许久,魔兽势疲力尽,方才作罢残喘。

    见魔兽被降服,四人便围拢过来。

    鸿钧看了看笼在天罗内的魔兽,喃喃道:“自我四人于此修行以来,皆不曾遇到妖孽,不知此怪物从何而来,甚为怪异。”

    三人听闻,亦为疑惑,点头道:“师兄所言极是,若依常理,无极圣境不该出如此怪异之物。”

    四人言语间,却见魔兽一声叱喝,挣脱了混元天罗,脱身阵外,身形陡变,须臾间,竟幻化出一位慈眉善目、皓首白发、道貌岸然的老者来,恰是四人之师——无极老祖。

    四人见状,顿然大悟,忙上前施礼,齐声道:“弟子等肉眼混浊,不知是师尊化身试法,多有冒犯,望乞师尊责罚。”

    老祖见状,呵呵一笑,手拈着飘飘白须,摆手道:“无妨无妨!你等且随本尊进宫来,为师自有明说。”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