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小说桃花-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小说桃花

马上嗨小说网

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

发布时间:2019-08-13 06:04 来源:余继泽 关键词: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
原文标题:小说:桃花
原文发布时间:2015-12-16 07:55:33
原文作者:余继泽。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余继泽】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小说桃花

桃花

呆在小村里是越来越感到空落而寂聊的。初来的新异感已渐渐远去,随之熟悉的便是哪闭上眼睛也能想象的出的山和几熟识的人。闷在这高山之下,老实说,早已想走了。但为了生活,和一月那微薄的薪水,又不得不闷在这死寂的山间。远离了亲人,朋友,更远离了那些精彩的生活。人活着,在有的时候,是一种希望,同时也是一份责任,肩负沉甸甸的生活的担子。

其实,于我生活的担子在眼下来说,还并不显得十分的沉重。只有我一个人过日子,在很远的地方,有我的家,家里有我的母亲和弟弟,家境倒不错。可是,在好多年前,父亲的去世,让家中失去了支撑,一下显得异样的空落,母亲的心灵处于创伤中,弟弟的一切没人庇护,得在本处于玩耍的年龄承担生活。我又何尝不如弟弟一样呢!本可以在家为家出点力,但是,为了工作却不得不服从到远方。从此,我重的是心理负担。我得考虑工作,尽管是一个村小,也只有几个娃儿,但也是工作,不得不干好。以理直气壮地领取俸禄。在工作之余,我思念我的已年迈,日益苍老的母亲身体是否安康,幼小的弟弟是否一切都好,家是否一切都好。在这同时,我也担心自己,我明白,我所唯一依靠的只有这工作,工资是我唯一的来源。,除此,再无人在关键时帮我;而已二十五六的自己,还单身一人,眼望同龄人,早已成家,自己还孤身一人,这爱情何处寻觅,婚姻大事何以解决呢!在这高山下,人烟稀少的小村里,又何以能找到相知的伴侣呢!

在前些年,曾有些会心的女子,可是,家的破落,自己的孤苦无依,让人不敢于去想这些事。现在,渴求了,却又不曾有,怎不令人心烦。

心烦的是心烦,可还得好好工作。而也深深明白爱情这事,可求而不可遇,无缘的人,相见也不相识,我在内心深处默默地祈祷缘分的到来。

在放学后的空闲的日子里,这春天的时节,天格外蓝,阳光很好,很暖。一块块的田地,已绿绿的一片了,山也泛绿了,柳,吐出了白花花的泡儿,这是去对面的小路上散步,放松心情,让心情沉入自然中,忘却烦扰的最好时刻。

走在小路上,望望天,看看山,脑子里什么也不去想。见到盛开的桃花,折一两支,花香让人陶醉,倒感到一种悠然。

不觉间,走出好远,倒听到了一群羊咩咩的叫声,抬头处,见不远处河边一群白色的羊,正吃草,时不时抬头叫一阵。羊子的叫声在空空的山间回扬,象小孩子的哭声一般,很是好听。不禁生了好奇之心,向羊群走去。

还未走近羊群,在羊群不远处,一位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子,吸引了我的目光。女孩子留着长长的头发,撒在背上。女孩子坐在石板上,正很专注的看一本书。

我到这小山村有些日子了,散步,这春天的时节是第一次,从没见过这女子。

我的目光,离开了羊群,落在了女孩子的身上。

头上是蓝蓝的天,四面是泛绿的高高的山,阳光这么明媚,坐在春日的阳光下,在这静静的山间,放羊,看书是一幅多么美的画,也是多么富有诗意的生活呀!我被女孩子的这生活吸引了。

我没有敢惊动女孩子。

可回到学校,独处室内,满脑子想的都是女孩子,她在看什么书,是什么内容,如此的让她痴迷。

女孩子虽侧身,但却可以看出她的脸很白皙,清秀。

我的心中,因见了这女孩子之后,饿就激动着,烦闷的心因此活泼了,我想是这女孩子带给了我希望吧!

我想走进女孩子的生活,与她聊天,我想我们会成为知音的,在这大山下,人烟稀少的乡村间。

第二天下午,我又去散步,急急地,而又胆怯地走近昨天那地方,羊群依旧在低头吃草,那女孩子依旧在石板上坐着低头看书,与昨天一样。

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我想走近女孩子,问她看什么书,而后与她搭上话。可是,我又不敢,心老跳的是那么厉害。但终于勇敢战胜了胆怯,我压抑住狂跳的心,向女孩子走去。

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女孩子从书上抬起头,一愣,随即笑了,说:

“老师,散步呀!”

“恩,你咋认识我的。”我惊奇地问。

“我听学生说,这附近没你这样的人,你这么文气的人,不就是老师了么?”她说,声音很甜,很脆。

这一番话打破了彼此间的陌生。

“你看的是什么书呀!”我问。

她把书递给我。其实不是一本有名的书,只不过是一本杂志,我翻了翻,又递给她。女孩子接过书,抱在了怀里,似在等待与我聊什么。

“你是不是这儿的。”我问。

“是呀!”她说。

“那我在这好久也没有见过你。”我问。

“一天在家要放羊,没空转。”她说。

我便感到女孩子是一株美丽的桃花,深藏在山间,而不去显露自己,不被人知道的山桃花。

从后边的聊天中,知道了女孩子上到了中学毕业,没考上学,就回了家,一直呆在家里的。

外边的世界很精彩,可也很污浊。女孩子能守住家乡的山,呆在这自然的未被污浊的山里,我越发的感到女孩子的清纯了。

天渐渐的晚了。羊群在打着响鼻,要归栏了,我也忙告辞。我冲女孩子说:“有空了去学校转。”

“好。”她应道,“有空了,你也去我家转。”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见到了上边不远处的山脚下的几间房子,被翠绿的竹掩映着,多美呀!

望着女孩子赶着羊群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填甜甜的,那粉红的背影也印在了我的心里。

下来的日子,每天最大的希望技术早点放学,去散步,见那放羊的女孩子,与她聊天。

我已知道女孩子就叫桃花。

桃花向我诉说了她过去的一些事情。她说她当时学习很好,在班上是数一数二的,他多么想考上学,可是,家里没钱,只好回来了。桃花说到这叹息了一下,我看到了她脸上积满了哭疼的表情,阴郁着。但随即望了我一眼,一笑说:“都过去了,还想它干啥,是梦吧!”顿了一会儿她有说:“想你们上出了学,教书多好啊!其实,那时我也想考老师,出来教书的。”

“教书有啥好。”我说。

“单纯。”她说。

“那有空了,就到学校玩,体验下教书的生活。”我说。

“好哇!”她说。

在我们的交谈中,时间就过的特别的快。而在这些日子里,桃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我感到亲切。

我隐隐感到,是呆在这乡村没人可谈,环境的无奈,还是真的,在心里喜欢上了桃花。喜欢她的纯真,清秀,爽朗。

但我都把这一切藏在心里。我不想过早地打破彼此间还有的朦胧,此时,感觉真好,如果一切是真的,就让她和这春天一般,慢慢地生长吧!

春日的午后,是安详的。天蓝的那么的可爱,太阳很暖。阳光落在山野的桃花上。粉红的,象霞,白的象雪。空气中,飘散着桃花的香。蜜蜂嗡嗡的不绝于耳,和祥中就透出了韵味。羊群,在低头极为专注地吃草。我和桃花,坐在石上,无拘无束地聊天。我们回忆上学时无忧无虑的时光,叹息现实生活的无奈。当谈到未来时,桃花说她不知道,也不想去想。往往想的和现实不一回事,只要现在过的快乐,就把握现在,至于明天,走到哪算哪。

“哎!在这社会里,个人的事,有些可以把握。有些不可以把握的。个人面对这复杂的社会,太渺小了。”桃花叹道,“所以,顺应现实,走到哪儿算哪儿。不过,我的心不坏,相信老天会赐福给我,让未来一切都好吧!“

我面对桃花所说的这些,不知道说什么,感到她叹息的也许是对的。这又让我对桃花刮目相看了,别看她外表看起来单纯,其实,内心却有着复杂的一面,有对这人生和社会更深的认识,有着一定的涉世体验了。

桃花见我不语,起了身,附近有一棵桃树,粉红色的花开的很艳,去到桃树下,折了一枝,握在手中,粉红的桃花掩映下,桃花更加的迷人漂亮了。这是一幅多么美的画呀!一棵花很艳的桃,树前站着一位与这花一样美的女子,青春,活泼。这是春天的召唤吧!

我也去到一棵柳树下,折了一些柔柔的柳,编成一个小帽儿,走到桃花跟前,冲她说:

“来,把这帽给你戴吧,你就象公主了。“桃花应诺了,低下了头,我在她乌黑的头发上,戴下了这顶帽子。桃花就若一位公主了。不知不觉,一片红晕爬上了她的脸,我想吻她,或拉她的手,可我不敢,只是心跳的特别的厉害。

在我所在的山村,与山外繁华的县城,只隔一道山梁。从那高高的山梁过去,就是县城了,那里有高楼,街道,拥挤的人群,来来往往的车辆。人人都向往着翻过那蓝天下,被雾笼罩着的山梁,去城里。在寂寞了,在被生活压得感到失望了,总呆呆的站定,望着那山梁,对着城的方向叹息:“城里可多好啊!”

然而,就是这道山梁,阻隔了精彩,阻隔了现代的文明;人们为了生活,不得不呆在这山梁下,死寂的山沟里,看山,山那么高,平时里,鸡长一声短一声的叫,人们在这贫瘠的土地上消耗着日月。

一头是精彩,一头是死寂;一头是富有,一头是贫穷,人们都多么想翻过这山梁,到城里去,离开这小山沟。然而许多人都是失望的,都翻不过小山沟,得闷在这小山沟内,为了生活而生活着。顶多的是攒足了钱,在有闲的日子,艰难地翻过那山梁,去城里转一转,看一看,开开眼界,让烦闷的心,疏散疏散。而最后,还不得不回到乡下这小山沟儿内,过在死寂的日子。

在我抱着很美的梦想,还未来得及向桃花表白什么,听说桃花已准备翻过这小山梁,嫁到那小城里去。说是桃花的爸妈托人在城里给介绍的。

听到这一消息,我的心里很失落。老实说,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我们的故事还刚开始,我盼望着更美好的章节呀!

可是,当我在午后的阳光下,去桃花放羊的地方,准备找桃花问问是不是真的时,赶到那地方,石板依旧,羊群依旧在低头吃草,咩咩地叫着,可在石板上坐着的,不再是桃花了,而是一个中年人。和桃花有点挂像。这证实了我所听到的消息许是真的了。我的心一下空的很,正这时,中年人问我:

“你是那儿干啥的?”

“不干啥。”我说,同时问他,“放羊的桃花呢?”我感到自己问的那么的唐突,但中年人还是做了回答:“桃花去城里了,有人找她,和她妈一块去看家去了。”

“她为什么要嫁到城里去呢?”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问出这话。

“城了,比这小山沟里好呀!呆在这有啥盼头的。”中年人似乎没有介意我唐突的问话,坦然的答到。一切已经如此的明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只感到心里很疼了。

桃花折过的那棵桃树上的花,已开始萎落了;我用柳条给桃花编制的帽子,也被丢落在了嫩草间。我感到我的心隐隐的作疼了,几乎是疯一样的跑开了。

“喂,小伙子,你是哪的,干啥的,问这些干啥,你咋认识桃花的?”老远了,我听见中年人在喊,可我懒得理他了,我厌恶他的世俗,破坏了我心中多么美的梦想。

我感到心中一片黑暗了,这蓝天,阳光,充满了生机的绿……都在我的眼里失去了色彩,都不属于我,与我无关了。

多少年过去了,我也离开了那个小山沟,回到了家乡的镇子上教书,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妻,都是教书的。我们虽没进城,但在小镇上我们的日子,过的很滋润,有声有色,在工作之余,去散散步,转转街,聊些感兴趣的话,也让人感到无比的快乐。我也渐渐的在心中忘却了那个小山沟,和那个叫桃花的女孩子。

一次去县上开会,毕了转街,却发现了路边一个摆小摊的人特别的面熟。一时想不起来了,不想她却喊起了我,我这才想起,她不就是桃花吗!间直让人不敢认了,白皙的脸,爬上了皱纹,雀斑在脸上密密麻麻的。目光已很呆涩,身子,显得很臃肿,已真正成了一个妇女了。这与记忆中的一头乌黑头发,苗条身子,眼睛特别有神的桃花,已相去很远了。我不相信这就是当年的桃花。但从那轮廓上,我分明知道,这就是当年的桃花。

四目相对,一时很尴尬,真不知说些什么。

“开……会呀!”

“恩……是。”我应道。

“你现在过的多好,可……,我,你不笑吧!”桃花苦笑着说。

“哪……里,都……一样,混。”我说。

再没有语言,我就扯谎有事,匆忙走开。

“哎!社会里,个人的事,有些可以把握,有些不可以把握……”我仿佛又记起了桃花曾经说过的这句话。我的心被揪的疼了,我的心里只记得那个手握桃花,头戴柳条帽子的桃花。

2003年3月22日草于东小


正文完,原文标题:小说:桃花
原文发布时间:2015-12-16 07:55:33
原文作者:余继泽。

小说桃花 小说桃花

中级经济师考哪门简单点
历史小说网
网上报名心理咨询师靠谱吗
银川社会工作师
菏泽一级建造师
温州消防设施操作员
南昌二级建造师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