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文笔好的小说-文笔好的小说:如何评价辰东?(文笔,风格等)?作者:知乎用户、文笔好的小说

马上嗨小说网

文笔好的小说:如何评价辰东?(文笔,风格等)?作者:知乎用户

发布时间:2020-03-14 22:00 来源:文笔好的小说 关键词:文笔好的小说

谢邀。

简单概括:一个曾经的很有潜力的青年作家。

如果用十分制来评价网络小说的作家的最高水平,在我有了解过的作家中,十分是烟男和狐狸,九分是校长和酒徒,八分知秋,七分辰东和无罪……


个人看来,辰东的水平是变化的,崭露头角于《不死不灭》,走上巅峰于《神墓》,心态膨胀于《长生界》,走向商业化于《遮天》,彻底堕落于《完美世界》……


在他的所有作品中,《神墓》《长生界》最令人印象深刻,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里面倾注了真情实感,同时,他也会把自己放在愿意细读的读者的位置,而不是看热闹的【看客】。


我在前文提到的他在创作《长生界》时心态膨胀,并非是指因为意图捞钱而变了质,而是指他野心太大了,去创作他的笔力不能完全驾驭的东西——对中国传统神话的解构和重筑,对封闭且僵硬的传统偶像的否定和消解。最后只是抱憾止步于刻画了一个“在宏大叙事中推波助澜和提供视角的勇者”的形象,那些传统神话元素也不过是成了为读者提供联想和增强代入感的调味品而已。


就先从《神墓》说起吧,个人之所以认为这是他水平最高的作品,有如下理由:

1.在人物的刻画上有一定的复杂性。

参考不久前看到的一篇文章的观点zhuanlan.zhihu.com/p/35,简单的概括就是人物有层次感,不会像有的小说里只有主角和非主角两种。感情真挚动人,而且还会用一些独具匠心的细节来刻画人物。


个人还想要补充的是:叙事视角不会完全集中在主角的身上,不会让主角唱独角戏。用个人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这部小说的时间轴是流动的,就聊聊独孤败天,万年前参与了主角的复活,在更遥远的时候用尸体保护主角……一些重要的人物的行动是参与到情节的发展中的,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的地点,给读者带来一种时空上的纵深感,这大概也是太古战争流的特色吧。


2.情节曲折,较为连贯而紧凑。

在《神墓》中,冲突的动机除去利益,亦有责任、信念和立场。在冲突的形式和内容上都较为丰富,不会像有的小说一样不论实力是否强大,都是“地痞流氓见利起意”或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打脸就在一瞬间”。


除去人与人的矛盾,辰东对探险过程的描绘和天下霸唱有异曲同工之妙,善于营造气氛,对景色的刻画也极力表现出奇诡或是磅礴的风格。


接下来谈到的一个特点就是情节冲突的密度较高,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不水。遇到的困境一个接一个,甚至不乏有生死危机,主角的行动都背负着相当的压力,不像有的作品强化主角光环,总是让主角在危难中游刃有余的化险为夷。


全书也并没有明显重复换地图升级的套路,对地图的设定和地图上的人物关系等都有一定程度的利用。而且故事的起点和结局也完成了逻辑链的闭环,使得整体结构更为严谨。


3.表达清楚,没有刻意雕琢

那时,辰东说话还是像正常人的,不会表达不一和含糊其辞。这里点名批评《遮天》。如仙台二重的“绝顶大能”南宫正要“搏一世成仙”。又如不死天皇,写他未成帝就敢挑战帝尊,成帝后各族共尊,想必是一位有大气魄的前辈人物,这是标志的正派模板。然后过了一大段剧情后就忽然成了反派,而且还能无耻地偷袭其他大帝,前面的铺垫可算是没用了。

那时说话也比较自然,不会把“没事”说成“无妨”“无恙”,更不会有星空中的落魄老兵弄出:“我们是别人故事里的殇,如那凋落的叶,随风飘零,找不到方向。大帝路上,有我们的足迹,却不在天堂,只是那一抹凄艳的红,诉说着血的哀凉。马踏星空,伟岸的身,惊艳的战,射下神月,打破万古神话,筑一曲帝路辉煌,成为绝唱。那是别人的荣光。彷徨,迷惘,我们在何方,挣扎,寻访,帝路上一堆白骨注释了我们的凄凉。”这样充满了浓浓的古风喊麦气息,还带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青病感觉的矫揉造作的哀叹。


等到《长生界》时期,明显的变化便是人物的复杂性下降了不少。尤其是反派,个人看来比较有印象的倒不是那几个随手毁灭世界的古老皇者,而是一个叫巴布拉的异界祖神。登场时狡诈而贪生怕死,完全没有强者的风度只当是个脸谱化的反派,但在后来揭示了其内在动因:为妻子报仇,在最后选择含笑和仇敌同归于尽。

或许是因为商业的失败(《神墓》百度中文搜索风云榜小说分类联系23周蝉联第一,据说港台实体书销量颇佳,而长生界反响称得上平淡),辰东选择向钱看。从一个文字工作者变成了一个服务性行业的从业者。从用文字和读者互动的造梦者,变成了一个摆弄文字,满足读者欲望的风尘戏子。


或许在《遮天》前期,辰东还是有所摇摆,越到后面,刻意YY取悦读者的倾向愈发明显。如紫霞仙子,与主角有接触后天下传起了绯闻。后来被主角俘虏,身边的人透露了她为主角产下后代的可能性,不嫌热闹的好事者起哄,就差天下人一起鼓动他们发生关系,产下后代了。又如梵仙,作为扬名一个星域的明星和天才,却被主角春药的药性强上,而后主角更是拔X无情,很快去了别的星球。这里还要说说这个令人捧腹的RZ桥段,梵家软禁主角,意图通过男女交合等到主角的基因,但真的做了却又无动于衷——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之前那些谋划和此时的行为比起来产生的智商落差真是令人无力吐槽。除了女色,对反派的丑化和劣化也是典型的小白YY特征,比如遇到一些天才,多是不懂人情世故,一昧的得罪主角;名门大派的名宿和长老,言行宛如巨婴,毫无前辈和强者的风骨;甚至是后期出现的活了几个时代的至尊,居然能被主角几句狠话吓得心中发寒,也是着实让人无语。


如果是小白看了或许会觉得主角很厉害且看起来很爽,但在个人看来这种YY情节却十分无趣。在情节的冲突中最容易打动人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灵魂与灵魂间的碰撞,与双商奇低的对手争斗,就仿佛武松在竭尽全力打一头病猫。不管病猫穿着怎样的衣服或是有着怎样的外貌,病猫终究是病猫。


辰东的状况其实和土豆很类似,不过土豆重复的是套路,但他重复的是内容和元素。我当初看《遮天》时有种朦朦胧胧的既视感,现在想来,大概就是比起之前作品从表现手法,表现形式,再到表现内容上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商业领域常说的同质化吧,作者在创作途中不断地进行内在的自我重复,失去了开拓和创新的激情。如《遮天》里安妙依重塑自我,明显是对《神墓》中的雨馨,《长生界》的燕倾城的模仿;《遮天》里的黑皇和囡囡,在人物设定上明显是对《神墓》中的紫金神龙和小晨曦的模仿;《完美世界》中石昊保护云曦回家的情节,明显是对《遮天》里叶凡和姬紫月相关情节的模仿;《完美世界》里异域奴役压迫下界,明显是对《长生界》中异界和九州关系的模仿;《圣墟》里主角爱吃,明显是对《完美世界》的模仿……


在我看来,现在的辰东已经很难写出达到巅峰水平的作品了。他的创作已经出现了惰性,只是满足于对固有经验的重复,再用粗糙的方式输出如烟草般供读者消遣取乐的文字。而且书中的内容也趋于庸俗,比如现在的《圣墟》中的“宇宙网红,在线直播”,甚至是贩卖人口,某种意义上已经让他笔下的文字从无趣变成了恶心。


还记得《神墓》里的那句:既然曾经拥有,何必在乎天长地久?曾经拥有过和辰东作品共度的青春岁月,有那份纯粹的感动,那便足够了。

更多回复:

知乎网友承影湛卢:
还好吧,就是一点我不适应。。。辰东小说的时间跨度真的好夸张,随便写写几万年,每次看都觉得懵逼

知乎网友知乎用户:

写的小说一部不如一部,而且非常不善于写感情剧情,几百万字的小说,男女主角在内的剧情都不到10分之1


知乎网友落玄:

在我看来,最好的是神墓,其次是完美世界,再其次是遮天,然后长生界,最后圣墟,不死不灭没看过,

总的来说,辰东的书世界观宏大,这一点我很喜欢,故事有悬念

至于忘记挖的坑,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对于作者来说,尤其是网络作家,故事较长,总有不周到的地方

对于前期一天天后期一万年,我只能说,毕竟是玄幻小说,寿元会增加,这样设置才更为合理

喜欢辰东的书

仅代表个人看法


知乎网友二十三年蝉: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的文笔贼烂吗?就是那种为了对称强行凑词的那种 让人看了瘆得慌 词藻的堆砌 和猫腻 方想 香蕉 江南之流差太多了吧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