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都市之狂武圣手、方晴吴天姚秀兰小说

都市之狂武圣手

方晴吴天姚秀兰小说

主角:方晴,吴天,姚秀兰 标签:独家首发

吴天下山入世即为寻找自己的未婚妻也为寻找自己的一份因果但在都市漩涡中他收获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未婚妻而是一整片森林

树下懒猫 状态:完结

方晴吴天姚秀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流氓找老婆

    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啊,有流氓,快来抓流氓啊。”

    伴随着几声尖叫,硕大的妇产科病房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古怪青年,正一个个掀开盖在女病人身上的被子,仔细的观察着他们的大腿处。

    这种行为,不是流氓就是神经病。

    不过这道袍青年虽说行为古怪,身上也显得脏兮兮的,样貌却是不错。五官清秀,剑眉星目。要是好好打扮一番,绝对是一枚帅哥无疑。

    “这个不是。”

    “这个也不是。”

    “奇怪,难道是那个糟老头子故意忽悠我的?”

    道袍青年一脸迷茫,甚至有些懊恼。

    如果不是他把自己未婚妻的名字给忘了,也不至于一个个来看这些女人的大腿根。

    道袍青年姓吴名天,自幼就跟着一个老头子在山上生活。

    从三岁开始,道医武三学,道能以嘴忽悠天地,医能以针渡化世人。

    虽然道观里时不时的会来很多美女来寻医治病,但次次都是那老头子接手,帮别人治病之余再吃吃豆腐赚点小便宜。

    不过这种好事,都从都轮不到吴天。

    久而久之,吴天终于怒了。

    此处不用爷,自有用爷处。

    抱着这种想法的吴天,毅然决然的提出下山。反正以前那些来求医的美女们也说过,大都市里的女人都有病,再加上像吴天长相这般俊俏的,格外吃香。

    老头子一开始百般不愿他下山,说什么害怕他下山被骗,而且山下都是妖魔鬼怪,不利于修行。

    但吴天心里跟明镜一样,这老家伙就是怕自己下山了没人给他洗衣做饭收拾屋子。

    在闹了几天后。

    老头子终于同意吴天下山,但条件是他必须去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竟然是在他小时候给定下的未婚妻。

    原本,吴天是拒绝的,世间美女千千万,他才不想为一个女人放弃整片森林。可那老头也很硬,除非吴天去找那个女人,否则他根本就没有下山的可能。

    为了结束在山上这种痛苦的日子,吴天只能答应。同时在他心里也打定了注意,要是自己的未婚妻是一个样貌极丑的女人,他就是拼着自己的自由不要,也要悔婚。

    不过气人的是,那老头子只说他要娶的女人大腿根部有处胎记,胎记酷似一只蝴蝶,每天都在天海市第一医院的妇产科,当说到名字的时候就口齿不清一阵模糊。再加上吴天急切离开,也没问清楚就飞奔下山。所以到了这里后,别说名字了,连姓都忘得差不多了。

    没办法,吴天只能自己来找了。

    吴天摇了摇头,也不管那些女人的尖叫,继续朝着另一边的病床走去,寻找大腿根部的蝴蝶标记。

    “住手。”

    就在吴天又要掀开一个被死死拽住的被子时,被门口的一声娇喝吸引。

    病房内的女病人在看到门口的女人后,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纷纷呼救。

    “方医生,你可算来了,快把这个流氓给赶走吧。”

    “就是啊,你们医院的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把这种人给放进来。”

    当吴天把目光移到病房门口的方医生时,顿时怔在原地。

    美,美得令人窒息。

    精致的瓜子脸,桃花眼,柳黛眉。脸上没有任何粉状的痕迹,却白芷无比,甚至看不到一粒豆斑。除了逆天的颜值之外,她的身材更令人震撼。

    虽说她身披白大褂,但却丝毫掩饰不住那前凸后翘的完美曲线身材。特别是那双修长的美腿,再搭以白色丝袜与高跟,完全就是一出制服诱惑。

    “你是谁,在这干什么?”方医生蹙起眉头,看着吴天质问道。

    虽说妇产科的病房偶尔也有男家属来陪同,但看着病人们惊慌的神情,再加上打扮极其另类古怪的吴天,顿时让她起了警惕之心。

    吴天回过神后,撇着嘴说道:“找老婆。”

    找老婆?

    方医生有些不明所以,来妇产科病房找老婆?

    就在这时。

    “方医生,我的病有法子吗?”

    躺在左侧第一张病床上的女病人,对吴天的到来没有任何惊慌失措,反而无比冷静的对着医生问道。

    她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左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撩人,极具女人味。

    方医生听罢后,摇摇头,抱以歉意的笑:“暂时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不过我们一众专家正在讨论你的病情,相信很快就会有结论,请你放心。”

    说完后。

    方医生再度看向了吴天,厉声斥喝道:“请你现在立刻离开这里,不然我会通知保卫处。”

    吴天不满的撇嘴道:“喂,我找我的老婆,关你什么事。”

    方医生皱起眉头,也懒得跟吴天废话,拿出手机就要通知保卫处。

    “方晴,姚老师到了,会议室开会,快点来。”

    她的手机刚拿出来,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急促的女人声。话音刚落,传话的人就急促的离开,甚至都没往病房内看一眼。

    方晴?

    听到这个名字,吴天忽然觉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好像,那老头子给自己介绍的老婆,就是姓方,好像最后一个字也正是晴。

    “美女,我要看看你的大腿。”

    吴天在一通回想中,越发觉得那老头子说的名字就是‘方晴’这三个字。但自己的未婚妻是否是她,还要通过大腿根部的蝴蝶标记才能确定。

    方晴明显一愣,脸上浮现几分绯红,暗淬一声:“神经病。”说完后,她直接拨通了保卫处的电话。

    吴天也没管那么多,在她背后的穴道位置轻轻一拍。

    方晴忽然感觉身子一软,就要瘫倒在地。

    就在她即将倒地的瞬间,吴天一把搀住她的细腰,把她抱在怀里。二话不说,直接掀开她的白大褂,露出那双被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同时也露出了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蛮腰。

    “混蛋,你快点住手。”

    方晴被他这一阵操作给吓傻了,身子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软绵绵的,再加上被吴天抱在怀里,此刻竟然连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真小气,我就看看你的大腿而已,又不是要吃了你。”

    吴天嘟着嘴,当看到方晴的大腿根部处时,眼前忽得一亮。

    在方晴的右大腿根部,赫然有一个极其显眼的蝴蝶标记。

    “老婆!”

    而吴天,也惊喜的看着方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就在这时,方晴也终于有了点力气,猛然推开他,踉跄的站在一边。

    当下。

    所有人都傻了。

    病床上的女病人傻了,连方晴自己都傻了。

    这一刻,就数吴天最高兴了。

    他可没想到那老头给自己介绍的媳妇竟然漂亮,一时间对于那老头一肚子的埋怨全部烟消云散,只剩下满满的感激与兴奋。

    这种肤白貌美还是大长腿的媳妇,可不好找啊。

    方晴在愣了愣后,对吴天也除去认为是神经病的同情,慢慢变成了厌恶。

    “闭嘴,谁是你老婆。”

    对于这种老套搭讪的方式,虽然她没遭遇过,但也听过不少。

    “老婆,你真的是我老婆。”吴天见状,撇着嘴不满的说道:“老头说了,咱俩打小就订婚了。虽然是娃娃亲,但也是有见证人的,由不得你不信。”

    方晴蹙着眉头,回想半天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娃娃亲,不由冷笑道:“见证人?好啊,你倒说说这个见证人是谁。”

    她现在要做的可不是搞清楚谁是见证人,而是拖时间。

    只要拖到保卫处的人来后,直接把吴天给撵走就行了。

    吴天得意洋洋的笑道:“见证人就是你爷爷,当初你爷爷重病去找那老头求医。在医好他之后,你爷爷提出来要给咱俩订娃娃亲的。你要是不信,就给你爷爷打个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听到这些话,方晴明显的一愣。

    在她幼年父母还健在时,爷爷的确患了一次重病,而且十分严重。所以,直至现在她都还记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爷爷会突然之间病好,而且这么多年身体也越来越好。

    难道,还真的如他所说一样?

    就在她疑惑时,保卫处的三个保安才姗姗来迟。

  • 第2章 发火的吴天

    “方医生,怎么了这是?”

    领头的是保卫处的处长,王建忠。三十不到,身材很是魁梧。据说他是院长的侄子,又是退伍军人出身,所以刚转业就来到这家医院当保卫处长。

    最关键的是,他一直都在追求方晴。

    所以自方晴打了电话后,他带了两个人就连忙赶来。

    方晴看了看吴天,眉眼之间充满了疑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吴天说的似乎还真像那么回事,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难道自己真的在小时候就被爷爷给订下娃娃亲了?

    想到这一点,方晴的意识忽然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不行,我绝对不能接受娃娃亲。”

    方晴又看了吴天一眼,眼中的决绝更加明显。虽说吴天模样还是很不错的,但他之前那变态的举动,再加上方晴对于男人天然的反斥。就算是真的,也要当成假的。

    “王处长,这个人脑子有问题,你把他带出我们病房吧。”方晴淡然的说道,不过她心里也有些歉意,所以只是让王建忠把吴天给带出来,并不想伤害他。

    吴天一听,顿时就不爽了:“喂,老婆,你这样可太不够意思了。你知道我为了来找你废多大劲吗,又是马车又是汽车又是火车的。你不感动就算了,也不能赶我走吧。”

    方晴背过身去,直接朝着病房内走去,同时拿出了手机。

    有些事,还是要打个电话问清楚的好。

    “小子,脑子不好就赶紧滚蛋,还tm敢骚扰我的女人。现在滚,不然老子打断你三条腿。”

    吴天见她走进病房,刚想跟进去,就被王建忠伸手拦住。

    从刚才王建忠听到吴天对方晴的称呼后,脸色已经黑了下来。如果不是方晴说这个家伙脑子有病,再加上这里是医院,他早就动手狠狠教训吴天了。

    “你找我老婆,你算老几。”

    吴天一瞪眼,小脸也沉了下来:“你刚才说我老婆是你的什么?”

    其他两名保安一听,也都跟着附和起来。

    “切,方医生可是我们王处长的女人,你tm算哪根葱也敢冒出来。”

    “王处长,这小子交给我们哥俩了,我们先帮您教训他一顿,保管让这小子以后不敢再来骚扰嫂子。”

    王建忠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身边这两个小保安的阿谀奉承很是受用。

    说完后,这两人一脸怪笑走向吴天。

    反正只要揍吴天一顿就能讨好王建忠,这笔买卖简直就是稳赚不赔的好吧。

    砰砰……

    谁知道,这两人刚走到吴天面前,还没来得及伸胳膊,就被吴天抬手两巴掌给打飞。别看吴天跟没用什么力气似的,但这看似无力的两掌,却把那两个保安打飞出三四米远。

    不过,从始至终吴天都没看他们俩一眼,而是死盯着王建忠。

    现在的他,很生气。

    “你刚才说我老婆是你女人,什么意思。”吴天声音压得极低,整个人的气场变得十分古怪。

    有一种令人胆寒的冷,更有一种让人感觉到威胁的恐惧。

    若是那老头在这,肯定能看出来,吴天是真的怒了。他上次发怒,还是在六年前,被山上那只恶虎咬了一口。

    不过后来,那只恶虎的下场极惨。

    而老头,也如愿以偿的品尝到了第一条虎鞭。至于那只恶虎,在深山里嚎了几天几夜,上窜下跳的,极其可怜。以至于,从那之后的六年里,吴天再也没见到过那只恶虎。

    “小子,有两把刷子啊。”王建忠也惊诧于吴天的力气,但并没放在心上。反正他也能随便将那俩人给拍飞,没什么好稀奇的。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说我老婆是你女人,什么意思。”吴天这时攥起拳头,浑身散发出强烈的寒意。

    “你tm算老几,也有资格问我?你敢在医院里闹事,就别怪老子出手弄你。下半辈子,你就给我坐在轮椅上吧。”王建忠不屑的笑道,同时也瞬间出手。

    还别说,这王建忠的确有硬实力。

    他的速度与力气兼重,几乎一个跨步就来到吴天身前。拳速带飞,右勾拳朝着吴天的前胸捶去。

    当然,他并不想一招就解决掉吴天。说要让吴天坐轮椅,就必须要让他做轮椅。

    只要吴天敢反击,他就能瞬间把拳头转向他的头部,再一脚踩断吴天的脚踝。

    砰……

    可没想到,吴天只是站着不动,眼瞅着吴天的拳头要到自己的胸前时。瞬间出拳,两拳直直碰撞在一起。

    两拳相接,吴天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王建忠却瞪直了眼。

    过了几秒后。

    咔嚓……

    一阵骨折声传来后,又是一记杀猪般的鬼嚎从王建忠的嘴里发出。

    与此同时,在病房里面,方晴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你个死丫头,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说说,你都多久没回家了。家里那么忙,你偏要去当什么医生。天天给你打电话你不是在忙就是在睡觉,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电话刚接通,就传来一个愤怒老人的连珠炮语。

    “爷爷,人家不是忙嘛。”

    方晴撒了个娇,犹豫了一下后,才开口问道:“爷爷,今天医院里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

    “哦,什么奇怪的人?”

    “他是个道士,说我是他老婆,还说您以前在他们道观求医。不过这种人肯定是骗子,所以我就没搭理他。”方晴试探性的说着,同时也不断祈祷爷爷能附和她的话。

    毕竟,她不想结婚,更不想跟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男人结婚。

    她说完后的十几秒内,电话那边没有任何声音。

    “爷爷。”方晴以为信号不好,喊了一声。

    “你说的那个道士,现在在你们医院?”几乎在瞬间,就传来爷爷急切的声音。

    “怎么了爷爷,你认识他?”忽然间,方晴感觉到不妙。

    “有些事爷爷以后再告诉你,但是这位小道长,你一定要留住他。他不仅是爷爷的恩人,更是咱们方家的恩人,以后也会是你的老公。我现在就去你医院,记住,千万不要怠慢了恩公。”爷爷那边急促的说完后,直接挂断电话。

    这一刻,方晴彻底傻眼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神经病不仅真是自己的未婚夫,而且爷爷对他还这么重视。

    也在这时,她的目光转向了病房外,却看到极其诡异的一幕。

    只见吴天一步步走向在地上打滚的王建忠,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刚才说我老婆是你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再不说,我就废了你的腿。”

    “你他娘的混蛋,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要是不弄死你,老子跟你姓。哎哟,我的手。”王建忠自从跟他对上那一拳后,整条手臂全部骨折,连手臂的经脉都有大半受损。

    “恩?你不说?”吴天脸色更沉,走到王建忠身边,当下就抬起了脚,准备踩在他的脚踝处。他这一脚要是落下去,王建忠的腿就彻底废了,根本没有半分愈合的希望。

    “住手。”

    方晴见状,连忙制止了吴天,轻喝道:“你干什么。”

    吴天看着她的眼神也同样充满了不善,没有了先前的那股子热乎劲,冷漠的说道:“让他回答我的问题,然后废他。”

    方晴一阵傻眼:“什么问题?”

    吴天如是道:“他说你是他的女人,所以我要问清楚。”

    这一下,方晴哭笑不得。

    她知道王建忠一直都在追求自己,也知道王建忠对于自己在医院的追求者们,都以这句话自居。一开始她也很厌恶,但发现很多人都惧怕他,所以有王建忠帮自己清理身边的苍蝇,还是一件挺不错的事。

    反正一群苍蝇和一个苍蝇相比,当然选择后者。

    这也是为何,方晴也懒得再纠正王建忠。

    “你想多了,我跟他没关系。”方晴摇了摇头,不过看着王建忠这幅惨样,还是有些疑惑。这吴天看着这么弱不禁风的,怎么能把这么健硕而且还有几分实力的王建忠给打倒的?

    “你说真的?”吴天一听,顿时眉梢带笑,脸上的那股阴郁瞬间消散。

    方晴苦涩一笑,自己跟他解释个什么劲啊。

    她刚想再度解释一下,不管怎么样都跟吴天没关系时,病房内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她...她吐血了。”

    “医生,方医生,快来啊,出人命了。”

    只见在病房内左侧第一张床上的女病人,此刻口鼻全部出血,脸色苍白到可怕,已经彻底昏厥了过去。甚至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危在旦夕。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