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仙路牧狩、张司狄周牧周恒小说

仙路牧狩

张司狄周牧周恒小说

主角:张司狄,周牧,周恒 标签:创世、洪荒流、热血、爽文

洪荒太古,天地缘何毁灭?仙路崎岖,谁人能永恒不死?一株仙草、一段传说,一个少年,一份坚守 漫漫仙路,九死一生,少年周牧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征程!

南山之南 状态:连载中

张司狄周牧周恒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少年周牧

    “吼!”

    寂静的山林中,猛然传来一声震怒的虎啸声。

    在一片如同火云浮动的草地上,一头体长超过五米的赤焰虎怒吼着,身上闪烁的红光宛如火焰在燃烧,一张嘴,一颗人头大小的火球猛然喷了出去。

    “轰!”

    火球炸响,对面那个撑着金色灵光护盾的干瘦青年,直接倒飞出去,砰的一声落在地上,但是身上那金色灵光护盾光芒闪烁,却没有破碎,这干瘦青年,似乎也没有大碍。

    但那愤怒的赤焰虎,已经扑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干瘦青年咬去!

    干瘦青年忙不迭的从地上跃起,手中抓了一张杏黄色的纸符,青光闪耀,化为一根手指粗细,数丈长的青藤,嗖的一下缠绕在赤焰虎身上。

    赤焰虎扭摆着身体,奋力挣脱青藤的缠绕。

    干瘦青年得了空,这才迅速后退。

    “胡安,你是昏了头了,居然用青藤符对付赤焰虎!”旁边一个圆脸小胖子忍不住嘲讽了一句,但同时手底下却没有停止,一道蓝色灵光从他的指尖射入头顶,那里有一张黑色丝网,随着灵力输入,正在迅速飞涨。

    “哼,还不是怪你,要是你的困兽网早点准备好,我们哪里需要这么狼狈!”干瘦青年很是不满。

    “这能怪我吗?我要是提前布置好困兽网,这赤焰虎肯定缩在洞穴里不会出来!”小胖子不服气的说了一句。

    “胡师弟、宋师弟,都少说一句,快点动手,这赤焰虎才刚刚突破三阶,坚持不了多久了!”在赤焰虎背后,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手中的灵剑飞起,划出一道灵光,嗖的一下刺入赤焰虎左侧腹部,划出一道半尺长的血口子,炙热的血液喷洒而出,让四周的空气中都带上了一丝血腥气息。

    “困兽网马上好了,你们再坚持一下!”小胖子也不敢再分心,全力以赴的给头顶的黑色困兽网输入灵力,随着他输入灵力,困兽网上的灵光,变得更加闪耀。

    而这时候那干瘦青年,脸色微微一沉,朝着旁边最后一名十七八岁的微黑少年呵斥道,“周牧,你一个低阶法术凝聚了七八息,到底好了没有,真是废物!”

    那微黑的少年,微微抿了抿嘴唇,却没有回应那个干瘦青年的话,而是继续全力以赴的将自己体内灵力,朝着指尖那拳头大小的土黄色灵球汇聚。

    “不好,青藤符要被挣脱了!”那个剑眉星目的青年面色微微一沉,呼喊了一句,但他的动作,却似乎又晚了一步,当他手中的灵剑飞出去的时候,赤焰虎已经从地上跃起,扑向干瘦青年。

    干瘦青年面色一变,脚步连连后退,手中那把金色灵剑,疯狂的输入灵力,朝着赤焰虎的利爪斩去。

    “砰!”

    一声猛烈的碰撞时,赤焰虎粗.壮锋利的利爪,碰上了干瘦青年胡安的灵剑,发出金铁交鸣之音。

    “咔嚓!”

    那金色灵剑,居然直接从中间断裂,干瘦青年身上的防御灵光护盾,也彭的一声入水泡一般炸开,在巨大的力道下,跌坐在了地上。

    虽然那巨虎的右前爪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但他凶威不减,张嘴就朝着干瘦青年咬了下去,这血盆大口若是咬中,干瘦青年半个身体估计都没了。

    “胡安,快躲开啊!”小胖子虽然之前口气不善,但这时候看到那干瘦青年遇险,还是第一时间就将头顶的那张巨大黑网,朝着赤焰虎罩了下去。

    背后那个星眉剑目的青年,手中的灵剑也夹带着凛冽的杀气,朝着赤焰虎头部射去。

    但他们的攻击,显然是慢了半拍,干瘦青年脸上,呈现出绝望之色...

    “彭!”

    一声轻响,闪过一道黄光,凶悍威猛的赤焰虎,前脚突然一软,砰地一声,脑袋着地,身体失去平衡,栽倒在地上,在它前腿所在的范围三尺之内,地面松软如同泥淖,赤焰虎倒地之后想要挣扎,却浑不着力。

    那黄光,正是旁边那个最不起眼的微黑少年,凝聚出的一个低阶道法,流沙术。

    “呼!”

    这时候,黑色巨网罩了下来,赤焰虎被裹在其中,挣脱不开。

    “嗤!”

    这时候,那个剑眉星目的青年,灵剑嗖的一声,正好从倒地的赤焰虎脖子下刺了进去!

    这时候,一行人才彻底松了口气,幸好有惊无险!

    ...

    干瘦青年死里逃生,有些不好意思的向那个仅仅练气三层的微黑少年道谢。

    那个叫周牧的微黑少年,仿佛已经忘记了这位胡安师兄的呵斥,微微一笑,就去帮着分割赤焰虎。

    “小牧,做的不错,这一次回去之后,你也应该可以购买一颗元灵丹,突破了练气四层,也算是中期,以后分配的时候,我也好让你多分一些灵石!”剑眉星目的青年亲切的拍了拍周牧的肩膀。

    周牧这时候露出真心的笑容,对着青年道谢,“恒哥,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和永哥照顾,以我的资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达到练气四层呢!”

    “呵呵,不说这些,虽然周家只剩下我们三个,但咱们的老祖宗可是金丹期的老祖,总有一天,我们周家会再次辉煌的!”剑眉星目的青年一脸热血的说着。

    微黑青年点了点头,但眼中却闪过一丝暗淡,自己的资质,练气三层都用了十几年,这一生,如果能达到练气七层,进入落云谷内门,也就别无所求了。

    他们四人,都是云州修真界三大宗门之一的落云谷外门弟子。

    干瘦青年叫胡安,小胖子叫宋豪,而这个剑眉星目的英俊青年,则是周牧的本家兄长。

    虽然他们之间的血脉已经隔了不知道多少代,在落云谷,周家属于众多完全落寞的家族之一。

    曾经金丹期老祖在时的辉煌一去不复返,但周恒对周牧还是很关照的。

    比如,这一次出来猎杀这头三阶赤焰虎,周牧完全是打酱油的角色,但依旧可以分配到十分之一的收益,大约三十颗灵石的样子。

    对于周牧来说,三十颗灵石,相当于自己在宗门完成那些打杂工作三年的收益,有了这三十颗灵石,自己就能攒够一颗元灵丹的灵石,有了元灵丹,周牧应该是可以突破练气四层的。

    三层和四层,虽然差了一层,但是体内的灵力却至少增加一倍,有着本质的区别。

    振兴周家,周恒和那位在内门颇有地位的周永大哥或许还有希望,但是周牧自己,却明白,以他这连自己都不忍直视的资质,能突破练气七层,都算那位金丹期老祖保佑!

    不过,日子总要继续,至少,现在他看到了一丝进入内门的希望。

    ...

    “去矿洞里看看,或许还能找到其他有用的东西!”收拾完赤焰虎,周恒提议。

    赤焰虎是独居的妖兽,这里也没有雌虎的踪迹,所以更不会存在其他妖兽,而起洞穴,则是不知道多少年前,被落云谷开采殆尽的一座灵石矿脉,这洞穴虽然废弃了不少年,但赤焰虎在其中,或许在赤焰虎的洞穴.内,会有其他火属性的宝物。

    很多妖兽,同样懂得收集宝贝的。

    只是,让四人失望的是,在矿洞内,找了一大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宝贝,虽然有些失望,但此行也算收获颇丰,其他三人,每人都能分到六十颗灵石,也应该知足了。

    而此刻,刚刚完成了第一次猎杀妖兽的经历,周牧虽然只分到了最少的而一部分,但并没有什么不知足的,他自己修为最低,而且一直没有正面抗衡赤焰虎,能得到二三十颗灵石,他已经觉得很不错了。

    周牧走在队伍的最后,到了山洞出口的地方,周牧心里捉摸着,待会跟其他人说一下,将外面那些成熟的红云草也采摘了。

    虽然红云草无法用来炼制丹药,但是成熟的红云草,一百株可以在宗门兑换一颗灵石,因为红云草是不少火属性妖兽喜爱的食物,落云谷饲养了不少灵兽,有些训化了作为宠物,有些则是为了杀妖取丹,所以对于红云草,需求量还是很大的。

    外面那一大片红云草,成熟的至少也有数百株,三五颗灵石虽然不多,但总比在宗门内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杂役强了。

    “什么人……”

    猛然间,走在队伍最前面的胡安惊呼一声,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血光飞起,胡安怒目圆睁的脑袋被一道剑光斩落,砸在了旁边的石壁上。

    这变故来的太突然,以至于周牧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后退的周恒和宋豪撞了一个趔趄。

    这,还是周牧第一次看到杀人,而且还是在自己眼前,他有些难以置信,刚刚还兴高采烈,说说笑笑的胡师兄,就这么被杀了。

    虽然这位胡师兄对自己并不怎么瞧得上眼,但经历了一场战斗,似乎已经改变了些许态度。

    “还发什么愣,快跑!”耳边,传来宋豪的怒吼声,周牧来不及去看到底是什么人杀了胡安,猛然转身,朝着矿洞内部飞奔。

    这矿洞,曾经开挖了数千年,里面不知道有几千几百条岔路,周牧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冲进一条矿洞,能不能活命,只能看老天爷是否眷顾了...

    “宋...”但是猛然,周牧惊恐的停下了脚步,因为刚刚的耽误,宋豪和周恒都跑到了他的前面,尤其是宋豪,似乎经历过不少凶险,反应也是最快。

    但周牧刚刚起步,却看到宋豪身后的周恒,手中的灵剑挥动,自己的呼声还没有来得及让宋豪回头,剑光一闪,宋豪的头颅同样飞起,但身体,却还保持着飞奔的趋势,冲出五步之外,砰地一声,摔倒在地面。

    血腥气息弥漫,当周恒转身,依旧满面微笑的看向自己是,周牧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 第二章 兄弟相残

    “你...为什么...”周牧的声音有些颤抖。

    周恒没收说话,但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杂鱼都解决了,办正事吧!”

    这声音,有些耳熟,周牧猛然回头,看到一个目光阴冷的青年走向自己。

    这黑衣青年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和周恒有着七分相似,但那一双眼睛,却比时常笑容满面的周恒,让人更加感到胆寒。

    “你终于来了,大哥,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这小子的血脉,可是那老东西最嫡系的一支,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确定的!”

    周恒恭顺的声音传来。

    “如此最好,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带上这两具尸体,正好用他们的血液当祭品,我们进去吧!”黑衣青年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之前这些安排,可是为了以后少一些麻烦,有了这两人一起消失,自然能推到赤焰虎身上,呵呵,每年死在妖兽口中的人不知道多少,这两个家伙又没有什么靠山,谁会在乎他们的死活!”周恒说着,一步步靠近周牧。

    “你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周牧两面遇敌,而这进来的黑衣青年,他同样熟悉无比,那位周家的天才弟子,已经进入内门,成为亲传弟子的周永,也是周恒的亲生大哥,周永不足三十岁,却已经修炼到了练气后期第九层,只差半步就能达到练气十层圆满,迈入筑基期。

    就算是在内门弟子当中,周永也是位列前十的天才,比周恒这个弟弟,资质好了太多。

    此刻,这两兄弟到底要做什么,周牧尚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们甚至不惜杀死同门师兄弟,周牧手中虽然已经握上了灵剑,但却依旧胆寒不已。

    别说周永这个练气九层的高手,就是周恒,自己都无法战胜。

    手里握着灵剑,周牧左手紧了紧,手臂上的弩管,是他从百巧阁购买的,无需耗费灵力,只要他手指轻轻一扣那机簧,就能射出一根精钢弩箭,但是,周牧对于自己的弩箭能射杀周永这个大高手,完全没有信心。

    所以,他冲出山洞的念头只是一闪,就立刻放弃,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没有十全十美的计划,想要活命,就必须拼一把。

    周牧的性情不能算刚烈,但却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分析了自身的状况之后,他没有等这兄弟二人的回复,一抹自己的储物袋,一张杏黄色灵符握在手里,毫不犹豫的输入灵力,一颗拳头大小,散发着炙热火焰的灵力球出现在掌心,周牧毫不犹豫,灵力球砸向了周恒。

    周永对此完全没有太大反应,就连周恒,似乎也没有将周牧的攻击放在眼里,身上仅仅闪现出一道灵光,激发了自己的防御灵甲。

    “彭!”

    火球符砸在了周恒的灵力护甲上,那体表的灵光仅仅晃动几下,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

    周牧瞳孔微微一缩,这周恒身上灵甲的防御力,似乎相当不俗。

    他不知道,自己的弩箭能不能打破这防御,但这时候,却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

    周牧抬起了左臂,但就在他准备孤注一掷,射出弩箭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道破空声,身上瞬间一紧,一根青色锁链紧紧的将周牧捆绑,冰寒刺骨的青色锁链,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想要开口质问,但却从那锁链上传来一股冰冷的寒意,将他的身体几乎冻僵。

    当他回头,正看到周永手里握着青色锁链的一头,一脸冷漠。

    “哈哈,大哥,你这青魂锁威力似乎更强了!”周恒带着几分羡慕说了一句。

    “走吧,别浪费时间,这一次只要成功,我突破筑基指日可待!日后这青魂锁给你用也无妨!”

    “多谢大哥!”

    ……

    “滴答……”

    青魂锁的一头,插.入了石洞的顶部,将周牧捆绑着吊在半空。

    在周牧心口,插着一柄血色短剑,剑尖刺入三寸,虽然没有刺入心房,但那一滴滴殷红的血液顺着剑柄滴落,周牧觉得冥冥之中,某种力量正在离他而去。

    一个平整的青石地面上,雕刻着一些恶鬼图案,周牧身上的血滴,正落在那恶鬼口中,仿佛被恶鬼吞下一般,一丝丝红色线条,朝着地面那圆形图案四周蔓延。

    而在这圆形图案中央,摆放着一颗拳头大小的七彩圆珠,随着一丝丝的血线涌入,七彩圆珠之中散发的光芒越来越璀璨。

    而周恒周永兄弟两个,这时候目不转睛的看着中央那七彩圆珠,眼中满满的都是渴望。

    “咔!”

    一道微不可查的裂痕出现,四周的天地灵力,猛然之间暴增了数十倍,周永周恒两人眼中闪现出炙热的光芒,两人几乎同时,一步跨入大阵之中。

    但是,当周永冰冷的目光看向周恒的时候,周恒身影瞬间停止,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股怨毒,但很快被笑容取代。

    “大哥,你先进去修炼,我给你护法!”

    周永没有说话,毫不客气的走到了那七色圆珠旁边。

    “咔……”

    又传来一声轻微的声响,四周的灵力似乎更加浓郁。

    周永皱了下眉头,伸手朝着那青魂锁一挥,哗啦一声,青魂锁从石壁上落下,嗖的一声化为数寸大小,飞入周永掌心,被吊在锁链下的周牧,砰地一声,摔在了圆形恶鬼雕塑之外。

    周牧胸口插着的血色短剑,在落地的瞬间,震落在一边,此刻他体内的血液已经所剩无几,面色苍白如纸,虽然青魂锁离开身体,但如今,却连张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怨毒与不甘的目光,看向周永周恒兄弟。

    但是,此刻周永已经盘坐在七色圆珠旁边,闭上眼睛迅速吸纳逸散而出的浓郁灵力,而周永身上的灵力威压,则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增长着。

    耳边,传来了周恒那让人厌恶的声音,“嘿嘿,周牧,说起来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这嫡系血脉,我们兄弟也没有这场机缘。”

    “哈哈哈,看你的样子,似乎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没关系,反正我现在有的是时间,就让你当个明白鬼!”

    “看到那个七色珠子了吗?这就是那老东西,哦,对,应该是我们周家那位金丹期的老祖宗留下的宝贝,知道那是什么吗?金丹!那可是金丹期老怪物最宝贝的地方。

    也不知道那老东西是怎么想的,留下这宝贝,后人怎么都用不上,后来,才知道需要什么嫡系血脉才能从其中获得好处,嘿,还真是偏心眼啊,不过,又能怎么样?所谓的嫡系,现在还不是被我们用来血祭,嘿嘿,等我大哥突破筑基期,我至少也能修炼到练气圆满,啧啧……”

    金丹、血祭……

    周牧的内心已经没有了恐惧,死亡即将降临,他只是感到深深的不甘……

    听着耳边那周恒让人恶心的声音,周牧的左手努力的想要抬起,但是,可惜,他如今,连扣动机簧的力量都没有。

    他的手臂又无力的垂了下去,正好压在了那恶鬼雕塑的边缘!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汩暖流,顺着左手流入周牧的身体,他身上的冰冷被驱散了几分,再次睁开双眼。

    这时候,耳边却传来一阵刺耳的吼叫声,“周恒,你敢!”

    “哈哈哈,我的好大哥,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都是你的,而我,只能用你剩下的,凭什么!凭什么!”周恒额头青筋暴起,满脸的怨毒毫不掩饰。

    此刻,周恒与周永相对而立,但是周永的右臂已经消失不见,落在恶鬼雕塑之中,身上的灵甲也同样失去了光泽。

    周恒身上被一层金色光幕包裹虽然那根青魂锁将周恒缠绕,但却被金光挡在外面伤不到他分毫!

    “中品玄冰剑灵符,金刚符,很好,你还真是我的好弟弟啊!”周永咬牙切齿的说着,虽然失去了右臂,但是他身上灵力闪现,伤口处被灵光包裹,暂时没有血液流出。

    “哼,周永,现在我同样到了练气九层,就算你达到了练气圆满又怎么样?失去了一条手臂,你还能奈我和!从今天起,这一切都是我的,有了这金丹,筑基对我来说,指日可待,哼,什么天才,从今天开始,我周恒才是天才!”周恒说着,手中的灵剑再次扬起。

    “咳咳...我早就应该杀了你这白眼狼,不过,现在也还不算晚!”周永冷漠的说着。

    “哈哈哈,杀我,凭什么?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死吧!”周恒说着,灵剑再次斩下。

    但是周永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倒闪现出一抹嘲讽!

    周恒心中有些不安,身上的灵力全部涌入灵剑之中,要迅速将这个让自己不安的因素抹杀!

    “能死在符宝之下,你也应该感到荣幸了!”周永冷漠的声音传来,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青色玉剑,身上的灵力猛然涌入其中,那不足巴掌大小的玉剑,迎风见长,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啊,不...”

    周恒惊恐的声音传来,但是那青色玉剑嗖的一声从他眉心穿过,那体表的金色灵光护罩,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毫无作用!

    “砰!”

    周恒的身体倒了下去,血流满地,被那地面的恶鬼雕塑吸收,显得分外阴森。

    “嗖!”

    青色玉剑飞回了周恒手中,光芒比之前黯淡了不少,而周恒身上的灵力,似乎也被这青色玉剑吸纳了大半,分外无力。

    “该死的混蛋!”周永恶狠狠的朝着周恒的尸体瞪了一眼,相对于这个弟弟的死,他更在意自己失去的手臂和灵光暗淡的青色玉剑符宝。

    虽然修真界也有断肢重生的丹药,但是那绝对不是一个炼气期弟子可以奢望的。

    不过好在,自己这一次,肯定是可以突破筑基期的。

    周永的目光落在了雕塑中央那七色圆珠之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