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的魂画师生涯、苏菻张司狄小说

我的魂画师生涯

苏菻张司狄小说

主角:苏菻,张司狄 标签:悬疑、咸鱼翻身、爽文、

毕业后,我应聘到了一家殡仪馆,专门给死人画像,本以为跟死人打交道很简单,直到有一天,我面前的尸体突然坐了起来……

七面河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的魂画师生涯

苏菻张司狄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灵魂画师

    我叫苏菻,是一名应届毕业生,毕业于一所高等美术大学。

    我父亲那辈都是农民,辛辛苦苦把我供上大学,就是希望我能有个出息。只是父亲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已经不讲究成绩了,更重要的是人脉。

    毕业后,我原本敲定的实习名额被换成了别人,学校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分配结束,就这样,我成了我们这一届毕业生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工作的人。

    我在网吧投了三个月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丝毫没有一点回信。

    要交房租的那天,房东大叔将我堵在路口警告我,“现在在你的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乖乖的交房租,第二条就是陪我睡一夜当房租。”

    他的话直白赤裸,布满褶子的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另我胆颤不己,更是一阵作呕。

    我忍下恶心告诉他一定会交房租的,便一把推开他往外逃去。

    我的话说的毫无底气,脚下的脚步却飞快有力的跑着,不敢停歇。直到累的喘不上气时,我才敢回过头望了眼身后人群了了的街道,见没了房东的身影,这才停下来靠着墙喘息。

    一时间,绝望的情绪占据了我大半个心头。我甚至萌生了想要回家的念头,在这里,我甚至连个生存下去的资本都没有。

    我将手机紧揣在手中,握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勇气打给父亲,正踟蹰间,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

    我心中猛然一跳,当下连忙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苏菻!”由于激动我的声音有点颤抖。

    “你好,我是邕江殡仪馆的负责人,苏菻小姐,您已经成功的通过了我们的审核,如果方便的话,请问您现在可以过来面试吗?”低沉的音调从电话那头传来,很有磁性。

    “要我去面试?”我略显激动的重复着,脑中却实在不记得何时投了殡仪馆的简历。

    “是的,请问你方便吗?”

    “方便方便!我现在就过来,请问面试的地点在哪边?”我连声应到,早己将那个疑问抛之脑后。

    眼下,我需要份能养得活自己的工作。

    “就在我们的殡仪馆。”男人淡淡的说完,还没有来得及等到我说什么话,就挂了。

    邕江殡仪馆是我们邕江最大的殡仪馆,也是传说之中最邪乎的地方,我想,但凡有选择的人,都不会选择到这种地方工作。

    可对于眼下一穷二白的我来说,钱跟恐惧相比,恐惧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我最后是打车过去的。直到下车的那一刻,我都还觉得有些晕乎。

    站在殡仪馆的门口,现在虽然是炎炎夏日,我却仍旧可以感觉到浓浓的冷气扑面而来。

    烈日下,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脚步不急不缓,他徐徐的朝我靠近,模糊的脸在阳光下逐渐变的清晰。

    他鼻梁英挺,薄唇紧抿着,文质彬彬的外型与这冰冷的殡仪馆显得格格不入。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惨白,几秒之后便走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苏菻小姐,我叫做张司狄,是这家殡仪馆的负责人。”

    “你好你好!”我连忙伸出了自己的手,没想到这殡仪馆的负责人竟然这么年轻。

    张司狄面色淡淡,朝我点头示意之后便转身而去,而我则是跟着他的步伐一前一后进了殡仪馆。

    我从没来过殡仪馆,想象之中,殡仪馆应该是并排陈列着火化炉还有尸体,但进来之后才猛然发现,这里竟然干干净净的,空气之中甚至弥漫着一种奇特的味道。

    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菻小姐,你面试的内容非常简单,只需要给我画一张画像就可以了,你是美术学院毕业的,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吧。”张司狄背对着我朝前走了几步,淡淡的说道。

    “啊?”我有些愣怔,随即略带歉意的说道,“可是,我现在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带……”

    “没关系。”他在一处房门外停下,随意的指了下,“这间房里有你需要的,我们就在这里画。”

    他的手搭在门上,轻轻一推便走了进去。我跟在他的身后,进了门才抬眼细细打量起周身的环境。

    我们所处的房间视线昏暗,虽然外面还是大白天,但是窗外的光线却被厚厚的窗帘遮住,只有一盏明亮的白炽灯亮着。

    屋子的空间十分敞大,却在正中央摆了一张床,床的对面放着一个画架,画架旁的桌子上放着各种的绘画用具,简直就是一应俱全。

    张司狄在床沿停下,转身缓缓坐下,深黯的眼底满是平静。他的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情绪,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就这样抬着眼看我。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的走了过去,放下了我手中的包包,坐在了画架前的椅子上面开口问道:“素描还是色彩?”

    “随便。”他淡淡的说道。

    我点点头,思量了一下,便抬手拿起了一旁的画笔,沾了一点点的颜料开始勾勒起他的轮廓。

    画画是一个比较费时间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是面试,我更是用尽自己全部的功力,想要尽善尽美的完成这副画作。我小心翼翼的依着男人的模样勾勒着每个线条,生怕出错。

    一个小时后,我将沾满了颜料的画笔放在了水桶之中。我看着自己的画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画色彩画其实更多的是讲究韵味,而我深知,眼前我所画的这幅画,虽形似,却虚有空壳,毫无灵魂。

    我必须承认,这张画是个失败的作品!

    许是见我的反应有些奇怪,张司狄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他抽走画架上的画,看了一眼,竟然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

    我的脸有点涨红,却说不出话来。

    “你的画虚有其形,但不要紧,这样就够了。”张司狄淡淡的说道,放下了手中的话,用眼神示意着让我跟上。

    他径直的朝着门口走去,“你的面试通过了,现在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工作。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给尸体画相,工资一个月三万。”

    三万!?

  • 第2章 手术费

    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么高的薪资对我这种刚毕业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价,更足够让我在这个大城市之中生活下来,摆脱那猥琐的房东。

    这里的工资很高,工作却是非常的诡异。给死人画画!我光是听着就觉得毛骨悚然。

    我跟着他来到了一间办公室之中,他踱步至桌后,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张纸头,还有一支笔递给了我:“这是我们的合约,你签一下自己的名字,还有,这个是你的办公室,你以后就在这边工作吧,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很少。今天是周日所以大家都没有来上班,如果可以的话你今天就可以入职了,当做试用,可以吗?”

    “好的!”我没有犹豫,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快速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确定在上面没有什么的在纸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了之后递给了张司狄。

    张司狄接过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四周恢复了平静,我独自一人置身在这办公室中,竟不禁打了个寒颤,明明是大热天,可是我却感觉整个人都是冷冰冰的,空气更是好像随时都会凝固一般。

    猛然间,眼前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让我头皮一阵发麻。张司狄不是说今天是周日,没人来上班吗?

    我咬牙想要跑出办公室看清楚,却刚一出门就对上一张发白的脸。

    那感觉就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我顿时就吓了一跳,捂着嘴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那人。

    待凝神一看,发现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女人,我安抚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想让自己稍微平静一点:“你在干什么?”

    真是吓死我了。

    女人穿着淡蓝色的衣服,手中拿着支扫把和簸箕,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来打扫的,小姐,请问您可以让一下吗?”

    我长出了一口气,微微的侧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放她进去,仍是心有余悸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僵硬的举起自己手中的扫把,开始清扫起来。

    女人的动作僵硬,身子却软软的腰着,虚浮的脚步感觉她整一个人都好像是飘着,就连走路都没有任何声音的样子,刹是诡异。

    忽然间,我感觉耳旁风声阵阵,凉飕飕的,就像是进了冰窖一般。让我更加害怕起来。

    “麻烦您先打扫着,我先去下洗手间。”没等她回答,我便迅速转身离去,朝着门外走去。

    我裹紧了身上披着的薄外套,咽了咽口水,脚步匆忙,甚至不敢回头看她。

    办公室外的走廊一侧,是一条长长的玻璃,室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懒懒散散的散落下来,透着暖意,终于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温度。

    我想着,反正现在都没有什么事情,我倒不如在这边好好的走走,就当是熟悉殡仪馆的环境好了。

    我一路延着主路走着,发现这一带几乎每隔一段路就有间冷藏室,怪不多我就觉得进到了里面之后为什么感觉那么冷的,原来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亏我还一直想的都是那么多的不科学的事情呢,想来自己还真的是白学了那么多的科学,毛泽东思想!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途经拐角,耳旁却传来一道略显熟悉的音调。

    “我的话已经说的十分清楚,你照顾不了她,那么就由我来照顾!”

    沉稳的声线中盛满怒意,远没了不久之前的冷淡。

    是张司狄的声音。

    张司狄还在那头说了几句,像是在与人争吵,我当下十分好奇。要不是亲耳听到,我还以为他说话只会用一个频率。

    我不自觉朝前走了几步,忍不住想要听得更清楚,我侧着耳,朝着他的方向慢慢的靠近,许是太过专注,却没注意到脚下竟然会有积水。

    一个不小心,竟然就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啊!”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吃痛的声音。

    听到我的声音,张司狄迅速的转过了身体,挂断了自己的电话,漠然的看着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的我,英俊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疏离:“你在这边干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装作正义凛然的样子,“哈哈,不好意思啊,因为刚才有一个清洁工到我的办公室里面去打扫了,而且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工作,我觉得无聊就出来看看而已。”

    听了我的话,张司狄的神情微微一愣,眉头微拧地看着我,“这里所有办公室的东西都是由自己负责收拾的,况且,我从来没有请过什么清洁工。”

    哈?

    没请过清洁工?

    那刚才那个人是什么?

    鬼吗?

    别开玩笑了!

    很吓人的!

    我的脸瞬间就变的惨白,慌里慌张的跟张司狄说了刚才的情况。

    那一刻,张司狄的表情变得有一点点的古怪:“你跟我过去一趟吧,你一定是弄错了。”

    话音刚落,张司狄就径直的朝着办公室方向走去。看着他的身影,我略微踌躇了一会儿,狠狠的一跺脚,这才连忙追上了他。

    我全程都躲在张司狄的身后,慢慢的朝办公室里望了一眼。

    但此时,我的办公室别说是一个人了,地板上就连一个脚印都没有,房间里面干干净净的,更没有半点动过的痕迹。

    我瞪大了眼睛,连忙从他的背后走了出来,就连边边角角都全部搜寻了一遍。

    可办公室中也就只有一套桌椅,一个书柜而已,根本就藏不下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我弄错了?可我分明见到一个女人,穿着淡蓝色的衣服,脸白的像是水洗过一般。

    张司狄也没有怪我的意思,只望了我一眼,这才说道:“我知道殡仪馆的工作可能是比较恐怖一点,但是你也不要一惊一乍的,这样子只会把自己先给吓死,我很忙,真的有事了再来找我。”

    我一阵语塞,点了点头。

    我将张司狄送到了门口,然后看着他的慢慢远去的身影,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我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可话刚说完,却又见刚才那个脸色发白的女人,忽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幽幽的说道:“我已经打扫完了。”

    我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心情是什么样子的,只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我的腿一阵发软,随后噗通一声,便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我想大声叫喊,却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像是卡着东西,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想要跑,但是双腿像是被固定住了一般。

    原来,人在恐惧到极致之时,是浑身无力,什么也做不了的。

    女人看着我,唇边竟然慢慢的荡漾出了一个弧度,笑了,随即,又拿着自己的扫把还有簸箕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门。

    那种无力的感觉持续了很久,我这才觉得自己的身子慢慢的恢复了一点点的力气。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我摸了一把自己身上的冷汗,这才颤抖着拿出了我的手机。

    “喂……”我被吓的声音都已经变得软绵绵了。

    但没想到,下一秒耳旁随之传来的竟然就是我妈妈的哭声:“菻菻啊!你爷爷可能要不行了!”

    “什么?妈,到底怎么了?你慢点说……慢点说……”

    厄运接踵而来,刚经历过闹鬼事件的我,现在竟然听到我爷爷快要不行的噩耗。

    我扶着门框让自己软的跟面条一般的腿勉强的站在了门口。

    “你爷爷现在脑中风,医生说……医生说要是我们还没有钱做手术的话,你爷爷就有可能保不住了……”

    “那手术费要多少钱啊?”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我的魂画师生涯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