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偷偷深爱你、凌枭孟晓飞秦诺小说

偷偷深爱你

凌枭孟晓飞秦诺小说

主角:凌枭,孟晓飞,秦诺 标签:虐恋、缠情、复仇、恩怨

我曾在花样年华,用最愚蠢的方式断送了未来。繁华的都市中,我是倔强且卑微的蝼蚁。我在灯红酒绿下沉沦,在风花雪月中迷途,这就是人生,仅此而已。我以为,错下去的路永远没有尽头,直到他的出现。他说:哪怕是错的路,也要为我找到出口。

西极冰 状态:完结

凌枭孟晓飞秦诺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雪耻

    傍晚,雪还在飘,一直没有停过。

    灯火阑珊的街头,我站了已经有半个小时了,雪花飞落在我脸上,头上,很快把我银装素裹。

    我的正前方是A市五星级兰月酒店,酒店外的巨幅上,印着几个骚气的红字:热烈祝贺连少卿先生和方倩茜小姐喜结连理。

    门口还有他们俩的巨幅照片,画风甚是甜蜜浪漫。

    这些画面,无不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三年前被利用陷害的画面,此刻疯狂地涌上心头,令我无法释怀。

    我幻想过很多种暴力的方式冲杀上去,但最终还是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迈着优雅的猫步朝着酒店走了过去。衣摆在寒风中摇曳轻舞,我在无形中多添了一股萧杀之气。

    宴会在酒店二楼大宴厅举行,来的都是建筑业的达官显贵,连少卿作为业界的后起新秀,也算是声名显赫了。

    不过,若凌晟浩还在世,应该就没他连少卿什么鸟事了。他是如何成为后起新秀的,我心里跟明镜似得。

    我站在宴厅外深呼吸好久,才狠狠一把推开了门。

    “砰!”

    进门的一刹那,嘈杂的宴厅瞬间安静下来,宾客们都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在看到我时都吓得后退了一步,跟见鬼似得。我没有理会这些人,径直朝着前方那对着装喜庆的贱人走了过去。

    “哎呀,这不是连少卿之前的未婚妻吗?”

    “对啊,听说她负责施工的项目出问题了,不是被人那啥了么?”

    “我去,不是诈尸吧?”

    身后小声的议论声不断灌入我的耳膜,如尖刀般刺进我的胸口,我睨着前方那个膈应了我三年的男人,真恨不能那把刀戳过去。

    但我没有!

    我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封好的大红包,唇角挂上了久违的笑。

    连少卿正在招呼宾客,看到我时我已经在他五米范围内。周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强势围观。

    “秦诺!”他惶恐地喊了我一声,随即一个箭步窜到我面前,看我的眼神仿佛看一具僵尸。“你不是已经……怎么还活着?”

    “是啊,老天爷怎么还让我活着呢,真奇怪。”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笑得他脸色煞白,“听说你结婚了,作为你的前未婚妻,我怎么着也要来捧捧场啊。”

    顿了顿,我看了眼一旁面红耳赤的新娘子又道,“哟,还以为新娘子是谁呢,原来是我的好闺蜜呀,好久不见!”

    “秦诺,我……”

    方倩茜似乎要解释什么,却被连少卿狠狠瞪了一眼,他深吸了一口气,故作平静地笑了笑,“诺诺,这些年我一直以为你已经离开了,所以结婚也没通知你,还……”

    “没关系,你不懂礼数,我懂。”我莞尔一笑,把红包递给了方倩茜,“倩茜,来得匆忙,一点小意思,请别介意!”

    方倩茜可能想不到我还会给她送红包,还是这么厚的红包,纠结了好一会才伸出手来接,而当她的手刚触到红包时,我故意指尖一滑,红包顺势跌落,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我不怀好意地瞄了连少卿一眼,故意把红包踢开了。红包里洒落的不是钱,而是照片,并且……是连少卿与一个男人圈叉的照片,各种高难度姿势各种表情,令人血脉喷张。

  • 第4章 你几个意思

    送我回到别墅后,凌枭就准备离去,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扑上去抱住了他,还恬不知耻地踮起脚尖吻他,如饥似渴的。

    明知道他不准我主动靠近,我却顾不得。不知道为何,我今天特别想要激怒他,挑衅他。甚至于,我希望他占有我。

    可能是害怕,或者是孤独。

    其实我并不是如饥似渴的女人,因为直至今日,当了两年情妇的我,依然还是处女之身,这对一个职业情妇来说,肯定是莫大的耻辱。

    我所住的地方是A市最豪华的别墅区,这里住的大都是有钱人的二奶三奶什么的,真印证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句话。

    别墅区里的女人们每天津津乐道的无非就是金钱和性,我作为她们中的一员,有时候是个尴尬的存在。

    我渴望有种归属感,哪怕对方是一个不能正大光明带出去的男人。我在怕,怕自己某一天又被害死了,连个为我收尸的人都没有。

    我的技巧很生涩,甚至笨拙。因为在认识凌枭之前,我爱上的是个衣冠禽兽,是个gay!

    凌枭愣了一下,抱过我一把扯掉我的大衣反吻住了我,我没羞没躁地迎合着他,用自己生涉的手段挑逗他。

    他喘着粗重的气息,风暴般地吻着我,揉捏着我,甚至把我衣服都要扒光了。当我以为他终于决定要占有我时,却还是在最紧要的时候刹车。

    我分明感受到他汹涌的烈火,却硬生生被他控制了。他死死咬着唇瓣瞪着我,样子狰狞可怕,我弄不明白他的眼神是怒还是悲。

    而后,他重重地摔门而去,一句话都没说。他如此这般两年了,我完全弄不明白他养我的企图。

    “凌枭,你这样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对着紧闭的门扉吼道,狼狈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被他拽疼的手腕,抹了一把脸,却发现我竟然被他吓哭了。

    好糗!

    我瘫在床上缓了很久,到浴室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脱掉衣服往浴缸一泡,手臂上一条密集的疤痕就悄然涌现了,宛如张牙舞爪的蜈蚣,从肩头到臂弯,很显眼。

    这是三年前那场意外留下的杰作,那时候我的整只手臂被撞得血肉模糊,这些皮肉都是一块块缝上去的。好在这疤痕很细,又在医院做了磨皮,不经意还察觉不到。

    只是这疤痕背后的恨,却令我刻骨铭心。

    我恨那该死的虚伪的连少卿,也恨自己当年的愚蠢,没看清那混蛋接近我是另有企图。我因为一念之差害死了凌晟浩,也害得自己变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这两年每天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跟着那些小三儿们今天做SPA,明天跟她们逛街购物,我一身锐气在两年前被打击得荡然无存,变得毫无斗志。哪怕是当小三,我也是非常不合格的。

    我为自己感到可悲!

    我在浴缸里把自己泡得一身泛白才起身,套了个浴袍出去了。

    我准备给凌枭拨了个电话,想对自己今天的反常举止道歉。他并不知道我的过去,也不知道我今天去兰月酒店所为何事,但我今天的行为很反常,我怕他多想。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里面却没有声音,我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是他,还是他太太,或者是别的人。作为一个拿不上台面的女人,我这点觉悟还是有的,明知不可为而为,那不是找死么?

    我轻叹了一声,准备挂电话,那边传来了凉凉的两个字:“讲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