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田园医妃千千岁、韩若樰韩小贝林浩峰小说

田园医妃千千岁

韩若樰韩小贝林浩峰小说

主角:韩若樰,韩小贝,林浩峰 标签:古言

未婚生子,上京城名门韩府千金活该浸猪笼。弃妇韩若樰带着萌宝小贝住在乡间,恶毒同宗姑姑欺辱上门,狠狠怼回去。穿越福利大礼包,赠送一个骨戒空间,空间有鱼有虾有良田。孩子的父亲是谁?每个路过的陌生叔叔都要被萌宝抓来问一问。“娘亲,那个跟孩儿长得很像的璟王爷,是不是孩儿的父王…”“额…以前是,现在被娘亲给休了…”腹黑娘亲搭上精灵萌宝搅乱整个大禹王朝。

秋分 状态:完结

韩若樰韩小贝林浩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穿越

    “太好了!娘亲你

    终于醒过来~”

    韩若樰初醒时,她看到翘着一只小虎牙儿奶娃子坐在她身侧。

    “娘亲?什么娘亲?好像我不是你的娘亲…”

    韩若樰下意识道。

    顿时,萌娃大颗大颗眼泪掉在黑土地里,两只小手手捂住大眼睛上边,很是伤心,“娘亲你是怎么了嘛?你怎么连小贝也不认得了,呜呜…”

    与此同时,宿主记忆疯狂灌入韩若樰的脑海深处,她真的穿越了,穿越成一个拖着三岁萌娃的弃妇…

    “别哭了,孩子,娘亲认得你,你是韩小贝。”

    韩若樰最是见不得小孩子哭,虽然她前世乃是强大女军医,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但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具有母性的女人。

    “娘亲,你等着小贝啊。小贝很快回来。”

    很明显,韩小贝得到娘亲的安慰,赶紧恢复一副小男子汉模样儿,小大人似得蹑手蹑脚往就近湖畔蹒跚而去。

    并不清楚此间这个宿主儿子要做什么,韩若樰担心他的安危,忍不住叫道,“小贝,赶紧回来?”

    现阶段韩若樰身体一丝气力都无,濒临脱水边缘,她就是有那个心保护韩小贝,也没有任何力量。

    那边,韩小贝杵在湖边,踮起小脚丫子将一人多高的荷叶拽下来,可惜他的腿儿太短太细,是个小短腿儿,拽下时用尽他吃奶的力气。

    旋而,他又弯腰用这些荷叶去湖水舀了一点水,转身对着韩若樰,红扑扑的小脸蛋上绽放鲜花似的笑起来,“娘,小贝好棒的,小贝舀到水了!”

    才三岁小孩子,就已经这么懂事?

    韩若樰忍不住感动,眼睛就湿润一片,她是坚强的女人,看见战场上一个一个战士倒下去,她从来没有哭过,可现在,她却哭了。

    韩若樰嘴角含着笑意,看着韩小贝小心翼翼捧着荷叶里头的水一点点渗到她嘴巴里。

    水儿清冽润肺且鲜甜,穿越赠送的孩儿好生孝顺啊!

    见韩若樰喝下水,精神许多,韩小贝刚才多怕娘亲一晕就死过去,到时候他就真的彻底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

    “娘亲,你还渴不渴,小贝再去舀一点。”

    正欲起身的韩小贝被韩若樰拉住小手手,韩若樰摇摇头,“孩子,娘亲不渴,娘亲好了。”

    “好了?真的好了?韩若樰!怎么还不给老娘赶紧爬起来继续锄草,我这小白菜种子等着种下田呢!怎么?还等这地荒了不成?你这个偷奸耍滑的贱货!”

    田埂边上冲过来一个凶神恶煞的粗布裳农妇,三十五六上下,长得膀大腰圆,长长细细的倒三角眼,满满煞气,两只手叉着腰肢,狠狠瞪着昏倒在小洼地的韩若樰。

    见韩若樰抱着韩小贝完全不搭理她,彻底将她的话当做耳旁风,粗布裳农妇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蹄子还敢装晕倒啊你,吃我的,用我的,叫你给我做一点事情,尽给老娘偷懒!臭不要脸的!早知道!当日我不收留你们母子两个,任凭财狼叼到乱葬岗,也好在我面前碍眼。”

    这个凶巴巴农妇叫韩秋玉,是韩若樰同宗同族的乡下姑母。

  • 第2章 就是打你了

    “娘你不知道呢,这个小贱人,惯会做温柔手段的,也不知道跟哪家的野男人勾搭成奸,下了韩小贝这个小野种。她呀可是我们韩家村这一带十里八村鼎鼎有名的呢。怎么会心甘情愿替娘你做农活呢。”

    站在韩秋玉身旁的,是她女儿叶芷芳,模样儿倒是周正,可惜心术不正。

    韩若樰清冷的眸光总算盯住她们母女两个,随即淡淡一笑,“小贱人你说谁?”

    “小贱人说你!”

    叶芷芳没有想到平日里一声不吭,性情绵软得跟小绵羊似的韩若樰,竟敢跟她大声说话。

    话一出口,叶芷芳转念一想,不对呀…

    当叶芷芳瞥见韩若樰满满嘲讽的目光之时,叶芷芳这才知道,自己被韩若樰耍了!

    “死贱人!你是什么人?竟敢耍姑奶奶我!”

    叶芷芳抡起袖子,跃跃欲试,跳到韩若樰身边来,今日她铁定心要打死韩若樰,“死贱人!你以为你还是上京城韩侍郎家的千金小姐?呸!不要脸皮的贱货!”

    叶芷芳边走边骂,“勾搭野男人生下贱种!被上京韩府所不容!你是家族的弃女!还敢在姑奶奶我面前耀武扬威!我最看不惯你们高门千金的高傲样!”

    恢复一丝体力的寒若樰,怎么可能眼睁睁得任由叶芷芳这个乡下小村姑来欺凌自己?

    “你,再,说,一,遍!”

    一个巴掌,韩若樰毫不犹豫得给叶芷芳的脸蛋盖过去,大力啪得一声,相当得响亮。

    “骚蹄子…你竟敢打我…”

    叶芷芳以往欺负原主欺负惯了的,不但让原主承当她的一切家务农活,轻则骂,重则打,说到底,叶芷芳就是心理不平衡,凭啥韩若樰一出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就是侍郎府千金,享尽尊荣,而她从小就生长在乡下,到婚配年龄只能配给放牛郎。

    不由得韩若樰冷笑,目光越发决绝睨向叶芷芳,“就是打你了,怎么样吧!”

    前世韩若樰身为强大女军医,不但医术超绝,格斗古武更是一流,想要欺负她的人,还没有出生!

    “小贱人!连我的宝贝女儿都敢打!真是不嫌命太长!”

    韩秋玉最宠的就是叶芷芳这个小女儿,叶芷芳上头的几个哥哥们都早早成了家,只有叶芷芳这个独苗儿还在家里守着她。

    那一刻,韩秋玉淬毒一般的目光飘到韩若樰身上,恨不得将韩若樰的身子活生生剐下一层皮儿来,那才解气呢!

    “你们这是吃了米田共没有漱口么?怎么这样臭?我倒是有个办法,你们可以去那边漱漱口,兴许那边的东西比你们的嘴还要香气扑鼻呢……”

    韩若樰指着不远处小田洼地一块粪池水,那是用来给庄稼灌溉施肥用的。

    那样的东西怎么好给漱口?

    韩秋玉和叶芷芳母女两个虽然不知道米田共是什么意思,但好歹也是知道去用粪池漱口意味着什么。

    “不得好死的贱人!今日!我就要打死你们娘们!看谁敢来救你们!”

    生气到极点韩秋玉恨不得啃韩若樰的骨,抽她的血,须要知道,以前的韩若樰性子别提有多绵软,韩秋玉叫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想怎么磋磨就怎么磋磨。

    可今天韩若樰像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