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惜花芷、花芷楚世堂小说

惜花芷

花芷楚世堂小说

主角:花芷,楚世堂 标签:世家、古言

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稳一辈子,可当花家大厦将倾,她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过不去了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一朝反目戳她刀子的心理建设,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在出征前盔甲着身向她许终身!好稀奇,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她!?

空留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惜花芷

花芷楚世堂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清贵花家

    正值盛夏,太阳才斜斜的挂在天边便热得让人稍一动就一身的汗。

    占据花林巷半边巷子的花家一如往常般安静,丫鬟仆妇裙摆轻摇行走在各处,没有一点声音,小厮进进出出的忙活,再着急也只敢快步的走,一步不敢跑。

    花家百年清贵世家,规矩大,对下人要求出了名的严,但也因为花家素有清名,每年依旧有无数的人盼着花家收人,比起那些腌渍事不知凡几的高门大户,花家只是规矩严一点实在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花家的下人可是有机会识字的,可惜花家并不常买人进府。

    太阳渐渐升高,知了叫声加剧,无端让人心里更多出来几分躁热。

    南边的一座院落里,花家大姑娘花芷看书看得有点累了,放下书轻轻揉了揉眼睛,回头看向给她摇扇子的丫鬟,“坐着不动也没那么热,你歇一歇。”

    丫鬟抿着嘴笑,“婢子不累。”

    在一边做女红的丫鬟连忙去洗了手,把冰镇着的绿豆汤端过来,看着自家小姐一口口慢慢喝了就转到身后给自家小姐按压颈椎。

    门帘轻轻响了响,穿一身桃红衣裳的丫鬟撩起门帘,另一个满身碧绿的丫鬟端着水进来,两人配合着给花芷净了手,拿出瓶瓶罐罐给自家小姐的手做保养。

    十指纤纤指头圆润,指关节几等于没有,皮肤莹润白皙,只看这双手就知道这定然是个富贵人家养出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

    花芷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在一片静谧声中问,“怎么样?你们四个有相中的人吗?”

    四人各做各的事,都不说话。

    “迎春,你先说。”

    按摩的动作顿了顿,马上又继续力度适中的按揉,“婢子听小姐的,您说让婢子嫁谁婢子就嫁谁。”

    这个答案一点也不出花芷意料,“抱夏你呢?”

    正在给她手指按摩的丫鬟抬头看了一眼,低头继续忙活,“婢子说了不嫁人,一辈子跟着侍候您。”

    给另一只手按摩的念秋不用花芷问就点头附和,“婢子的想法和抱夏一样。”

    剩下最后一个拂冬都不用再问了,她胆子小,又听话,向来以三个姐姐为首是从。

    花芷有些无奈,“两口子日子能不能过到一起去只有你们自己才知道,不是我说谁好就行的,你们自己过了眼总好过以后日子过得不顺畅。”

    “您自己还是未嫁的姑娘呢,说得好像过来人一样。”抱夏嘟囔,“反正婢子不嫁,您也别想把我们扔在花家,您去哪婢子就跟去哪。”

    “跟着我嫁人有什么好,沈家再好能有熟悉的花家好?我要是可以选择,倒是宁愿在花家做个老姑子。”

    念秋挖了一坨香膏抹在花芷手背上,边笑道:“夫人要是听了您这话指定得和您哭一个。”

    还真是,女人是水做的这话在她娘身上能得到最充份的说明,那眼泪说来就来,柔柔弱弱样子让花芷每每看到她娘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个词没用好就戳到了她娘的心肝上,她又得哄上好半天。

    这也是她在嫁人这一点上没有表达过一点点不愿意的原因,她娘那一关就过不去。

    “要跟着我去沈家可以,谁给自己找好了对象我带谁,你们要是做为我的陪嫁丫鬟嫁过去,到时候我那未来相公要是看中了你们谁你们怎么办?真就半推半就了和我做姐妹?”

    四人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在花芷面前跪成一排,最稳重的迎春代替姐妹们说出她们的打算,“婢子们死都不会起那个心思,只是这些年来您一直都只有婢子们几个侍候,这要是婢子们都成亲了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您到了沈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您不要说成亲了就带我们去,婢子信不过自个儿,成了亲生了孩子,婢子怕到时候什么力气都往自家里使,哪里还能尽心侍候您,婢子们都决定了,您成亲的时候我们就都做妇人装扮,让沈家人都知道我们没有那个心思,想来他们府里也不差我们几个人,请小姐允了婢子们。”

    “反正不管您同不同意婢子们都会这么做的。”抱夏眼睛发红,她们刚进府的时候才四五岁,什么都不懂,一开口就是一嘴家乡话,是小姐把她们要到身边,给她们取名,教她们识字算数,指点她们为人处世,哪家的丫鬟有她们命好,让她们把命给小姐她们都不会皱一下眉,离开绝对不可能。

    “沈家也不是龙潭虎穴……”花芷突然停了话头,“抱夏,去外面看看出了什么事。”

    抱夏起身就快步往外去,花芷又叫住她,“不要和人打了照面。”

    “是。”

    外面断断续续传来的声音让花芷心里有点不安,花家安静惯了,对这种大家族来说,反常不一定是好事。

    看三人还跪着,花芷示意她们起身,自个儿往门口走去。

    还没到门口抱夏就跑了进来,真的是用跑的,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让迎春吞下了要训斥的话。

    “小姐,有官差,来了好多官差……”

    花芷心下一沉,以祖父从二品的官职,等闲官差谁敢往她花家来,怕是……

    听着外面的动静,花芷当机立断,“抱夏去门口看着,别露面,迎春,把我的银票捡出来一半,金条全部拿上,明面上的东西不要动,念秋,拂冬,你们俩把那口箱子移开,起开砖头把东西放进去,要快。”

    “是。”三人本来心跳得厉害,可看到小姐这么镇定,她们也跟着稳下心绪,各自忙活。

    花芷无比庆幸自己就是再活一世危机感也没有丢掉,早早就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做了个暗格,地方不大,也就够放一些金银之类的,可只要把砖头放回去,外面就一点看不出来那块砖头是活动的。

    几人又迅速把弄乱的地方规整好,然后齐齐看向小姐,等着她下一步指示。

    花芷坐回软榻上伸出手,“继续。”

    三人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只是到底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手都在微微打着颤。

    PS:答应的新书,空空是不是守信用呢!么么哒,希望大家喜欢。

  • 第三章 交给我吧!

    该带的人带走了,人呼啦啦的退了出去,来福公公留在最后:“老夫人,您只有一个时辰收拾东西,这已经是皇上额外开恩,请您早做准备。”

    “是,老身谢皇上恩典,一定在时辰内带着老小离开。”

    等来福也走了,花老夫人再也撑不住软倒了身体,身边的人手忙脚乱的扶住她,跟随老夫人几十年的苏嬷嬷用力掐老夫人的人中,老夫人悠悠转醒。

    看着一屋子神情惶然的女人孩子,老夫人惨笑,眼角滑下泪来,要么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要么是只知计较眼前得失的眼浅妇人,花家这一劫,可要怎么跨过去。

    花芷看着泪流不止的祖母心下酸涩不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祖母流泪,不管什么时候祖母都是从容的,好像只要她在那里就什么事都不会有,而现在祖母也被这巨大的变故冲垮了,花家彻底没了可庇护的人。

    环顾四周,花家四房夫人里大夫人出了名的柔弱多愁善感,看着满地的枯叶都要哭一场的人,这种时候压根不能指望她。

    二房因为是庶出,在家没有话语权,就是有心出这个头祖母也绝不会同意,其他几房也不会让一个庶出的压到她们头上。

    三夫人是花家几个媳妇里出身最低的,她的出身也决定了她的眼界不可能撑得起如今风雨飘摇的花家,更何况好不容易得来的嫡子被带走,还不知道要多久才缓得过来。

    四夫人花芷其实很看好,不论出身还是眼界都够,只是……

    看着她已经显怀的肚子花芷苦笑,要是平时还可以拼一拼,最多她在背后出出主意便是,但如今怎么能让一个孕妇来承受这些压力。

    偌大个百年世家,临到头来却没一个能撑得住场面的人,可见花家的男人并没有坠了祖宗威名,可这一代的女眷却着实差得太远。

    花芷心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曾经被逼得心硬如铁,原以为这辈子可以安安稳稳的活到老,如今却又被逼得要走上女强人的路子,还是大环境如此的情况下,但愿她的下场不会下惨。

    把弟弟拉到母亲身边扶着她,花芷松开手上前,花柏林心头一跳,轻声喊了声,“长姐!”

    花芷回头笑了笑,满眼无奈,“照看好娘。”

    花柏林现在还不懂这个眼神里包含了什么情绪,只觉得心里难受得不行,当他渐渐长大后他才知道当时姐姐是抱着付出什么代价去出的那个头,也才知道自己那时的难受其实是因为心疼。

    花芷挤开人群上前几步蹲到祖母跟前,迎着祖母的视线温声问,“祖母,您信我吗?”

    信吗?老夫人抬手摸摸大孙女的脸,“你是我花家的子孙。”

    因为你是我花家子孙,我当然信你!

    花芷点头,“那您暂时把管家权交给我吧。”

    老夫人静静的看她片刻,惊喜的发现她的眼中没有丝毫其他人身上显而易见的害怕惊慌,是了,这是老太爷亲手教导出来的孙女。

    “好,花家这一屋子老弱妇孺都交给你。”

    花芷笑了笑,站起来面对众人,“我们只有一个时辰,现在请所有人回去把你们认为应该带上的东西尽可能的带上,我们先离开这里。”

    二夫人迟疑了一下,问,“离开这里……去哪里?”

    “不管去哪里我们都得先离开。”花芷毫不迟疑的回复她,也是回复所有人,“这是从二品大员的官邸,祖父被夺职,我们自然没了住在这里的资格。”

    “去城南的宅子。”老夫人接过话,“那里不会被封。”

    没人问为什么那里不会被封,有人拿了主意,已经被吓破胆的女人们只求有个安稳去处。

    “记得把祖父父亲他们冬日里用的护膝护腕带上,速度要快。”

    谁也没敢在这事上犯迷糊,就是大夫人也都紧紧牵着差一点就被带走的儿子回去收拾了。

    花芷回头要说什么,老夫人就先发话了,那神情看起来尽然松快了些,“你也快去收拾吧,就是为了花家我也会撑住。”

    “留着人才能图以后,祖母,这一局并非就此定乾坤,我们还有翻盘的机会。”花芷福了一福,带着几个丫鬟快步离开,一个时辰,真的不多。

    老夫人捂着眼睛突然笑了,“之前我一直不能理解老太爷为什么放着家里其他优秀的孙辈不教导却那么疼爱芷儿,不就是乖了点吗?哪家这样的姑娘也不少,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老太爷没有走眼,是我走眼了。”

    “可不,婢子之前也没瞧出来大姑娘有这魄力。”

    “走吧,扶我回去,时间不多了。”

    花芷一进自己的院子就连声吩咐,“东西都掏出来,分成五份,我们一人身上放一份,四季衣服尽量多带上一些,其他东西你们看着能用得上的都带上。”

    进了屋,各人分别去忙活,念秋边打包边问,“我们出去会不会被搜身?”

    “应该不会,已经抄过一次家了,那些人认为就算我们藏下了一些东西也不会有多少,没人会为了这么点东西引来太后的不满。”

    抱春恍然,“是了,花府女眷可是太后保下来的,如果他们要搜我们的身那不是不给太后脸面吗?”

    花芷走到拔步床里边,柜子是打开的,一柜子的书也有翻动的痕迹,大概是看里边有没有夹的银票,地上还掉了两本。

    她从里面找出三本放进包袱里,然后也不再收拾东西,坐到一边思考接下来要做的事。

    祖父和父亲同朝同官,肯定是当场就被扒了官服立刻流放上路,同时禁卫出发前来花府抄家,抄家的时间加起来有一个时辰左右,前前后后的时间都算上,祖父上路应该有两个时辰了,她得做点准备,祖父不能就这么走,北地冷得早,等他们到那里估计就冷起来了,而现在祖父穿的还是薄衫……

    揉了揉额头,花芷闭着眼睛一一盘算,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惜花芷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