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功夫相师、朱亮林雨桐叶辉小说

功夫相师

朱亮林雨桐叶辉小说

主角:朱亮,林雨桐,叶辉 标签:都市生活、成长

上一世,他是风水学开山鼻祖郭璞的遗传弟子!上一世,他点中真龙穴脉,保朱元璋登顶帝位,开创明朝数百年国祚,威风无两……这一世,他只是一个小屌丝,千辛万苦将女友变成大明星,最后却惨遭女友抛弃,急病欲死!当命运的齿轮忽然转动,当两世记忆诡异融合于一……

风水剑 状态:连载中

朱亮林雨桐叶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记忆融合

    “来人哪,来人哪!有人昏倒了。”暖风和和的清晨,南湖公园的北角却骤然传来了急促的呼救声。

    听到喊声,四周晨练的人们纷纷向事发地跑去,唯独那刚刚还站在昏倒年轻男子身侧的年轻女子,却悄悄向后退去。

    “哎,这姑娘,你怎么能走?刚才我还看到你和你这个小伙子说话来着,怎么,你的伙伴晕倒了,你都不管不顾么?”说话的是最先喊人的大妈,她见那大清早就用一个蛤蟆镜遮住半边脸的女子打算离开,不禁有些气恼,忍不住便训斥开了。

    听到大妈训斥,周围众人看向女子的目光全都变得不善。人群中一人眼尖,认出了女子的身份,高喊道:“杨蔓,她是大明星杨蔓!”

    呼啦一下子,所有围着昏迷男子的人群,全都向着杨蔓冲去,狭窄的鹅卵石小路上,转眼间便只剩下那小伙子孤零零的倒在路面上。

    痛,钻心的痛!这痛如同潮水般,一波波刺激着朱亮的身躯。肉身的疼痛还能忍受,可那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刺痛,却让他有一种想要立即死去的渴望。

    心肌梗塞,这种病通常发生在老人身上,可现下里,朱亮却突发这般病症,身躯不能动弹,只剩下思想还在与死神做着殊死搏斗!

    外界一声大明星杨蔓的呼喊,让朱亮心脏再次狠狠一颤。杨蔓这个名字,曾经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骄傲,甚至是他二十二年来最大的精神寄托。

    然而,这个让他做梦都会笑出来的名字,就在刚才,却狠狠的在他的心上捅了一刀!便是这一刀,让他本就营养不良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压迫,心肌梗塞昏迷过去。

    昏暗中,朱亮看到了无数金色的光点。他努力伸手想要抓住,却发现所有的光点都像杨蔓一样,越走越远,抓不住,也握不牢。

    突然,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出现在漆黑世界。不等他做出反应,漫天的金光便将他的灵魂悉数笼罩。而在现实世界,一缕金光也悄无声息的钻进了他的心脏,让他本来堵塞的心肌,骤然恢复通畅!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梦,让朱亮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有一点他很确定,那就是刚刚那道金光融入他灵魂的瞬间,他身上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他前一世的记忆,竟然与今世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朱亮,大明朝开国君王朱元璋的亲叔叔,朱氏一族宗祖墓穴的守护者。元朝末年,朱元璋之所以能够巧夺天下,实际上出力最大的人就是朱亮。前世的朱亮是晋代风水大师郭璞的隔代真传弟子,若不是他将父亲葬入了万里江山唯一的真龙穴上,就算是朱元璋天生拥有帝王之相,也绝不可能能夺得天下!

    在明朝,朱亮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甚至包括明朝开国君王朱元璋,见到他都得毕恭毕敬!普天之下,能够让朱元璋亲自奉上热茶的,也唯有朱亮一人。

    但前世朱亮之死,却比他今世更加悲剧。前世的他根本不知功高震主为何物,心安理得接过了朱元璋亲手奉上的热茶,还满怀欣慰一饮而尽,哪知却被无情的鸩杀。

    “我真傻,真的。上一世就因为太相信别人而死,这一世差点又成了这样。”朱亮睁开眼睛,坐起身的第一想法,就是觉得自己愚蠢透顶。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个女人完全不顾他死活,只顾跟粉丝们合影的时候,他的心底更是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

    “从这一刻起,从前的那两个朱亮,都已经彻底死掉了!”他站起身,看着杨曼那张绝美的脸庞,心中决然。

    “杨蔓,从今之后,你我两不相欠,好自为之。”朱亮说完,无视众人愕然的表情,转身,昂首向远处走去。

    林荫小路上,朱亮挺拔的身影逐渐消失。见朱亮从始至终都没看自己一眼,杨蔓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失落。

    与朱亮分手,是她成名的这一年里做梦都想要的。可当一切尘埃落定,她却有一种好像错过了什么机遇的感觉。

    转过林荫小路,朱亮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长长吐了口浊气,心情逐渐平静。

    或许是融合了前世记忆的缘故,他对与杨曼分手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如今他所想的,更多的是关于未来的规划。

    今天早晨之前,他的一切都是为了杨蔓,他之前所有的积蓄,也都因为要资助杨蔓上影视学院,要资助她参加各种选秀比赛而花了个精光!现在的他,竟然是一个连房租都已经拖了一个星期的“负翁”!

    更严重的是,房东清早就下了最后通牒,今天他要再不把房租交上,晚上恐怕就真的要跟犀利哥去搭伙了!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尽快赚点钱,把房租交上才好。”朱亮心中暗自盘算,转头看着公园里来来往往的人群,眼中不断有丝丝精芒闪烁。

    两世记忆融合,不仅改变了他原本懦弱的性格,最重要的,是脑海中师父郭璞的真传!

    郭璞,历史上最著名的风水大师,他所著作的《葬书》是历史上第一本系统讲述风水知识的巨著!上一世,朱亮能点中真龙穴脉,保送朱元璋登顶帝位,凭借的正是自己精湛的风水术算!朱亮相信,既然上一世他能那么牛逼,那么这一世,凭借自己脑海中知识,只要别太嚣张,肯定也能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人上之人!

    坐在长椅上,朱亮悄悄观察着过往的行人。与别的相师只看长相不同,他更多的是观察行人的眉眼,气色,嗯,外加长相五官。

    像远处穿白色练功服、打太极的那老头,前额饱满,鼻梁高耸,一双小眼珠子虽然老是左顾右盼的,但人眼珠子转动之间却满是精明之气,从专业相术看,这老头就决不普通,退休前必定是身居要职,或者说是一个手掌大权的大人物!

    再另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别看这家伙额头扁,鼻梁塌。人这面相却不简单,至少都是一方富贾,而且此人命格高贵,只怕也是大有来历。

    观察过诸多行人,朱亮渐渐也看出了一些门道。所谓相术,相的就是面相,气色以及五官。这公园里大多数人虽然衣着大同小异,但他却依然能凭借着对于《葬书》中神相篇的理解,判断出每个人大致的身份、尊卑,甚至近期福祸运程!

    在公园里看了大约一个小时,朱亮这才起身离开。

  • 第二章 小兄弟,我叫邱五

    公园门口有好些个气雾蒸腾的馄饨摊子,平日里他没钱的时候,这些馄饨摊子可是他填饱肚皮的好去处。

    以往看到这些摊子,他只能看到各家的生意好坏,而现在,通过《葬书》中的风水篇,他却看出了这些摊子生意好坏的根源所在!

    风水风水,实际上就是藏风聚水,有风有水,则风生而水起,水动而风生。就算做小买卖,大家也都是希望生意兴隆,没有期待生意不好的。

    “老板,一碗猪肉葱花馄饨。”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朱亮点了碗馄饨,便再次打量起这个他时常光顾的摊位。

    这家馄饨味道极好,老板也是个厚道人,只是做生意并非人厚道、老实就一定能赚钱,以前朱亮也搞不懂,为什么这家的馄钝这么好吃,生意却反而不如别家?但是现在,看到摊位上灶台、大锅摆放的位置,他倒是明白了其中原因。

    山管人丁水管财,别看馄饨摊子小,实际上却也是一个风水局。灶台摆在正北方的水位,风水阵就成水漏之局。水漏,意味着财富流失,朱亮相信,如果老板将灶台和大锅挪到正西方金位,或者西北方的金位,那就是聚金局,生意绝对会大有改观。

    一碗猪肉葱花馄饨下肚,朱亮感觉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趁着付钱的功夫,他对老板说:“大哥,您这灶台摆在那里有破风水啊,您看,不仅灶台碍脚,挡了行人进出,锅里的蒸汽还容易熏到食客,如果您听我一句劝呢,那您就将灶台放侧面一点的西北金位去,呐,就是这里,保管日后生意兴隆。”

    老板愣了愣,抬头看着朱亮,见他笑眯眯的不似开玩笑,也便偷闲看了看,发现果然如朱亮所说,灶台碍脚蒸汽熏人,虽不明白朱亮说的“风水”是什么东西,也不由连连点头,准备一会闲下来就给灶台换换位置。

    朱亮也就兴致来了随口一说,倒也没将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馄饨摊里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却忽然抬起了头,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小兄弟,等等,等等。”

    朱亮正准备去公交站点坐公交,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喊,他刚转过身,便见一个西装革履肥头大耳的中年人,小跑着追到了他身边。

    “喊我?”朱亮有些不确定。

    见朱亮面有疑惑,中年男子呵呵一笑,极为熟练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烫金名片,双手奉送至朱亮面前,自我介绍道:“小兄弟,我叫邱五,不知道你方不方便留个电话?”

    要是换做以前,当街遇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朱亮一定会将其当成骗子,转身就走。可现在不同,只是看了邱五一眼,他已经将邱五的真实身份猜出个七七八八。

    邱五头正额方,前庭隆直,鼻梁虽不挺拔,却垂直飞落,正应富贵之相。只是他一双眼睛却小而三角,双侧颧骨凸起太过,则又说明他虽家显富贵,却是终生的劳碌命。

    对邱五的大概情况有了判断,朱亮接过名片扫了一眼,昌达建筑公司副总,心中微动。

    他也不废话,从兜里掏出神器牌诺基亚专业开瓶手机,按照名片上的电话,给邱五拨了过去。

    “这是我的手机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朱亮冲着邱五点了点头。转身,见十一路公交车已经驶入站台,便赶紧小跑了几步,在车门即将闭合的刹那,成功挤了上去。

    站台外,邱五拿着最新款小苹果,飞快按动键盘,将号码存入电话本,只是在按名字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问那个小兄弟名字。

    不知道名字,这并不影响邱五做标记,几个键子按下去,电话本上名字的位置,留下了“风水师”三个字。

    朱亮坐车走了,邱五本来也打算走,转身的功夫,却见馄饨摊老板正依朱亮先前所说,搬挪着灶台锅炉,顿时心中一动,又回去点了碗馄钝。他想看看馄钝摊的生意会不会真有变化。

    早晨七八点的公车总是很挤。尽管朱亮早已练就公车挤人神技,但是当脚面被同一个人踩了三次以后,仍旧有些气恼。

    抬起头,看着那个连踩自己三次,却一声抱歉都没说过的年轻男子,朱亮不由微微一愣。

    这年轻人鼻头暗红,内里却有隐黑,可不正是破财之兆?朱亮撇了撇嘴,也懒得跟这可怜的家伙计较,只往身后挪了挪,刻意与此人保持了一段距离。

    公交车摇摇晃晃,跟蚂蚁在路上爬似的,好不容易驶过两个站点,就在公交车起步离开第三个站点的刹那,突然间,那注定要破财的可怜孩子发出了经典的尖叫。

    “啊!我的钱包!”

    一声尖叫,车上随着公车晃动,正昏昏欲睡的人们全都睁开了眼睛。众人冷冷看着那个可怜的家伙,脸上全都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南湖公园那一站上车的人很多,这家伙正是当时挤得最欢的那个。朱亮身边很多与男子一起上车的,想起这家伙挤上车时那嚣张的模样,全都在心底默念活该。

    “你是下车找钱包还是怎么的?”驾驶室内,司机不耐烦的说道。

    这种经验丰富的公交司机,早见惯了类似情况,何况因为最近公车扒手猖獗,车厢内还特意张贴了新的防扒警示标语。

    警示标语贴了,公车广播提醒了,现在钱包丢了,司机可不认为这有他半点责任。

    “算了,钱也不多,当破财免灾了。”男子故作大方的嚷了一句,不过看他肉痛的表情,今儿早上破的这个财,可不像他说的那样不屑一顾啊。

    公车摇摇晃晃继续上路,车上众人再一次变得昏昏欲睡,很多人站着都在打盹,可朱亮却没有一丁点困意。

    想到自己突然得到的神奇能力,朱亮就是一阵兴奋,觉得自己牛逼的时候到了!不过,在牛逼之前,他认为眼下最应该的,就是去辞掉那份让他屌丝一辈子的鸟工作!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