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宫以沫宫抉小说

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宫以沫宫抉小说

主角:宫以沫,宫抉 标签:穿越、女强、霸道、宠文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倒霉穿越女重生回来抱大腿,养大BOSS却被BOSS吃掉的忧伤故事。妥妥的亲妈文!“公主不好了,摄政王将您看了一眼的小书生配给城西屠夫的女儿了!”某公主咬牙,“没关系……我还有男宠!”“公主不好了!摄政王将您的男宠都卖去勾栏院了!”某公主痛心疾首,“没事……我马上嫁人了,还有驸马!”“公主不好了!!”“怎么,驸马也挂了?!”来人惊恐,“驸马爷被锁在了家里,门前十里红妆,身穿喜服来娶你的人,是摄政王!”某公主惊呆!乖乖,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风与自然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宫以沫宫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六十六章 美人间的交易

    一进屋,一股清新的薄荷香,让宫以沫深吸了一口气,眼前女子的闺房看上去并不婉约,反而有些冷清,书桌上还有未写完的字迹,宫以沫走过去一看,是一篇心经,但是因为写字的人颇为不拘,这篇心经看上去庄严倒没什么,更像是一篇艺术。

    也不知还要等多久,宫以沫闲着无事便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勾勒,她在构思运河的事情,记忆中哪些河流能够利用到,哪些则不用。说来,上一世她也跑了不少地方,所到之处血流成河,这些东西倒是留意的少。

    正当她想的出神,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醉醺醺的女子一人走了进来,她撑着自己的额头,抬起媚眼一看,看到宫以沫时,眼前一亮。

    “小公子,奴家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方才宫以沫强势的送几个少年出门,没想到又折了回来。

    宫以沫放下笔,又将纸折了折放进自己怀里,这才冲着她咧齿一笑道,“佳人有约,怎会不来?”

    听她这么说,惊云哼了一声,那娇娇媚媚的声音哼声,听得人骨头一酥。

    “还真当自己是男儿呢,朝阳公主,没想到你是这样有趣的人。”

    被识破身份,宫以沫一点也不恼,她慢慢的走到惊云面前,仰头看着她。

    “如果你关系网在细一点,就应该知道,我不是公主了。”

    惊云掩嘴一笑,“是不是有什么区别,你身上可是有那块‘如朕亲临’的牌子,谁敢动你?”

    她连这件事都知道?

    宫以沫摸了摸下巴,“说的也是,那你想方设法的接近我,是为了这块牌子?”

    “原本是如此的。”

    惊云毫不避讳,直接道,她这么干脆,倒是让宫以沫有些意外。

    “那……为何突然又改变主意了呢?”

    宫以沫睁着一双大眼,十分好奇的问。

    惊云微微一笑,玉指点了点她的头,“当然是因为你啦……我的小公主。”

    说着,她似乎有点累了,施施然往內间走,然后侧躺在了床上,身体微微舒展,做了一个美人侧卧图的模样,打了个呵欠。

    “说来……这两年我听得最多的就是公主你的名字了,简直比我这个天下第一美人还出名。”

    “是么?”跟着进来的宫以沫摸了摸鼻子,“我也没想到我那点名声居然传这么远。”

    惊云横瞥了她一眼,“公主过谦了。”

    “言归正传,你是谁,你想找我做什么?”

    宫以沫好奇的看着她,一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模样。

    她这模样倒是让惊云失笑,谁不知道大煜出了个机灵古怪的公主,偏偏她这么会装,似乎有千面一般。

    “原本,是有些事需要借你手里的金牌一用的,但是最近听到了大煜最新的消息,我突然有了个绝妙的主意。”

    她嫣然一笑,风情万千的看过来,“你知道玉衡么?”

    宫以沫一愣,神情含笑,却渐渐严肃起来,“当然知道。”

    说起这个时空,是将后世的中国加外蒙古等周边国家合拢起来,并分为四国大国,玉祁,玉衡,娄烨,和大煜。

    其中,数大煜国土最为辽阔。

    它像一条蜿蜒的长龙盘亘在长江黄河一代,北至现在的二连浩特市,如龙头一般高高扬起,将西北方向的娄烨与东北方向的玉祁隔开,三国横列。

    南至现在的澳门,西至西藏,东至上海,国土虽长,却是占据了最好的位置!

    而在大煜国的北方,就是玉衡国,四国中国土最小,与大煜国土相连,是最亲近的邻居。

    玉衡再往西北去是娄烨,所以玉衡就夹在娄烨和大煜中间,与东北玉祁国遥遥相望。

    四大国之间又有无数小国,夹缝求生,而玉衡因为架在大煜和娄烨中间,位置尴尬,所以很不好过,又很好过。

    其中玉祁国是汉化国家,玉衡与大煜共一条黄河水,又与娄烨草原接壤,属于半游牧,半汉化的国家,而娄烨,则是全游牧国家。

    此时,她眼前突然出现了个玉衡人,这要是让那些朝臣知道了,又是一番折腾。

    所以她眨了眨眼,说道,“小姐姐有话不妨直说。”

    惊云被她的用词逗笑了,媚眼如波的看过来,“当然是想与小公主做个交易了……”

    “听说,贵国的太子要去修运河?以联通京城至长江一代,对否?”

    宫以沫点点头,“确有其事!”

    惊云似乎很高兴,微微一笑,“公主也会同去?”

    “自是一同前往的。”

    “那真是太好了,”惊云微微撑起身子,朝她抛了个媚眼。“也不知如此绝妙的点子,是不是公主想出来的呢?”

    宫以沫果断摇头,“谁知道呢?反正不可能是我好么。”

    “那也没关系。”惊云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不论怎么说,公主都是太子至亲的妹妹,而且太子对你颇为看重,就连大煜的皇帝似乎都还是很关注你,由此可见,公主说话还是颇有分量的。”

    宫以沫没有说话,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她。

    “但是就我所知,公主在大煜似乎不太好过,而且公主有一个极其亲密的弟弟,为了这个弟弟,公主十分缺钱……不,应该说,什么都缺。”

    宫以沫瞥了她一眼,“你倒是把我调查的仔细啊……”

    “那是自然。”她又抛了个媚眼。

    宫以沫想了想,“目前手头是挺缺钱的,也不知你要做什么交易?”

    惊云这才露出一抹媚笑以外的冷厉表情,神情满是认真,“你们要开凿的大运河,是从南往北,在已有的玉龙内运河的基础上,治理扩建,一直修到京城,对不对?”

    宫以沫点头,“不错。”

    她眼波盈盈的看着宫以沫,那眼中的热切,看上去就好像一往情深一般。

    “那么请问公主,你觉得什么事,能日进斗金呢?”

    这个问题,宫以沫早就想过了,她掰着手指给惊云算,“抄家灭族,杀人越货,盗墓,还有……”她眼睛闪了闪,“还有偷渡。”

  • 第六十五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申十夜却敲了一下他的头,好没气道。

    “什么天下第一美人!人家分明是冲着宫以沫来的!所以只要宫以沫在,这个惊云一定会找各种借口拉她上台,你就别妄想了!”

    申十夜的话就好像一盆冷水,极大的浇灭了雅座这几个少年的积极性。

    李珂沉着脸道,“先看看再说,这女人看着似没有恶意。”

    申十夜点点头,一双明亮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楼下,越看,心里越不服气!

    什么天下第一美人嘛!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个倌人罢了,再说,宫以沫你一个女孩看的那么专注做什么?再怎么看她也是个女的好不好!

    随即,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从小到大,凡是见过他的人都说他长得好看,夸奖的话不要钱的往他身上丢,可即便如此,怎么也不见那臭丫头这样看他?

    宫以沫好似被对方的音影容貌晃了神,反应过来后才颇为无辜的摊开手道,“可是本公子什么都不会啊!”

    惊云似乎楞了一下,又笑道,“不论是什么乐器,什么曲子,小女子都能找到与之匹配的乐器或舞蹈与公子同台演绎,小公子不必自谦了,谁不知京城人才济济?”

    宫以沫冥思苦想了一顺,最后才泄气道,“真的什么都不会,这样吧,有乐师伴奏,你就跳舞给我看好了。”

    她这样颐指气使,毫不怜香惜玉的模样,让台下的人捶胸跺足!如果上去的是他们多好,才子佳人弹琴跳舞,说出去就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着宫以沫的话,和台下不断有人叫着说要换人的声音,惊云咬了咬牙,眉目流露出一丝受伤的神情。

    “即使如此,小女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她眼波盈盈的朝宫以沫抛了个媚眼,随着古筝一声高颤,她身姿一提,整个人气质一变,便跳起了京城时下最为热门的惊鸿舞来!

    随着她第一个舞步踏出,八位各有千秋的紫纱美女灌入台中,整个舞台登时变得眼花缭乱起来。

    而惊云,在所有人的艳羡声中,整个人都在围绕着宫以沫打转……或踢腿或揽肩,晃得宫以沫有些晕乎乎的。

    此时她站在众美人中央,听着耳边仙音寥寥,被或妖娆或清纯或冷艳的佳人环绕,若是其他一般的男子,此时早就不知今夕是何年了,偏偏宫以沫是个假女人,这些女人的的媚眼算是抛给瞎子看了。

    这时,为首的惊云姑娘嫣然一笑,然后在台下一阵暴动声中,八位姑娘徐徐的脱下了最外层的轻纱,露出了短抹胸和飘纱长裤,这在古代不可谓不开放,这若隐若现的风情,可不是时时都看得到的!

    倒是让宫以沫大饱了眼福,小小的吹了个口哨,那谁谁,腰可真细!还有那个姑娘,真是生了一双好腿啊……

    正当宫以沫看的目不转睛时,惊云一个连环旋转,身上的白色轻纱飘荡,让人一双眼珠子恨不得黏在那轻纱之下!

    脱呀!脱呀!

    这绝对是所有嫖客的心声!

    而好似为了迎合那些人一般,惊云一个斜倾倒在宫以沫怀里,碰触间,她的手突然拉住宫以沫的手,将一物塞在她手里,原来是她身上轻纱的一角,只要宫以沫轻轻一扯,惊云姑娘轻纱下的身姿便会暴露人前。

    此时她朝宫以沫丢去一个暧昧的眼神,似乎在鼓励她这么做。

    “扯啊!快扯!”

    底下的人扯着嗓子嘶吼,双眼通红的,恨不得爬上来代为扯之!

    宫以沫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手指一动,惊云身上白色的纱缓缓飘落,底下的人沸腾了!

    美人美人,一个真正的美人已经不止于形态,那种美是由内而外深入骨髓的!

    惊云姑娘可能因为长期练舞的关系,她体态优美,身姿纤长,每一个节点都透着一股爆发力!

    那精瘦的腰和绷直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大长腿,看的宫以沫都快流口水了,等音乐终了的瞬间,她整个人再次往宫以沫的身上靠去,一双会说话的媚眼看着她几乎淌的出水来。

    “小公子……”

    她九曲十八弯的叫着宫以沫,手指轻挑着她的下巴,吐气如兰,“小女子对小公子这么小就来逛窑子,十分感兴趣,不知小公子稍后,可愿入帷帐,你我……深入……谈谈?”

    然后不等宫以沫回答,她便起身离去了,而且瞬间就被那些达官贵人围住,她哪里还插得进去?

    这时申十夜急急跑来,看着宫以沫愣愣的,好没气道,“瞧你神魂颠倒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是男的呢!”

    宫以沫若有所思的回头,看到他一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怎么,这天下第一美人都入不得您眼?”

    “就她?”申十夜看了人群一眼,不屑道,“看上去很一般嘛,小爷才不喜欢这种货色。”

    宫以沫挤眉弄眼的笑道,“那谁能入得了您的眼呀,您看我行么?”

    她的脸一下凑近,让申十夜莫名就有些紧张,他猛地一把推开宫以沫,一脸嫌弃道,“走开啦,你给小爷我提鞋还差不多!”

    这时宫以沫也不跟他皮,她一把拉着申十夜道,“今天正事也说完了,你们也该回去了,而我还有一件事要办,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

    “那怎么行?”申十夜到底还是没忘了宫以沫才十二岁,留在这种地方,清誉还要不要了。

    她清誉早没了好么?

    见宫以沫不说话,申十夜又道,“再说了,他们本就是过来玩的,可没说现在就要走!”

    宫以沫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十分暧昧的笑了笑,冲他挤眼睛。

    “想不到啊……你们这些公子哥,徐元才十五吧?”

    申十夜脸上一红,梗着脖子道,“你想哪去了!等会小爷我就走了……你,你那什么眼神?看什么看?!”

    宫以沫无所谓的耸耸肩,“那随你们了,反正等会我不和你同行,以我的功夫,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这样一说,申十夜安是安心了,但就是有几分不爽,“到底有什么事?”

    宫以沫神秘一笑。

    “……佳人有约。”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重生霸宠:摄政王爷太凶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