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王陵奕欣许寿山小说

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

王陵奕欣许寿山小说

主角:王陵,奕欣,许寿山 标签:穿越、铁血、晚清、美人、权谋

我华夏兵船所到之处,皆我华夏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教头 状态:完结

王陵奕欣许寿山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章找许寿山

    “为什么不能说。”周开被王陵拉住了衣袖,顿时扭头问道面前的王陵。

    我是你这个榆木脑袋吧,齐尔哈是什么人你这个下属难道还不知道,想到这里的王陵把周开拉扯到一边,顿时按住漆黑已经掉皮的桌子后说道:“我的大人啊,齐尔哈是个什么鸟你比谁都清楚,你要是去说了,我们的弹药就他么的没有了。”

    这个?周开听到王陵说出这话,顿时沉思一下点了点头,对于炮台副将,他还是了解清楚一些,自从上面传达下来,不准先开炮的命令后,这两天,去库房领取炮弹都不行,因此周开认为王陵说这话没有错,要是汇报给了齐尔哈,恐怕不要说让齐尔哈备战,估计就算炮台唯一的一些炮弹都有可能被收缴。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独自的开战,可是我们的炮台,只有五门火炮,而且弹药奇缺,每门火炮不过十几发炮弹。”周开想到这里,问道面前的王陵。

    尼玛,真他么的要命,本来现在情况就紧急,法国军舰在后天就要对自己展开进攻,可是现在听周开说来,炮台的弹药居然这么缺少,这可是让王陵差点没有吓得魂都跑了出来。

    “大人,怎么会这么少,这不可能吧,我们可是岸防炮台,守卫港口的炮兵,怎么会就这么点炮弹。

    哎,周开见到王陵一阵阵的抱怨,叹息了一口气后无奈的说道:“这是船政大臣的命令,自从法国军舰抵达进入港口后,何大人为了不引起法国远东舰队的误会,已经将炮弹全部收缴了,目前只不过给每个炮台配置了十五发炮弹。

    老迂腐,尼玛,怪不得历史上面记载,开战过后,炮台官兵几乎就没有还手的机会,就让人家给灭了,而福建水师也一直处理被动状态,原来是因为没有炮弹。

    “大人,我们要弄点炮弹啊,我们这里的炮台,火炮是最好的,一旦到时候打起来,我们就要福建水师掩护,如果没有炮弹,福建水师就没有掩护,到时候,恐怕会全军覆灭啊。”王陵将船政大臣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后,这才再次对坐在椅子上的周开说道。

    周开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问题是,要获得炮弹,必须要有船政大臣的纸条,不然的话,根本就不要想获得炮弹,而且上面还需要它的印章。“

    印章不是问题,找个萝卜出来老子都能够雕刻出来保证如假包换,就是这个字迹,王陵有些为难。

    王陵并不知道船政大臣何如璋的字迹。

    稍微低头想了一下,王陵转动了两下眼睛,顿时露出一丝交接的眼光后看向面的周开后说道:“老大,这个大印的的印记你有没有,有给我一个。”

    废话,老子要有就是船政大臣了,还他么的是一个小小的守备,听到这话的周开顿时白了一眼王陵。

    “老大,我不是要你把船政大臣的真印章,那玩意你也没有不是,我是说印章,印记就可以。”

    “你要干嘛?”周开听到王陵这么一说,顿时疑惑的看着王陵后再次说道:“你他么别惹事啊。”

    王陵嘿嘿一笑:“怎么会呢,你知道我一向就老实,不会的,我只不过是那这个东西用萝卜雕刻一个章应付一下。”

    嗯,只能是这个办法了,周开听到这里,顿时哗啦的一下将自己的抽屉取了出来。

    王陵看了一下,尼玛,里面估计都能够喂鸟了,那叫一个乱。

    哗啦啦......周开将全部的文件全部倒在桌子上后开始一张张的乱翻,嘴中不停的念叨:“老子记得我前几天有一张呢,去他么的哪里了。”好一会,差不多将所有的文件都给翻了个遍,周开这才递给王陵一张皱巴巴的纸张后说道:“这就是印章。”

    王陵拿过来看了一下,这上面写了船政何如璋几个大字。

    “老大,这印章你交给我了,你可是要模仿他的字迹啊。”王陵看了一下后对周开说道。

    周开点了点头,随后挥动了一下手臂:“去,这个事情交给老子了。”

    王陵记忆中,知道周开能够模仿字迹,因此点头后就跑了出去,来到伙房找来一个萝卜跑到自己的床铺上雕刻。

    这雕刻王陵不会,但是他的前身,也就是这个身体会。因此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将将一个萝卜章拿到了周开面前。

    等王陵进去的时候,周开也已经写好了字条,上面写的是,拨付炮台炮弹三百发。船政大臣,何日璋。

    周开见到王陵拿起一个萝卜进来,随后拿起看了一下后粘了一点朱砂,一下子在旁边印了一个后,顿时呵呵一笑后说道:“你小子就是牛逼啊,以假乱真,这样我们就能够有炮弹了。”周开说完,随后在上面按了一个萝卜章后将文字递给王陵:“去取炮弹。

    取炮弹,这个恐怕自己还不能去,王陵微微摇头后看了一下面前的周开,随后说道:“老大,这个事情恐怕你要亲自去,我还有事情要去办?”

    还要做什么,周开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王陵。

    哎,见到周开疑惑,王陵叹息了一口气,他明白,现在福建水师官兵还不知道法国舰队即将在后天发动袭击的事情,自己必须要找到福建水师振威炮艇管带,徐寿山。

    徐寿山是一名有血腥的海军将领,当初他的船只在轮叶被击毁掉的情况下,居然不顾一切的准备撞沉费勒斯号,这种豪气,在福建水师可是没有几个。

    “老大,我们要通知徐建水师官兵,毕竟这个事情,他们不知道,如果他们到时候被袭击了,我们就算胜利了有什么用。”王陵开口缓缓说道。

    周开低头沉思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后示意王陵赶紧去办。

    王陵见到周开同意,当即跑了出去。

    “老大,你还能够活着回来,真的是奇迹啊。“刚出门不久,王陵就见到张庆一脸惊讶的跑了过来看着自己,搞得这个事情好像自己去了就回不来一样。

    “老大,你去哪里?”张庆见到王陵往炮台下面跑,顿时疑惑的跑了上来问道。

    “去水师衙门,找许寿山。”王陵看了远处的水师军营,顿时说道。

  • 第一章日了狗的日子

    一阵炙热的风吹来,王陵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些疼。

    一阵阵的,如同有人拿起针刺自己的身体一样。

    尼玛,那个孙子,给老子这么一铲子,太他么的过分了。躺在地上的王陵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中有些生气的想到。

    可是这一摸,差点吓得他魂飞魄散。

    恶作剧,恶作剧,那个孙子恶作剧,居然给自己的脑袋上面搞了一条辫子,王陵心中郁闷的想到。

    “头,你醒来了。”一个幼嫩的声音响起。

    头,什么头,头依旧还在发疼的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顿时一张年轻幼稚的小脸蛋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三公分的距离,更让王陵感觉到有些陈守不住的是,这是个男的,似乎看他的样子,好像是他么的要给自己亲嘴啊。

    “把你的嘴巴给老子拿开。日你仙人啊。”王陵扑腾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准面前这个身穿灰色衣服的人一顿臭骂。

    耶,这衣服怎么这么怪异啊。大声咒骂几声的王陵眼睛一下子看到了面前似乎对自己的动作有些害怕的人身上。

    这人身穿灰色衣服,头上包裹了一条灰色的抹布条子,更让王陵吃惊的是,这人胸口,写的有一个勇字。

    清军。而且清军晚期的装饰,老子记得我是随同学校一起来马尾参加当年马江纪念馆的,怎么会有清军,对了,一定是当地政府为了加强宣传,因此才让招聘一些人来化妆成为清军的。王陵在心中不断的沉思。

    “头,你这是怎么了?”刚才差点跟自己亲嘴的人见到王陵,顿时凑近王陵身边疑惑的问道。

    王陵是二十一世纪军校生,马上即将毕业,随后分配到南方舰队服役,可是现在。

    “兄弟,这种玩笑开一下就够了,我还要去找我的校友,就不跟你们玩了,我们校友去哪里了啊。”王陵看了一下面前这个人顿时尴尬的笑了一下后对面前的人说道。

    尼玛,正要站起来离开,王陵感觉到不对头,刚才他一步走的很大,感觉到这下面有点扯的慌,低头一看,擦,衣服都给自己换了,下身居然跟面前这个未成年一样的,灰色衣服裙子,而且自己的腰上,好像还有一个东西牵挂着自己,拍打自己的屁股。

    什么狗屁玩意,王陵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腰刀,似乎还有一个跟绳子一样的东西。

    伸出手扯动了一下,我尼玛,头发,居然是自己的头发。

    闹鬼了,我怎么有辫子子,难道是那个混蛋用502胶水给老子粘上了,王陵心中恐慌的想到。

    “头,你怎么这么怪异啊,难道刚才你那么一摔跤,将你给摔出问题了。”旁边那个士兵疑惑的问道。

    什么个意思,听这士兵的话,自己好像不是在做梦,穿越难道,这似乎不可能啊,那都是虚伪的东西而已,绝对不是,王陵心头沉思想到。

    呜呜呜.......远处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身为海军学院的王陵,如何不知道这是军舰的汽笛声,

    看来还是没有穿越,王陵想到这里,站起来往远处看了一下,我草,好几艘老古董,而且这些老古董,似乎是一百多年前的东西了。

    王陵见到,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四艘军舰停泊在哪里,看那样子,似乎是钢铁建造的,不过那上面,王陵似乎看到,好像是法国的国旗。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法国军舰怎么还敢大摇大摆的停泊在江面。王陵有些吃惊的想到。

    呜呜呜.......正在疑惑,远处再次传来了一整汽笛声,听到汽笛声的王陵抬起头一看。

    我操尼玛,那不是清国大辫子的军旗嘛。怎么回事,王陵张大了嘴巴。

    就在这四艘军舰的侧耳不到八百米,停泊了一窜的木制船只,这些船只有风帆,这些都无所谓,问题是他么的,上面的桅杆上,居然飘扬的是三角黄龙旗。

    黄龙旗,这可是满洲大辫子的军旗啊。

    我草泥马,这究竟是什么时候,王陵皱起眉头,随后猛的一把揪住自己面前的士兵后青筋暴露的问道:“这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

    “头,你这是怎么了啊,今天是光绪十年七月初......”

    “我他么的不要这种日历,我要西方的那种,西方的那种。”王陵听到同治这两个字就心中堵得慌,声音也大了不少。

    “1884年8月20.”那士兵见到王陵突然声音如同牛一样,顿时慌忙说道。

    噗呲.......听到这话的王陵两眼发白,随后软绵绵的再次倒在地上。

    贼老天,我日你妹啊。闭上眼睛之前,王陵心中发出了无奈的怒吼。

    也许对于平常人来说,这日子不稀奇,不就是一个日历嘛,但是对于王陵来说,这无疑就是一颗核炸弹一样在他身边爆炸。

    深刻知道华夏海军发展的王陵太清楚了。

    1884年8月20日代表着什么。

    马江海战前夕福建水师全军覆灭的前面三天。

    我草你奶奶的熊啊,老天爷,你他么的能不能把我整理的太惨一点,王陵痛苦的闭上眼睛,任由那个小兵不停的喊着自己:“头,你这是怎么的了,怎么了啊。”

    怎么了,在他么的等两天,老子们就要喂大鲨鱼了,还怎么了,王陵心中无奈的想到。

    摆脱不了命运了,王陵在怎么躲避,也摆脱不了这个现实。

    在地上郁闷了将近十几分钟后,王陵总算是夹带着这个人的记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身体,也叫王陵,今年二十岁。是家中老大,因为家穷,因此才当兵。来军队里面混口饭吃,因为为人圆滑,所以深的上面长官的喜欢。

    一个什长,也就是后世的班长,是大清军福建水师设置在电光山顶山颠炮台的一名什长。

    这个差点跟自己亲嘴的士兵,算是自己的死党,也就是亲兵,叫张庆,今年十九岁。

    “头,你这是怎么了?‘张庆见到王陵看着面前的那蹲大炮,顿时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王陵。

    就他么的这个亲人了,王陵深吸一口气,拍打着这种垃圾到了极点的前膛火炮后说道:“老子在想,如何能够将对面的那些洋人军舰打沉。”

    我的乖乖,听到这话的张庆吓得倒退两步,他感觉到王陵是在发疯,这要是让上面的知道了,那可是要杀头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