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你知道,我爱你、路景鹤叶念慈方清澜小说

你知道,我爱你

路景鹤叶念慈方清澜小说

主角:路景鹤,叶念慈,方清澜 标签:

暂无简介

飘雪 状态:连载中

路景鹤叶念慈方清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好大的本事

    话音落地,路景鹤不顾叶念慈的意愿,将她的身体翻了个面。

    前胸贴着冰冷的门板,后背被路景鹤抵着,霸道的动作,疼痛袭来,叶念慈控制不住的呜咽了一声。

    之后,一切像是乱了套。

    路景鹤的办公室够大,门关上,隔绝了外面一切的嘈杂,路景鹤换着花样折腾着叶念慈,几乎把能用的地方都用了。

    直至最后,叶念慈扛不住的昏了过去。

    她昏昏沉沉地从路景鹤休息间的床上醒来,浴室哗哗的水声便停了下来。

    路景鹤浑身上下裹着一条浴巾,漫不经心的从浴室向床边走来。

    只是目光清冷,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叶念慈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小玩物。

    “待会把药吃了!”

    自从进了路家的这三年,叶念慈把药当饭吃,可不管她如何的妥协……路景鹤都以折磨她为乐。

    她爱路景鹤,可路景鹤只把她当做泄恨的小玩意。

    思及此,叶念慈原本那颗酸涩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她动了动破皮红肿的唇,说,“路景鹤,这样没意思,我们就此结束吧!”

    话落,空气里只有令人窒息的沉默。

    良久后。

    路景鹤终于动作了,他随手点了一支烟,那眼神如刀如箭,仿佛要将她的心剜出一个口子。

    叶念慈被他盯的头皮发麻,但她知道,如果这一次不和路景鹤把关系割断,她下次……恐怕就没了那个勇气。

    她装作无所谓的模样,话专挑难听了的讲,“你不是要结婚了吗?你未来的老婆要是知道我们兄妹成奸,你这路总还当不当了?”

    兄妹成奸?

    呵……还有什么话是这个女人说不出来的?

    路景鹤指尖的烟蒂被他掐的粉碎,一把捏住了叶念慈的脖子,眼里都是仇恨的火苗,狞笑着,“你到底是吃醋了?还是真的介意我们兄妹……成奸了?再说了,你只不过是一个小三登堂入室带来的拖油瓶,也配和我兄妹相称?”

    叶念慈被路景鹤捏的脸色涨红,她喘着粗气,口是心非的开口,“你知道的,我并不爱你……和你上床,都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的?”路景鹤眼中腥红,“那三年前,白天喊我哥哥,晚上爬我床的贱货是谁?”

    路景鹤被叶念慈激红了眼,字字如刀,刀刀扎心。

    这一切明明都是真相,她在说出“兄妹成奸”那样的话时就已经做好了任何的准备,可现实远比想象中的要残酷。

    一时间,念慈脸上的血色尽失,无法反驳。

    她高中的时候就暗恋路景鹤。

    时光往复,那种隐藏的情愫不减反增。

    三年前,得知母亲再婚的对象是路景鹤的父亲时,她逃避挣扎过,可没有用……那日积月累的暗恋早就逼的她疯狂。

    借着酒精,她在夜晚爬上了路景鹤的床。

    背着母亲和继父,在夜晚和自己的继兄厮混,像罂粟,明知该断……却戒不掉。

    这三年,他们人前兄妹,人后却行苟且之事。

    她对路景鹤的爱从因为他的粗暴恶语而消弭,反而失控的滋长,就在她以为可以永远这么苟且偷生下去的时候,路景鹤的未婚妻回国了。

    从她踏进路家开始,路景鹤就认定她是毒妇一个,这些年,她不曾辩解,现在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男欢女爱,能爬上你路总的床,也是我的本事不是!”

    路景鹤看着叶念慈死不悔改的模样,心里的厌恶一阵阵的漫延,他轻嗤一声,“好一个男欢女爱,既然你本事通天,那我就来试试……”

    他一把摁住了叶念慈的肩膀,逼迫她跪在了自己的脚边。

  • 第一章 要不要一起?

    路通集团,顶楼。

    周一上午十点有例会,叶念慈按照惯例,九点半去找路景鹤讨论会议内容,却被他的助理余畅拦在了门口。

    “叶总,路总有客人,您稍等!”

    叶念慈不疑有他,但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正在“会客”的办公室里传来了高亢的声音。

    她面色一顿,不顾余畅的阻拦,用力推开了路景鹤办公室的大门。

    一开门,叶念慈就被里面活色生香的画面冲击的有点维持不了冷静。

    脑袋嗡嗡的疼,眼睛疼,心更疼。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情潮,新招的女秘书琳达躺在她的身下,贴身的包臀连衣裙已经被推到了腿根,皮肤上都是青红斑驳的痕迹,脸上春情荡漾,可见刚才战况激烈。

    路景鹤倒是衣服整齐,除了松垮的领带和雪白衬衫上的口红印。

    他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睥睨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叶念慈,语中带笑,“叶总这是要一起?”

    “三人行?”

    他目光轻佻,看着叶念慈的目光仿佛看着夜场的小姐。

    叶念慈死死的攥着手指,忍着将手里的材料砸向路景鹤的冲动。

    但谁也没有料到,她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彻底地忽视了他的羞辱,不卑不亢的开口,开始汇报工作。

    每听到她说一个字,路景鹤的脸上的笑意便森冷一分。

    看着叶念慈合上了文件,路景鹤大有拆她入腹的架势。

    叶念慈却微微颔首,转身就走。

    除了最开始,她的视线不曾落在那个琳达的身上。

    不看,不听是她跟在路景鹤身边学会的生存之道。

    但手落在门把手上的时候,瘦削的指骨泛着青白,胸口那团闷气还是直逼她转头,叶念慈微微一笑,语调依旧不紧不慢,“路总,十分钟后就是例会,您速战速决。”

    不同于叶念慈的隐忍,路景鹤平静的过分,嘴唇依旧勾着残忍的冷笑,这是他极怒时的表现,“十分钟?那就要看叶总你的本事了!”

    语毕,他拢着怀里的琳达慢慢的向叶念慈逼近。

    叶念慈不知道路景鹤发什么疯,心跳如擂鼓,眼睑微动。

    下一刻。

    路景鹤伸手合上了办公室的门,就着姿势将她圈在了身体与门板之间,一把扯开了叶念慈身上熨帖的套裙。

    声音温和,眼神却冷的淬着冰碴子。

    “叶总,你还有七分钟!”

    琳达笑意吟吟的勾着路景鹤的胸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叶念慈。

    叶念慈抿了抿唇,犀利的目光落在路景鹤的脸上,嘲弄开口,“路景鹤,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玩韩式半永久了?”

    闻言,琳达脸色一僵,脸色铁青的瞪她。

    “如果不想让财务部给你结算工资就滚出去!”叶念慈再次启唇,周身气场骇人。

    琳达心有不甘,抬头看了一眼路景鹤,却发现路景鹤并没有看她,她撒娇,“路总~”

    路景鹤却并不理会,伸手挑起叶念慈的下巴,“怎么?学你那不要脸的妈鸠占鹊巢?路通姓路,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资格了?”

    “就凭我是路通第二大股东!”叶念慈薄唇微抿,“三秒钟,滚出去!”

    路景鹤的眼神越来越危险,仿佛下一秒就要一把拧断叶念慈的脖子。

    琳达虽然胸大,但也不是真的无脑,借口逃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顿时,偌大的办公室顿时剩下了他们两人,路景鹤眼神微眯,盯着叶念慈那双小猫炸毛般警惕的双眸,猛的撕开了她身上的最后一件不料。

    冰冷的手掌触碰到叶念慈温热的肌肤,她不受控制的轻喘了一声。

    路景鹤眼中兴味渐浓,“叶念慈……你这身体可真是敏感,既然十分钟已经过了……那我们就来好好的检查一下!”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