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家大叔有点萌、张晓晓凌尘凌洛小说

我家大叔有点萌

张晓晓凌尘凌洛小说

主角:张晓晓,凌尘,凌洛, 标签:轻松、治愈、宠文、暧昧、甜文、甜文、苦恋暗、萝莉、

外界都在传,凌家少爷养了个童养媳。偶尔没事就是秀秀秀。凌家少爷对此表示否认:“你们开心就好,我治这小丫头也挺开心的。”当年龄、身份、背景、地位都成为了狗屁。张晓晓:“大叔,你过来,我们谈场恋爱呗……”

懒团子 状态:连载中

张晓晓凌尘凌洛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帅大叔

    一辆红色私家车,火急火燎穿行在如织车流中。

    车窗外,城市的浅夜仍然亮如白昼。

    车窗内,张晓晓的心情已经黑暗到谷底。

    她都十七岁了,居然还会被父母小题大做“寄存”到别人家,不就是他们要回老家一段时间吗?

    她又不是只小狗,难道生活不能自理的!?

    而且托付给凌洛阿姨也就算了,偏偏她忙,又要把自己转托给她的弟弟凌尘……问题是这么别扭的事父母居然也会同意……

    胳膊拧不过大腿,未成年人没人权啊……

    “到了,下车吧!”

    苏虹停好车,回头招呼窝在后排座不肯搭理她的女儿。

    站在凌家院子里的晓晓有点意外和欣然。

    微凉的春夜,清雅的院落,城区某著名景点旁的奢华独栋大别墅啊!没想到妈妈还有这么豪的姐妹。

    凌家一楼大厅灯火通明,接到佣人报告的凌洛将张家母女迎进了客厅。

    张晓晓留意了一下,凌家的佣人至少也有七、八个,这豪门的阵势,十七岁的她还只有在电视剧里看见过。

    凌洛热情地揽住晓晓的肩膀,跟苏虹说:“半年不见,咱晓晓又长高了不少嘛!”

    苏虹笑得温婉和煦,“是不是啊?”

    晓晓腼腆招呼道:“凌姨好!”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凌洛指着缓缓走过来的一位男士,”我弟,凌尘,这就是晓晓。”

    晓晓抬眼,又是一个意外,原来一路猜想了N遍的“叔叔”这样年轻帅气!身材高挑,且挺拔如乔木,外形酷帅,气场却又稳如山岳。白色西裤,钻扣黑衬衣,一望而知是奢侈品牌。

    “虹姐,晓晓,欢迎!”凌尘开口,声音低沉动听。

    苏虹的笑容越发舒展,先跟凌尘道扰称谢,客套了几句,瞥眼间,看见自家女儿兀自出神,连忙拉了一下她的手臂,“晓晓,叫叔叔,发什么呆啊!”

    “啊……叔……叔好!”在母亲提醒下,晓晓结结巴巴地问候了凌尘一声,临场紧张的臭毛病又犯了……

    凌尘闻言转过头去看,眸中所映,是个纤瘦青涩的小姑娘。

    晓晓触到凌尘深邃墨瞳里投来的目光,顿时觉得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排山倒海而来,莫名地心跳加速。

    好在只是一瞬,凌洛已经拉着她坐在沙发上,她悄悄呼出一口气,发觉自己的小心肝噗噗噗乱跳,似乎想要逃出胸腔。

    旁边的大人全然不觉她的紧张,怡然自得的在旁边畅聊。

    晓晓专心致志的听了会儿,无非是些家长里短,你最近去了那些地方我最近干了什么事的话题。

    听得多了乏味得紧,她开始转移注意力观察起屋子里的情况来。

    整栋别墅分为上下两层,装修为传统的欧式风格,简单,干净,大而空泛,却冷冰冰的,没有半点儿人情味儿。

    像那个叔叔给人的感觉一样。

    想到这里,晓晓忍不住回头再次打量了眼那个叔叔。

    凌尘此刻并没有参与话题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时不时从身后助理的手里接过一两分文件,翻看下。

    也不说话,只是点点头,或者什么动作都没有,冷着脸将那份文件递回去。

    不过即便是这样那也很有范,比学校里那些所谓的校草好看多了。

    或许是察觉到晓晓偷偷的打量,他的视线忽然转了过来,吓得晓晓赶紧垂下眼睑,下意识地往妈妈身后缩了一下。

    脸更红了……

    她咬着牙在心里暗恼:“你好村姑啊张晓晓,一个帅哥而已,真没见过世面……”

    另一边的凌尘微微勾动嘴角,难以察觉地一笑,转过头继续接着做他的事情去了。

    这次之后晓晓端端正正的坐好,坚持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姑娘,再不敢乱动什么歪心思。

    好在大人们都忙,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来聊天,热情的叙旧很快进入尾声,然后两个女人提出告辞。

    凌尘放下自己手里的东西站起来准备送客,凌洛义正言辞的叮嘱凌尘:

    “凌尘,你要照顾好晓晓哦!少一斤肉,我唯你是问,感冒发烧,也找你算账,OK?”

    凌尘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然后晓晓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妈妈和其他人欢天喜地头也不回的相携而去,独留自己凄凉的留在原地。

    原本就空荡的大房子现在更加空荡了。

    管家出门送客去了,大厅里一时只剩下两个人。

    她还有凌尘。

    紧张窒息的气氛再次袭来。

    晓晓看了看站在自己不远处的人,鼓起勇气,转过身,想像之前对长辈那样嘴甜卖个乖。

    “哥哥……”

    可是刚开了个口就被人打断。

    凌尘转过身,那双冷然的眸子再次不冷不热的撇了她一眼,正儿八经的纠正道:“叫我叔叔就好,还有……”

    他抬手解开自己扣到下颚的那刻扣子,又拉了拉领子,道:“以后荣叔会在家的,你有什么事找他就好。”

    说着不再搭理晓晓,双手插进裤兜里,脚步轻慢的往楼上走去。

    晓晓看着他停止的背影,想着他刚刚冷漠的态度,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憋屈,还没等她憋屈完,那位叫荣叔的管家进来了,端着张和蔼可亲的笑脸往她跟前一戳,笑眯眯的问:“小姐,有没有觉得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张晓晓后退一步,憋屈变成尴尬,“荣叔,您叫我晓晓就好了,来前我们吃过饭了,现在还不饿。”

    “哦,那就好,那晓晓跟我来吧,我先带你看看你的屋子。”

    这位上了年纪的管家大叔眼角圆润,嘴边时常带着笑纹,一看就知道个脾气温和的好人。

    他一边带着晓晓往楼上走,一边絮絮叨叨的给晓晓说着这栋别墅主人的坏习惯。

    比如睡不好吃不好都会心情不好,但是他又不会发脾气,只是坐在那儿独自生闷气,话更少了而已。

    还有他看书不喜欢有人打扰,喝水只喝温水,一旦被烫到就会像炸了毛了猫似的。

    ……

    晓晓仔细听着,忽然对这个不近人情的叔叔开始好奇起来。

    说着话很快到了房间门口。

    打开房门的一瞬,晓晓再次惊呆,这个房间视野好、面积大、带卫浴间,布置得又很是温馨、贴心,如果说那只是一间客房,晓晓觉得,堪比星级酒店的精致装修摆明是烧钱……

    “荣叔,这是客房吗?”晓晓忍不住问了一句。

    “原本是客房,只是听说你要来少爷吩咐特意布置的。”荣叔笑眯眯的解释。

    只是这话晓晓肯定是不相信的,她几乎都能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那位叔叔坐在他的椅子上,眼睛看着他的文件,随口吩咐一句:“给她收拾个房间出来。”

    这话自然是不好当面拆穿的。

    晓晓扬着笑脸客气的谢过那位叔叔,又谢过荣叔。

    荣叔对她这样的反应很满意,同样笑眯眯的多叮嘱了几句,然后出去了。

    等房门关闭之后,晓晓才算彻底放松下来,放开紧绷的身心,像个小孩子一样,飞身扑向那张超级大床。

    果然是想象中的那样弹性极佳啊!

    一间比家里还舒适、应有尽有的客房啊!

    她在床上翻滚了几下,闻到被褥上淡淡的香味,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美照发给同桌陈鸥,嘚嘚瑟瑟地说:“妞妞,看这大床舒服不?”

    等了半天,陈鸥也没回复,晓晓无聊,起来去阳台看看风景,好风光尽收眼底的感觉真是不错,休息、观摩了一阵,她又打开自己带来的行李箱,收拾了一番,洗澡上床。

    慢慢的,环境适应了,自在多了,被爸妈扔下的失落感也少了一些,私自离开的冲动也终于随之熄灭了。

  • 第2章:这个叔叔有点怪

    好床不择席,一夜好梦。

    张晓晓醒在一阵柔和的敲门声里,细听还伴着荣叔轻轻叫他起床的声音。

    她答应了一声,连忙爬起来,自言自语地说:“该死该死,忘记定闹钟,这下肯定要迟到了……”

    迷迷蒙蒙摸起手机看了一眼,什么嘛,才六点多而已!这么早就Morningcall啊?她在家起码要七点半起床,要等妈妈做好早餐了她才爬起来洗漱……现在寄人篱下,入乡随俗吧。

    迅速洗漱完毕,下楼,客厅的人员阵容吓了她一跳,三四个人等在沙发边,荣叔也在。

    看见她下楼来,荣叔笑呵呵地招手叫她过去,仿佛在叫一个小孩儿过去吃糖。

    晓晓屁颠屁颠过去。

    然后,她就被几个女佣围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地被量了身高、体重、三围,还有人把这些数据记录在一个小黑本子上。

    这是什么风俗习惯?难道是要为自己量体裁衣?这也太客气了哈,但是也不用大清早就弄这个啊。

    看到晓晓写满疑问的脸,荣叔却没做任何解释,只是礼貌和蔼地说:“快去餐厅吃早餐吧,都准备好了!”

    那么早,凌尘却已经穿戴整齐,一身深蓝色的西装,白色衬衣,如果不是被晨曦折射出来的熠熠辉光暴露出来,很难发现他领口镶嵌的钻石。

    低调的奢华,沉稳不张扬的装扮,跟他的冷峻气质极其搭配。

    他正安安静静坐在餐桌边看着报纸,柔和的晨光越发勾勒出他俊逸超凡的五官。

    叔叔看个报纸居然也那么专注,以至于完全没看见晓晓进来。

    她只好硬起头皮走过去。

    “叔叔……早。”

    凌尘闻声抬眼,点点头,轻嗯了一声算是答复,然后放下手中的报纸,开始吃早餐。

    晓晓一时有点尴尬,都不知道应该坐在哪里好,还好荣叔及时过来,帮她拉开了凌尘对面的一张椅子。

    特大号的长条型餐桌,各式早点摆满一桌子,却只坐了他们两个人。

    荣叔帮晓晓围好餐巾,悄无声息地离去。

    晓晓仔细看桌子上的东西……这堪称杂糅中西、南北兼顾的小型自助早餐让她疑惑:主人难道有选择困难症?一个早餐搞这么多花样……

    偷偷望过去,凌尘那边正安静搅动着麦片粥,面前只有一碟西点,一根西芹——显然,他很明确地钟情西式早点,也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给晓晓准备的……

    晓晓其实也很明确,她想吃油条、豆浆,可这两样都离自己太远了,她又不好意思站起来拿,只好就近拿了一个水煮蛋,喝了一杯牛奶,象征性地吃了一两样东西,别别扭扭,结束了史上最不自在的一顿早餐。

    实在太安静了!对面的人吃得绝无半点声息,寂然饭毕,她也只好暂时收拾起吃货本色,这是前所未有的一件事。

    饭后,也才六点半多一点,晓晓坐不住,跟凌尘告辞去上学,得到的回复是面无表情的一个点头。

    好在他有个贴心周到的管家。

    荣叔送了晓晓出来,指着停在院门边的一辆车说:“少爷吩咐过了,这台车先给你用,每天由专人接送你上学放学。”

    “不用了荣叔,我自己做公交车去就好了!拜拜!”

    晓晓哪里会同意这样的安排,不等荣叔回复,她就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凌家的别墅离学校比她家还近,完全用不着那么高调地专车接送,她只是寄居,又不是凌家什么人。

    毫无疑问,平时不迟到就已经算好的张晓晓同学,今天刷新了自己的最早到校记录,此时整个学校都还空荡荡的,教室里也同样是冷冷清清,她懒得温习功课,瞌睡也仿佛还没醒利落,就干脆戴上耳机趴在书桌上听歌。

    ……

    “陈鸥!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叫醒我吗?”

    晓晓头都不用抬,就知道扯掉她耳线还顺手拉着她耳垂扯的人一定是陈鸥了。

    “温柔不是用来叫醒一个懒虫的!”陈鸥一脸笑嘻嘻的表情。

    “懒你个头,我今天七点不到就到学校了,不睡觉难道去跑步啊?”

    “七点?这么凶残?”

    “嗯,还不到七点。”

    “不是你风格,新住处不习惯睡不好吗?”

    “哎呀……一言难尽啊!”晓晓坐直身体,伸个懒腰,整理了一下微乱的刘海。

    “那就从头说起呗,我看你那个叔叔家装修得相当高大上啊!”

    “别提了,硬件倒是都过得去,可以说是相当优越,就是那个‘叔叔’的为人……啊呀……不想说了!”

    “说说嘛,刻薄?猥琐?古怪?刁钻……选一个词吧亲,总有一个适合亲用的!”

    “都不是,高冷!冷到骨头缝都进风那种冷!你知道吗,昨天到现在,他跟我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就算超过五句,也不超过十个字!”

    “这么拽啊?帅吗?”陈鸥星星眼。

    “拽跟帅为什么要捆绑?”

    “帅的话就原谅他咯,毕竟人家有钱有颜,不帅的话就怀恨他咯,丑还拽什么拽嘛!”

    “颜控!臭不要脸……”晓晓白了陈鸥一眼。

    “我高兴,哼!”

    “哎,我不高兴,真不想在他们家住呢,可是我妈死活不同意。”

    “可怜哦……”

    “真可怜呢!我连早餐都没吃饱,那个家伙,居然早起看报纸!像个老头子一样就差一部老花镜了……”

    “看报纸?有木有搞错?你是穿越了吧……”

    “我也怀疑呢!还有啊,大清早叫我起来,居然二话不说量我的身高体重三围,也不知道要来干嘛……”

    这下陈鸥也愣了半天,“诶,这个有点变态了,难道……嗯,脸蛋还可以,但是瘦得跟猴子一样,你家叔叔也下得去手?”

    “我去你的!他叫女佣量的好吧?不过是挺变态啦……”

    和朋友大肆吐槽了一波,晓晓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不过好那也是暂时的。

    放学之后还是得面对冷冰冰的怪叔叔。

    不管怎么磨蹭,终究还是到了地方。

    里面早已经准备好晚饭,就等着晓晓回来吃,晓晓顺带问了句凌尘,没想到荣叔却告诉她凌尘出差去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

    晓晓愣住,继而一喜。

    怪叔叔不在了,那她岂不是可以一个人舒舒坦坦的住这个大别墅了?

    想到这里,晓晓心里是各种舒坦,连带着叫荣叔都要叫得甜了些。

    晓晓以为迎来的自己的春天,没想到走了一个冷冰冰的怪叔叔,还留下来一个热心的荣叔。

    不知道是事先得了吩咐还是真把晓晓当成了亲闺女,荣叔对她的管教各种严格,什么时候起什么时候睡,晚餐应该吃什么吃多少,作业做完了吗,功课复习了吗这些都得一一过问。

    起初晓晓苦不堪言,不过好在爸妈调教得好,教了她怎么哄人。

    每次只要她撒个娇,荣叔就会放过她,屡试不爽。

    不过她的潇洒日子可没有过上多久。

    大概两个星期后,当晓晓回家看到在客厅里正襟危坐的凌尘时,她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