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妙手护花神医、曲梦雯张涛陶欣欣小说

妙手护花神医

曲梦雯张涛陶欣欣小说

主角:曲梦雯,张涛,陶欣欣 标签:妙手护花神医

一个来自小山村的乡下小子,背景却十分神秘,名校校长亲自邀请,医术非常高明,继承上古医学——太一神指。

乞天 状态:完结

曲梦雯张涛陶欣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乡村走来的小医生

    “赶紧去叫医生啊!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一个一脸焦灼中年男人对着身边的小护士怒吼道。

    “李主任,今天实在是不巧,三个医生都出任务了,实在联系不上。本来说好了今天有一个新校医来报到的,不过现在还没见到人……”穿着白色衣服的小护士怯生生的说。

    “那赶紧找药啊!哮喘病人平时随身都会带着药的!叫她宿舍的同学帮忙找!”男人听了忽视的回答,更急的满头都是冷汗。

    “那……那个她宿舍的同学说她平时用的药正好用完了,这……”小护士为难地说

    “这,这,这个头啊!叫人去买,听见了没?赶紧的!”那个中年男人这会子更是急的语无伦次的了。

    “对了,叫人给那个新校园打电话!玛德,不是说今天来上班的吗?人呢?让他赶紧滚过来!”中年男人胡乱的在自己的脸上擦了擦汗,几乎是怒吼一般的对着屋里忙乎的六个小护士咆哮到。

    这里是滨州兰大的女生宿舍,今天一早就有一位女同学突发哮喘,结果……

    正在咆哮的男人叫做李蒙,是兰大教务主任,倒不是他对同学有多么的爱护和负责,实在是发病的这位学生不是普通人啊!

    六个小护士围住的病床上,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紧紧颦着眉头,痛苦的抽搐着。她,叫做曲梦雯,是兰大最大股份的校董的掌上明珠,上市公司秦氏财团的未来继承人,也是真正的天之娇女!

    怪不得那个一脸油汗的中年男人如此的惶恐,不是他太夸张,实在是突发哮喘的这位小公主身份不一般,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那估计就要回家去吃自己的了!

    唉,自己这份工作能不能保得住,后半辈子的前途那可都压在床上的这位小公主的身上了!

    “你们几个,在护士学校是怎么学的?弄了半天还没有用?我看出了能穿着制服跟男人暖床以外,你们什么用都没有!”这会子李蒙毫不客气的骂起了小护士们,他倒是忘了当初招聘护士时,是他只看颜值和身材,压根不看毕业成绩把这几个护士选进来的。

    这会子他倒是开始怪人家学艺不精了!不过这些小护士里确实有几个被他给潜规则了,此时听到他口不择言的话,脸上不禁有些发烧。

    滨州市兰州大学等校园内人来人往,大部分都是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这时候正是夏末,爱漂亮的女大学生们穿得十分时髦,什么超短裙,小热裤……骄傲的显示着自己的身材,也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哇,原来这就是大学啊!嗯,美女真多,比我们村子里养的鸡都多!而且还都很敢穿啊!男生,男生没什么好看的,估计也就是跟河滩地的鸭子差不多吧!”一个大眼睛的年轻人看着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们,惊叹的说着。

    这个年轻人的个子很高,脸上的轮廓和线条十分的有力,看起来颇有几分帅气,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之美。和时下流行的韩国小白脸不同,虽然没有过于夸张的肌肉,但是紧实的线条和挺拔的姿态,让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练家子。

    他叫做张涛,作为一名校医,今天是第一天来这里报到。他之前一直生活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虽然山村的生活也蛮惬意,但是年轻人必然向往这个新奇的大千世界。

    所以他来到了这里,成为了一名兰大的小校医。虽然现在只是一个校医,但是这只是他迈出的第一步,以后的他决心把自己传承的医道发扬光大,让中华的古医学再次绽放出光辉!

    张涛看着充满活力的大学校园,充满了自信。他今天第一天来上班,刚才去校务部报到,却被告知要找的李主任不在,去了女生宿舍101号。于是看着一路上美丽的风景,他很顺利的就找到了兰大女生宿舍。

    其实没啥难找的,只要闻着空气里女生的香气就知道了,含混着脂粉香,还晒着花花绿绿令男生激动不已的小衣服的地方就肯定是女生宿舍了!

    看着这大学校园里最令男生激动地神秘之地,张涛感叹着窗口那些布料稀少的精美小衣服,很快找到了101号。

    “你好,请问李主任是不是在这里?”他礼貌问道。

    不过屋里的人正着急的围在一张床边,居然没人有空搭理他。

    “你好,那个我是来……”张涛提高了声音,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打断了。

    “没看见这里正忙着的吗?哪来的农村人?赶紧滚蛋!”李蒙伸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人,觉得他一身土里土气的打扮,估计又是那个农村的亲戚来找活干的!于是轻蔑的开口骂道。

    今天自己可真是倒霉,哪里有空理会这些农村的土包子?李蒙看着哮喘越来越严重的曲梦雯,心里那是心慌意乱,觉得眼皮不停的跳。

    “赶紧把这小子赶走!”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说。一个护士扭身朝着张涛走来……

    “你们干嘛呢?急性哮喘可是很危险的,你们这样子处理不对!”张涛已经看出了这屋里一群人在忙活什么,于是主动出声说道。

    这句话倒是让记得跟热锅上蚂蚁一样的李蒙听到了,于是此时也是病急乱投医的问道:“你会急救?你能救她吗?”

    “我当然可以,我是来报道的新校医。”张涛沉稳的说着,几步走到了病床前。

    “不要这么多人围着病人,她需要新鲜空气。”张涛看着病床上的女孩,一刹那有一丝惊艳,不过他很快就恢复镇定。不管长得什么样,她都是一个病人。

    “她是先天性哮喘病,你们先散开,去准备一下氧气,留一个人作为助手就行了。”张涛说着,随意指了指一个理她最近的小护士。

    “你,你有把握吗?我告诉你这位病人的身份可是不简单,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李蒙终究是不太放心,厉声说道。

    张涛没有理他,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对病人的抢救之中。几个护士见到了自信的他,也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在他的指挥下散开了。

    “你愣什么呢?”张涛说着瞪了一眼那个被他留下来的护士助手。

    小姑娘被她的眼神吓了一大跳,浑身一激灵,立刻按着他的要求按住了病人的双手。这个年轻的医生好帅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那种眼神就好像能看到人的心里一样,那么清澈,有种又叫人无法自拔的感觉!简直比自己最喜欢的大明星还吸引人!

    不知道为什么小护士的俏脸上泛出了一丝粉红,一面忙着一面偷偷的看重的这个新来的年轻医生。

    看着这个小子镇定自若的样子,李蒙也只好祈祷这个土小子有什么家传秘术,能把小公主给顺利救回来了。至于被他忽视的仇恨,以后在慢慢跟他算账也来得及!而且万一这位小公主真的出了什么事,自己也可以把责任都推在他的头上!

    张涛看着病床上一脸痛苦的绝色小美女,伸手就握住了她的玉腕,严肃的诊断她现在的状况。她的脸色苍白,脉搏杂乱,身体无意识的抽搐着,那张绝美的脸蛋也因为痛苦而微微的变形。

    可以看得出来她肯定是一位豪门千金,身上的衣料一看就价值不菲,一身的细皮嫩肉细润如脂,而且她在努力的克制——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这种女生就像是一支野生的百合花,让人忍不住被她那种天生的优雅所吸引。

    跟那些到处炫富浓妆艳抹的妖艳贱货不同,她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也只有非常有底蕴的豪门世家才能培养出这种从心底优雅的女子。

    惊叹了两秒后,张涛伸手探到了女生胸前的凸起上。

    “你想干嘛?赶紧住手!”李蒙看到了他的动作,以为他要非礼小公主,立刻大叫了起来。

    不过张涛没有理会他的大惊小怪,手里的动作仍然继续,几下子就解开了女生的衣服扣子。

    “我是要给她按摩!这种先天性哮喘会是由于天生阴阳不调而导致,现在她的气管附近的肌肉已经完全痉挛,再不按摩就会窒息!在我们医生的眼里,并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只有病人!”张涛给他解释着。

    这一番话他说的也算是义正词严,噎得李蒙脸色铁青。不过他还是认了下去,没有再说什么了。

    此时女病人的白嫩肌肤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里。滑腻腻的肌肤好像是刚做好的豆腐脑,随着女人的呼吸不断地微微颤动。粉红色的薄纱和蕾丝紧紧地护卫着还从未被人看过的两只小白兔。

    卧草,这城里的女人就是白,而且内衣也这么好看。比村里的那些小寡妇们的小背心好看多了!张涛心中也不禁为这亮丽的风景一动。

    “不……”这时候床上的女孩强忍住痛苦,慌乱的说着。虽然她是清醒的,也知道这个青年男人实在救治自己,可是冰清玉洁的身子毕竟第一次被男人碰触,她难免会有点抗拒。

    “不要怕,我是医生。我现在要为你按摩胸部,放松你的肌肉。你别紧张,深呼吸配合我好吗?”青年温柔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莫名其妙地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曲梦雯逐渐放心了一些,求生的欲望也让她开始主动的配合。

    张涛集中精神,伸出两指,准确的按在了曲梦雯胸前的要穴上。他的指心一面推拿按摩,一面把自己体内的功力暗暗地送了一部分进入病人的体内。曲梦雯只觉得胸前突然传来了一阵热流,在这热流的冲击下,似乎自己抽搐的气管逐渐恢复了平静。胸口热热的,涨涨的,但是又觉得非常舒服,似乎有点想要出汗的感觉。

    张涛指下的那片白色嫩滑肌肤逐渐也变成了淡淡的粉色,那本来剧烈起伏的胸口慢慢恢复了规律的呼吸……

    在一旁看着的人,神经一直绷的地紧紧的,一会儿羡慕张涛的艳福,居然能这样轻薄那个小公主的胸口;一会儿又紧张张涛能不能把这位校董千金的性命救回来,可是严重关系到他们这伙人日后的命运。

    守在一边监督的李蒙也激动地看着曲梦雯慢慢的停止了抽搐,苍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就连紧紧皱着眉头也舒展开了。

    这,这总算是把小公主给就回来了!自己的这一劫过去了,说不定还有因为及时救治得力,可以被秦家记上一功,下半辈子就……

    周围的几个小护士也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了微笑。那个留下来当做助手的小护士更是芳心暗动,“这个少年医生不仅人帅,而且医术还这么高明!那手指那么灵活,那么修长,不知道如果让他摸到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的脸越发的烧红了。

    不过这时候张涛的头上倒是冒出了大滴的汗珠。为了给这个病人输送能量,他运起了自己一直修习的太一神指,虽然治疗的效果不错,但是这也太耗费内力了……

    一个完整的按摩还没结束,张涛就感觉到自己的内力难以为继,身形一晃,就晕倒在了身边的小护士的身上。

    “啊!”小护士一声尖叫,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年轻医生的身子,一张俏脸更是飞红。

    终于可以放下了心来的教务主任李蒙这时候才想到叫人把张涛的档案找出来。看着薄薄的档案上记录的资料,李蒙的冷冷的笑了。

    原来这小子只是一个从山村里出来的小中医,没有学历,没有执照,没有背景……就这样还想要在这人才济济的兰大混饭吃?

    此时的李蒙已经完全忘记了今天都是靠人家才救了曲梦雯,保住了自己饭碗的事。他又把手里的档案翻了几下,发现里面有几页被火漆封住,标明了绝密。

    看着这几页被封住的档案,李蒙觉得这个人不能留。首先他没有学历和行医执照,其次这份被封住的档案很可能记载的是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然他手下是有几下子,但是他这里不需要不听话的年轻人。李蒙想起了这小子今天的表现,立刻毫不犹豫的决定要把这个不知道尊重自己的人赶走!

    不过作为教务主任他自己的权限是不够的,所以趁着张涛昏迷的时候,李蒙拿着档案来到了校长室。

  • 第四章 古医一脉

    几个类似混混的学生挑衅,自然没有被张涛放在心上,即便是知道身后被那几人的跟踪,相比之下,还是穿行在大学的校园,与那些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擦肩,来的更加惬意。

    每每向那些路过的美女大学生抛去专注的‘欣赏’目光,或是得到羞涩一笑,或是干脆收到美女的鄙视,都让张涛心情大好。特别是路过一个游泳馆,透过硕大的落地玻璃窗,那些穿着比基尼的靓丽倩影,让张涛心情更加澎湃,想起自己以后就要在这样的环境下上班,真心的感叹:“简直就是天堂啊!”

    刚回到美女校长的独立别墅,远处驶来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王语嫣带着快遮住半张脸的大号墨镜坐在驾驶座上,冷艳而高贵的就像金庸笔下的‘小龙女’,看的王涛都有些呆了。

    红色跑车缓行到张涛身边,‘小龙女’开口说道:“我的午饭呢?”

    张涛赶紧递了上去,还想多说两句,只见‘小龙女’又启动引擎留下一片绝情的倩影。张涛怪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嘲说道:“可惜我没有‘杨过’帅啊。”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着开远的红色跑车喊道:“校长!校长!您的饭钱还没有给我呢!饭钱……饭钱……十二块!”

    可惜跑车无情,早已开远。

    张涛无奈的回到别墅,一边吃饭,一边将自己的全身家当掏出来放在桌上,一堆皱巴巴的零钱,甚至有几毛几分的老硬币,最大的也不过一张贴了胶布的二十元‘大钞’,连一张红票子都没有,最多一百多元。张涛心中拔凉拔凉的,看来想要在天堂生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另外一边,王语嫣刚回到校长办公室,就看见教务主任李蒙竟踟蹰的站在门口,心想他不会又是找我商量开除张涛的事吧?只见李蒙几步靠近王语嫣,小声而慎重的说道:“老校长回来了。”

    校长室的长皮沙发上坐了两位和蔼的老人,正有说有笑,温声和气的谈着什么。其中一位一头斑驳的白发,但梳理的整整齐齐,一身整洁的西装配上带着斯文的金边眼镜,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某某老教授大学士之类的,而此人也正是兰大的前任老校长蒲世仁。

    另外一位,却是身穿一身唐装,明明年岁已高,却腰身笔直,浑身透着一股刚劲,有一种类似铁血军人的风范。特别是那一双老眼,其中精亮的血性,即便和颜悦色,也不免让人生出一种畏惧。

    王语嫣能年纪轻轻就担任兰大的校长,自然也是老校长蒲世仁带着她多方举荐的成果,王语嫣也自认这滨州市的大人物自己都算是相识,但偏偏是这唐装老者,王语嫣却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看老校长与其交谈的姿态,还要落的下方一筹。

    王语嫣本想进去和两位老者问好,却被老校长眼神示意只能在校长室外面等候。

    李蒙本来是想来向老校长告状,开除新来的乡巴佬张涛的,却被老校长冷落在房外,心里本来有些不爽,但看到王语嫣这校长也是这种下场,心里自然要平衡了一些,惺惺说道:“王校长,你知道那穿唐装的老头是谁吗?听说老校长为了接见他,还特地从外地赶了回来。把我们两个都撂在外面,好大的面子。”

    王语嫣不想与李蒙这小人多说,但心里也不免猜测起了唐装老者的身份。

    李蒙看出王语嫣懒得理他,心下更是嫉恨,脸上却隐隐露出淫笑,哼!那个乡巴佬,当着自己的面占秦大小姐的便宜,等老子先把那小子给收拾了,再专心对付你这娘们,迟早要把你绑在床上给扒光了,看你还装不装的出清高!

    两位老者谈完,相继走出校长室,蒲世仁问道:“新来的张涛,你们安排在那间宿舍?”

    李蒙一懵,说:“那小子才来,我还没给他安排宿舍呢。”心想,恐怕也没这个必要了吧。

    王语嫣说:“校长宿舍空了很久了,空着也是空着,我让他先住进去了。”

    “校长宿舍?王校长这样安排不合规矩吧?”李蒙皱着眉头,心下越发不爽。

    老校长蒲世仁却笑着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房子也要有人住才有价值。我倒觉得语嫣安排的很好。”

    唐装老者对王语嫣报以善意的笑容,然后对着蒲世仁说:“那我就不麻烦老校长,自己去找那小子就行了。”

    蒲世仁伸手:“阁下请随意。”

    唐装老者走后,李蒙立刻说道:“老校长,那个新来的乡巴佬张涛,从师的基本证书都没有,连身份都不清不楚,这个三无人员,不应该留在我们兰州大学!而且这人品行很有问题,穿的吊儿郎当,哪儿有一点当老师的样子!更像一个混混!这严重影响了我们兰州大学的教风!”最是他那轻佻的眼神,井然是一副看不起自己这教导主任的样子!

    “我建议立即将此人开除!”

    蒲世仁向王语嫣问道:“你认为呢?”

    王语嫣思索着回答:“这人品行我还不敢断言,但他确实有些真本事,据说可以光光通过按摩,就可以缓解急性哮喘的发病症状。我觉得,开除一事,还可以先观察观察……”

    蒲世仁淡淡一笑,对这神奇的按摩之术也不惊讶,那唐装老者不在,又自然恢复一派老校长的姿态,望着以现代西医为主的兰州大学的校园,说道:“我华夏医道,博大精深。望闻问切,针灸按摩,这些中医的本领学到精通,能达到的效果,甚至是很多现代医学科技都企及不上的。而且那传说中的古医一脉……”老校长陷入了沉思,却不知要怎样来形容那些神奇的医术,或许,这古医一脉的强大,已经不能单单用医学来解释了。

    张涛正在别墅里吃着自己的狗肉砂锅,相比乡下时一顿饭只要两三块钱,这顿大餐可花了他十五元的巨款!张涛也吃的格外细致,一坨狗肉都要多嚼几下,突然别墅外传来几声吼吠。

    “送外卖的乡巴佬,快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躲在里面就没事了!”

    别墅外美女校长开车走的一幕也是被一路跟踪的李京几人看在眼里,本想等张涛出了别墅,在把他拖到阴暗处好好收拾一番,没想到这人竟然半天都不出来,一定是发现了他们,躲在里面不敢出来了。

    午饭时分,李京也是等的不耐烦,想收拾了这乡巴佬,再赶紧带着几个手下去好好吃喝一顿,对着别墅大吼:“乡巴佬!快给老子滚出来,不想挨打的话,就出来给小爷磕三个响头!以后遇上了,就叫老子一声爷爷,老子就放过你!”

    张涛皱了皱眉头,好不容易一顿‘大餐’都吃不安生,将附送的菜汤放到桌上,缓缓的走向别墅门口,看着那叫嚣的几人,摇了摇头,眼中竟是生出怜悯,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校长室外,想起那传说中的古医一脉,老校长的双眼显得格外的向往,像是看到了那些只能望其项背的强大医者,缓缓的说:“我们要开除他,恐怕还不够资格。”

    几乎片刻,张涛又搓着手回到别墅客厅,端起老板娘附送的菜汤,还好还好,还是热的,现在入口,味道正佳。

    而校长宿舍外,那几个叫嚣的人,全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武侠电视剧里那样被高手点了穴道,连眼皮都不能眨动一下,唯有一双双惊恐的眼珠留在眼眶里打转。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