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龙的新娘(同名电影原著)、窦忆楠靖海叶清云小说

龙的新娘(同名电影原著)

窦忆楠靖海叶清云小说

主角:窦忆楠,靖海,叶清云 标签:独家首发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吗?在我的家乡一直盛传着‘龙’的传说,传说中的龙会踏着七彩祥云,像大圣娶亲那样迎接自己的恋人,当然那只是传说……

姜蘑菇 状态:连载中

窦忆楠靖海叶清云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回忆光影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吗?

    在我的家乡一直盛传着‘龙’的传说,传说中的龙会踏着七彩祥云,像大圣娶亲那样迎接自己的恋人,当然那只是传说……

    01

    窦忆楠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处医院,刺鼻的消毒水混着白色床单,她有些吃痛地捂着头,这才发现病床旁还坐着一个人。

    “醒了?”坐着的男人虽然已过中年,但是黑发油亮,神情奕奕的更像个年轻小伙儿,窦忆楠记得这个男人是爸爸的挚友。

    窦忆楠捂着头吐气道:“叶叔叔…我这是……”

    “也不知道你这孩子怎么找到‘龙之岛’的,知不知道要是我晚去一步,你就有危险了!”叶叔叔还未等窦忆楠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然后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黑边眼镜,“不过,这趟也不算亏,找到了和你父亲有关的线索。”

    几乎一眼,窦忆楠就认出那是失踪多年父亲的眼镜,她抖了抖唇,没有接过眼镜,就在这个时候叶叔叔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电话便直接挂掉了,随即把眼镜放在病床旁后起身道:“我公司还有事,忆楠,你先在这里休养,晚点再来看你。”

    窦忆楠闻声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此时的叶叔叔已经走到了门口,就在临门要出去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头,一手把着门问道:“对了,忆楠,你的项链在哪里买的,看着挺漂亮的。”

    窦忆楠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金色的锁骨链,链下有一个吊坠,吊坠呈龙形,龙眼上雕着红钻看起来栩栩如生。

    “这是朋友送的,仅此一条。”窦忆楠低眉盖过了这个话题,叶叔见状也没再多问,便直接拉门离开了病房。

    窦忆楠直到叶叔叔彻底离开,她才重重地喘了一口气,然后摩挲着脖子上金龙埙,陷入了回忆……

    一个月前,沿边海港。

    窦忆楠站在一个臂膀结实的船夫身旁,打着商量的口气问道:“师父,从这到这个岛大概多少钱?”

    船夫扭头看了一眼窦忆楠手里的地图,头也不抬的说道:“不去!”

    “啊?为什么啊?”

    “那片海域邪门的很,常常上一秒还风平浪静下一秒就狂风暴雨,不去不去,你问其他人也一样。”船夫说完连忙挥了挥手,一副不打商量的模样。

    窦忆楠皱了皱,刚想说点什么时候,船夫悠悠地说道:“再说了,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干嘛,那里要没啥,鸟都不拉屎。”

    “我是为了去找我爸……”窦忆楠抿着嘴,气氛变得沉了几分,窦忆楠摸着地图,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爸是个科研人员,这一辈子科研成痴,十年前我生日的时候,我爸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龙一去不复返……直到最近我根据他留下的线索找到了这里。”

    窦忆楠讲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师父,帮个忙好不好…我开三倍的价钱,你就送我这一趟呗!”

    黑皮肤的船夫看着窦忆楠满是渴望的眼神,叹了一口气把发动机调整好,道:“上船吧!”

    窦忆楠听着船夫的话,随即露出笑脸,连忙一蹦一跳地上了船,黑皮肤船夫的船不大,侃侃能够坐下四人的样子,但是船夫的船技很稳。

    窦忆楠坐在船上,低头看着手里的地图,当年父亲不顾众人反对,独行一人冒险寻找‘龙之岛’,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而对于这样的父亲,窦忆楠不是没怨过,可这十年来,怨着怨着就变味了。

    现在的她,只想让父亲回来。

    就在窦忆楠回忆父亲的时候,原本还湛蓝的天突然变得阴云密布起来,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雨,最初的雨水还挺小,但顷刻间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窦忆楠站在船只里还没来及反应,就听到船夫骂了一句‘卧槽’,然后她看到船夫手忙脚乱地开始平衡船只。

    “你还趴着做什么,快丢东西,什么行李箱啊之类的,统统扔下去,减轻重量。”

    窦忆楠听着船夫的话,连忙回过神,她手脚并用地从甲板下拿出自己的行李箱,什么衣服、鞋子,她扔的时候眼睛眨都没眨一下,相比命,这些东西显得微不足道。

    可是海浪混着雨水来势汹汹,每一下的海浪声都像是撕毁船只的前奏曲,窦忆楠死死地握着船只,随着船只摇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控船的船夫突然被海浪撞击从船上滑落,窦忆楠想都没想地扑过去伸手想要抓住船夫。

    若没有船夫,她在这片大海等于死亡。

    只是船夫掉落的速度太快,根本不给窦忆楠一点思考地声音,甚至窦忆楠因为这一下动作,也跟着平衡不稳起来。

    就在这时,‘啪叽’一道海浪打在了船上,让本来就不是很稳的船整个都翻了过来,窦忆楠只感觉仅仅一瞬间,自己的世界就变了,咸蓝呛口的海水弥漫了整个世界,她的身体像是被无数双手拉扯,向海底下沉。

    ——该不会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吧?

    最后的关头,窦忆楠的脑子里冒出来居然是这样一句话,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没力,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就在她都放弃求生的时候,一个健硕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觉范围内,一个身姿颀长的男子向她游来。

    ——那是什么,出现幻觉了?

    窦忆楠看着越是靠近就越是模糊的身影,最后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

  • 第2章 奇怪的男人

    早上光幕像是母亲的怀抱,温暖中带着柔美,窦忆楠嘤咛着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裸的男人,男人盘膝坐在她身旁,手里抓着鱼,像是在进食。

    窦忆楠看着男人赤身,直接坐在原地当机了十几秒,才尖叫着背过身去,她捂着自己的脸,结结巴巴道:“你、你干嘛!”

    “什么干嘛?”传来的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声音,对方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不理解,似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而尖叫害羞!

    窦忆楠有些气结地捂着眼睛转过身,说道:“你流氓还是暴露狂啊,不知道穿件衣服吗?”

    “穿不穿不都一样吗?”男人似是有些不满,在那里发出了窸窸窣窣声后才对窦忆楠道了一句‘好了’。

    窦忆楠这才开始注意男人,男人长得很好看,乍一看有点混血儿的感觉,精致的鼻梁、眼眉混着弧度恰好的嘴唇,既有亚洲人的细腻也有欧洲人的粗犷,男人的皮肤偏白,尤其在阳光下白到有些透明,他的身材不算瘦弱,虽没有夸张的肌肉,但是身材匀称,看起来十分舒服。

    窦忆楠看着眼前的男人,莫名把他的身影和自己在海里看到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她顿了顿,忍不住问道:“是你救了我么?”

    只是,窦忆楠没想到自己的问题直接引起了对方的一个大白眼,男人微微眯着眼睛,用一种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她,说道:“这不是废话么,不然还能是你自己凭着本能爬上岸的么?”

    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眼前这个暴露狂是她的救命恩人,但是窦忆楠却一点也不想说谢谢,她翻了白眼,正准备起身看看自己所处的岛屿时,那个男人再次出声了:“喂,我叫靖海,你叫什么?”

    窦忆楠连头都不抬一下的道出“窦忆楠”三字,她说完后顿了顿,然后继续:“对了,你只救上来我一个人么?”

    “不然还有其他人么?”靖海的话让窦忆楠的眸光黯淡了几分,她不由有些愧对那个黑皮肤的船夫,就在这时,靖海凑过来说道:“先不说这个,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救活你,你不该表示一下吗?”

    “表示什么?我一穷二白的,难不成你还想我以身相许不成?”窦忆楠微微白眼道。

    只是她话刚落,靖海直接打了一个响指,十分赞同道:“我觉得这个可以!”

    “神经病!”窦忆楠暗骂了一句话后,直接起身看向了周围,此时的窦忆楠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海滩边,三面环山一面环海,此时的天气风平浪静,完全没有之前的暴风雨态。

    这儿……难道就是龙之岛?也不怪窦忆楠会这样想,原本她来这片海域就是为了找龙之岛,然而地图上除了海域标记外,没有任何岛屿标记。

    窦忆楠斜眼看了一眼身旁的靖海,说起来也怪,当时那个情况,像他这样的人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一切种种的不对劲让窦忆楠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她沉吟了几秒,说道“我问你个事情…这儿是哪儿?”

    靖海闻声抬眼看了她一下,然后才轻哼道:“你在明知故问么,这里就是你心心念念想要寻找的龙之岛。”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龙之岛?”被靖海这样揭穿,窦忆楠有些慌张起来,就连声调都提高了几分。

    此时的靖海转过头,看向了窦忆楠,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几分玩味的色彩,他像是变魔术一样,从沙坑了拿出一个包,窦忆楠知道那是她的包。

    “你醒来之前我看过这个包,日记、地图都看了个遍。”他虽没有把话说的很直接,但意图很清晰了。

    窦忆楠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她看着眼前的靖海,陷入了良久的沉默,此时的靖海看窦忆楠不说话,便自顾自地询问了起来,他双手撑着上半身,修长的长腿随意的盘坐着,说道:“你来龙之岛找什么,龙?还是宝藏?”

    “我是来找一个真相的。”窦忆楠垂下眼眸,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包,此时的她不想追究靖海为什么不经过她同意就翻看她的包,毕竟现在她人活着,东西还在已经很不容易。

    “真相?”

    对于靖海的第二个问题,窦忆楠没有再理会,而是背起包转头想要进身后的森林,来之前她从未想到能够寻找到龙之岛,但当她真来到这里后,她才发现,她有些迷茫了。

    那个黑皮肤船夫的生死、诡异的天气、以及现在这个神秘的男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有些惶恐不安。

    就在窦忆楠准备背包进入森林里的时候,原本静坐的靖海却叫住了她,靖海眨着眼,有些不理解的问道:“你这是干嘛去?”

    窦忆楠看着已经起身准备跟上来的靖海,立刻抓紧背包拉开了距离,皱眉道:“虽然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我去哪儿跟你没关系吧!”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没发现你脖子上多了个东西吗?”

    窦忆楠听着靖海的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结果她发现脖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锁骨链,链坠呈龙形,上面的龙眼是红钻雕刻,显得十分好看。

    这是?窦忆楠有些发懵地摸着手掌里的项链,像是猜到了她的疑问般,靖海站在原地,双手抱胸道:“这叫金龙埙,算是我的……礼物吧!”

    “你?送我礼物?”窦忆楠有些看不懂靖海的这波操作,说起来两个人无缘无故,她被救一命已经是恩情了,他现在还在这个基础上送她项链是怎么回事。

    “嗯,怎么了,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欢这个礼物吗,而且你看这里除了你,也没有其他人了。”

    靖海的话在窦忆楠耳朵里听来就变成了另一种意思:反正现在这里没女的,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所以把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高级货项链送她。

    窦忆楠脑回路清奇的想通了这一关卡,便不再多废话,直接准备解项链还给他走人,只是奇怪的是,原本在脖子上的锁骨链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解不下来,整条链子像是卡死在了脖子上一样,拽不下来,还弄得她生痛。

    目睹她摘不下来项链的靖海在沉默了几秒钟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让窦忆楠更加尴尬了起来。

    窦忆楠放弃了手中的项链,然后不悦道:“没办法,项链摘不下来,大不了我拿其他的贵重物品跟你换吧!”

    “这条项链独一无二,没法换。”

    “……”殊不知窦忆楠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草泥马奔腾了好几只。

    窦忆楠放弃了摘项链,摊手质问说道:“换也不行,摘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吧!”

    站在她对面的靖海似乎就是在等她说这句话,连忙勾起一抹微笑,俊朗的脸上带着几分阳光的味道,他说:“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来这里是找龙还是宝藏?”

    “……”又是这个问题?窦忆楠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选择道:“算是来找龙吧!”她是来找失踪多年的父亲,她知道父亲毕生研究龙,所以这个答案也不算过。

    靖海连忙打了个响指,然后一脸兴奋地指着自己鼻尖说道:“我就是龙啊,你已经找到了!”

    “……”这一刻窦忆楠不是觉得他是神经病,而是百分百肯定眼前的这个帅男人就是个沙雕!她这次没再做停留,而是直接往林子内走。

    她身后的靖海没想到她在自己自曝身份后不仅没惊奇,还一脸无语地走开,靖海连忙在她身后追喊道:“哎,我真的是龙……你等等,那里面危险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