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家皇帝是颜狗、洛子懿眦懿席屋小说

我家皇帝是颜狗

洛子懿眦懿席屋小说

主角:洛子懿,眦懿,席屋, 标签:女强、强强、复仇

风纪时期,四处战争不断,百姓苦不堪言,各国中以天瑞王朝、帝休王朝与水新王朝势力最为强大,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洛子懿回到京城,却发现洛家满门被抄斩,于是,她女扮男装,进入朝堂……

林二少 状态:连载中

洛子懿眦懿席屋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洛家满门抄斩

    日落西山,距离城门下钥仅剩一个时辰,远处翠色山丘在落日余晖下称出一抹金色,景色美,却是难以赢来急切进城出城百姓的目光。人流推搡中,忽闻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那天地一线的翠色美景中疾行而来。漫漫沙尘中,看见的,是那扬鞭踢马腹的瘦弱素色身影,听见的,是马足踩踏嘶鸣之声。

    临近城门时,洛子懿缠了几圈缰绳的手一个一蜷,望着高挂在城墙上的几个大字,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京城,我回来了!”男儿装扮,英姿飒爽。

    离家五载,甚是想念,想当初她为了能够游遍名川河流,增长见识,做女子所不能做,和父亲闹了不小的矛盾,一气之下就走了整整五年,想她也真是不孝,离家越近她心中越是忐忑,也许这就是近乡情更怯吧。

    收拾好心情,驾着马缓缓行至将军府,在将军府门前,没有记忆中有孩童嬉戏玩闹,看到的反而是残破的牌匾与被大理寺所封的府门,眼前尽是萧条模样。

    洛子懿快步跃下马,几步上前,站在府前不知所措,“怎么……怎么会如此……”

    还未消化掉眼前之事,闹市传来官府清道之声,下意识的,洛子懿冲上前去,闹市口站满了人,层层包围,根本看不清犯事的究竟是何人,无果下,正准备转身离去,四周说话声,让她步子一顿。

    “要我说,这洛家三代为朝廷尽忠职守,先祖们更是马革裹尸战死沙场,在帝休王朝可是有相当稳固的地位,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与叛将通敌叛国呢?这里面铁定有猫腻。”

    “这亲眼有人看见洛将军与叛将私会,还能有假不成?这帝休王朝基本有一半是靠洛家打下来的,他怎么可能甘愿为臣,这通敌也是极大有可能的。”

    “你说什么!”闻言洛子懿一把揪住对方的衣襟,震惊道,“被问罪的是洛家?”

    说话之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半天未缓过来,洛子懿也不管他,用力推开他,往人群中挤去,刑台上,父亲、母亲以及兄长跪了一地,她真的慌了,不顾一切的往前冲。

    洛父眼尖,一下子瞧见了她,大喝一声,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见女儿停住动作,他大声吼道,“我洛家世代效忠帝休,我更是将一生的心血献给了帝休,可最后却落的满门抄斩的下场,使我洛家无后,只因我洛阳天识人不清,给洛家上下招难,是我活该!”他视线停留在某一处,慢慢平静下来,眼眶泛红,整个人尽显苍老之状,“我只求能有忠烈之士为我平反,还我洛家清白,还我洛家百年声誉!使我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安息!”

    怕引人怀疑,他移开视线,狠心的不再看女儿一眼,早年一别,一别数年,如今一别,一别永年,子懿愿你能明白为父的心啊,切莫冲动行事。

    “行刑!”见时辰正好,监斩官员毫不留情面的扔下牌子。

    持刀大汉对着大刀喷上一口烈酒,洛阳天脖颈间一片湿润,他转过头,对着跪在他身旁的妻儿温柔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手起刀落,温热的液体溅起,站在前边的百姓,无一幸免,洛子懿颤抖着抚在脸上,素色衣裳也被鲜血染红大半,她僵硬着身子转过身去,不敢再看下去,四周的人看见她一身的鲜血也是怕晦气,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身后传来一声又一声“斩”,她咬着牙,想将泪水逼回眼眶,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双手死死的握紧,指甲掐进肉中也浑然不觉,血从指缝中流出,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像是一滴一滴落进她心间一般。

    父亲死前说的话一遍遍回荡在她耳畔,分明是要她为洛家报仇,为洛家平反,她没资格冲动,她也没资格悲伤,泪水只能是在为洛家平反之时所留。

    “女儿一定……”她稍做哽咽,“一定会完成父亲遗愿!”

    她虽然五年未在京城,但难保不会有人认出她来,今后怕是要一直以男儿身待在京城,洛家是回不去了,而以往的好友……她现在身份特殊,还是不要她们添麻烦的好。

    再三思虑下,她寄居在一小有名气的酒楼内,充当一个店小二,此处不大,可确是在城中最中心的位置,多少达官贵人经过此处都要上来小酌两杯,她无形中总能得到不少消息。

    也许是她长的过于俏丽,男子装扮的她总能引的老板娘对她频频侧目,多次对她明示暗示,导致其他小二对她怀恨在心,脏活累活总是会轮到她头上。

    楼上包厢一直是她负责,老板娘也再三叮嘱过她,今日有贵客来临,千万不要怠慢。

    好在她做事向来谨慎,事先总会做好检查,不然还真是被那些人害死了。

    望着包厢内一地的污秽物,她有些气愤,眼下是来不及叫人打扫了,深吸口气,认命的蹲下来拿着用具一点点擦拭干净。

    “哎呦,熊大人,周大人怎么今儿来的这么早啊!这位俊俏公子是?”楼下传来老板娘掐媚的声音,让洛子懿一惊,加快手上的动作。

    “老板娘少贫了,包厢准备好了吗?”

    “瞧您说的,熊大人是我们这的贵客,自然是时时刻刻准备好了,等您来啊!上楼第一间就是了,您请。”

    噔噔噔,众人一步步踏上楼梯。

    待洛子懿整理好,一回头,人影已在窗纸上晃动,来不及出去了。

    “大人们请。”老板娘替他们推开房门,隐约闻见了什么味道,皱着眉四处环顾,在偏角落处,看见一小心往屏风里缩的的身影,心凉了大半,朝廷命官在这商量事,要是发现有人偷听可是死罪啊!

    “行了,老板娘,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们会叫你的!”

    “可是……”她偷偷撇了一眼洛子懿方向,咽了咽口水,退出房外,“诶,是,大人们有什么事再吩咐。”

    透过屏风,三人的身影入目,两老者穿着官服,怕是就是老板娘所说的熊大人与周大人,而另一个黑衣黑冠黑袍,自他进屋起,就隐隐带有一种压迫感,而那二位大人对他表以尊称,怕是来自皇室。

  • 第二章 洛家遇害真相

    那黑衣男子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只知声音甚是好听。

    “席屋这老东西这次下手倒是快,这么快就扳倒了太子一得力干将,本王以前倒是小瞧他了!”

    “席屋这出虽然出人意料,但对于我们来说并无坏处啊,太子受到挑衅,必定会反击,到时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就是。”熊大人讨好般为他倒满酒,眼神不断示意周大人接上话。

    周大人接到熊大人示意的眼神,一捋美髯说道:“席屋这厮,论计谋确实是高于他人。洛阳天也是糊涂,身为大将岂能随意接触朝臣。”

    洛子懿躲在屏风后面,本因为三人只是在商讨朝政之事,忽听到父亲的名字,不由一惊,拼命克制着自己冲出去一问究竟的冲动,只能压制住自己,悄无声息的躲着继续听屋内三人谈话。

    “这事也怪洛阳天,分不清忠奸。被人设计亦是情理之中。想洛家三代为国尽忠,战死沙场,在百姓中那是声名显赫。殊不知早已是皇上的眼中钉。功高震主,洛家如今可算是栽倒自己手上。席屋可真是算计的毫无纰漏。”熊大人接话说道。

    黑衣男子身姿优雅的喝着茶,并未答话。

    周大人继续说道:“这一招可谓是一举两得,既解决了判将,又借朝廷之手解决了洛家,铲除异己。老谋深算啊。”

    熊大人瞧了一眼微微皱眉的黑衣男子有些谄媚的说道:“再老谋深算还不是被王爷瞧出来了。”

    黑子男子并不多说只冷眼瞧了一眼熊大人。

    熊大人讪讪一笑,赶紧接话说道:“席屋能接触到向来不与朝臣接触的洛阳天不知是用的何手段。又制造出舆论让众人皆以为洛家与判将有往来,洛阳天那个脾气秉性,见到判将定会上报朝廷,可竟然隐瞒了下来。臣当真是有些不懂了。”

    黑衣男子开了口说道:“洛阳天太过于迂腐守旧,席屋怕是利用这点设计了他,让他一步一步走向陷阱。”

    “王爷一言,臣茅塞顿开。谢王爷解惑。”熊大人起身拱手谢到。

    黑衣男子点点头,未在多言。

    周大人执壶与黑衣王爷续上一杯茶水后说道:“王爷可知,席屋利用何事让洛阳天上当?”

    黑衣男子似乎是赞赏的一点头说道:“还在探查。”

    “王爷,可利用此事做些文章,不能让席屋一家独大。”熊大人说道。

    “不妥,借此事牵制席屋可以,但不可王爷出手,只需透漏给太子便可。”周大人不赞同的说道。

    熊大人一想周大人之意,笑赞:“还是周大人厉害,太子本就欲反击,再给太子添些火油,这火定会烧的更旺。”

    黑衣男子亦是点头。三人又言语了几句后,离开了房间。

    洛子懿又待了一会,确定三人皆离开后,走出屏风。

    洛子懿面色苍白,摇摇欲坠,一双手内血迹淋淋,细看皆是指印。

    好!

    好个席屋!好个功高震主!好个迂腐顽固!

    只因她洛家忠心耿耿,只因她洛家英才辈出,就要诛她满门!

    掌心的伤口血流不止,但这一切丝毫不能影响此时盛怒之下的洛子懿。

    忠心耿耿,可昭日月!兢兢业业,天地可鉴!

    这就是上位者所谓的天地可鉴?

    好个天,好个地!只待她他日卷土重来,便亲手拆了这肮脏不堪的天地,报满门血仇!

    洛子懿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时死死的盯住了之前那些人离开的方向,眼神通红!

    蓦地,门口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瓷响。

    洛子懿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去,却发现老板娘和一干店小二全都站在那,愣愣的看着她。

    或许是自己此时的神情太过狰狞可怖,他们张大了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洛子懿赶紧平复了一下情绪,用着还有些微颤的声线低声解释道:“是之前那些爷将门带的太快了,小的还未来得及出去就被关在了里头,又怕出去了会挨几位爷的骂,所以才自作主张留在了里面,还请老板娘原谅小的吧!”

    “当真?”老板娘有些狐疑的看着洛子懿。

    洛子懿有些哑然的张了张嘴,却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她原本就不屑于口舌功夫,此时被抓了个现行,自然是辨无可辨了。

    “子懿,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偷听客人说话,若是传了出去,我的酒楼还要不要揽客了!”老板娘神情不悦,身边那些伙计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一个个都巴不得赶快把洛子懿这个碍手碍脚的给赶出去。

    老板娘见他一副俏生生的俊模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虽然还有不满,但是大体意思也就是盖过了的,可是身后那些伙计可不乐意了,平时他们手脚慢了一拍就要被老板娘呼来喝去骂的狗血淋头,这小白脸犯了这事,怎么还好好的?

    想到此,有几个带头的顿时就问:“老板娘,这事就这么算了?这可不行,这么大的事情,要是不把他赶出去,往后咱们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就是就是!老板娘,你可不能偏心啊!”

    此言一出,后面几个伙计顿时就一起吆喝了起来,大有不给个说法誓不罢休的意思。

    无奈之下,老板娘一脸为难的看着她,洛子懿也知道自己现在是犯了大事,那些人指不定何日再来,想想也就罢了。

    想到此,她干脆对老板娘摆了摆手,道:“这些日子承蒙您照顾了。”

    “哎——”老板娘还想说什么,却又估计到后边几个伙计,最终只能恨恨的咬了咬牙,随她去了。

    洛子懿此时正在为洛家的事情心乱如麻,自然也就没有精力去纠结酒楼这事,只是往后何处才是安身之所,却要细细思量。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