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宠你入骨:小妻乖一点、陆沉渊阮棉赵芳菲小说

宠你入骨:小妻乖一点

陆沉渊阮棉赵芳菲小说

主角:陆沉渊,阮棉,赵芳菲 标签:婚恋、总裁豪门

一直到新婚之夜,她才知道他宠她、爱她,只是为了让她嫁给他的弟弟!可是……“大哥自重,这是我跟阿泽的婚房。”她冷眼看着醉酒闯入的男人。陆沉渊却将她娇软的身体狠狠压在床上,“我先替阿泽验验货!”

蜡笔小酒 状态:完结

陆沉渊阮棉赵芳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五十万被卖掉了

    “你就是阮棉?”赵芳菲看着眼前瘦弱的小姑娘,一脸的挑剔。

    她大老远的从北城跑到这穷乡僻壤的,没想到却太失望了,好歹是阮正国的女儿,怎么养成这个穷酸样子。

    “棉棉,快,叫妈妈。”李巧梅推了推身边的女孩儿,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意,“妹子别嫌弃啊,孩子认生,过阵子就好了。”

    阮棉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挎着一只漂亮的包包,身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味。

    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挑剔跟厌恶,阮棉默默的捏紧了拳头,心想,这居然是她妈妈。

    “行了行了。”赵芳菲不耐烦的摆摆手,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人我带走了,这五十万先拿着。往后就别联系了,省的耽误了她。”

    李巧梅小心翼翼的拿过那张卡,看了看身边的阮棉,又想到还躺在医院的男人,忍下心里的不舍。好说当成亲闺女似的养了十八年,可是在钱面前,什么情都得抛开。

    半个小时后,阮棉坐上汽车,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县城。

    她扭头看到李巧梅追在车子后面拼命的挥手,顿时就后悔了。

    “停车!”阮棉哭着拍打着门,想下去,哭喊着说道:“那些钱就当是我借的,我会还的!”

    赵芳菲抬手一个耳光甩上去,严厉的说道:“我告诉你,往后给我收收这小家子脾气。北城不比这个穷地方,由着你任性撒泼。”

    阮棉捂住脸,无声的哭泣着。

    她以为自己考上了北城最好的大学,能让妈妈不再吃苦。可是她错了,原来她是五十万就能被卖掉的货物。

    从县城到市里,再从市里坐飞机到北城,整整花了一天的时间。

    到达北城阮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夫人您回来了。”一进门就有佣人迎了上来,接过了赵芳菲手里的包包。

    赵芳菲疲惫的往家里走,忽然想起什么回头一看。阮棉低垂着眼眸站在门口,神色冷淡,并没有被阮家的繁华给惊吓到。

    她哼了一声,“李嫂,这是二小姐,把她送到房间去。”

    说完她也不管阮棉,自顾自的上楼去了。

    李嫂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女孩儿,十分纤细的模样,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模样倒是乖巧清秀,白白净净的不像个村里出来的。就是穿得太寒碜,居然是一身校服。

    就是命不好……命要是好的话,怎么会被家里卖掉呢。

    唉,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吧。

    一个活生生的小姑娘嫁给一个活死人,想想都替她可怜。

    “二小姐请跟我来。”李嫂做了个请的手势。

    阮棉小声说了句谢谢,被李嫂带到了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

    很小的一个房间,十几平米而已。阮棉打量了一下,简单干净,这比她从前的房间要好太多。

    “我等下给你端点吃的,你先洗个澡吧。”李嫂看得出她的局促,怜惜这孩子。也知道她在这里住不久,于是温柔了一点。

    阮棉有些尴尬,白净的脸上浮现一点红晕,“您能帮我找一件换洗的衣物吗?”

    她本来带着行李的,但是赵芳菲看不上,路上全给她扔了。

    “您的衣物夫人都准备好了。”李嫂指了指房间里的衣柜,“都在里边呢。”

    阮棉点了点头,客气的说了句谢谢。

    凌晨时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阮棉穿着干净的睡衣躺在床上,有些不真切的感觉。

    她把录取通知书从枕头下面翻出来,一个月,再等一个月她就能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喂,醒醒!”阮娇带着一身酒气,不耐烦的拎着包砸人。

    阮棉从睡梦中惊醒,犹自迷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对方穿着一条紧身连衣裙,画着烟熏妆,染着一头红发,带着浓浓的酒气。

    “你是?”阮棉躲开阮娇砸过来的包包,吃痛的捂住自己的手臂,刚刚被包上面的铆钉给划到了。

    李嫂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拉住半醉的阮娇,“二小姐,这是大小姐,叫阮娇。”

    “不过是我妈买来的一个丫鬟,叫什么二小姐!”阮娇冲过去拖住阮棉就往外走,“跟我出去一趟。”

    阮棉身上还穿着睡衣,就这么被阮娇拖了出去。她本来想反抗的,但是接收到李嫂摇头的动作,就由着阮娇去了。

    她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家里,她是没有话语权的。

    早在路上赵芳菲就警告过她,“阮棉,到了北城以后咱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就是我从村里买来的,明白了吗?”

    阮棉心想,明白,怎么能不明白。要是赵芳菲能认她,十八年前怎么会把她送人。

    一路跌跌撞撞的被拽下去,阮娇把阮棉拖到了门外。

    凌晨的夜晚有风,她冷的一哆嗦,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阮棉忍无可忍,甩开了阮娇。

    “你个贱人还敢反抗!”阮娇酒劲儿上来,撒泼打人。

    阮棉从小干活,肯定比阮娇力气大,她抓住阮娇的手,低声说道:“姐姐,你喝多了。”

    “呸,你也配喊我一声姐姐。”阮娇唾骂道。

    “娇娇!”赵芳菲披着衣服匆匆出来,赶紧拉住撒酒疯的女儿,“怎么喝了这么多,谁送你回来的。”

    “陆先生的司机啊。”阮娇往不远处指了一下。

    阮棉看过去,才注意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

    赵芳菲脸色登时就变了,看到车子的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人。

    她一手把阮棉拉过来,威胁她,“你要是敢不听话,我立马让医院停了阮正国的药!”

    阮棉脸色一白,双手紧握,缓缓的点了点头。

    她没资格任性,这是早就知道的道理。

    如果当初还抱有什么幻想,赵芳菲的那一个耳光早就打散了。

    从那边走过来一个国字脸的男人,看了眼阮棉问道:“这就是阮家二小姐吗?”

    赵芳菲不自在的点了点头,“陆先生现在就要人吗?”

    郑国没搭理她,直接说道:“阮二小姐,请吧。”

    阮棉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甚至文胸都没穿。她死死地攥着拳头,内心是对未知的恐惧。

    赵芳菲掐了她一记,警告她,“别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阮棉这才挪动脚步,她忽然对着郑国鞠了一躬,“麻烦稍等一下。”

    而后她迅速的跑回去拿上了自己录取通知书,还有自己带来的书包,再也没有迟疑的上了车。

    对于她来说,留在阮家,又或者去更加陌生的地方,都没有区别。

    等车子走后,阮娇似乎清醒了一下,挽着赵芳菲的手,娇滴滴的说道:“妈咪,那个阮棉真的愿意嫁给陆二少爷啊。”

    赵芳菲不以为意的说道:“嫁进豪门她有什么不愿意的。”

    阮娇撇撇嘴,看来那个女的不知道陆二少爷是个植物人吧。一个乡村野丫头能到北城来就是天大的福分了,更何况还能嫁进陆家,简直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 第2章 要我听话

    车子不停的开着,阮棉趴在窗口,看着这个安静的城市。

    当行驶到山脚下的时候,她看到山上绵延不断的灯火,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富贵。

    陆家庄园占了一座山,原来电视里演的有钱人远不如现实的富贵。

    她死死地捏着身上单薄的睡裙,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请。”郑国打开车门。

    阮棉踩着拖鞋从车上下来,仰望着眼前低调又贵气的建筑物。像是从前在书上见过的公馆,低调又奢华,满目生辉。

    她深吸了一口气,跟着郑国走了进去。

    迎面走来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中年人,仔细一看才认出来是个外国人。

    “先生呢?”郑国问道。

    约瑟夫看了一眼娇小的阮棉,叹气,“先生在沐浴,我得把这位小姐带上去。”

    阮棉一听,紧张的浑身紧绷。

    “请跟我来。”约瑟夫微微躬身,极为绅士的说道。

    阮棉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谢谢。”

    她的声音清亮带着一点娇软,完全是小姑娘的声线。不卑不亢的模样让约瑟夫微微一笑,倒是个不错的孩子。

    穿过铺满地毯的大厅,穿过灯火辉煌的厅廊,终于停在了一扇门前面。

    约瑟夫推开门,提醒她,“先生名讳陆沉渊。”

    阮棉死死地抿着唇,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脸色苍白的不像话,几乎摇摇欲坠。

    她几乎是带着绝望的踏入了这个房间,身后的门悄无声息的关上。

    雾气氤氲的房间,有着巨大的水池。

    有个赤裸的男人背对着她,仰靠在池边,似乎在养神。

    阮棉站了一会儿,鼓足勇气说道:“先生,你好。”

    “五分钟,呵,我以为是个哑巴。”陆沉渊低沉的嗓音在静谧的空间里尤为清晰,他等了五分钟对方才开口,要知道,这世界上能让他等得人可没几个。

    他站起来,带起哗啦啦的水声。

    阮棉看到他赤裸的身体,脸一红,尴尬的转过身去,不由的想着,有钱人这都是什么古怪的癖好,随便在别人面前袒露身体。

    “过来。”陆沉渊毋庸置疑的说道。

    阮棉想起赵芳菲的警告,慢吞吞的转身。庆幸的是对方已经围上了浴巾,让她稍稍放松,可还是脸热的不敢抬头看。

    结果上台阶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摔过去。

    阮棉下意识的抓着什么。

    陆沉渊也毫无准备,整个人被阮棉一砸,扑通一声落进了后面的浴池。

    “噗……咳咳……”阮棉不会水,下意识的划拉着,呛得直咳嗽。

    陆沉渊黑着脸把她抓起来,往房间里走。

    到了房间之后,阮棉被扔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单薄的睡裙贴在身上,稚嫩的曲线暴漏无疑。

    陆沉渊穿上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着阮棉。

    想到抱住她时的手感,皱了皱眉,实在是太瘦。

    阮棉缓过来,抬头看过去,正对上陆沉渊探究的眼神。看清了他的容貌之后,脸更加红了。

    陆沉渊虽然性格喜怒无常,但是面容英俊,气质矜贵,足够让这北城的女人对他痴迷不已。阮棉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有此反应很正常。

    “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阮棉抱着自己,无措的说道。

    陆沉渊瞧着她仓惶的模样,像是一只迷失的麋鹿。随手抓过身边的浴巾丢给她,“赵芳菲怎么跟你说的。”

    怎么说的吗……

    阮棉的睫毛微微一颤,轻声说道:“要我听话。”

    安静了那么一瞬间。

    陆沉渊嗤笑一声,“说的对。”

    赵芳菲不愧是伺候男人的行家,听话两个字,足以囊括所有。

    “那我就看看你是怎么听话的。”陆沉渊如同古代帝王,坐在那儿不动声色,气势却已经是睥睨天下。

    阮棉用浴巾裹着自己,不明白他的意思。

    却瞧见陆沉渊半眯着眼睛看她,似乎已经不耐烦的样子。

    不怒自威的模样,让阮棉心里有些害怕。

    她环顾四周,才发现已经有人备好了东西。

    吹风机,换洗的内衣裤,睡衣,浴巾,毛巾。整整齐齐的叠放在一边,应该是佣人预备的。

    阮棉轻咬了一下唇,拿起吹风机走过来。

    有些尴尬的是,陆沉渊没有一点配合的样子,大刀阔斧的坐在那儿。

    阮棉只能单膝跪在沙发上,凑得近一些才能帮他吹头发。

    陆沉渊闭着眼睛,感觉到她的手穿过他的头发,很温柔,也很小心。

    挨得很近,陆沉渊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香气,大概之前在阮家洗过澡,有一股柠檬的清香。

    吹了八分干,阮棉手臂举得都发酸了。

    好不容易吹完了,陆沉渊却抓住她的手臂,微微用力,就把她抓紧了怀中。

    阮棉猝不及防的跌落在他的怀里,整个人僵硬的不像话,几乎条件反射性的要扇陆沉渊的耳光。

    陆沉渊捏住她纤细的手腕,语气微微一沉,讥讽的问道:“你就是这么听话的?”

    阮棉十八岁了,不是八岁。她清楚不过,自己这样暧昧的坐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意味着什么,更何况来之前赵芳菲还让她听话。

    她想起来李巧梅的嘱咐,想起来躺在医院里的爸爸。

    “我会听话的。”阮棉抓住陆沉渊的衣袍,清亮的眼眸已经蒙上了雾气,却还是柔软又坚定的说道:“您放心,我会听话的。”

    “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个逼良为娼的嫖客。”陆沉渊意兴阑珊的松开她,“去吧,外面有人带你回房间。”

    女人对他来说一向可有可无,更何况他对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儿也没什么兴致。

    阮棉松了一口气,飞快的从陆沉渊的膝盖上跳下来。

    她对陆沉渊鞠了一躬,裹着浴巾往外走。

    陆沉渊不经意的一个抬头,看到了她的背影,忽然提声说道:“站着别动。”

    阮棉浑身一僵,不敢动了。

    她裹着的浴巾堪堪遮到臀部,修长笔直的腿毫无防备的暴露出来。

    陆沉渊见过很多女人,但是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腿。

    紧绷的小腿,流畅的线条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

    细腻的肌肤,看起来手感很好。

    陆沉渊低头看了看自己精神抖擞的下半身,自嘲一笑,真是犯病的不是时候。

    过了好一会儿,阮棉听到陆沉渊的声音。

    “滚。”单单一个字,暴躁的像是吃了枪药。

    阮棉如释重负,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的。

    她被佣人带回房间,第一时间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钻进被子没多久就睡着了。

    一整晚她都在做噩梦,梦到自己是一艘孤船,被卷入了海浪中。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