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白芷菱白汀蓝百里墨珣小说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

白芷菱白汀蓝百里墨珣小说

主角:白芷菱,白汀蓝,百里墨珣 标签:穿越、宫廷侯爵、爽文、架空历史

一朝穿越,白芷菱发现自己嫁人了,还是嫁给一个渣男!成婚当天,白莲嫡妹同时进门,御赐正妃独守空房!听着各种流言,白芷菱淡定的数着银票看尽各路俊男美女,却在一美人身上栽了。“皇叔,肖想侄媳妇儿是不对滴。”皇叔媚眼如丝。“皇叔人美身娇易推倒,就问你要不要?”

听见 状态:连载中

白芷菱白汀蓝百里墨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穿越嫁人

    白芷菱感觉全身炸裂般的难受!

    她吃力的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片泛着微光的暗红。

    耳边渐渐传来喧闹嘈杂的乐声,人声,还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让她更是头痛。

    怎么回事?

    她明明在赶往战场的路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地方?

    她是战部最出色的女军医,年级轻轻就在医学界获奖无数,成为了国家最年轻的军医学院的院长。两天前她接到国家的命令要前往战场增援,可在去往战场的路上却遇到了山体坍塌,车子侧翻下山崖,在那样的情况下就是不死,也绝不会安然无恙。

    可她现在……除了头痛和胃里有些难受外,愣是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唔!好痛!”恍惚间,眼前突然闪过一帧帧画面芯片般强行植入她的意识里。

    白芷菱只感觉自己心跳加速,额前冷汗淋漓,不知道过了多久呼吸才渐渐平顺下来。

    一个匪夷所思的事实让她震愕瞪圆了眼。

    她居然穿越了!

    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却让人哑口无言。作为一名有大好前景的天才女军医,她居然穿越到了一个架空小周国的侯府小姐白芷菱身上,而今天,正是她嫁的日子!

    “新娘到了,新娘到了。”

    思量间,外面传来叠声笑语,白芷菱也能感觉到摇晃停了下来。

    “新郎接新娘出花轿。”随着声音再次响起,白芷菱心底突然升起一股很怪异的感觉。毕竟前世她可是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现在一来却嫁人了。

    可久久,白芷菱都没有等到那个来接她下去的新郎。

    记忆中,前身要嫁的是小周国的亲王,当今小周国国君百里尧最疼爱的第七子,云王爷百里刑,这婚事是百里尧赐下的,百里刑怎么都不可能落了他的面子,就算走个过场也是要的。

    可是,人呢?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王妃扶下花轿。”花轿外另一道声音响起,片刻后红色的轿帘被人掀开,一只不算纤细的小手朝白芷菱伸了过来,还伴随着刻意压低的声音。“小姐,奴婢扶您下来。”这是前身大丫鬟满月。

    白芷菱在轿子里坐得烦闷,也没有多想就着满月的手走了出去。

    刚一出花轿白芷菱就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各种怪异的眼神,虽然她还戴着喜帕看不见,可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不对劲。

    “直接把王妃送入洞房吧。”

    白芷菱顺着云王府的台阶进了王府大门,耳边的喧闹声渐渐变小。

    “可,可是,王妃,还没有跟王爷拜堂呢。”满月惊讶道。

    “王爷体谅王妃,怕王妃累着,所以这拜堂就免了。好了,把王妃扶下去吧。”

    “这,这未免也太欺人太甚了!”满月气得跺脚,哪有成亲不拜堂的!

    可气归气,又无可奈何,这可是云王府,由不得他们造次。

    白芷菱默然,的确是欺人太甚。

    不过,她不是前身,实在没办法对这种气氛感同身受,说白了,她一直都没把自己放在一个新娘的位置上也就没有太大的感觉。

    而此时云王府的正堂前却是一派热闹非凡。

    堂中,一身红衣,身长玉立的男子满目温柔的牵着身边一身喜服的新娘,细看,会发现那嫁衣的红,要比白芷菱身上那件要来得素淡一些。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两人盈盈拜下,算是礼成。

    整个正堂一片欢声笑语,没有人会在乎,站在这里拜堂的到底是不是御赐的新娘!

    “礼成,送入洞房。”

    堂中的新郎不是别人,正是让白芷菱这个御赐的王妃不用拜堂的云王爷,百里刑!

    他此时牵着白芷菱根本不知的新娘来到了新房内。

    喜帕掀起,美人温柔似水,秋波流转间是数不尽的风情万种。

    “王爷~~”声音娇软,出谷黄莺般动听。

    百里刑眉眼都染了笑意,今天,终于让他把心爱的女人娶回来了。

    “汀蓝,你真美。”

    白汀蓝娇羞垂首,却悄然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勾住了百里刑的玉带。

    “王爷,你惯会哄汀蓝开心。”

    “哪里是哄你,本王可是字字真心。你且在这里等等,本王很快就回来。”国君爱子大婚,来道贺的朝堂官员可不少,百里刑要出去招待宾客。

    “汀蓝等王爷回来。”

    百里刑在她额前落下一吻转身出了新房。

    ……

    白芷菱一把掀开碍眼的盖头,看着眼前老旧的桌椅摆设眼角抽了抽。

    这地方,还真看不出“新”在哪里!

    好歹是个王爷,这事做得可真是小家子气,她怎么说多还是皇帝赐婚嫁的人,就是表面功夫也得做得好看些才是。

    这间院子废弃的时间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灰尘都有半个手掌厚了,这让人怎么住?

    “王妃……”满月小心翼翼的看了白芷菱一眼,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就去闹,这样会惹得王爷对她更厌恶的……

    白芷菱揉了揉直跳的青筋,理着这具身体的身世信息。

    前身的生母江氏在生下白芷菱后没到一年就一命呜呼了,她的老爹靖西侯爷白贺西三个月后就娶了如今的靖西侯夫人黄氏进门。

    黄氏进门不到八个月就生下一女,取名白汀蓝。进门七个月就生产,对外说是早产,其实谁都知道白贺西这是跟黄氏早就勾搭上了,不然也不能在江氏离世不到半年就把人娶进门了。

    黄氏在外人面前对白芷菱百般宠爱,还惯着她学武,让她养成了骄纵的性子跋扈,一言不合就动手,在京都的名声很是不好。还整天一脸花痴的追在百里刑屁股后面跑,让百里刑烦到了极点。

    这次白芷菱嫁人,黄氏给她陪嫁了四个丫鬟,一个管事嬷嬷。这些人中,除了满月是白芷菱几年前无意出府救回来的之外,其余的都是黄氏的人。

    至于跟百里刑的婚约,说是多年前江氏的母族曾救了还不是国君的百里尧,那时百里尧府上的侧妃正好有孕,百里尧便许诺,今后若是江氏生了女儿,定是自己的儿媳。

    君子一言,这婚约就这么定下了。可这些年,白芷菱的嫡妹白汀蓝却跟百里刑有了一腿。

    百里刑对白芷菱非常厌恶,多次想要退婚求娶白汀蓝都被皇上给压下来了。

    白芷菱理清思绪,暗自叹了口气,她今后在云王府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王妃,你饿不饿,奴婢去给你端些吃食进来。”

    白芷菱点点头,刚想要说话,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涌。

    “呕!”

    “噗!”

    一股酸臭的黑汁从她嘴里喷了出来,眼前一黑便晕死了过去。

    满月大惊。“王妃,王妃你这是怎么了?”

  • 第三章 夜黑风高黑衣人

    “王妃,你一定要撑住啊,奴婢,奴婢再去求王爷给你请大夫过来……”

    “我说满月,你还瞎忙活什么?”

    满月刚跑出去就被人拦下,是陪嫁的另三个丫鬟中的满心和满念。

    她们生得要比满月好上许多,一张瓜子脸妖妖魅魅的,当初黄氏给她们定的通房的位置,就等着今后白芷菱给她们开脸。

    可现在王爷显然不会踏入这王妃的院子,更别提给她们开脸什么的了,这是巴不得白芷菱死了,她们好去寻出路呢。

    “王妃受伤了,我要去求王爷给王妃找大夫来医治,你们是来伺候王妃的,若是王妃出了事,你们能落得好吗?”

    白芷菱被满月扶到床上躺着,头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刚才那么一撞力道不小,她现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震荡了。

    外面的对话她听得真切,看来这个院子能用的人就只有满月而已。

    不过一刻钟满月就红着眼睛回来了,白芷菱一看,果然如此。

    渣男伤她又怎么可能给她找大夫医治。

    “王妃,奴婢没用……”

    “这不怪你。”

    她缓了口气,头不那么晕后才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好在这具身体的体能还不错,不至于一击就要了命。

    “王妃,奴婢去端些清粥来。”

    白芷菱点头,她现在的确需要补充体力。

    毕竟是皇上赐婚,下人不敢太过刁钻,满月端上来的粥很快就被白芷菱喝光。

    “拿铜镜来。”

    满月看了白芷菱一眼,还是听话的去拿了。

    她总觉得小姐今天很是奇怪,虽然还是那个模样,可是感觉却大不相同,面色冷静,眸底时不时的闪过睿智的精光,这是过去从来都没有过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样的小姐总是更好一些。

    “王妃。”

    白芷菱接过镜子。

    铜镜内瞬间照出一张略带英气的娇俏鹅蛋脸,虽半边额头都沾了血,但不管怎么看都是个美人。

    白芷菱对这副皮相还算满意,毕竟前世她可是个脖子以下都是腿的性感大美女。

    她伸手将额头上的帕子解开。

    “王妃……”满月是怕她看到那狰狞的伤口受不了。

    白芷菱手上的动作不停,直到露出额头完整的伤口。

    裂口大概有半根食指那么粗,就横在整个额头的正中间,周围血都凝固了看起来有些狰狞。这样的伤口如果擦她配的药,最多一个月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你拿银子去打听,王府的药房在什么地方。”黄氏明面上对她百般娇宠,就算暗地里在搞鬼,她身上多少都还有些银钱。

    “是。”满月不知道白芷菱要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去了。

    ……

    夜凉如水。

    一抹黑色的身影灵活的出了云王府偏远的小院。

    今天百里刑大婚,王府在守卫上多少有些松散。

    黑影,也就是乔装过后的白芷菱趁着门外的守卫不注意,从打开的侧门跑了进去。

    王府的药房在整个王府的西南角,往常就没什么人来,门外也就两个守卫,现在守着药房的药童都去喝喜酒了就更没人了。

    白芷菱靠在门后呼出一口气,可算是给她找到了。

    药房很大,在房子里的四个角落还点了一盏昏暗的油灯。

    白芷菱走到药柜前找到自己需要的十几味药材,她学医的启蒙师傅可是中医界的泰斗,只是后来在战场上用西医比较便利,院里知道她会中医的没几个。

    她又走到一旁的柜子前顺走几瓶质地还不错的常用药,虽然有前身的记忆,但她在这个时空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拿好东西,白芷菱准备离开。

    可就在她要跳窗时,窗外突然闪进一抹黑影。

    似意想不到,两人视线在空气中交汇,皆是一愣。

    “你……”

    “不要出声,不然要你小命!”

    白芷菱话没出口,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跟她的脖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直觉告诉她,对方是个武力值很强大的人,她绝不是对手。所以她乖乖的闭上嘴。

    老天给了她第二次活命的机会,一定要珍惜!

    黑衣人看了眼她身上的药哑着声音道:“你会医术?”

    “不会。”

    对方眼睛一眯,伸手就在她身上点了几下。

    白芷菱只感觉身体猛地一僵,再也动弹不了!

    “没有用的人,都该死,我再问你一次,会不会医术!”黑衣人倾身逼近,他很高,白芷菱站直了也只到他的肩膀,他整个人这么压过来,昏暗下她清楚的看见那双深黑色的瞳孔隐藏的煞气,无形中给人一股难以招架的威慑力,让白芷菱的心微微提起。

    他真的会杀了她!

    “求我救你?”男子刚进来她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再看他黑衣的前襟一片厚重,想来都是被血染湿的。

    这么重的伤,如果再不救治,不过两刻钟的时间,他肯定会去见佛祖。

    “你果然会医术!”刚才他也是赌,他身上的伤他知道,这么下去,撑不过半个时辰。

    “救我,我答应你一个条件……”男子说完,感觉视线渐渐变得模样。

    现在也别无他法,只能将宝押在白芷菱的身上了!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解开了白芷菱的穴道……

    白芷菱看着软倒在脚边的黑衣人转身就往窗户走去。

    一个威胁她要取她性命的人她会去救?

    开玩笑呢!

    圣母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好吗!

    可就在她报复性的踹了对方两脚时,某个闪着金光的东西被她踹了出来。

    那是一块明晃晃用纯金打造的金牌。

    “泾凌王府?”

    在小周国皇室中有一个特别的存在,那就是先皇的幼子泾凌王百里墨珣。

    百里墨珣自幼聪慧颇得先皇宠爱,更有意将皇位传给他。

    可百里墨珣却在先皇病重那年请旨去了边关,让当年的太子,也就是现在皇帝百里尧坐上了那个位置。

    之后整整十年的时间,百里墨珣都没再出现在京都。

    这黑衣人身上有百里墨珣的金牌,难道他是泾凌王府的人?

    白芷菱拿着金牌,脑海里只闪过几个字,大靠山啊!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