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妙手仙医、钟鸣蒋树风沈欣小说

妙手仙医

钟鸣蒋树风沈欣小说

主角:钟鸣,蒋树风,沈欣 标签:

天龙大陆绝品仙医,在渡天劫之际,被一群仙帝埋伏,不幸陨落,元神突破空间乱流来到地球,借体附身于胆小懦弱的医学系学生钟鸣,从此命格改变,借助绝妙医术,化身医道高手,人生之路扶摇直上,揍二代,泡美妞,报血仇,扬名天下……

十八哥 状态:完结

钟鸣蒋树风沈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你有病

    “沈欣,谢谢你。”钟鸣由衷感谢道。

    貌若天仙,心肠还这么好,真是让人为之倾倒。就算经历过无数磨难,心已如磐石的钟鸣,也不由得为之倾心。

    靠得近了,钟鸣却发现美人秀眉微蹙,身体貌似有恙。不由得抓起沈欣的小手,雪白小手落入他的手中,就如触碰到绸缎般嫩滑。

    “喂,钟鸣,你干嘛啊!”突然的变化让沈欣惊声尖叫,她想抽出手来,可是却被钟鸣死死抓住。她的俏脸立刻飘起两片红云,轻咬着红唇,羞恼地瞪视着钟鸣。

    “别怕,我替你看病。”说着,钟鸣将手指按在她的脉门上,仔细听脉。

    “嗯?看病?”

    “是的,先别说话。”钟鸣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

    一会儿后,钟鸣抽出手,已经确定了沈欣的病症。

    “沈欣,最近你是不是感到失眠头痛,偶尔还会有胸闷。”钟鸣盯着沈欣,目光中还带着几分关切,认真询问道。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沈欣瞪大明亮的双眼,发出惊叹道。

    她的回答,已经说明钟鸣的诊断是正确的。

    “沈欣,我建议你放学后赶紧上大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详细检查?”沈欣立刻明白钟鸣话里面的意思,她跺了跺脚,将手抽回,白了他一眼道:“好你个钟鸣,我好心帮你,你却咒我有病……真是气死我了,我以后再也不管你啦……”

    钟鸣叹气道:“沈欣,你真的有病啊,快去检查吧。”

    “去你的,你才有病!最近快考试了,我压力有点大,才会失眠而已……什么病不病的,我看你才是病得不轻!”丢下这句话,沈欣急忙转身,飞快而去。

    “我说的是真的啊!居然不信我……唉,可惜我真元尽失,不然我就可以帮你治好你脑袋里的病。”看着沈欣悻悻离开,钟鸣摇头叹息道。

    钟鸣虽然没有了真元,可是还有前世的医道经验。以前,他就是闻名天龙大陆的医道炼丹高手,仙人的病都能瞧好,何况是凡人。

    只是,没有真元的协助,空有经验也是无用。

    就刚才钟鸣的一番探脉,已经可以断定沈欣的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虽然还是初期,可是也不能小觑,不然祸患无穷。

    而钟鸣的好意,却被沈欣误会,这让他感觉到很无奈。

    下午没课,钟鸣平时很内向,班级上也没什么朋友,他只得一个人在学校里漫无目的地逛起来。来到学校的一处花园草地,他找了石凳子坐了下来,闭目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突然,他的小腹处热流外涌,他用手一摸,不由得双眼精芒闪现。

    “啊,我的天方芥子袋!”

    原来他的随身宝物也跟着他的元神经过了空间乱流来到这地球界面。

    芥子袋是仙人的宝物袋,有了它,钟鸣就有希望重新崛起!

    可是,当他满怀期望打开芥子带,却发现里面只有十多个颗低级丹药和两本医学典籍。瞬间,他那颗炙热的心就冷了下去。

    “算了,总比没有好。起码这十几颗低级丹药能帮我淬炼出一个强壮的身体!”叹了口气,钟鸣也就承认了现实。

    他从芥子带内拿出一粒低级丹药灌入嘴中。不多一会儿,他感觉浑身燥热,汗水蹭蹭而出,紧接着是一股恶臭气味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花园周围散步的人,捏着鼻子,向钟鸣投来奇怪的目光:“小子,你掉屎坑里了吧。咋这么臭啊!”

    对于别人的嫌弃,钟鸣并没有多作解释,他只是笑笑。

    虽然身上很臭,可他的心里美得很,他一捏拳头,明显感到身上充满了源源不断的力量,想必十多个精壮汉子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匆忙跑回宿舍,脱了衣服躲进卫生间,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洗完澡,他感觉神清气爽,就连脸上的皮肤也显得红润有光泽。钟鸣知道那一颗在天龙大陆毫不起眼的低级丹药,已经让他洗精伐髓,彻底脱胎换骨了!

    当然,他要重回仙帝巅峰,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换上干净的衣服,他觉得自己应该听从沈欣的建议,去找孙老师道歉。

    没多久,他就来到宿舍不远处的教学楼,他轻轻敲了敲门,里面立刻响起‘请进’的清脆回答。

    他走了进去,孙灵儿正在低头伏案备课。

    “孙老师……”

    “钟鸣,你来干嘛!”孙灵儿一看到是钟鸣,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钟鸣赶紧低头鞠躬道:“孙老师,我是来向您道歉的!”

    上午课堂上的事情,的确把孙灵儿气得不轻,他若想要得到孙灵儿的原谅,必须拿出百分百的陈恳态度来。

    说来孙灵儿的品行还是不错,工作勤勤恳恳,对学生也很友善,算得上为人师表,钟鸣在心里也很敬重她。

    而且,他也不想让家里知道他在学校里被记大过,家里人肯定会伤心难过,他只有来这里求一求孙灵儿。

    不然,以他前世凌然傲物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向一个女人低头认错?

    沈欣说得不错,孙灵儿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一听说他是来道歉的,脸色立刻就缓和下来。

    “怎么?知道自己错了?”孙灵儿将手里的笔丢在一旁,瞪了他一眼道。

    “嗯,孙老师您对我那么好,我不应该在课堂上睡觉,也不应该怒喝你,还有……”钟鸣将自己的错过一一表明,并且做出一副痛定思痛,痛改前非的模样:“孙老师,请你原谅我,我一定会改过自新,做一个热爱学习,不负大家期望的人!”

    听完这番陈恳的话,孙灵儿满意地点点头,算是原谅了他。

    “钟鸣,你家的遭遇,我也有所了解。但是,你不应该意志消沉,自甘堕落。而是应该努力上进,为你父母分忧,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孙灵儿语重心长地劝诫道。

    “嗯,我一定遵从老师的教诲!”钟鸣连忙点头,不过当他的目光扫到孙灵儿那张精美冷艳的俏脸上时,不由得露出担忧之色。

    “钟鸣,你看什么呢?”被钟鸣直勾勾地盯着脸上看,孙灵儿有些不适,有些羞恼道地问道。

    “您有病……”钟鸣挠着头,忍不住说道。

    他刚才对沈欣说出他有病时,结果被她瞪了几眼。而孙灵儿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涨红,嘴角发颤,似乎马上要暴跳而起!

    钟鸣感觉有点郁闷,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怎么都不喜欢听实话呢?

    当然,俗世之人肉身凡体,每日吃的是五谷杂粮,怎么也会有些毛病!只是有程度轻重之分。而钟鸣是前世仙医,一眼扫过,很多病症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沈欣和孙灵儿对自己都不错,他才会好意提醒他们,不然,其他人他才懒得管这闲事。

    “孙老师,你最近是不是经常腰酸背痛,晚上还睡不着觉?”在孙灵儿还没发逐客令之前,他赶紧补充一句道。

    钟鸣的话正中孙灵儿的病症,她不由得一楞,连忙问道:“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孙老师,我父亲在松山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中医。”钟鸣咳嗽了两声,镇定了下情绪继续说道:“所谓中医,望闻问切。我通过你脸上表现出来的精气神,‘望’出来的。”

    对于钟鸣家开的‘慈济堂’,孙灵儿也有所耳闻,据说在松山市的确有不少人去那里就诊,这么看来钟鸣并不是开玩笑。她不由得露出喜色,连忙问道:“钟鸣,那你父亲有没有治疗我的病症的良方?”

    孙灵儿本身是西医高手,各种药方也吃了不少,可是她的病症没有任何的好转,为此烦闷不已。

    “您这个病不难治。”钟鸣拍拍胸口,成竹在胸道:“我家有一副祖传药方,专治你这种病,我想只要按时服用,很快就能康复。我明天就把药给您带来。你看行吗?”

    “你没骗我吧?”孙灵儿半信半疑道。

    “我怎么敢骗您?如果没有效果,您罚我每天在操场跑上一万米!”钟鸣信誓旦旦道。

    孙灵儿见钟鸣如此有自信,不由得也信了几分,点头说道:“好,我相信你。那需要多少诊金……几个疗程,能彻底根治?”

    钟鸣摆摆手,连忙道:“要什么钱,几片树叶子,几根草罢了,不值钱的。噢,孙老师,那您现在是原谅我了?”

    “看你态度陈恳的份上,饶过你了。不过,决不能有下次,不然……”孙老师咳嗽一声,露出严肃之态。

    “哈哈,那我就谢谢孙老师的不杀之恩。”钟鸣一咧嘴,嬉笑道。

    “去你的。”孙老师,也被他的逗趣模样给逗笑。

    从孙灵儿的办公室出来,钟鸣一扫阴霾,心情大好。从车棚拉出自己的破自行车,迎着红艳的落日向家骑去。

    骑了没多久,就听到不远处的巷子里传出吵闹声。钟鸣将车子丢在一旁,好奇地走过去瞧瞧看,立刻在那一群人中,他发现了一个熟悉身影。

  • 第1章 这是哪儿?

    咻!

    粉笔刷破空而出,带着白色粉尘划出一条优美曲线后,正中钟鸣的额头,伴随着孙敏儿清灵而又霸气的声音:“钟鸣,你胆子也太大了,敢我的课堂上睡觉……给我出去!”

    寂静的教室内立刻响起阵阵哄笑声,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落到教室中间位置的钟鸣。

    此刻,钟鸣居然还在埋头大睡,并且还发出呼呼鼾声,浓眉紧锁,额头汗水蹭蹭而出,脸色也有些发红,他似乎正被噩梦缠困。

    砸在脑袋上的粉笔刷,老师的喝骂,同学们的嬉笑声,都没能唤醒他。

    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在这么多学生面前,钟鸣居然没有一点反应,仍旧呼呼大睡,孙敏儿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她面容冰冷地走到钟鸣的课桌旁,用直角尺狠狠地在桌面上拍打下去。

    “啪!”

    声音清脆响亮,落入钟鸣的耳朵里,更是震耳发奎。

    沉睡中的钟鸣突然跳起,望向孙敏儿的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样大,随即大声嚷骂道:“卑鄙小人,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惊醒的钟鸣大声吼出,握紧拳头,对着孙敏儿的面门打出。

    若不是被书桌阻挡,孙敏儿恐怕会受伤不轻。

    “钟鸣……你疯了吗?”

    见钟鸣握着拳头,瞪大了眼睛要打自己,真将她吓了一大跳,俏脸铁青,娇弱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

    她难以相信,平时那个胆小如鼠的懦弱男生,今天居然敢叫嚷着要揍自己。其他的学生们也没吓住,目瞪口呆地望着钟鸣。心道这家伙是中邪了吗?不然,他怎么敢对孙老师如此粗蛮无礼!

    竟然称呼孙老师为卑鄙小人,他这是不要命了吗?

    钟鸣这一拳打出,软绵绵无丝毫威力,也没有任何的真元力。

    “嗯?我这是在哪里?这里怎么没有真元气息?难道这里已经不是天龙大陆了吗?”钟鸣这才发现周围情况有点不太一样,他赶紧收了拳头,茫然观察。

    前面这个服装奇怪,娇容惊慌的秀美女子,居然是个没有丝毫真元的凡人……

    周围其他十几个年轻男女,也都是一样。

    “看来我已经不在天龙大陆了。”钟鸣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喃喃自语道。

    他茫然记得,自己曾经是天龙大陆不可一世的御龙仙帝,正准备渡劫升空,却被天龙大陆其他四大仙帝联手偷袭。

    他绝对不容许这四个卑鄙小人得逞,匆忙迎战。

    那一场战斗着实惨烈,天崩地裂,空间乱流……

    艰难困战后,他最终将四大卑鄙仙帝斩杀,而自己耗尽一身真元,就在自己虚弱之际,一个封号缥缈的女仙子趁虚而入,偷袭成功。

    钟鸣在肉身消殆之际,挤出一丝元神,逃离了战场。幸运的是,他的元神进入空间乱流,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纪元,他的元神才找到合适的肉身,获取了新的生命。

    只是让钟鸣感到有些失望的是,这个叫做地球的世界灵气极度稀薄。而他的宿主身体素质极差,五脏六腑还有隐疾。

    灵气缺乏,肉身羸弱,这样的条件,他如何才能重新崛起,前世的仙帝,如何能屈尊人下?更何况,他还想重返天龙大陆,以报血海深仇!

    思索片刻,他不由得皱眉苦叹,嘴角勾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只是他的苦笑,在孙灵儿的眼里,却变成了轻佻蔑视。

    孙灵儿银牙紧咬,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冲动。

    “钟鸣,我罚你站出去。”孙灵儿满脸冰霜,纤纤细指指着教室大门,大声怒喝道:“你给我记住,课堂不是你胡来的地方。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报告教导主任,并通知你的家长……你就等着被记大过吧。”

    “家长?”

    钟鸣的脑袋嗡嗡作响,彷如一个炸弹在大脑里爆炸,轰鸣一声,庞大的信息流在脑海里狂涌而出。

    钟鸣,二十二岁,松山医学院大三学生,性格羸弱,内向腼腆,不善言辞。

    父亲叫钟涛,医药世家,从医学院毕业后,在松山市西郊经营一家中医药馆,医术水平还不错,在松山市也算小有名气。可是突遭横祸,右腿被人撞瘸,从此医药馆不得不关门,长期瘫痪在床。

    母亲叫吴兰花,一直在家照顾钟涛,晚上出门摆个小吃摊,补贴家用。可是杯水车薪,他们的一家的生活过得相当艰难。

    妹妹钟灵则松山市大学读文学系。

    得知这些信息后,钟鸣感觉到有一些愧疚,毕竟自己夺了他的身体,他还要为家里分担困难和为父母尽孝,从此以后就没了这个机会。

    “好,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体,那我就答应你,替你尽孝分担责任,一定将你家里人照顾好!”钟鸣对着肉身做出自己最沉重的许诺。

    通过脑内信息,钟鸣了解到眼前这个拿着尺子的美丽女人,叫孙灵儿,毕业于美国著名医学院,二十六岁,可谓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松山市医学院的副教授。

    天生丽质,面容精致,引起学校里无数男人的追求。当然,也成了其他女人的嫉妒对象,背后被人取了许多外号,有人造谣说她是依靠着自己的身体,才得到这个副教授头衔的。

    这些风言风语自然也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气得不轻,可嘴长在其他人身上,她也无法辩驳,她只得将自己伪装地高傲冷酷,时刻板着脸,对人处处透着无法反驳的威严。

    “钟鸣,你傻了吗?赶紧站出去!”钟鸣表情忽闪不定,沉默不语,他的态度让孙灵儿无法忍受,不由得大声高喊道。

    “站出去?好,我现在就出去。”已经得到肉体钟鸣的记忆,他立刻将自己的角色代入进去,不然他会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在学生们奇怪目光下,他缓缓走出教室,乖乖地站了教室外。

    没多久,下课铃响了,孙灵儿冷冷地说了句下课,然后面容冷峻地走出教室。

    “钟鸣,你就等着被记大过吧。”

    一出教室,孙灵儿就瞪了老油条似的钟鸣一眼,丢下一句冷冷的话,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而去。

    等孙灵儿离开,其他学生们蜂拥而出,向钟鸣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钟鸣,你真牛,居然敢冲撞孙老师。”

    “兄弟,你胆子怎么变这么大了!”

    “钟鸣,你惹了孙老师,以后的日子可不会好过了!”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有敬佩钟鸣的勇气的,也有替他担心的,当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他们就等着看钟鸣的好戏。

    只是,这个‘钟鸣’对此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在意。

    前世身为天龙大陆叱咤风云的人物,什么世面没见过,与老师冲撞这等小事,他岂会放在心里?

    “钟鸣,你变了。”其他同学都走了后,一个清灵甜柔的声音在钟鸣的耳旁响起。

    钟鸣侧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娇俏可爱的小圆脸。

    女孩跟钟鸣的年纪差不多,如雪的肌肤,黑漆的长发,粉红的樱唇,上身是可爱的粉色T恤,下身是紧俏的性感牛仔短裤,完全一副窈窕淑女的清丽之貌,不由得让钟鸣的心神为之一荡。

    就算是在仙气缥缈的天龙大陆,他也未曾见过如此清新脱俗的女子。

    “沈欣?”随即,钟鸣的脑海里冒出这个熟悉的名字。

    沈欣是他们班级的团支书,听说身世不错,她家是城中最富裕的世家,被誉为是豪门中的豪门。

    可是,钟鸣并没有看出她身上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反而,让人感觉很亲近。她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可爱活泼,热情洋溢,在班级里她非常关心同学,口碑非常不错。

    她的美貌也是大家公认的,据说学校里有个校花排行榜,她一直都是占据着花魁的位置。

    钟鸣家里突遭厄难,他变得比之前更加内向消颓,在其他人冷漠对待他时,沈欣却是少数几个给他鼓励,耐心开导他的人。

    因此对于这个热情美丽的团支书,钟鸣对她是相当感激的。

    “沈大美女,何事啊?”望着清新洒脱的沈欣,钟鸣嘴角一勾,浮起久违的笑容。

    她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钟鸣的笑容了,不由得微微一楞,随即开口道:“钟鸣,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可是你在课堂上睡觉,这是不对的。其实,孙老师的心肠蛮好的,只要你肯向她道歉,我想她应该会原谅你的。”

    沈欣的声音甜美婉转,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特别好看。殷切的目光的中热情洋溢,还带着几分娇嗔。

    在沈欣的印象里,钟鸣胆小懦弱,可是人还是蛮善良的。今天在课堂上挑战孙老师,恐怕是最近心里压力太大,又做了噩梦,突然被孙老师吵醒,而有的本能反应,应该不是有意的。

    只是无论如何,他顶撞了孙老师,这是他的错,要是被学校教导处的领导知道,后果会更加糟糕。所以,她才会好心劝说钟鸣,让他去道歉,希望孙老师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他。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