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名门童养媳、顾明颜祁莫寒陆凌疏小说

名门童养媳

顾明颜祁莫寒陆凌疏小说

主角:顾明颜,祁莫寒,陆凌疏, 标签:1

顾明颜以为从孤儿院出来是全新的开始,却没想到是噩梦的开始。收养她的,被她喊做‘爸爸’的男人却极其残忍的对待她。在她十八岁生日时给了她噩梦一般的礼物,逼她亲手杀死她爱的人。她恨他,恨极了,想尽一切办法的挣脱这个囚笼,甚至不惜拿孩子做威胁,亲手朝他胸膛开了一枪,决绝离开。三年后,她牵着他哥哥的儿子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对上他惊愕的眼,展颜笑着:弟弟,好久不见。

薄一心 状态:完结

顾明颜祁莫寒陆凌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他回来了!

    晚上,金色年华酒吧

    “干杯!”

    顾明颜和大家一起欢呼着,脸上洋溢着青春灿烂的笑容,看起来无比轻松。

    “明颜,你电话。”顾明颜身边的女孩大声和她说,并且将手机递给她。

    顾明颜接过电话,只是瞥了一眼,匆匆出去接电话:“喂李管家,怎么了?”

    “少爷回来了,小姐你在哪?赶紧回来吧。”

    听到管家这句话时,顾明颜瞳孔猛然一缩,仿佛那个男人此时此刻就站在面前,身子不觉颤了一下:“好,我,我知道了.....”

    顾明颜用最快的速度回去包房收拾东西。

    其他同学见她要走时纷纷不乐意,说才来没一个小时呢。

    “明颜,毕业聚会耶,你要是现在就走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不好意思,真的有事。”顾明颜笑着道歉,还一边往门口退:“等下次有空了我请客,随便大家怎么吃,这次真是抱歉,我就先走了。”

    话刚落,她就背着包跑了出去,急匆匆的。

    比起这所谓的面子,顾明颜更怕那个即将回家的男人,管家打电话过来时就说那男人的车子已经到市中心了,她一定要赶在他面前到家,不然会被骂死的。

    哪知道顾明颜刚上出租车,天公不作美,直接下起瓢泼大雨。

    别墅方圆十里都是祁家的地盘,除了家里的车外,不准其他车辆通行,到地方后顾明颜只好咬咬牙,将包包顶在头上冲进雨里。

    等她到大门前时,浑身衣服湿透,姣好身材尽显,还有些狼狈不堪。

    管家打着伞匆匆赶来,看到冷的发颤的顾明颜时不免有些心疼。

    刚要说什么,顾明颜投递一个眼神过去,管家立刻想到屋里那人的脾气,只好把伞撑在她头顶。

    顾明颜进屋时特意扭了扭衣服上的水,生怕流出来的水渍把客厅弄脏。

    宽敞明亮的客厅中,一个男人稳坐在真皮沙发中,单穿着黑色衬衫,两条长腿叠在一起,光是坐那就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仿佛这里唯他独尊。

    男人手里拿着一把银色手枪,小巧精致,却蕴含极大的杀伤力,正用洁白的手帕擦拭着,好像除了这把枪,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顾明颜抬头看去。

    看见男人的一刹那,她紧紧咬唇,感觉浑身发冷,不知道这冷是因为衣服被打湿还是因为男人,她掳了掳额前湿漉漉的发丝,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

    “......少爷,欢迎回来。”自从十岁后,她就不喊这男人那个称呼了,和家里的一干佣人一起喊他少爷,而他,压根不会给予什么回应。

    男人没有理会她,仍低头擦拭着手中的银枪。

  • 第2章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住一起十几年,顾明颜知道这男人的性子,在这站了没两下就上楼去。

    回到房间的那刹那,她好像浑身都松了一口气。

    这男人一去意大利就是三年,家里所有事情交给管家,而顾明颜也乐得自在,毕业后的聚会只是跟管家说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档子上回来。

    还好,他也没说什么。

    顾明颜将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全甩进脏衣筐里,站在淋浴底下,热水从她的头顶浇灌而下,冲刷她晶莹的肌肤,让她舒服的眯起眼睛。

    也只有洗澡的时候她能这么放松了。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顾明颜浑然不觉,浴室门被拉开,一抹人影悄然无息的站在那,那双深沉幽深的眼睛紧紧盯在她身上,从上往下,不放过每一处。

    顾明颜扯过架子上的浴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转眼看到浴室外的人时,吓得差点尖叫,手一软,浴巾就轻飘飘的落到地上。

    他,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种阴沉,赤裸裸的眼神让顾明颜浑身不自在,她想蹲下去捡起浴巾,可是知道这样可能会引来男人的怒火,咬了咬唇,径直的往他走了过去。

    她低着头,短发紧贴着肌肤,露出弧度优美的脖颈,全身粉嫩晶莹,像是诱人的草莓,在引诱人去采摘。

    等她走进时,祁莫寒伸手,捏住她一撮湿漉漉的短发把玩。

    “怎么剪短发了?”

    明明是低沉,富含磁性的嗓音,却犹如恶魔在顾明颜耳边低语,让她想起之前这男人是怎么拽着她那长发,逼着她为他口,从脚底窜气一股凉意,心生惧意。

    她怕的指甲都快抠进掌心细嫩的肉中,镇定自然的说:“先前因为高三课业太多了,长发不好打理,所以我就去理发店剪了。”

    祁莫寒没有说话,把玩着她的秀发,甚至还凑上去闻了闻。

    顾明颜僵硬着身子,没敢动。

    等男人放开自己后,顾明颜走了出去,坦然自若的拿起衣服往身上套,从内裤,棉质长袖到棉质长裤,强迫自己某处那道炽烈的视线。

    晚餐很清淡,蔬菜浓汤跟小牛排。

    送上晚餐后佣人们就退下,只有管家站在祁莫寒旁边,方便他吩咐事情,而下楼的顾明颜坐到祁莫寒对面,拿起刀叉切着牛排。

    两个人都埋头吃东西,一时间,餐厅里安静的只有刀叉碰在一起的轻微响声。

    蓦地,祁莫寒冷淡的声音响起:“考到哪了?”

    顾明颜知道他在问自己,遂回他的话;“不出意外应该是京大。”

    “这么远?”

    男人难得第一次问这么多,不过问的话让顾明颜心里一惊,紧紧捏着刀叉,因为太大力,导致关节处都泛白了。

    他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京大是最好的大学,而且我也很喜欢.....”

    顾明颜说,也顾不得自己这话是不是会让祁莫寒起疑;“也不算远,离这里四百公里而已,高铁一个多小时。”

    她说完好一会,都没得到男人什么回应。

    顾明颜微微抬头,坐她对面的祁莫寒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眼神淡漠,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等将盘子里的牛排吃饭后,他才拿纸巾擦了擦嘴角。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