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亿万妻约:总裁,狠狠爱!、苏瓷薄西玦顾璟荀小说

亿万妻约:总裁,狠狠爱!

苏瓷薄西玦顾璟荀小说

主角:苏瓷,薄西玦,顾璟荀, 标签:总裁豪门、禁忌之恋、出轨

新婚之夜,丈夫却不属于苏瓷。无奈买醉,却上了陌生男人的车……一夜过后,苏瓷只留下了男人的一粒纽扣。隔天醒来,却发现这个男人是丈夫名义上的姐夫!薄西玦步步紧逼,霸道地将苏瓷禁锢在自己身边,“不准逃!”苏瓷:“放过我!”薄西玦却在她耳畔吐气如火:“你应该说的是——我还要!”

韩小韵 状态:连载中

苏瓷薄西玦顾璟荀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要不要一起来?

    正在享受美人伺候的顾璟荀,懒洋洋的偏过脑袋,黑曜石的眼睛里净是嘲讽,他的手掌贴在叶蕈晚的翘臀上,笑的一脸邪气,“你要不要一起来?”

    恶心的感觉再一次翻涌,要不是苏瓷死死地抓着门把,说不准早就情绪爆发了。她沉了沉心情,把视线从他们身上转移开,笑的清淡,“不需要了,我还没兴趣看你们人与兽。”

    叶蕈晚刚做好的蔻丹都要被抠下来了,这个蠢女人,究竟是在说她是兽还是顾璟荀是兽?!

    虽然怒火早就蔓延,可苏瓷还是兀自装出镇定,脊梁挺直的出门,除去步伐乱了节奏,一切看着都正常。她的脚步不敢停留,直奔电梯,远离这个恶心的地方。

    她要回家!

    强烈的情绪愈加的清晰,她踉跄了几下,刚跑出酒店,扶着墙角,‘呕’的一声就吐出来了。

    刚才那一幕把她恶心的还真够可以的。

    苏瓷俯腰,把胃里所有的东西清理干净才罢休。可身体却窜上了一阵阵的暖流,汇集起来几乎要灼烧她寸寸肌肤。

    胃部阵阵痉挛,苏瓷半刻都不想待在这里,踏着高跟鞋,头脑混沌的拦住一辆车,打开车门就坐在副驾驶。

    “开车。”

    苏瓷眼前的事物已然模糊旋转,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百元红钞,拍在椅子上。

    驾驶座上的男人没有反应,车内的温度却陡然的升高,灼的肌肤都在隐隐作痛,苏瓷的心情已经很烦躁了,手一伸再掏出一张,两张一起拍过去,“不够?那就给你两张,开车!”

    她的指尖不小心勾到男人的手心,温度像是突然之间达到最高点,轰然倒塌。

    还未等苏瓷缓过神来,腰肢已经钳住,整个身体落入一个滚烫宽厚的胸膛上,唇上旋即覆上温热,呜咽的声音也被如数的吞下。

    身旁男人身上的酒味带着檀香味道强势的钻进鼻子,苏瓷浑身软绵绵,男人粗粝的手指划过她娇嫩的肌肤,苏瓷下意识的双手抵着他想要推开,喉咙却不可抑止的娇哼,靠近凉爽的来源。

    一夜缠绵,庭院内的曼陀罗开到荼蘼……

    ……

    头疼欲裂,身上的骨关节像是被拆了重组,苏瓷酸涩的掀起眼皮,刺眼的阳光一瞬的钻进来。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稍愣。

    陌生的房间,显然还是举办婚礼的酒店,可不是昨晚记忆的车里,也不是她的新婚房间。

    身下一股暖流经过,腿下晦涩难受,轰的一声电流击过,她紧紧地攥着手心,不可置信的掀被起来。

    身上的斑驳痕迹,身体的异样……

    无一不昭示着昨晚的不是梦!

    昨晚她不是愤怒之下要回家吗?自己怎么会经历这样的事情?!浑身僵硬的如同雕塑,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别说是奸夫了,就连一个活物都没有……

    眼泪蓦地逼上,眼眶也酸涩的厉害,她赤足起身,每一步都格外沉重。任谁平白无故的丢失了二十年的初/夜,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心下的情绪不停地叫嚣,她踉跄了几下,不甘心的拽着床单,无声的发泄自己的怒意。凭什么!凭什么?!

    脚下兀的一疼,差一点刺破脚心。

    她低头垂眼,突然的愣住……地上反射着褶褶的光,是一枚鎏金的扣子。

    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如同碎片,纷涌冲进脑袋里,几乎要把她的脑袋挤破。依稀记得,她在痛苦和欢悦的沉沦中,手心攥着一个尖锐刺手的东西。

    苏瓷拿起那枚扣子,紧紧地攥着,手心刺破也不自知。无论昨晚是因为什么!她都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无关乎责任和感情,只是……执念!

    昨晚的管家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苏瓷穿着整齐的出来,头发依然高高的利索的挽起。他的眼底闪过几分的惊讶,旋即垂头,恭敬道:“老爷子说,今天您就算不上班也没事,可以休息几天。”

    苏瓷颔首,依然扬着下颌,步子保持沉稳的走出去。

    管家的视线偏移,顺着开着的门缝看了一眼,空荡无人,略疑惑的把视线挪回。

    哪怕今天需要工作,她暂时也不会回到顾氏,昨晚闹了一场大笑话,新婚之夜被毁的彻底,她哪里有什么心思继续面对顾璟荀。

    她离开没多久,角落就传来女人娇纵呵斥的声音。

    “昨晚她跑出去了?那今天是谁?!”叶覃晚身上穿着嫣红色的低胸装,娇艳五双的脸颊上净是怒意,冷声道:“你别告诉我,她还有分身术!”

    她怒不可遏。

    管家用袖口擦了擦汗水,“昨晚的确是看到苏小姐跑出去了,也喝下醒酒汤了,可我也是今早上员工收拾房间的时候,才知道苏小姐在里面。”

    “你确定昨晚她出去了?”

    “……是。”

    “把昨晚的监控调出来。”叶覃晚冷声道。

    “……”管家迟疑,顿了顿低头说道:“婚礼期间,监控都关闭了,没有录像。”

    一句话,把叶覃晚狠狠地噎了一下,恼怒的情绪硬生生的被憋回去。

    “废物!”她白皙柔嫩的手扬起,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管家的脸上。

    管家硬生生的接下这一巴掌,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怎么了?”虚掩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顾璟荀懒洋洋的依靠在门框上,声音沙哑散散。

    叶覃晚方才愤怒阴森的表情,只不过一瞬,变为柔和潺潺,一回头嘴角已经带着笑意,声音也柔了几个分贝,“没什么,刚才我东西被人偷了,正在训他监管不利呢。”

    “你说是吧?”叶覃晚已经没有方才阴狠的样子,此时正小鸟依人的挽着顾璟荀的胳膊,望向管家的危险却不容忽视。

    管家的后背已经打湿,顶住压力点头,“是,是我疏忽,下次不会了。”

    顾璟荀依然保持吊儿郎当的模样,笑道:“不就是丢了点东西,你说丢的什么,我买给你。”

    可是,她想要的只是录像。

  • 第一章 你的男人我在用

    夜色凉薄沉寂,屋内的喧嚣热闹也逐渐的沉寂。

    今天苏家和顾家的大婚,从头到尾,极尽奢华。

    苏瓷揉了揉已经僵硬的脸,略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手无意识的整了整新娘的胸花。

    “你以为他娶你就是喜欢你?”

    轻幽幽的话没有重量的落下,苏瓷身边多出了一个女人,而她此时刻意的显露出脖颈斑驳交错的吻痕。

    夜已深,宾客也如数散去,偌大的会场内只有她们两个。

    苏瓷的手顿了顿,刚把垂落下的碎发挽上去,稍侧头,视线落在身边娇艳明媚的女人身上。

    “姐姐?”苏瓷的秀眉蹙了蹙。

    女人嗤笑了一声,眉眼不加掩饰的厌恶,她是今晚新郎的姐姐,也是他的情人,叶蕈晚。

    “你还没资格叫我姐姐。”她语气生硬,极其厌恶这个称呼。

    如果她真是顾家的孩子也就算了,只可惜,她是顾家的养女,和他们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苏瓷的视线从她洁白的脖颈扫落,斑驳的红色格外刺眼,她深呼了口气,仰脸笑道:“这次婚礼倒是感谢姐姐,这么晚了还尽心尽力。”

    她扬着的脸娇小明媚,弯起的眼睛也是纯粹的颜色。

    叶蕈晚一窒,明艳娇纵的脸上带着不屑,“你还真以为他喜欢你?他要是喜欢你的话,昨晚就不会在我床上那么卖力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么尴尬的身份,也绝对不会甘心的把他拱手送人!叶覃晚保养得当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手心里。

    不加遮掩的挑衅,叶覃晚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心下冷笑。就算结婚了又能怎么样,守不住人和寡妇有什么区别。

    苏瓷起身,仿若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笑容也是柔柔的,“我本来以为姐姐只是关心他的起居,没想到这些都已经帮我试好了。我还以为只有古代的丫鬟才会婚前帮主子试呢,那谢谢姐姐了。”

    一声一个‘姐姐’,说出来的话也是格外让人憋屈。

    这个女人究竟是装傻还是精明过度?!

    “我只是来提醒你,苏瓷。他根本不喜欢你,和你结婚也不过是家里强迫的。”叶覃晚的情绪略激动,美艳的五官拧起,生生的破坏了些美感。

    苏瓷轻轻的拍了几下她的手,把自己的手腕从叶覃晚的手里抽出来,手腕已经有些红肿的颜色了。

    “这些事情就不麻烦姐姐操心了。”苏瓷嘴角的弧度不减,绕开她往前走,“他还在上边等我,我先上去了。”

    顶楼是新婚套房,叶覃晚最后的一根神经也彻底的崩断,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姐姐?”苏瓷不解的回头。

    “你不过才和他认识多久,他爱的人根本不是你!”叶蕈晚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几分的歇斯底里,“我和他相爱十年,你算是什么东西!”

    她的每一声控诉都弥漫在空气中,尾音逐渐消弭。

    苏瓷把手腕挣脱开,声音柔柔,“是么?”

    可能是她的声音过于柔和,也可能是她挽着自己碎发的动作太轻缓,叶蕈晚一时愣住,没有回答。

    “他如果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不退婚?”

    “你口口声声的说他爱你,可这份感情还有谁知道?”

    叶蕈晚的脸色刷的褪去了颜色,身体也跟着摇晃了几下,“那是……”

    的确……他们之间只是情人关系,再没人知道。

    那是什么?就连叶蕈晚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苏瓷收回自己的手,唇角勾起淡嘲的弧度,垂下的眼皮恰好挡住讥讽,“所以,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她说的是顾太太这个位置。

    她的每句话太过于犀利,叶蕈晚娇艳到张狂的面容,现下却惨白一片。

    苏瓷绕开她,径直走进电梯,电梯门缓缓的隔绝成两个世界。

    何必为这个事情生气呢……

    本来也不是因为爱慕才结婚的,左右也是为了外公的心愿。苏瓷自嘲的笑笑,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乱了的发型。

    电梯到达,顶层只有一个房间,苏瓷也不会认错。

    屋内空无一人,如她所料。

    偌大的房间摆满了新婚的红艳,满眼的红色几乎灼伤人的眼睛,苏瓷深呼了口气,哪怕她再不期待这场婚事,可着实也是有些酸楚。

    “苏小姐。”酒店的管家垂手站在门口,“顾先生在六层的房间里。”

    新婚之夜,自己丈夫反倒不在婚房里?

    苏瓷的脸上没有任何其他的波动,稍颔首,准备去6601房间,去接她的‘新婚丈夫’。

    “这是醒酒汤,您先喝了再下去吧。”管家托着盘子,走到她的身边。

    苏瓷接过,摩挲了几下瓷碗的边缘,眼神变了变,内心却一阵嗤笑。新婚之夜没有新郎,他这个丈夫可真是送了一份大礼。

    虽然是名义上的结婚,可也是她实实在在的第一次嫁人。她和顾璟荀好歹也算是旧时,如今这一巴掌,给的倒是爽快。

    管家垂手未走,背部仿佛紧绷了几下,苏瓷再打量的时候,找不到任何的不对劲,可能是喝多了酒,头脑也不清醒了。

    直至她仰头喝下整一碗醒酒汤,管家的背部才松弛了下来,引领着苏瓷到六楼的房间,便退下了。

    6601的门是虚掩的,苏瓷的手刚握到门把,就听到一阵‘嗯嗯啊啊’的不和谐的声音。

    还未完全的推开门,里面的春色已经暴露无遗。叶蕈晚半仰在桌子上,酥胸半露,藕臂攀着顾璟荀的脖子,两个人贴合的严丝合缝。

    叶蕈晚上挑的眉眼满是春意,侧着头媚眼如丝,此时正在挑衅的看着苏瓷。

    你看,你的新婚之夜,也是我在享用你的男人。

    叶蕈晚的樱唇张合了几下,嘴型吐出这几个字。

    最后的一根弦猛然的崩裂,苏瓷愤怒的看着屋内交缠不休的两个人,这是她的新婚之夜!哪怕顾璟荀不喜欢自己,也不应该挑这个时间来羞辱她!

    她的手无意识的攥着门把,手背上青白泛起。

    这对狗男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