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天价聘妻:爹地放开那女人、白宁远苏锦小说

天价聘妻:爹地放开那女人

白宁远苏锦小说

主角:白宁远,苏锦 标签:言情

她是被苏家赶出家门的长女,独立坚强,外柔内刚他是白氏总裁,身份尊贵,家财万贯他们本来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的宝贝女儿,她被他一纸契约,签入白家本以为,照顾好那可爱女儿就万事大吉可他却越管越宽,连她开不开桃花,交不交男朋友的事情也要管……

倪汰爷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天价聘妻:爹地放开那女人

白宁远苏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不是泼妇,是泼男

    深夜,忽然下起了暴雨。

    两辆劳斯莱斯急匆匆的从一座庄园里开出,进了公路之后,分别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

    一个朝着市医院,一个朝着三环贫民区。

    低矮老旧的居民楼里,一个纤细的笑女人打着一把蓝色布伞,怀里抱着一摞被雨夜紧紧裹着的东西,冒着雨穿过一条巷子,进入漆黑的楼道。

    昏暗的声控灯响起,小女人甩了甩伞上的雨水,然后又低头检查被雨夜裹着的东西。

    里面是一副普通的十字绣,没被雨水打湿一丁点,反而是女人的身上,没有一处是干的。

    小女人朝着楼道走去,手机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

    拿出来,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怕是顾客,女人接起了电话,声音还十分客气。

    “苏锦,马上下楼,我来接你。”电话里,是男人冷硬,不容人拒绝的声音。

    “白先生,我说过了,你不答应我的条件,那我也不会接受你那份契约!”苏锦声音比男人更加冷硬。

    任谁有一天走在路上,突然被“请”到一辆黑色轿车上,然后劈头盖脸的丢给你一份“卖身契”,最后还仰着鼻孔,而且趾高气扬的说“签了它,然后到我庄园去,给我做二十四小时制的全天候保姆”,都不会高兴。

    凭什么啊,招他惹他了,要去给一个陌生又冷漠,还态度非常跋扈的男人当保姆。

    他以为他是皇帝儿子,想让谁抱着哄,谁就得低声下气的去哄他啊?

    “我不管你的条件,三分钟,你不下来,我就不客气了!”

    嘟嘟——

    电话被强势的挂断。

    苏锦瞪着手机,气得哭笑不得。

    不客气?

    她倒要看看,怎么个不客气法!

    开门,进屋,把那副得来不易的十字绣好好放好,随后到厨房去接了盆冷水,端到门后。

    等着。

    果然三分钟之后,门被急促的敲响。

    苏锦在屋内,不确定的问:“谁?”

    门外,男人声音冰冷。

    “白宁远。”

    苏锦勾唇一笑,踢开门,一盆冷水哗啦的倒出去。

    外面,那个一向冷淡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被第一次淋成了落汤鸡。

    “苏锦,你找死吗?”男人愣了一秒,随后脸色阴狠得能拧出水,粗暴的抓住女人纤细的手腕,用力一甩,压在墙壁上。

    两个人,都浑身湿透,紧贴在一起,暧昧黏腻。

    苏锦脸微红,推拒男人的肩膀,又被男人抓着手,压在墙壁上。

    姿势,更加暧昧。

    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一个人冷静而沉稳,一个人急促而慌乱。

    “白先生,请你马上放开我,不然我要不客气了!”

    “不客气?再像泼妇一样,泼我一身水么?”白宁远声音冷如寒冰,冻得周围的空气都寒了。

    苏锦渐渐冷静下来,勾唇,反讽:“不是泼妇,是泼男!”

    男人,眸色阴冷冷厉。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这次不是苏锦的,是男人的。

    白宁远恨恨瞪了一眼女人,威胁似的。

    松开女人,接起电话,而后,男人一变,抓起女人就往楼下走。

    “白宁远,你想干什么!放开我!”男人力气极大,苏锦根本就挣脱不开。

    “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叫非礼!”

    “你大可以试试,看看这A市,有没有人,敢跟白家作对!”

    两个人一起走进雨幕,一辆劳斯莱斯停在路边。

    司机匆匆下车,打开门。

    白宁远把苏锦强迫着推进车子里,哐当一声摔上门,并且关上车锁。

    车子发动,速度飞快的往前开,似乎很是紧急。

    外面,雨势巨大。

    车子里,一男一女,浑身湿透,只是从外看,气氛还颇为暧昧。

    可实际上,两个人的脸色都臭得要死,气氛冰冷而疏远。

    “白先生,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这是强抢民女,逼良为……为奴!”苏锦深吸了口气,打算好好跟眼前的这个人谈判。

    白宁远脸色依旧冷寒,从公文包里抽出一份文件,丢给女人,命令的语气。

    “签了它!”

  • 第三章 你,不准爱上我

    白宁远沉眸看着窗外,声音冷硬,隐隐带着点无奈:“是安吉拉非你不可。”

    苏锦迷茫不解:“安吉拉?”

    “你还记得那天误打误撞闯进你铺子,还打碎了你一个杯子的女孩吗?那个女孩一直抱着你的腿,哭着喊你妈妈……”白宁远顿了顿,眸色痛苦,“那个女孩就是安吉拉,回去之后,她一直哭着要你,饭也不吃,觉也不睡,从昨天就开始发烧,一直不见好,现在已经三十九度五。”

    苏锦吃惊,没想到是因为这样。

    “安吉拉她母亲呢?”

    白宁远盯着窗外,良久,才艰难的说出四个字:“死了,车祸。”

    肇事人,也是苏。

    想到这个,白宁远对女人的排斥和厌恶,又多了几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起……”

    “赶快签字,别废话!”白宁远并不想再跟这个女人多说话。

    苏锦撇嘴,利落的签了字,钢笔和协议,一起交还给白宁远。

    白宁远收起东西,不再说话。

    车子里,气氛死寂,车子外,雨势依旧。

    苏锦看着窗外,恍然想起,母亲被父亲赶出苏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后来母亲病死的晚上,同样也是这样的天气,现在,又是这样的天气。

    再转眸,打量身边的这个脸色阴沉的男人。

    长得倒是不错,不过对于帅哥看得非常多了的苏锦来说,只是不错而已,不会来电,至于他身上那种迫人的气势。

    苏锦笑了笑,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胆子大,不怕死。

    哪怕对面是拿着枪的歹徒,她也能笑嘻嘻跟对方讨价还价。

    被打量的男人忽然看向女人,皱眉,嫌弃道:“苏小姐,我现在还要在协议上加上一个条件。”

    苏锦挑眉,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对面的男人说。

    “你,不准爱上我!”

    苏锦哑然失笑,对面这个男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爱上他?

    真是搞笑。

    “好啊,我同意。我,苏锦,保证不会爱上白宁远先生!要不要我再签份协议来表示决心?”玩笑的口气,带笑的晶亮的眸子。

    白宁远狠狠的皱起眉,第一次见到这样子奇葩的女人。

    收回视线,冷巴巴道:“不用。”

    车子,缓缓开进一座风景宜人的豪华别墅区,顺着山路而上,最后开进山顶的白家庄园。

    两名女佣急匆匆的撑着大伞跑到车外,接车上人下车。

    苏锦一路被催着进别墅,身上的湿衣服和没换,直接带进了婴儿房。

    弱弱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从房间里传出来,时不时夹着妈妈两个字,听着就让人心疼。

    推门,进屋。

    婴儿床边,围着一群医生护士,其中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眼神锐利的注视着苏锦,哭得快要断了气的孩子,就在他怀里。

    那小女孩眼睛都肿了,见到苏锦,立即就伸出小短手,哭喊道:“妈妈,妈妈!”

    苏锦不由自主的加快几步,抱过这个软软的糯米团子。

    小团子顿时就不哭了,两只手紧紧抱着苏锦的脖子,抽噎的喊:“妈妈!”

    苏锦拍着她的后背,腾出一只手来给摸她的额头,果然滚烫。

    安吉拉不再哭闹,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好办多了,医生很顺利给她打了针,然后吊着药水,高烧很快就降了下去。

    闹了几天,早就精疲力尽的安吉拉在苏锦怀里沉沉睡了过去,两只小手,还紧紧拽着苏锦的衣服。

    苏锦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的叹了口气。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没有妈妈?

    另一边,白家庄园办公室

    “我查过了,她果然是苏国栋的女儿!我不同意由她来照顾安吉拉!她可是害死阿巧的凶手的家人!”黑衣男人满脸狠戾,只要一提到苏家,他就恨得咬牙切齿。

    阿巧,他唯一的妹妹,就是死在苏国栋的车下!

    白宁远疲惫的捏着眉心:“我也不愿意,可是你也看见了,安吉拉那个样子,是非她不可啊!”

    他也恨苏家,苏家可谓是毁了他整个幸福的人生!

    要不是他,阿巧就不会死,白宁玖也不会废了双腿,现在还坐在轮椅上!

    安吉拉也不会,在半岁的时候就没了母亲!

    而那个苏国栋,现在却完完整整的,依旧活得有声有色!

    “安吉拉病一好,就马上把那个女人赶走!不然,我杀了她!”黑衣人男人阴狠的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

    白宁远眸色阴沉,盯着窗外,脸寒如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天价聘妻:爹地放开那女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