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医言难尽,老公要不起、梵星温一言陈曦小说

医言难尽,老公要不起

梵星温一言陈曦小说

主角:梵星,温一言,陈曦, 标签:

梵星嫁给了温一言。可是新婚一个月老公从不亲亲抱抱举高高,梵星摸着下巴思索良久,决定天天给自家老公熬大补汤。他不行,她只能内外兼修帮他行。偶尔把家里折腾的鸡飞狗跳,男人也都只是顺她心随她意,她遇到任何困难,他都挺身而出,她被患者袭击,他第一时间赶到,会紧紧地抱着她,“梵小星,我输不起。”梵星笑,“除了我爸,老公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一沓糊涂 状态:连载中

梵星温一言陈曦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在干什么?

    深夜,出奇的静谧。

    终于来到男人的房门前,梵星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在胸前画一个十字再默念一句佛祖保佑。

    不管怎么样,今晚她一定要把温一言睡了!!

    她的双手紧紧握住门把,慢慢拧到底,推门而入。

    在黑暗中试探着游离,凭着记忆,终于锁定了前方的目标。

    女人战战兢兢往卧室里南边放置的大床迈去,“哐”一声,她的腿撞到了桌角,疼的她瞬间扭曲了整张脸。

    她疼,但她不说。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

    温一言有没有听见,听见了她怎么解释?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梵星再次发现自己真是多虑了,床上的人根本没有一丝反应。

    梵星顺了顺心口,给自己鼓劲继续向前。

    她如履薄冰的避开书桌再次向那张大床靠近,终于碰到床沿了,她激动的手抖了一抖。

    忍住,忍住,千万忍住!

    但梵星还是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一个月来,除了婚礼那天近距离接触到温一言之外,再也没有像今天靠得那么近了。

    黑暗中梵星的眼眸像蹦出两团火光,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她脱了睡衣外披,随手一丢,然后撑着床沿抬起双脚慢慢的的爬上去。

    她小心翼翼的挪到床上男子的身边,越来越近,还有一个拳头位置时,梵星侧卧面对着他。

    感觉男子鼻翼呼出的热气迎面扑来,梵星开始呼吸急促。

    蠢蠢欲动的右手已经按捺不住覆上男子棉质的睡衣,她颤颤兢兢的找到纽扣,一颗两颗,尽数解开。

    梵星的指腹划过弹性十足的肌肤,哇,肉,摸到肉了,这手感真不得了,平时看他穿衣显瘦,没想到脱衣那么有肉。

    兴奋的梵星现在脑子都被腹肌给占据了,完全没有察觉到头顶传来略显不稳的呼吸声。

    梵星咽了咽口水,盯着他的身体,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

    忽地“啪”一声,瞬间灯火通明。

    梵星一下子适应不了而眯起了眼睛,床上的男人扫了一眼,看见了只穿着薄如蝉丝性感睡衣的梵星。

    原本在黑暗中无法看清的优美曲线,现在一览无遗。

    他皱着眉头,那双幽黑深邃的眼睛,近乎没有情绪的盯着她,“你在干什么?”

    女人本来想装死的。

    但现在看来确实得死一死了。

    “没,没,没什么,我绝对不是来猥琐你的!”她举起三根手指,做出发誓的动作,“我就是路过,只是路过,虽然现在在你的床上,但我当真就是路过,呵呵呵呵……”

    在男人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梵星越说越心虚,越说声音越小。

    “是么?”他嗓音低冷的反问。

    “对,对呀!”忍不住结巴的梵星一边应话,一边爬下床。

    慌不择路准备破门而出。

    “等一下。”

    女人顿住脚步,梗着脖子,僵硬的转身看他。

    男人把床上的黑色外披,用两根手指夹起来,一脸冷漠的扔给她。

    “!!!”

    梵星脸上的表情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了。

    她一把夺过外披便低着头落荒而逃。

    跑出去之前,脑袋还撞了下门板,疼的梵星龇牙咧嘴的,但她还是很快的跑了出去。

    温一言:“……”

    他的唇角微微勾了下,却又转瞬即逝。

    深黑的眼眸沉沉的,多了抹复杂。

  • 第2章 难不成他真的不举

    第二天的早晨,七点半的A市已经人声鼎沸了。

    梵星赶着时间上班。

    她是实习心理医生,能力不足,不过她的导师,是当代著名心理学家陈曦教授。

    她考试成绩,并不是拔尖的,却被陈教授破格收了当弟子,为了不让别人在背后议论陈教授的决定,梵星几乎天天都最早到医院的,做好一切准备。

    今天也不例外。

    一阵宝格丽水漾茉莉味香水扑鼻而来,“小星你今天还是这么早来。”

    推开办公室大门的是李宝妮,梵星的大学同窗好友。

    一起研修心理学,只不过一个是学渣,一个是学霸。

    梵星冲她贼兮兮的笑了笑,“笨鸟先飞嘛。”

    李宝妮也笑了下,她放下手提包,走进后面的休息室,开始准备烹调研磨咖啡。

    梵星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跟在李宝妮身后,一块进了休息室,紧接着她还把休息室的门给关上了。

    李宝妮驾轻就熟的把咖啡粉倒进咖啡壶的滤网里面,抬头看了梵星一眼。

    “干嘛把门关上,神神秘秘的。”

    看着眼前这个从大学就超受男人欢迎,也很会撩汉子的万人迷李宝妮,想到她刚进医院就被推选为最想约会榜单之首。

    梵星觉得自己肯定没找错人。

    她压低嗓子,“宝妮,我有个闺蜜结婚都一个月了,可是她老公却一直没跟她圆房,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这么简单还用问。”李宝妮向咖啡壶的水槽加入清水。

    “别卖关子了。”

    梵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到底为什么家里的男人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宝妮打开咖啡壶电源后,狐疑的打量着梵星,“你干嘛这么紧张?”

    她这么问,梵星一下就心虚了。

    不过她马上打了个马虎眼,“这是我好闺蜜,我肯定担心她一辈子的幸福!好宝妮,你快告诉我。”

    李宝妮盯着慢慢沸腾的咖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而言就两种可能——要么是心理原因,要么是生理原因。”

    梵星其实也猜到了,但她不敢确定。

    毕竟对象是她老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能说说,是什么心理什么生理么?”

    “小星你都已经是别人老婆的人了,这还搞不懂么?!”

    李宝妮啧啧两声。

    “既然他不碰你闺蜜,心理上肯定有排斥因素。一种是不能碰,另一种是不喜欢这个女人,而生理嘛——那只能是不举了。”

    温一言跟她,没什么深仇大恨,她也成年了,有什么不能碰的?

    如果他是不喜欢她,怎么会主动求婚?

    可……难不成他真的不举?

    梵星哭丧着一张脸。

    温一言看起来……还挺有男人味的,怎么就不行呢。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