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婚色撩人:诱妻成瘾、言梓瞳容肆言希敏小说

婚色撩人:诱妻成瘾

言梓瞳容肆言希敏小说

主角:言梓瞳,容肆,言希敏, 标签:1

男朋友和妹妹搞在了一起,她转身十分潇洒的投进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直接将那一对渣男贱女碾成渣。但是说好的只是互惠互利,互不干涉,为什么却成了这样?赶走她身边的每一个异性不说,半夜将她压下还欲行夫妻之礼?“混蛋,你干什么?”她勃然大怒。他却勾唇邪佞一笑,“你!”各位喜欢的话,记得点下追书,还有每天的撸撸支持一下。【五个玉环加一更,不设上限,并会在章节尾部标注赠送用户名称,只要敢捧场,我就敢爆更!!!】

陌凉 状态:完结

言梓瞳容肆言希敏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2章 我爱你,再快一点

    “怎么打不开?”言梓瞳见没拧开“盖子”,有些不悦的自语着。

    口干舌燥,她就只想喝水。

    那个硬硬的,还有盖子的,对她来说就是一瓶水。

    但,为什么盖子拧不开?

    漂亮的眉头,拧了起来,嫣红的唇也嘟了起来。

    容肆的脸色很不好,一片漆黑,跟锅底没什么两样。

    该死,竟然把他当成水瓶,还拧!

    “女人,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嗯!”

    如狮子般沉峻冷冽的双眸,紧紧的锁着她那嫣红娇润的脸颊,本就凉薄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几不可见的线。

    “唔,热,水。”言梓瞳没有抬头,就只是呢喃着口齿不清的声音,然后弯腰低头,朝着“水源”而去。

    容肆一把揪起弯腰低头而下的言梓瞳,抱着她大步朝着房间走去,“这可是你自找的。”

    容肆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见了如妖精一般热情而又妩媚的女人。

    看着空荡荡的床,容肆的眉头隐隐的拧了起来。

    想起昨晚她的热情与主动,他的唇角不禁的勾起一抹不易显见的弧度。

    掀被,下床。

    颀长健硕的身躯,堪比模特还要完美,古铜色的肌肤,条理分明,没有一丝赘肉。

    白色的床单上,那一抹殷红,是那般的绝美与耀眼,如同繁花绽放一般。

    容肆不禁的勾起一抹满意的浅笑。

    看着那一抹殷红足足有半分钟后,这才转身进了洗浴室。

    小野猫,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

    言家别墅

    言希敏坐在沙发上,唇角噙着一抹得意的奸笑。

    抬手,看着自己那漂亮的手指,那一抹笑更加的深沉了。

    “哟,亲爱的姐姐,你可终于回来了?”

    言梓瞳刚一进屋,便是听到言希敏那阴阳怪气的声音。

    淡淡的瞥她一眼,言梓瞳没有理会她,而是径自朝着屋里走去。

    言希敏慢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迈着高傲如孔雀般的步子朝着言梓瞳走去。

    她的脸上,一直都挂着那不可一世的讽笑。

    在言梓瞳面前站立,仰头,抬眸,下巴翘的高高的,“昨晚夜不归宿,怎么,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你想听怎么样的解释?”言梓瞳一脸平淡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言希敏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一脸诡异的看着她,“言梓瞳,你说你怎么就那么贱呢?你说,如果竞辰知道了,还会跟你订婚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言梓瞳一脸平静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看着她。

    “呵呵!”言希敏又是怪异的一笑,朝着言梓瞳挑了挑眉,“不知道吗?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的。”

    说完,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言梓瞳后,转身离开。

    言梓瞳看着她的背影,眸中一片冷冽沉郁,如同那深不见底的寒潭一般,令人捉摸不透她此刻的心思。

    “瞳瞳,昨晚上哪去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身后传来关心的声音。

    言梓瞳转身,对视上一双关切的双眸。

    “你爸一会就回来了,今天和欧家商量你和竞辰的订婚事宜,快回房去换件衣服,一会去酒店。”

    周云如一脸慈爱的看着言梓瞳说道。

    言梓瞳点了点头,“知道了,云姨。”

    说完,朝着楼梯走去。

    “妈,你干嘛对她这么好!”言希敏一脸不悦的看着周云如娇嗔。

    周云如瞥她一眼,拿手指点着她的额头,“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原因的,你别管那么多。让你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没有?”

    言希敏点头,露出一抹娇妩的微笑,“都做好了,视频就在我手里呢。一会和欧家吃饭的时候,就当场给他们看。我看竞辰还要不要这么一个无耻不要脸的贱人。”

    “行了,你也去换件衣服。”周云如笑盈盈的对着言希敏说道。

    东方都锦大酒店

    言家的车在酒店门口停下,言梓瞳看着酒店的大门,眉头隐隐的蹙了一下。

    脑海里莫名的闪过那一张妖孽般的男人脸颊。

    以及一些火爆的限制极画面。

    脸颊微微泛起一抹红晕。

    但是这抹红晕在言希敏看来,却十分的刺眼。

    言梓瞳,你真是下贱!

    你都已经跟别的男人睡了,还想占着竞辰吗?

    别想了!

    竞辰就只能是我的,他的妻子只能是我,你这辈子都别想和竞辰再有任何关系!

    从今天起,你就会是一只过街老鼠,欧家人看到你就会嫌弃你!

    “贱人!”言希敏在她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只是声音却是咬的很轻的,但也足够言梓瞳听的一清二楚。

    言梓瞳没有接话,只是朝着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言希敏,周云如,好戏就要上场了,我会如你们所愿的。

    八楼,听雨阁

    “瞳瞳。”言梓瞳刚一出电梯,欧竞辰便是笑盈盈的迎了上来,很是亲腻的唤着她的名声。

    “竞辰哥哥。”言希敏快言梓瞳一步,朝着欧竞辰走去。

    她的声音娇媚而又妖妩,当着所有人的面,很是亲腻的挽上欧竞辰的手腕,笑的灿烂如花。

    “敏敏。”周云如轻斥着她。

    言希敏却是一点也没有将她的斥声放于心里,继续挽着欧竞辰的手腕,对着欧父欧母很是乖巧的打着招呼,“欧伯伯,欧伯母。”

    “抱歉,这孩子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让你们见笑了。”周云如一脸歉意又尴尬的看着欧父欧母说道。

    欧父欧母淡淡的一笑,“这也没什么,敏敏这性格我们都喜欢的。几个孩子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跟亲兄妹一样。我们也拿敏敏是女儿的。你看,瞳瞳也不介意呢。”

    言梓瞳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他们嫣然一笑。

    “言兄,你看,俩孩子情投意合的,依我看,就让他们先订婚了。等瞳瞳毕业了,就让他们结婚。你看,怎么样?”

    欧卓伟看着言越文一脸浅笑又满意的说道。

    言越文点头,“那感情好啊,我们都是老朋友了,瞳瞳和竞辰也交往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让他们定下来了。”

    “竞辰哥哥,你和姐姐订婚了,那我以后是不是得改口叫你姐夫了呢?”言希敏眨巴着她那水灵灵的眼眸,盈盈动人的看着欧竞辰。

    欧竞辰朝着她温润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你喜欢怎么叫都可以。”

    言希敏莞尔一笑,“那我还是叫你竞辰哥哥吧,叫习惯了,都不想改口了。”

    边说边转眸看向言梓瞳,笑的优雅又清纯,“姐姐,你不介意的吧?”

    言梓瞳淡然一笑,“不介意,你喜欢就好。”

    “呵呵,”言希敏清脆一笑,“姐姐,你对我可真好。那好吧,我想想,你们订婚,我应该送一份什么礼物呢?”

    “只要是你送的,我和竞辰都会喜欢的。”言梓瞳笑的一脸姐妹情深的看着她。

    周云如拿过遥控器,顺手按下电视机。

    “竞辰,我爱你!嗯,快,再快一点!”

    女人淫媚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来。

  • 第001章 真好喝,我还要

    酒店

    安静的走廊上,传来低低的声音:“敏敏,几号房间?”

    “伶伶,2120。”言希敏压低声音说道,然后看一眼趴在钱伶伶肩上的言梓瞳,在看到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时,气的在言梓瞳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把,愤愤的说道,“贱人,让你张一张勾人的狐媚脸!勾引我的竞辰!等一会你被那个老男人骑了,我看你还有什么脸见人!”

    幸亏了言希敏这一把狠拧,昏迷中的言梓瞳感觉到一丝疼意后,略清醒了一分。

    眼皮很重,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怎么都睁不开。

    眼皮就好像粘了胶水一样,黏合在一起。

    脸,很烫。

    不止脸,感觉浑身都很烫,就好似置身在火炉里一般。

    喉咙干涸的好像脱脑了水的鱼一般,有一种快要裂开的感觉。

    她感觉自己是被人驮着走的,而且还是两人。

    “敏敏,2120。你看,房门都没有锁。”钱伶伶看着2120的门牌号,喘着气对言希敏说道。

    言希敏一看到2120的房间号,就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言梓瞳这贱人,真是驮的她累死了。

    两人推门而入,将言梓瞳往大地上一扔。

    “敏敏,你还给她订一间这么豪华的房间啊!”钱伶伶看着这奢华无比的房间,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说道。

    这敏敏,都要把言梓瞳这女人送到老男人的床上了,怎么还给她订一个这么好的房间。简直就是浪费!还不如把这房间给她住一晚呢!

    “我哪知道,又不是我订的,我妈……”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立马住嘴,朝着钱伶伶若无其事的说道,“就当是给她最后一点的补偿了,我看她过了今天之后,还拿什么脸跟我抢竞辰。”

    看到言梓瞳那张脸时,又是一阵气愤。

    抬脚,在言梓瞳的小腿上重重的一脚踢过去,然后又弯腰,一把揪住言梓瞳的头发,狠狠的拽了一把,大有一副把她头发揪下来的意思。

    发泄了一通,这才拍了拍自己的手,“呸”的吐了一口口水后,转身离开。

    “敏敏,你一定是爱惨了欧少爷了。”

    “对,我是真的很爱他的,所以言梓瞳,她敢和我抢,这不是她的下场!”

    两人的对话渐远。

    言梓瞳虽然觉得浑身都跟火烧似的,但是言希敏与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进她的耳朵里。

    该死的!

    她竟然被那一对母女给下药了。

    为了一个欧竞辰,她们竟然对她下药,还要把她送到老男人的床上。

    她敢肯定,那一对母女一定给了那老男人不少好处,而且还让那老男人把过程录下,最后让欧家人看到。

    言希敏!周云如!

    言梓瞳心里狠狠的咬着这两个名字。

    她一定会找她们算账的!

    浑身无力,整个人就好似有万千只蚂蚁在爬一样的难受。想要得到什么,可是却又弄不明白,她要的到底是什么。

    凭着最后一丝理智,用着自己无力的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大腿。

    只有痛意,才会让自己清醒。

    她必须要离开,绝不能让那对母女得逞。绝不可以把自己送到那个她根本不认识的老男人的嘴里。

    费了好大的劲,那如粘了胶水的眼睛终于睁开。

    双眸一片腥红,就好似淬了火一样。

    口干舌燥,喉咙就好似有火在烧一样。

    准确来说,是全身都像有火在烧。

    右手狠狠的拧着自己的大腿,左手却又情不自禁的揪了一下领口。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

    但是,她清楚,就算她能离开这房间,也没办法离开这酒店。她需要帮忙。

    视线落在前方的座机上。

    费尽全力,爬移过去,拿起话筒,熟练的拨了一串数字,未等对方开口,直接说道,“到酒店门口来接我一下。还有,随便找个老男人,把言希敏上了。”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站起,强迫着自己清醒,朝着门口走去。

    她的手刚碰到门把手,打算开门,门却是“咔”的声从外面打开。

    首先映入她眼睑的是一件蓝白相间斜条纹的衬衫,是属于那种肩宽腰窄的类型。

    她隐约感觉到自己闻到了一抹清洌而又干爽的和气息,夹杂着男性的阳刚味。

    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这阳刚之味,更加刺激着她的味蕾与嗅觉。

    她就好似那脱离水份的鱼儿,又重新得到了水份一般,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言梓瞳本能的抬眸,对视上的是一双凌锐严峻如狮王一般的眼眸,就那么漆黑如旋涡一般俯视着她。

    这一瞬间,她似乎心跳漏了一拍,紧接着是心飞快的跳了起来,“突突突”的,就好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般。

    那浑身的燥热,在迎上他那冷冽而又森厉的眼神时,竟是温度加升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唔!”

    容肆在看到房间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女人时,是不悦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浑身都透射着生人勿近的寒芒。

    正质问着跟在他身后的保镖时,却不想眼前的女人朝他一扑,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环,红唇直接复上他的唇。

    容肆僵住了,就在她的唇贴上他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雷给击中了一般,脑子里“轰”的一声,有那么片刻是空白的。

    身后的保镖在看到这一幕时,亦是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满脸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的两人。

    这……

    少爷竟是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给……强吻了?

    言梓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就好似濒临干死的鱼儿,再一次跃进了水里,瞬间就得到了解救。

    “倏”的,容肆一把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拉开,凌厉如刀芒一般的眼眸直视着她,“谁让你来的!”

    突然之间离开了“水”,让言梓瞳十分不悦,舌尖舐舔了一圈自己的唇沿,波光粼粼,一片荡漾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他的唇,沙哑的声音响起,“真好喝,我还要!”

    容肆再次拧眉,本能的想要推开她。

    但,她却如同一个八爪鱼一般,紧紧的吸附在他的身上。

    他不得不承认,他不反感她的吻,甚至还有些渴望与期待。

    但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这是一个被下药的女人,还有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身后的保镖见此,很识相的离开。

    “热,好热。”言梓瞳轻吟着,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手扯着自己的衣领。

    容肆整个人如同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了反应。

    “渴,水。”言梓瞳轻呢着,手继续往下,摸到了“一瓶水”,然后是重重的拧了一下。

    “嘶!”

    容肆一声低呼,额头上冒出密密的细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