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恨不相逢未嫁时、徐蕾顾彬阳齐佳小说

恨不相逢未嫁时

徐蕾顾彬阳齐佳小说

主角:徐蕾,顾彬阳,齐佳, 标签:虐恋、日久生情、契约、世家、

三年前,我二十四岁,嫁给了齐佳,他开了一家超市,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可是结婚快一年了,我一直没有怀孕,直到有一天丈夫给我了一个大惊喜……

天上梧桐 状态:连载中

徐蕾顾彬阳齐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嫁他为妻

    三年前,我二十四岁,嫁给了齐佳,他开了一家超市,生意做的红红火火,也开了连锁分店,人英俊帅气,这段婚姻让我在别的同龄女孩里成了羡慕的对象,都说我嫁的好。

    刚刚结婚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嫁得好,齐佳照顾我很细心,送礼物制造小惊喜,每天都有新花样。他因为开超市,所以经常需要应酬,但他每次都毫不避嫌的带上我。

    可是结婚快一年了,我依然没有怀孕,医院去了七八次,医生说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可能只是时候未到,药也吃了不少,仍然没有一点起色。

    婆婆为了这个事情还特地从老家过来,给我熬药,陪我去看各种所谓的“名医”。其实真的很苦,每天都要喝很多药,时不时还要受婆婆的冷眼。

    幸好齐佳很爱我,他对我怀不了孩子这件事情从没多说什么,就在我以为我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一条短信打破了宁静的生活。

    那时候是六月初,我和齐佳的结婚纪念日,我给齐佳做了满桌的菜,等他回来吃晚饭。

    可是一直到了晚上八点,齐佳都没有回来,我犹豫了一下,选择了给他打电话。

    “小琪?什么事?”齐佳接电话的速度很快,说明他还是在乎我的,我稍微安心。

    “没什么事情,”我笑了一声,“就是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做了挺多菜的,都是你爱吃的。”

    齐佳那边沉默了片刻,咳了一声,“我现在抽不开身,在和一个老板谈进货的事情,你自己先吃吧,照顾好身体,知道吗?”

    我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今天是我们结婚纪…”

    回复我的只有嘟嘟嘟的忙音,齐佳他挂断了我的电话。

    婆婆看见我打电话给齐佳,没什么好脸色,埋怨道,“你老公在外面工作,你就不能给他省点心吗?”

    我不敢反驳她,只能点头顺从,“知道了,妈。”

    我握着挂掉的电话心里有些生气,我做了满满一桌的菜,他却没有回来的心思,而且还连结婚纪念日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了。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齐佳对我的态度似乎比初婚的时候差了些,再也不愿意带我出去应酬,对我也没有一开始那么上心了,就连有一次他给我买了双鞋,结果根本就不是我的码数。

    我叹了口气,认命的把一桌的菜打包好放进冰箱。

    深夜十一点的时候,我听见了齐佳开门的声音,赶紧关了电视走到门口去迎他。

    齐佳的钥匙在裤子口袋里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隔着一扇门,我隐隐约约听见他在和谁打电话。

    “咔------”

    齐佳推门而入的时候一股酒味扑面而来,熏得我立刻往后退了几步。

    齐佳见到我的时候吓了一跳,立刻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我已经到家了,挂了。”

    他的语气很急促,很着急,像是在掩饰什么。

    “怎么没睡觉?不是说了不会回来在应酬吗?等我干嘛,都这么晚了。”齐佳连续责备了我好几句,眉头紧皱。

    我刚想问他记不记得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可看见齐佳脸上的不耐烦,我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这不是怕你…”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有什么好怕的,下次别等了。”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齐佳打断,他咳了一声绕开我进房间了。

    “好歹洗个澡再睡啊,喝了那么多酒。”等我走进房间的时候,齐佳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我觉得齐佳最近的行为很奇怪,出于女人的第六感,我借着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偷偷拿了他的手机。

    结婚这么多年出于尊重和信任,我从来不看他的手机,所以他也就没有设过密码。

    我直接看了他的通话记录,他最后挂掉的电话只备注了一个a,并没有名字,我的手在拨号键上停留了很久最终还是按了下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

    “怎么啦?不是让我不要给你打电话吗?你打给我干嘛?”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她的声音里面透着倦意,还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我心头一紧,呼吸快了几分,哆哆嗦嗦挂了电话。

    然后我又把齐佳手机里面的社交软件全部翻了一遍,软件里面除了工作伙伴和生活上的朋友以外,并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除了那个接电话的女声外,再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我安慰自己,万一那个女的只是合作伙伴呢?

    就在我打算把齐佳的手机放回去的时候,刚刚那个备注a的却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怎么挂我电话?你今天这么早回去的帐我还没和你算呢,房我都开好了,临时又说那个贱人催回家,家里那个黄脸婆有这么好?值得你抛下我不理?我不管你可得请我吃饭赔罪。

    我像是被一道雷劈中,彻底呆在了原地,贱人,黄脸婆这两个词如同利刃一般戳进了我的心里,房都开好了…还能是什么关系?我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砸在屏幕上。

    我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从小就饱受那些探究和怀疑的目光,而齐佳不仅没有嫌弃我,反而还帮了我很多,我也很爱他。

    我把浏览痕迹都清除掉,塞回了齐佳的口袋里面,这才安心的回到床上。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假装不知道,还是摊牌离婚?

    我睡在床上,明明是夏天,我却觉得浑身冰冷,齐佳迷迷糊糊的从后面抱住我,“宝宝…”

    齐佳从来没有叫过我宝宝这种亲昵的名字,他这句话到底是和我说,还是和那个女人说?

    我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彻夜无眠。

    第二天,齐佳一起床就把我叫醒,有些狐疑的盯着我看,“你昨天动了我手机吗?”

    我看着齐佳怀疑的眼神,心里又被狠狠的戳了一刀,但还是装出笑脸来,“没有啊,我昨天就是帮你把衣服换了一下,手机应该还在口袋里吧,怎么,掉了吗?”

    齐佳一听见我说没有,神情顿时放松了,“我手机昨天打了通电话出去,我以为是你。”

    我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来,“什么电话啊?生意朋友吗,那么重要,看吧你紧张的。”

    齐佳没看我,眼神躲闪,“就是个客户而已,我只是怕晚上给人家打电话造成什么误会麻烦就不好了,估计是我昨天翻身的时候不小心拨出去的。”

  • 第2章 背叛

    我眼睛盯着齐佳看,一瞬,他的整张脸通红,我调侃道,“你那个紧张的样子我还以为是在你外面有了女人呢。”

    齐佳穿衣服的动作愣住了,有些僵硬的回头,笑道,“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开玩笑的,”我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我特别相信你。”

    “你不会多疑就好,我去超市了。”齐佳冲我点了点头。

    我看着齐佳走出去的背影心里满是绝望,都说如果一个男人不愿意为了一个女人细心了,那一定是不爱她了。而齐佳心里,究竟还有没有我的位置?

    这天下午,婆婆在厨房煮药,她的手机响了,我打算先帮她接,可我的手还没碰到手机,她就立马冲出来,“别动!”

    她鬼鬼祟祟的看了我一眼,走到阳台去接电话了。

    接完电话之后,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我好奇问道,“妈,什么事情啊,这么高兴?”

    婆婆颇为的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当然是好事了,问这么多做什么?”

    我对婆婆的冷言冷语早就习惯了,就算再受不了也只能她是齐佳的妈妈而忍着。

    而在接完电话之后婆婆就进厨房把药倒掉了,一边哼着歌一边打扫卫生,而我那个时候还天真的以为她想开了,不让我再吃药了。

    下午,齐佳打电话说会回来吃饭,我正在打算出去买菜,却被婆婆拦在门口,“马上就回来了,别去了。”

    婆婆说的没错,他是很快就回来了,可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女人看起来二十多岁,浓妆艳抹,烫了卷发,很是亲昵的靠在齐佳的身上。

    她高傲的看了我一眼,捂着嘴笑个不停,她高高在上的样子让我觉得恶心,凑到婆婆身边去,亲昵的喊妈。

    婆婆看起来不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两人的相处模式看起来倒像是认识了很久。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齐佳,脸色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从她进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就是齐佳出轨的女人。

    女人走到我面前,高傲的仰着脸,扯住我的头发强迫我看她,“都这个地步了你还看不懂吗?”

    我的目光看向站在沙发边上冷眼旁观的齐佳和婆婆,艰难的出声,“齐佳,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婆婆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你也知道自己结婚那么多年了?肚子这么久没一点动静,晦气!”

    我一时语塞,我怀不上孩子我自己心里也有芥蒂,但齐佳却一直安慰我让我不要在意,可现在呢?现在就拿孩子的事情来压我了?

    齐佳也跟着附和道,“就是,钱花了这么多还是怀不上,不是晦气是什么?”

    我苦笑一声,质问齐佳,“那你之前口口声声说不在意孩子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晦气?”

    那女人打断我的话,“还不是为了演戏,哪个男人不想要孩子的?你自己用脑子想想,你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也能叫女人吗?”

    “我呸!”我的理智早就被愤怒吞噬,我发了疯似的推开婆婆冲向那个贱人,在她的脸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贱人,这一巴掌是替你爸妈打的,呵呵,她们还不知道你插足人家婚姻做小三吧?”

    “啊!”那贱人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和我扭打在一起。

    齐佳立刻扯住我的头发把我向后拽,重重的掼在地上,随即又拿出一张纸来,“你还长本事了?签了离婚协议就滚,你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

    “签字简单,可这个房子也有我一半,我只要我该拿的那部分。”我挣扎着想要起身,贱人却一脚踩在我肚子上。

    女人讥笑一声,大大方方牵住了齐佳的手,向我挑衅似的往他身上蹭了蹭,“你们家这位黄脸婆现在还搞不清楚情况呢,还想要房子?你做白日梦吧!”

    我悲痛欲绝,泪水落了满脸,大声尖叫起来,“你要么就打死我,我是不会签字的!”

    我一想到我自己辛辛苦苦赚钱买来的方子要给这一对狗男女住,我就两眼发黑。

    齐佳和我说话的时候根本不愿意看我,仿佛我是什么脏东西,碍了他的眼睛,“我已经不爱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不爱我?”我眼里涌出泪水,捂着肚子笑了起来,“齐佳,我真是后悔当初瞎了眼,还有你,你以为你嫁给他就能好过吗?我告诉你,说不定下次躺在这个地上的人就是你!”

    “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毕竟现在躺在这里的人,是你不是我!”贱人一把扯住我的头发,一脚踹在我的胸口,我一时间喘不过气。

    “赶紧签字。”齐佳来捉我的手,拿来了印泥,想要强迫我按指印,我剧烈的挣扎起来,艰难的站起身,跌跌撞撞往外跑。

    “还想跑?”就在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那女人突然从后面踹了一脚,我重心不稳,直直的摔了下去。

    “哎——”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自己这一脚居然把我踹了下去,顿时有些慌了,赶紧从楼上跑下来看我是死是活。

    血迹从我的头发里一点点渗出来,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摔得散架,勉强眨了眨眼睛,只觉得天昏地暗一阵眩晕。

    “赶紧摁手印。”齐佳抓住了我沾了血的手指摁在了离婚协议上,而我毫无力气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我绝望的看着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头上传来的疼痛让我根本没有办法思考,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在叫嚣着痛意。

    那贱人拿起离婚协议书看了好几遍,笑着拍在我的脸上,“看见了没有,这是我王可可的男人。”

    齐佳亲昵的搂着那贱人的腰,喊了一声老婆。

    然后我就被他们搀上了车,开出了小区,又在中途把我丢垃圾一样丢下了车。我脑海里最后的画面就是齐佳他们离开时痛快的笑声。

    我觉得我可能死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但鼻端却萦绕着一股消毒水味,我费力的睁开眼睛,只看见了天花板和吊瓶。

    “你醒了?”这声音低沉喑哑,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热门话题